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在中国驻英大使馆前纪念六四16周年


今年六四是法轮
---英国纪念六四感想

黄华

在英国,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规模超过去年十五周年日的纪念,因为今年是法轮功在唱主角。税力,金晓炎和我都退居二线了,高沛其干脆连面也没有到场。忆往昔,尤其是在九十年代的初期,每年为了纪念六四,英国各民运山头还要为抢地盘打架。那时还有自称叫主席的刘伟平和梁铁杉等人,近些年来,人影都不见了,想必都发财去了。

法轮功异军突起,一下子占领了海外民运在英国的主要阵地。

无论是在64日的中国大使馆前面,还是在65日的唐人街和伦敦著名的特勒法拉广场,法轮功居然能两条线同时战斗,让我大为惊讶。他们能请到老外来现场发言,还能请到老外来现场发传单。我和一位来自俄罗斯的女孩子和一位来自荷兰的小伙子交谈了半个小时,他们全部是法轮功成员。不管你走到哪里,每一个法轮功成员都会喋喋不休地向你讲述退党的好处。我对他们说,按照党章规定,我的中共党组织关系早就没了,何来退党一举?他们对我说:组织关系没有了,并不等于邪灵在你心灵上的印记消除了,因为你曾经向党宣过誓,神还是会惩罚你的。这话说的我背后直冒凉气。我说我支持法轮功的信仰自由,不过我不同意法轮功的教义,那里面有封建迷信的糟粕。他们说我被共党洗脑了。气得我反驳他们那么你们的脑子是否也被法轮功洗了?我说我信仰基督教,他们说他们的大法比基督教好。

他们印制了大量的中英文宣传品,其中包括CD片。这显示了他们的财力。

我问一位法轮功成员:看来你们要取代海外民运了?他说:我们给了中共六年的机会,但是它们没有抓住机会,现在我们忍无可忍了。李大师说过,即便是邪魔,神也会给它们机会悔改的,但是如果它们不悔改的话,那么我们就要铲除它们。

我问税力:你对此怎么看?他说:他们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但是,他们和我们的诉求是不同的。他们只要求有练功的自由就行了。我问:他们发九评,搞退党,这不是政治诉求吗?他还是说:他们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是啊,他们曾口口声声说不问政治,但是政治却来找他们,现在他们清醒了。

是啊,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是残酷的。中国民主党的党员在大陆尚可说是可以半公开活动。法轮功却不能。法轮功从不问政治走到了开始政治诉求,这当然是他们被中共逼的。而民运队伍也开始向法轮功靠拢,这对中华民族是祸还是福?

我没有太高的理论修养,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分析海外民运的这种变化和趋势。但是,我有一种担忧,如果中共真的被法轮功铲除了,中国会不会有面临另一场文化或宗教的浩劫?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我们中国民主党应该承担的责任是什么?

我凝视着这些令人敬佩的法轮功成员,我赞赏他们不屈不挠的顽强斗志。中共政府应该明白,靠镇压是无法消灭人的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的。我的忧虑是,我已经在想:明年,我还会再来吗?


在伦敦特勒法拉广场纪念六四16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