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独立评论

东海一枭附言:

我对许万平被重判的前后经过有所了解。我的同道好友薛根标侠肝义胆热心肠,对许案非常关注,曾亲赴四川为许万平斡旋,回来后告诉我当地辨护律师的意见:他(许案辨护律师)与当地警方和法院的关系都不错,像许万平的事可大可小,定无罪也完全可以。只要民主人士不过多参与,海外媒体少报道许案,他就可以与警方疏通关系,争取更好地解决许的问题。

为了许万平个人的安全和得到从轻处理,我与振标都认为不妨姑且略作妥协,采取对话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所以,日前惊悉许君万平被重判12年,我确是极为心痛、讶异而又愤怒,有一种上当受骗之感!更为可恶可恨的是,至今不允许许万平的家属拿到判决书!许万平被判煽动颠覆国家安全罪,究竟有何事实和依据,除了律师口头上的一面之词外,不得而知。曾写了首小诗抒闷并抗议:又因思想成囚犯,惯见英华堕溷池。向小朝廷嗤小丑,为真豪杰赋真诗。我认为,有关部门在许案中的表现,是极为阴毒下流的,岂仅小丑而已?感谢薛振标君执笔为文,把一些内幕和真相披露出来。

据悉许万平君已上诉,恳望海内外同道和有关媒体关注许案,同时也希望四川有关当局尊重法律和宪法,维护人权和民意,公正公开实事求是地审案,不要继续恶毒加害我民主志士,沦为与民为敌、罪不可恕的千古罪人!
东海一枭2006-1-1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

2005年11月2日我怀着对许万平的钦佩之情到重庆了解他的案件。由于警方不准许万平家属聘请外地律师,重庆丰航律师事务所刘翔律师主动请缨担任许万平的辩护律师(据他本人介绍),当时刘律师很抱怨民运界的朋友在国外媒体说他是当局指定的,我说是否指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否能为许万平做最大的努力,使许免受迫害,我们的朋友如有不当之处,希望他看在大家共同关心许万平的这个份上予以谅解。由于当局不肯把起诉书交给家属,我们无法看到起诉书上的内容。但刘翔律师可以看到,据他说指控许万平犯罪的证据主要是一些窃听或拍摄的许万平言行,及许万平接受海外捐款的证据等,对这些证据的指控许万平都予以否认,刘律师说像许万平的这些事可大可小,说他无罪也完全可以。

我问他个人的情况,他说自己是本地人,同警方和法院的关系都不错;问他有没有把握通过对话协商的方式把问题解决,他要我们必须不向海外媒体报道许万平的事,他可以帮我们去同警方疏通关系,争取更好地解决许的问题。当时我们首先考虑到的是许万平的安全,因为民运不是黑社会组织,加入和退出民运都是自由的,民运并没有像某党那样要求每个加入的人宣誓终身为它效忠,一旦退出就会受到惩罚,也没有搞地下恐怖行动,所有的行动都是公开的光明磊落的,正如重庆老民运邓焕武先生说的一样,公开的力量才是最大的。我认为只要许万平能平安释放,我们作些让步是完全值得的。民间和政府之间应该通过和平理性的对话协商来解决问题,而不是不断地制造矛盾和冲突来破坏社会的和谐和稳定。我向刘律师表达了我们的善意,希望他转告给当局,同时对刘律师的要求表示理解,因此我们也完全答应了下来,家属还答应,许万平出来后不再让他从事民运方面的事,这样做虽然对民运事业来说少了许万平是一大损失,但我们民主人士在道义上首先考虑的应该是以人为本,我们当时就把这个意见通过许万平的家属转告给了国内外的民运朋友及海外媒体,他们都很理解和支持,虽有些朋友也很担心我们的善意不会被重庆当局理解,但也完全尊重我们的决定。在许万平的案件开庭后有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大纪元等等海外媒体不断的关注和采访,但听了我们的要求后,一直到判决结果出来几乎都没作进一步的报道,这一切使人们看到了国内外民主人士和海外媒体的责任感和以人为本的情怀,这同某党对待自新或退党的同志进行残酷斗争和无情的打击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

我回南宁后,也同南宁的国保进行了坦诚的交流,希望通过他们把我们的善意转告给重庆当局,希望以对话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以实现胡锦涛主席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南宁国保也肯定了我们的善意,他们也答应帮我转告,后来南宁国保告诉我许的事已进入法律渠道了,他们也无能为力了。前几天,我打电话给赵昕先生谈起许万平的事,他预测不乐观,而我还沉迷在乐观之中。直到接到北京的朋友来电话说许万平被重判12年,这对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我打电话给陈贤英女士马上得到了证实,而她正在回重庆的路上,我邀她来南宁详细了解情况后,想帮她请律师看看许万平的判决书再继续走法律的渠道,但重庆当局不许刘律师把判决书交给家属,陈贤英不得不立即赶回重庆,但她至今仍然拿不到许万平的判决书。

一个被重判12年的人,他的家属不但拿不到检察院的起诉书,竟然连判决书都拿不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重庆当局在诬陷许万平贩毒被国际社会揭穿后,现在恼羞成怒不得不露出狰狞丑恶的本面目,给许万平来一个煽动颠覆国家安全罪,来一个秘密审判。

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明白,这不仅仅是许万平一个人的悲剧!也不仅仅是民运人士的悲剧,这是全中国人民的悲剧!重庆当局公然践踏共和国法律尊严的恶行今天可以用来对待许万平,谁又能保证明天自己就不是下一个许万平?每一个还有良知的中共党内当权者你们应该明白,许万平的悲剧就是彭德怀、刘少奇等中共党内人士的悲剧的重演!解救许万平不仅仅是解救一个民运人士,是在解救每一个中共当权者你们自己!每一个仍在继续作恶的独裁分子回头是岸!你们今天可以秘密审判许万平,当前政权下你们如果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未来的民主政府必将审判你!但你们可以放心的是绝对不会秘密审判,会像二战后审判法西施战犯一样审判你!会像伊拉克政府审判独裁者萨达姆一样审判你!那是绝对公开的!

重庆当局回头是岸!随着许万平的上诉,二审即将开始,希望当局能顺世界民主之大潮,立即释放许万平,做中国民主事业的功臣,不要做民主事业的罪人!

薛振标
2006年元月一日于广西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