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我希望发表,救德普!

大姐:4月26日,我去二监看德普,。

他告诉我:17日他在房间里学习英语时,一个犯人挑衅地在一边把收音机开得声音很大,一边抽烟。德普要求他不要在房间里抽烟;收音机放小点声,但是,那人不但不听,还动手打人。

我问了曾经坐过牢的人,他们说监狱里明确规定房间里不准抽烟,尤其是不准当着人在房间里抽烟;能有香烟的犯人,肯定和狱警关系很好(只有狱警能把香烟带进监狱)。

同样,监狱不准犯人有收音机。这名犯人却有收音机。还有,一般的犯人不敢随便打人,监狱里有规定如果打人就会扣分,影响减刑的。

我认为这名犯人是一名特殊的犯人,是和监狱中的警察有特殊关系的。平时,这个犯人与德普没有过争议,德普平时对人态度一贯温和,不会与人发生争执。这次,这个犯人敢于无故打人,我怀疑是受人指使的。

曾经在2002年监视居住时期,德普被北京市国保的警察强迫躺在床上一动不动85天。联合国人权酷刑调查员诺瓦克先生告诉我:你的丈夫受到了酷刑。

在开庭后,被法院的法警队长毒打导致左耳残疾。在天堂河监狱,曾遭到过狱警的毒打。

德普几次被迫害,都没有任何理由,我不清楚这个政府到底要对我丈夫干什么。为此,我很担心德普在狱中的安全,他的生命安全不能得到很好的保障。

我要求:监狱要改善对我丈夫的生存环境,保证安静的学习环境,让他有一个健康,不会受到威胁的生活空间。

小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