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黄华:大年初一,我突然收到一个电话,语言激烈,指责徐文立先生洋洋万言,为什么就不肯公开声明来否认严正学是中国民主党党员。说实话,我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凭我的直觉,徐文立先生这样做,一定有深刻的原因。但我是局外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么多事情。我当时只能表达两点意见:1,我不相信共产党。2,徐文立先生如果那样做,可能会起反作用。对于来电人指责:中国民主党不是在做难民生意吗?不是在街头上摆摊做生意吗?我无话可说。来电人是一位擅长写作的作家,我希望他能做一个深入的调查,写一个有根有据的调查报告来,将他所指责的中国民主党不是在做难民生意吗?不是在街头上摆摊做生意吗?的丑行曝光天下,以便让人民来唾弃他们!他肯定是救人心切,但是,头脑简单了些。


徐文立就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政治迫害一事的严正声明


    中国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先生是我结识了十多年的老朋友。他为了维护自己和底层民众的权益,多次惨遭监禁的厄运。2003年,他有机会来到美国,然而他却放弃了这边自由的生活,不久就返回了自己的祖国,有声有色地发动了以行为艺术为特征的维权运动。严正学先生把维权运动变成了艺术之火,从中国的北方烧到了中国的南方,和以郭飞雄、陈光诚、高智晟为代表的民间维权运动遥相呼应,为创造中国现代的公民社会和冲击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因此严正学先生再次成为了中共专制政权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除之而后快。于是,中共专制政权为了既打击中国的维权运动,又继续迫害中国民主党人,蓄意抛出了迫害严正学先生的所谓的与中国民主党有关的证据。
    
     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号称民主运动人士、然而又私心膨胀的人长期以来不论是以伏笔暗示或公开宣称的方式指称我是什么什么的人,此时也觉得大有文章可做,企图以此为契机在政治上达到毁坏我的目的;他们期待着至少可以诱发一些人的联想,败坏我的声誉;倘若达不到此险恶的目的,至少也能看上一场让我面临恶毒的两难选择的尴尬。当然这样,就加剧了一些好心的朋友对于我如何处置这个事件的担心。
    
     所以当年李鹏才敢阴损地放言:什么异议人士,没什么可怕的,困死他们,饿死他们,难死他们;困不死他们,饿不死他们,难不死他们,就把他们扔出国,必定是扔一个、死一个。我现在想告诉中共的李鹏们:在海外流亡困境中奋斗着的绝大多数的异议人士依然是群星灿烂,交相辉映,痴心不改,顽强拼搏;你们的险恶企盼必定落空。
    
     为此,我特作如下严正的声明:
    
     1. 我先请中共当局解释以下两个他们无法回避的疑点:
    
     一,严正学先生如果想要寻求政治避难,是会在美国,还是在中国大陆?显然是在美国,恐怕你们也不好意思说是在中国大陆。然而,他暂短来美、很快就回到自己的祖国继续进行行为艺术的维权活动,就证明他并不想在美国寻求政治避难。那么,他要那个所谓的证据有何用?你们拿一个对于严正学先生毫无用处的所谓证据,作为判决严正学先生重
    刑的基础事实,岂不荒唐?!
    
     二,退一步说,严正学先生如果真的是想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避难,那他又带那个所谓的证据回中国大陆去干什么,显然不合情理。
    
     倘若中共当局无法合理解释这二个无法回避的疑点,我希望他们放弃依据那个所谓的基础事实,停止对严正学先生的政治迫害。
    
     2. 中国共产党始终就是一个以非法状态存在的党,现在已经完全成了一个少数人垄断的专制的利益集团。广大的普通中共党员,只不过是被那个专制利益集团绑架的人质。1949年,它用非法的暴力手段篡夺了中国大陆的执政权。之后,它也从未认真进行过有关《政党法》、《新闻法》等现代法制的建设。所以,在我看来,中国共产党对于中国大陆人民的统治是非法的,秉持它的意志组成的所谓法庭也是非法的,我完全没有义务向他们提供什么证词,他们也没有任何权力要求我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何况,所有了解中共专制政权本质的人们都知道,中共专制政权对异议人士从来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现在任何所谓有利于严正学的证明材料既救不了严正学,也不会让中共的心软下来,而不去迫害严正学。只不过是,中共一贯阴险地用矮化、丑化、妖魔化的手法来对付异议人士。他们不是把这些人矮化、丑化成屈膝投降的懦夫,就是把他们妖魔化成甘当内线的小人;倘若有这样的人,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地从政治品格上把这些人往死里推,再逼迫这人出卖朋友,解救自己。然后,在世人面前告诉一切人:看,搞民主运动、维权运动的异议人士不过统统是如此卑劣的小人!
    
     逃到泰国的中共的原线人李宇宙最近提供了强有力的杨子立四君子案是无罪的证据,也没能达到翻案的目的就是明证。
    
     当然,我不一般性反对一些朋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策略,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特别是那些以律师为职业的人,他们可能自觉或被迫地把自己的言论和行为控制在中共一党私法的范畴之内,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却没有这种必要、也没有这种义务配合他们把自己的言论和行为纳入中共一党私法的规范之内。然而严重的是,这位李姓的律师不断托我难以拒绝的一些极要好的朋友们向我们求证的两方面的证词都无意、或有意地保藏着巨大的祸心,稍不小心一定会掉进这个取证的陷阱当中去。
    
