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于对许万平的《刑事判决书》的声明                          罕见奇谈论坛

马晓明(西安)

    2006年1 月21日,我看到了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许万平的《刑事判决书》。对于这个判决,我在此不做评论,仅就法院在其中所云的查明证实的证据,做有关说明。

    《判决书》在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实的条目中第六条说:证人何兵、王凤山、李运生、马晓明、邓永亮、蒋世华、王荣清等证实,许万平是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成员,也是中国民主党党员,是中国民运圈内的有名人士。许万平曾向他们散发过印有其系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成员的名片。

    我记得重庆警察讯问我与许万平见面的情况,是在2005年7 月初,当时我正被劳动教养。他们是到我服教的劳教所讯问我的。讯问时西安市公安局的警察和劳教所的干部始终在座。提到名片问题,主审的女警官问我,许万平有无给过我名片?我说给过,不止一次,不止一个。她就拿出一张许万平的名片,上面好象印有中国民主党成员还是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成员(我记不清了),让我辨认,问我是不是这张?因许万平给过我不止一张,不止一种样式、一种内容的名片,而且我当时又在劳教所里,无法找出来核对,所以我只能回答说:我记不清了。可能有这张。这种当事人无法核对、仅认为是可能的情况,怎么能肯定地说马晓明就是许万平是中国民主党筹委会成员的证人呢?(博讯 boxun.com)

    第11条说:证人马晓明、王凤山、邓永亮证实:2005年3 月,许万平去西安见王凤山、马晓明,并提出整合西北中国民主党的力量,要马晓明在西安筹建民主党,被马晓明拒绝。

    我记得在劳教所重庆警察问到我这个问题时,我是这样回答的:我与许万平在2005年春天的这次谈话,涉及较多的问题,谈对重建民主党的看法只占谈话内容和时间的一小部分。许万平希望我能召集西安的朋友,征集一下对重新开展民主党活动的看法。我认为组党结社是公民的权利,我尊重每个人的这项权利,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政治状况下,不宜公开打出民主党的旗号,公开进行这些活动,否则会招致中共在98年那样的镇压,给民主运动带来重大的损失。如果要我现在公开进行中国民主党或其他什么反对党的活动,我个人认为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不论谁,如果要重建中国民主党,都要注重打好坚实的基础,做好理论研究、社会研究、个人理念培养等方面的工作,要建立一个坚强的党,与中国社会和广大人民紧密联系的党,而不是一个稻草人式的党、棉花党、豆腐党。不要只热衷于浮在表面炒作,追名逐利。我与许万平这样的谈话,能构成马晓明证实许万平提出整合西北中国民主党的力量,要马晓明在西北筹建民主党吗?

    在重庆警察这次到劳教所讯问我临近结束时,我问主审的女警察,她能否给许万评捎几句话。女警察问什么话?我说,请转告许万平先生,希望他保重身体。我们两个现在都失去了自由,但他坐牢比我值得,比我被劳教有意义得多。

    我问女警察:你们现在以涉嫌什么罪名逮捕许万平?女警察回答: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现在还正在调查。我说:颠覆国家政权这个罪名,本身就很荒谬。因为即使按共产党的理论,在人类目前的发展阶段,国家政权这个政治权力在相当一个历史时期内不会消亡,怎么能够被颠覆呢?无论是哪一个政治集团掌握国家权力,轮换更替的只是社会政治集团,改变的是国家的政策或政治制度,而国家政权这个政治权力,是相当长久地存在着的。被中共统治集团视为颠覆、推翻国家政权的行为,只要是和平、理性、合法的,只要符合公民基本权利的,就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人民有权选择政治制度、国家的领导集和领导人。台湾人民把国民党政权颠覆了,推翻了;前苏联人民把苏共集团的统治和制度推翻了;美国等民主国家制度性、定期性地举行国家领导人及统治集团的大选,就是让人民作出选择,拥护哪位个人及政治集团,推翻、颠覆哪个个人及政治集团,这样的推翻和颠覆,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不但得到法律的保护,而且受到鼓励,被视为有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你们代表的执法机构,不但不保护许万平的合法权利,还关押他、迫害他,动用专制国家工具,依法调查。你们这是违法,是犯罪!

    我说:说公民所组织得独立的政治团体是敌对组织,是要打倒共产党,这是共产党专制思维的产物。共产党就是把一切与他们政见不同的个人或团体视为敌对势力,必欲打倒、推翻、消灭之。他们就是靠暴力打倒敌对政治集团,夺取政权的,又靠凶残的镇压、欺骗愚弄性的说教和永不休止的运动清除这些敌对势力,维护其统治的。在民主社会里,政见不同的党派合法、和平地共存与斗争,哪个执政、哪个在野,由人民选举决定,不存在消灭谁、打倒谁的问题;一个政治团体不会被打倒,只会因他自己无法存在下去而解散垮台,或是被由人民选举产生的、合法独立的执法机构判为非法组织而被取缔。所以,你们不要以专制主义的思维方式去解读、认识民主体制。

    我说:提起中国的政治改革,最常听到的中共统治集团的论调就是:民主制度好是好,中国也一定要朝民主制度发展,但中国的国情不同,人民太落后,现时不适宜建立多党制,不能搞西方国家那一套。否则就会天下大乱,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巨大的灾难。但是,就在被绝大多数大陆人民视为中国一部分的地方,现在建立并实行了民主制度。这个地方就是台湾。相比之下,台湾实行民主制度后带来的政治动荡、甚至是社会动荡,与大陆人民在专制体制下稳定、平静地遭受侵犯和揉躏,哪一个更可取呢?

    我最后说:我也想对你们(讯问我的警察)说几名话。中共专制集团是一只千疮百孔的破船。这只船正在下沉,并很快会沉没。不论经过什么形式,中国人民一定会争得民主制度。希望你们看清大势,不要死心塌地地为这个专制政权效力,不要把个人的前途维系在这个腐朽残暴的统治集团上,不要继续作恶,不要再干侵犯公民权利的事,不要再干违法的事,否则只能加速这个政权的灭亡,并断送你们自己的前途。

    狼要吃羊本不需要找借口,但狼还是要找些理由。许万平先生这次就是被执法部门依照法律程序逮捕、调查、起诉、判决的。《判决书》提到马晓明如何证实许万平有哪些罪行云云。我不得不将我在被讯问时谈话内容的有关部分公布于众,特此声明,表明我的态度,以正视听。

(2006年1 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