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赫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黄华
赫同志走了,才23岁。他是我们队伍中的一位普通成员,没有担任任何职务,也没有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他持有学生签证,自费来英留学。为了赚钱读书,他起早摸黑,一天做两份工。晚上的那份工是危险的,开着摩托车送意大利煎饼(Pizza)。他曾出过两次车祸,有一次还很严重,摔得伤痕累累。朋友们多次劝他别太玩命了。他说:我要抓紧时间,赚到钱就去读书。是的,他几乎已经完成了他的计划他已经交付了学费,准备圣诞一过,就放弃全工,专心去读书。1225日,高沛其打电话给他,请他26日到老高家包饺子过圣诞。他说,26日还要做工,不能来。26日那天,我们在老高家包饺子,打牌,跳舞,热闹。那时,关赫已经躺在医院了。他是在送煎饼的时候,被一辆大货车给撞的,当场就去世了。事后,现场警察告诉我们,车祸责任完全在货车司机。

27日清晨3时许,高沛其突然打电话来,劈头问:有个叫关赫的,你还有印象吗?我说:有。去年六四活动时,他特别积极。老高说:他出事了。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小伙子大概和别人打架了,被警察给扣了。我绝不会想到是这样的噩耗!关赫的突然去世,对老高打击很大。他对我说:这两天不能睡觉,眼睛一闭上,就看到关赫的影子。他如果有宗教信仰就好了。我曾责怪老高:如果25日那天,你强行命令关赫26日来聚会,那他就可以逃过这一劫了。老高听后,两眼直发愣。

关赫于199812月来英,次年4月加入民运组织,后转入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欧洲党部英国党部。关赫与我的私人交往并不多,他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在去年的六四十一周年纪念活动。小伙子精力旺盛,工作特别主动。几次主动打电话给我,约见面时间。在活动中,还向我打听怎样找大学读书和签证等事宜。感觉他是个好读书上进的小伙子。后来才知道,他在回国探亲时,也为组织做了不少工作。

关赫同志虽然年轻,但追求真理和正义的信念始终不渝,是非分明,以他年轻的生命实现了他所说的"为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而努力"的决心和信念。他的不幸去世,使我们英国党部失去了一位重要骨干党员全体上下深感悲痛。关赫同志的追悼会是在115日下午2.30举行的。他生前的好友,同志都专程赶来送他。有许多人是他生前不认识的。追悼会在当地一家葬礼服务公司里举行。与会人员一律白花黑纱,站在关赫的灵柩前。幕帘上贴着关赫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廖秀琴女士主持了追悼会,我宣读了追认关赫同志为中国民主党联总优秀党员的光荣称号的决定,并转达了总部领导王希哲先生和施军先生对他家属的问候。高沛其先生致悼词。关赫的哥哥和生前好友都讲了话。默哀,三鞠躬,向遗体告别。他生前的一位好友对我们说:在海外,为一个自费留学生开追悼会,我是第一次听说。关赫走了也值了。

关赫走了。在我替他盖上棺盖的那一刹那,我想到的,也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个事实是:他的整个葬礼费是两千英镑。当我去银行替他冻结他的帐户时才知道,他户头上正好存有两千一百英镑。他用自己搏命赚来的钱,刚够支付了自己的葬礼!同为海外游子,我的心怎能不被震撼?

关赫走了。他的生前好友向我们表示,要继承关赫的遗志,申请加入中国民主党。我想:关赫同志没有走,他的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