    (1)这位李姓的律师取证的要求虽然也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要实事求是,然而他取证的主要方向和目的却是十分明确的,要求我们以所谓本人碍于与严先生的良好关系,给于(予)署名。对证明书中严先生在国内参与政治活动的实际情况是否属实没有核查。所以,那个所谓证据就是不真实的,是假的了;侧重点是让我们一起在严正学是不是中国民主党员这一点上作出否定的证词,如果我们顺了他的意,合乎逻辑的推论就是,你认可了:是中国民主党党员就是有罪、就应该重判这样的一个潜规矩,倘若不顺着这个意思去作证,就是见死不救。于是,这种做法就无意、或有意地帮助了中共专制政权很巧妙地达到了一个政治目的 是中国民主党人就是大逆不道,就是罪该万死。这种取证方式不是无意、或有意地助纣为虐,又是什么?中国共产党是搞组织出身的,他们很清楚、也很懂得只有一个有组织的反对力量,才有可能给他们造成巨大的致命的杀伤,所以他们从来就是把剿杀有组织的反对力量作为他们的第一方向,全力以赴。其实,正是这些有组织的反对力量中无畏的勇士们,以他们血肉之躯掩护了一切反抗者和异议者,在这一点上,这些勇士是不容谴责的!然而,长期以来,恰恰有那么一些自诩有文化的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常常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帮助中共专制政权消灭中国民主党这支有组织的反对力量;恰恰是这样一些可悲的人,却又不自量力地想充任中国民运和维权运动的领袖或精神领袖。所以,一场一场奇了怪的闹剧,就这样毫无遮拦地、不许批评地、反复循环地上演着。每当中共专制政权在下死力围剿中国民主党人和异议人士的时候,这些自诩有文化的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总是不把自己的着力点放在谴责中共专制政权的野蛮和倒行逆施上,似乎镇压者倒无了罪,被镇压者倒有了一百个不是!他们特别喜欢从什么谋略、策略、所谓要总结经验教训等方面围剿中国民主党人和异议人士,妖魔化中国民主党人和异议人士,大有不把中国民主党人和异议人士打成害人精,誓不罢休的架势。因为不这么做,他们就觉得碍了他们觊觎实现领袖和精神领袖的那场好梦。当人们习惯于把他们看成自己人的时候,他们的恶毒作用就往往会甚于中共专制政权。当然,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和长期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事业奋斗的这些战士们不否认,我们在政治上和学养上先天不足,后天环境又这样险恶,我们自身都一定存在着人性的弱点和缺陷,我们欢迎一切善意的批评和建议,但是这和接受妖魔化我们的企图,或接受客观上妖魔化我们的企图完全是两码事。
    
    (2)那位李姓律师第二个取证方向,就是让我证实严正学先生的有些行为是接受警察的指令去做的,那么合乎逻辑的推论就是:按照警察的指令去做就是无罪的,反之就是有罪的。那么,你怕刑罚,就拿警察线人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吧,这不但轻而易举地起到了妖魔化堂堂君子的严正学先生,也妖魔化了我;因为我对于一个明明白白的警察线人却不能觉察!我想在此告诫,中共专制政权和那些有意和无意在帮闲的人们,中国民主党人不吃你们这一套,下回少来这种把戏!
    
     3. 中共专制政权妄图彻底消灭中国民主党和一切异己力量是它的既定方针。正如王希哲先生2004年8月17日所指出的:几年来海内外有种说法,包括最近XX先生对徐文立先生的说法,说是当初完全由于徐文立不搞筹委会而搞民主党党部,才引致了共产党对民主党的镇压。这完全是荒唐的臆测,是拿不出任何事实根据的。如果是由于党部才遭致镇压,为什么共产党镇压完了民主党党部就去镇压筹委会?为什么镇压完了筹委会就去镇压广交友不结社?为什么镇压完了广交友不结社就去镇压友都不交的自由人士刘荻、杜导斌?然而,诞生于苦难、今天依然战斗在苦难之中的中国民主党人挺过来了,正因为中国民主党的中坚分子,在面对牢狱之灾和险恶的社会环境的时候,他们是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坦荡地向世人高声宣称:我,就是中国民主党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倘若不信,请去查阅一下当年查建国、高洪明等等先生在法庭上是怎样的义正言词就可以知道!一个内在猥琐、私欲横流的党是没有前途的。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就是要张扬无畏、无私和奉献。否则,我们必定辜负对我们寄予了厚望的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被欺凌、被压迫的民众。
    
     在这一点上,郭飞雄先生、陈光诚先生、严正学先生、高智晟先生都曾经以他们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贴近民众的崇高风范为我们作出了榜样,如果中国民主党人愿意以中、下层民众的利益为自己的政治方向的话,那只有:吃苦、吃苦、再吃苦;奋斗、奋斗、再奋斗!
    
     时至今日,中国民主党已经成为了中共专制政权消灭不了的一支政治力量,它必定发展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统治的第一大在野力量。
    
     中国民主党有义务、也有责任全力以赴地用我们自己认为有成效的方式关注和救援包括严正学先生、郭飞雄先生、陈光诚先生、高智晟先生在内的一切遭受中共专制政权迫害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一切因宗教、法轮功修炼及民族问题而遭受中共专制政权迫害的各方人士,以及我们中国民主党遭受中共专制政权迫害的同仁们。
    
     中国民主党从来就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党,中国民主党一贯坚持公开、理性、和平即非暴力的政治路线,以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建立宪政民主中国为自己的历史使命;近来有个小丑式的人物倪氏育贤为了配合中共专制政权对中国民主党的剿杀,他以自称的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的身份而把暴力的恶名强加给中国民主党的企图,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中共专制政权对中国民主党和中国民主党人的迫害,以及借口什么与中国民主党有关的所谓证据来迫害严正学先生以及一切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都是非法的,他们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是注定要受到正义的追究的。
    
     (2007年2月8日起草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