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王有才:我理解的原因和理由

严正学是无罪的。但我知道在中国大陆的当下状态,法律不是至高无上的,由于中共的一党专政,专政政治权力在公民和政治领域还几乎能被中共完全控制的。因此对于政治迫害案件,我除了写文章表达《严正学是无罪的》以表示抗议外,我能做的事情就很有限了。

在中国大陆政治案件还有很多,我不可能了解每个案件的很多情况,因为据李建强律师的资信说严正学案有关中国民主党事宜,因为我参与中国民主党事宜较多,按照我个人对现代民主政党的理解,我个人发表我的主张和见解。
    
    我在写《严正学是无罪的》那篇文章时,并不是很清楚是谁命令、指示、委任了严正学的中国民主党的成员资格,我知道四川李智是因为谢万军委任作为一个证据而被判了8年徒刑。我认为以专制思路委任他人是中国民主党成员的做法按现代民主政党理念是非法的、无效的。不论是谁都一样。必须由本人的自愿为前提。
    
    但是,王希哲经过他的逻辑论证,得出他的中国民主党开全国代表大会制定专制政党的党纲,变成专制政党,那中国民主党就是专制政党了的矛盾百出的文章他居然也敢公开发表,真的就像在毛泽东时代的造反派一样谁也不怕的味道,我已经明确说了我恨毛泽东,他也把我跟毛泽东放在一起,大概想使我生气。我确实也生气了。因为我本来是不想批驳他的文章的,他的常驻在毛泽东造反派时代的辉煌可能永远也改变不了了。
    
    但是,我还是要写文章批驳他的观点。改变他的专制思路已经很难了,本性难改,不可能了。不过,由于中国长期的传统专制统治和专制文化,很多人还会受他的专制思路的影响,祸害不浅。特别他是作为有关中国民主党的顾问(主席),我作为一个中国民主党的联系人或者说是义工也还是不得不说。我自己不想在坐了中共专政统治的监狱后在可能的将来再坐所谓可能成为专制政党的中国民主党的牢房。我们辛辛苦苦反对专制,为了什么?
    
    由他自己的思路得出的矛盾结论,就让它常驻在那里让人们笑话吧,我笑不出来。有点苦涩。但我相信这样的专制思路在年轻一代肯定是少数。所以也可能没有必要太担心了。
    
    王希哲不仅思路有问题,眼睛也有问题,我是说了一个人本人自己不愿意,他人无论是通过命令、指示、委任的方法确定其本人具有中国民主党成员资格是非法的、无效的。但是一个人自己同意只能说是精神性的,必须通过登记注册并记录核实才是中国民主党的真实成员资格。我不会信口开河说什么自己认为自己是就是的荒唐说法的。
    
    我确实认为自己在有些方面是柔弱的,但我在2005年已给王希哲发了电子邮件,我的柔弱是不敢承认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主席等名号。在2004年我来美国后,我谢绝了一些组织要我去当主席、理事以及中国民主党的四主席之一。我不适合当主席,我学王培剑。但在反对专政制度和专制意识方面我是温和而坚定的,甚至是固执的。如果中国民主党会变成专制政党,我现在就明确公开予以反对,没有异议的,是坚定的。在这方面我不是机会主义的,是一贯的。虽然我不能很好识别人,只要口头上是反专制要民主的,我都认为是(政治上的)友人,但如果我认为不是如此,我会坚定公开反对的。我把机会主义的帽子送还给你王希哲。(我确实是为了所谓的中国民主党的大局说服了其他人在2005年不要公开发表反驳信。)
    
    当然,我本来是不想回应这样的可笑的逻辑矛盾的文字的。更不想回应王希哲先生。因为我自己也有问题,我很固执,我反对有人对中国民主党的误导。如果中国民主党是打着所谓民主旗号的专制政党,那命令、指示、委任有效,那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还是必须说出我所理解的现代民主政党的意义,以防止中共沿着他们的专政思路思考中国民主党。至少法律上我们没有问题,至于政治迫害,那是专政统治的经常态。我们除了抗议,呼吁保障人权外,确实能力有限。
    
    顺便,我回答一下张鹤慈先生的陈述。我写《严正学是无罪的》是按我对现代民主政党和中国当下政治的理解,并不是为了配合什么。因为中国民主党有很多成员,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情况,我只知道一个人自己不愿意,他当然就不是现代民主政党性质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任何其他方法,包括命令、指示、委任等方法都是非法的、无效的。希望你不要将原专制政党中国国民党和现专政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情况来与中国民主党(按我的理解)做比喻。因为中国民主党并不能不经民选自己分配公共权力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要想将来为公众服务,必须是经公众选民选举认可的。与打江山集团然后坐江山集团性质不一样。至于专制政党确实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但民主政党真的很便宜,没有太多不便宜的事,唯一相同的是,现在参加中国民主党很有可能坐牢,因为中共不愿将公众的权力还给公众。这是问题的实质。因此,现阶段也没有人能证明谁不是中国民主党成员,但是,要证明谁是中国民主党成员倒是很容易,首先是自愿原则,其次是登记注册并经记录核准备案。另外,必须非常明确,因为只是具有中国民主党成员的资格是无罪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利,我想这样的常识就不用在此继续陈述了。(用在抗议信上!)
    
    最后,我还想化一点时间写上俩句。现代民主政党与政府不一样,现代民主政党成员是分享共同价值,是价值共同体,它有价值、道德的约束,它可以中止某个人的成员资格,但它没有强制力,中止成员资格的人可以是无党派人士,可以参加其他党派社团,也可自己组建不同的社团、政党。而政府因为管辖和服务公共事务,公共范围很广,政府(立法、行政、司法)通过和确认的法律有强制力。因此,价值共同体和广义的公共事务性质还是有不同的。
    
    我也肯定有不少专制意识和知识,我每次自己发现自己有专制意识就像挤毒汁一样把它们挤去。但我知道我肯定还有不少。另外宪政、民主、法治、联邦知识我还是很缺乏,需要不断学习和请教。希望读者讨论、批驳。我听从刘刚的建议,也经常去看心理医生。但我因为经历的原因确实很好争论、辩论,也改变不了了。性格决定命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