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王希哲:坚决不向当前主流的民族利益破坏力量的海内外民运开放转型                   独立论坛

谢谢伯桥兄。顺手写的,是真实感情,不必再整理了(加了几个字)。就请我兄代读,
供批判罢。

这回民主教育基金会颁奖会上,严家其兄把焦国标拉过来,要我们谈几句,
我对焦国标说了:

《河殇》思潮以来,89以来,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接受西方思想后,完全不要中国民族主
义,虚无掉民族利益,咒骂中国,不是个别人的现象,而是有深刻根源的倾向和思潮。你
(焦国标)可以发现,台湾的,国民党教育背景出来的知识分子,来到海外,无论多久,无
论西方自由民主思想影响对他们多深,都不会完全丢掉民族立场,都还保持着很浓重的中国
民族性和中国民族情感。与大陆北京共产党教育出来的知识分子一比较,明显不同。为什么?
就因为国民党是民族主义为基础的党。三民主义是民族主义民主主义的结合。这种背景教育
下成长出来的知识分子,就不容易民族虚无化。

共产党过去是国际主义者。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不强调民族,共产党教育下长大的青年,
知识分子,民族情感就薄弱的多。一旦共产党自己转型了,不搞国际主义了,要捡起民族主
义了,反叛共产党的大陆知识分子当然不会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但民族主义也抵制了。
用抵制民族主义,来抵制共产党了,甚至接受自由民主国际主义了(他们特别容易接受
国际主义)。这就把方向抵制错了,把自己的根本都抵制掉了。既然如此,还搞什么中国民
运呢?
个人自由主义者,哪里自由哪里是他的祖国。民主主义者是祖国不自由我要使她自由。
因此,中国民运正确的立场,就是坚持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的结合。站在民族基础上的民主,
为民族而民主。

(9/23与焦国标谈话)
---------------
请伯桥兄代读:

中国执政的或在野的一切民主反对力量,必须是民族利益建设的力量,不得是
民族破坏的力量。这个在野的民族利益建设力量,国民党蓝军当之无愧。而且
今天海内外也只有它是这种力量。中国国共两党政治,是我的理想。但蓝军目
前被台湾绿党缠住,也失去了基地,无法向大陆进取。而89以后的海外民运,
主流已经成为了向共产党报私仇完全不顾民族利益的民族破坏力量。这种民族
破坏力量没有资格进入中国民主体制。个别人物外,整体只能以汉奸运动论。

因此,今天的中国的民主转型,我支持的可行的步骤,是先开放中共本身
的民主,特别是将对中共监督监察的权力,置于中共执政权力之上。在一个长
时期内,坚决不向当前主流的民族利益破坏力量的海内外民运开放转型,
直到他们的主流是民族利益建设力量为止。

可以把我这个意见,转交讨论会。

老王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