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狱中民主党人王森妻子求援信


    凡是有过心灵深处创伤的人,都不情愿再去触及.何况我的心灵的创伤,依然还未愈合,还流着血.但是如今我的丈夫的身体健康一日差似一日,我又不得不述说,,那给我的家带来深重灾难的,文字狱.可恶的文字狱将我生龙活虎的丈夫投进监狱.六年来他没过一天的好日子.特别是他在监狱里的仓白的脸,凹下的眼睛,渴望自由的眼神,使我难以安宁,使我痛苦!

我的丈夫王森,胡明君是2001年5月,6月先后被捕的,罪名同是<颠覆国家安全罪>,分别被秘密判处10年和蔼11年长刑.之所以是秘密判处的,是因为开庭那天,门口是两个彪行大汉的国保守在门口,不允许一个百姓参加,门口有很多的百姓都摇头叹息,想知道个明白,我的父母和国保周旋了一整上午仍没允许参加王森的开庭,最后我的父亲,看到门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便大声解说王森的被陷害的原因,国保才让我的父母进审判庭去的.他们看见王森和胡明君都带上脚链和手铐.心如刀割,尽管他们都据理力争,可还是当庭宣判.在独裁者专制的严刑考打下,王森和胡明君请的律师连到廷的权利都被取消了.
    
    除此之外,还有在看首所,慢慢折磨我丈夫的身体健康的住处和生活.每天早上是一碗清汤寡水的粥.米饭是泛黄的劣质米,吃起来有些发霉的味道.菜也是罢市的烂菜叶汤或是拖泥带皮的土豆片儿汤,大多数时候汤里还有土豆芽,这样的伙食我是熟悉的,我因为是王森的妻子,也被因为包庇丈夫的罪名,拘留在看守所一个多月 .监狱里犯人被警察打,被犯人打是司空见惯的.我亲眼看见好几个被打的耳聋眼瞎的好几个.特别是法轮工学员刘丽燕,被打得眼睛瞳孔出血,眼痛头痛 得几个整夜无法睡觉.
    
    王森受的苦刑,他没有告诉我,我想,一来是不愿让我为他担心, 可他在蓬安监狱服刑是,正是02年的确10至此12月份,刺骨的寒风呼啸着,王森和胡明君被押到山上去开采石头,抬石头,他们的一双手磨得血肉模糊.耳被冻成冻疮.我是亲眼所见的.两百多斤重的石头压在他们的肩膀,尽管每天过着纳粹时代奴役般的生活,可还是日不果服.03年出他二人被押到四川省南充市川中监狱,此监狱是关押重刑犯的.比条件相对比蓬安好一点.可对他们政治犯来说,可真是离了狼窝又进虎口,他俩被分开后,一次偶然见面,胡王二人欣喜地握了一次手,说了几句话,被监狱的狱侦科按的眼线举报后,胡王二人被关禁闭一周.除三顿饭外,不给水喝.听王森的好友说,他出来都呆呆的.
    
    有一次,父亲去看王森,见他的额头上包了一大纱布,眼肿的只见一条缝,父亲焦急地问他,是不被打的,他告诉父亲是自己凭白无故肿的.可他无奈的眼神和强装的颜笑,父亲已经明白了.    
    
    尤其是他生病时,我见他瘦得让我不感多看,若是突然碰面的话,我定会认不出来是他的.当他被警察押到我对面的隔音玻璃前时,他煞白的脸,从前那个生龙活虎的,肩宽体胖的丈夫被折磨得瘦骨如材的干老头了,我的泪脱眶而出,他也是一个泪人了.良久才对我告诉我,他前两月就明显感觉,浑身没劲,几次申请去检查一下身体,都被拒绝,后来晕倒在工作车间后,才被允许到监狱的医务室,结果是查得血糖果23.7摩尔.我们经历了那次有生以来的痛苦离别后,我速打电话,让父亲将我仅有的2000元钱,交给干部,目的是给王森作医疗费和买营养品,可是后来他告诉我,那次2000元钱都被医务室的院长拿去了.
    
    如今,他患上重病后,我和他多次申请他能保外就医而被拒绝,长期营养不良和得不到有效的治疗,现仍然血糖忽高忽底,监狱里的买的东西又比外面的贵二三倍,我的俩孩子学费有贵,还要维持一家的基本生活,有没有太多的钱给他,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他除忍受监狱里失去的绝对的人身自由外,还要承受病魔的折磨.我时刻为他的健康担心.更加怔恨对他进行政治迫害的政府,是可恶的文字狱呑噬了我丈夫的健康.    
    
    而我是一个弱女子,只有求助于关心民主党人的朋友,能够他帮助呼吁一下,帮助他能减刑,那怕是早回家一天也好,监狱里不是人过的日子啊!何况他还病得厉害.现在我的女儿还有两月就要高考了.精神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使我的心力憔悴。
    
    我已不能继续敲打键盘了,泪已模糊了我的双眼.     
    
    王森的妻子魏心玉
    
    地址:四川省达州市西圣寺西
    
    2007年4月于四川省达州
    
    王森妻子魏心玉电话 011-86-818-2383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