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因地制宜,厚积薄发

黄华
2004/11/27

我的文章我们需要一支什么样的团队发表后,引起了一些不同意。从这些意见中,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由于客观条件的不同,造成了有不同形式和质量的民运队伍。怎样来看待和解决这个问题,我提一些初步的想法,供各位参考。

首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没有什么稳定的资金来源。我们甚至还处在自己掏钱的状况下。

1
,正义党开始的构架是传统的,是金字塔型的,后来变成了石磊主张的网络型。这里面最基本的客观条件就是党员必须能够会使用电脑和上网。正义党核心人员石磊本身就是搞网络的人才,队伍的人才层次高,他们做到了这一点,但是也有人就对他们提出是否搞贵族党的问题。谢万军后来提出组织建设要搞草根路线,很明显,这是由他本人的条件所决定的。同样是在美国,以前都是在一起战斗的战友,现在走出了不同路。那么,在不同的国家的民运队伍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欧洲则不是,它们的移民法肯定有很大的区别。中国移民的数量和质量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队伍的质量。

2
,在英国,难民生意是走不通的。拿着一张党证和一些参加活动的照片是无济于事的。那么,我为什么要提出帮助党员解决身份问题呢?我们的党员绝大多是庇护寻求者,而且是已经申请失败的人。事实上,他们已经是黑在英国了。正是因为他们已经黑下来了,所以他们需要组织的保护,而且我们确实为他们提供了保护,尽管这种保护是很有限的,但是合法的。这就是他们的身份问题,尽管是临时的。我很遗憾我的有关加入民运队伍是为了解决身份问题的说法伤害了那些为理想信仰而战的人但是,如果有人能把海外参加民运的历史和现状调查一下,将总人数除于现在还在坚持的人,我相信99%的比例还是留有余地的。

3
,我们应该如何利用好难民的队伍呢?我不了解其他西方国家的中国难民情况。在英国,英国政府面临的头疼问题是,他们无法将那些申请失败的中国难民遣送回去。中国政府确认一名黑下来的人的身份,最快也要18个月,慢的要等48年。也难怪,并不是会说中国话的人就一定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在英国,有很多马来西亚华人冒充大陆人申请庇护,以便得到各种好处。中国政府总不能把这些人也接收下来吧?庞大的难民队伍,是我们的人力资源,尽管他们的文化层次不高;也是我们的资金来源,组织运作的必要费用以及援助大陆受难党员家属的资金大都要靠组织费解决。我想,我们整天叫要发展组织,如果我们连处在身边的中国难民都组织不起来,那么还谈什么在中国发展队伍?在你身边的人最容易识别你的人品和行为,而在网上发展党员,我相信是有很大的缺陷的。为自己的党员进行服务,通过服务发展队伍,通过队伍的发展而发现人才和筹集资金,这就是我做难民生意的含义。在身份问题上,我赞同石磊说的,我们没有义务为移民局把门的说法。我也赞同他在上庭的时候对法官说的,如果我们不能保护自己党员的权利的话,那么,我们将来怎么能保护人民的利益呢。我更赞同他们公告中共贪官来美庇护的做法。我相信在解决党员身份的问题上,正义党做的比我们要好。

4
,民运已经经历了几上和几下了。流亡党部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我们这些在海外已经呆了十几年的民运后辈有责任将我们的经验和想法告诉那些出国后仍然坚持搞民运的前辈。我们没有他们那样的政治影响力,但是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我们应该尊重这些长期遭受共产党迫害的前辈,对他们的一些古怪个性给与理解。我反对有些民运后辈对他们出国后的生存能力,学历和年龄进行嘲笑的行为,尤其是这些行为来自基督徒。

5
,生存第一,存在第一,厚积薄发,来日方长。两军对垒,实力悬殊,我主张树起这面大旗,同仁们聚集在旗下,以守为攻。我们有十分力,就做三分事,留下那七分力再作生息。我反对那些貌似坚定,奉共必反的做法。我们的目标是争取中国人民的认可,而不是为了仅仅的反共。所以,我们应该以宣传自己为主,而不是以打击中共为主。

我想,目前我们只能是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条件去拉自己的山头。别人的经验可以借鉴,照搬就会出问题。你能拉到有民主理想和信念的人入伍,我拉不到怎么办?那么,我就拉一些为了解决实际问题的入伍,将来里面出现个把彭德怀,许世友似的大老粗人物也未必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