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致石磊:关于英国党部和政治避难的关系

黄华

石磊先生:

谢谢你给我发来的有关草鞋在美国法庭为民主党党员作证的幽默文。尽管是幽默文,但是里面所提出的问题是应该引起海外民运组织注意的。那就是怎样处理好海外民运组织和政治避难的关系。你也提出了你的关心,认为这样的事很快会蔓延到英国。

在这里,我简单地向你介绍一下我们党部和政治避难的关系。

党部的主要工作是高沛其和我在做,其他同志配合。我和总部王希哲先生保持联系。我的工作重点是在英国国内。我个人职业是自由翻译,我同时给两家英国移民律师公司和一家英国翻译公司工作。我的客人90%来自东北三省。由于我是免费为他们服务的,同时也认真负责,有问必答,从无出错,所以口碑较好。虽然我没有办公室,但每星期都有人找我。我的主要收入是来自国家法律基金援助组织支付的翻译费。这是由律师和翻译公司凭发票向国家法律基金援助组织报销的。

我的客人中,98%是以工潮,法轮功为理由申请避难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的英国党部的背景,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党部。有个别人知道我的民主党背景,也会提出是否用民主党党员的名义申请避难。我会向他们发出一连串有关民主党的常识问题,让他们知难而退。东北来的人以下岗工人居多,文化层次不高,我让他们觉得无法染指用民主党的名义申请避难。因为我不想将我的职业和民主党扯在一起。要是那样的话,时间久了,总会出问题的。事实上,我的客人上法庭胜诉的全部是以工潮和独立工会的理由申请避难的。我们英国党部的领导人一直是拒绝为任何人上庭作证的。

那么,为什么我们党部能够发展到300多党员,而且还在快速发展呢?事实上,参加我们党部的党员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已经申请避难失败的人和黑下来的人。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参加我们的组织呢?很简单,他们要找一个家!

中共大使馆会帮助他们吗?中共官员对自己同胞的脸色举世闻名。我的一个北京朋友就告诉我说,她去参加大使馆的春节联欢会,大使馆的人用那种口气问她:你是公派的吗?她问:难道你们不是中国大使馆吗?回答是:我们只管公派的。气得她扭头出门。我还有一个上海朋友,他等了几年,申请避难成功了。他太太去中国大使馆申请补发护照,被骂的狗血喷头。最后只好放弃保留中国国籍的念头,加入了英国籍才得以回国探亲。他们对自费留学生尚且如此,那对那些偷渡客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他们每年寄回大量的英镑回国,他们缓解了中国的就业压力。但是,他们却被中共官员所歧视。他们是得不到中共大使馆的保护的。

我们的党员需要的是什么呢?他们需要的是,当他们在路上行走时,当他们在打工谋生时,一旦被警察抓住和检查身份时,有一个组织能为他们说话,能为他们翻译,找法律援助。有用吗?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去年,有一个上海人托人找到我,要求加入组织。我朋友对他说:干甚么要加入?又没有用。上海人说:有用。原来,上海人和他的一伙朋友去酒吧喝酒。正好碰上警察来查身份。结果,有一个人出示了党员证,结果就没事,其他人都被带到警察局去了。还有一个北京人,没完没了的打电话给高沛其和我,要求加入组织。我听他说话语无伦次,担心他神经有问题,没敢答应。他就打电话威胁我说,他要去华商报登广告,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不愿意吸收他入党。这让我哭笑不得,只好收了。然后我又替他找了一家免费的大律师公司。实际上他以前就申请避难了,避难的理由和民主党没有关系,但是他还是感激不尽,每次见了我都主动要求把下一年的组织费一起交了。我说:你着什么急啊,还有10个月呀。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大量地发展党员呢?一句话,筹集资金。我们党部没有任何外援。办网站,办报纸,公务杂费全部靠组织费开支。我们还有一个坚定的想法,那就是要力所能及地援助大陆受难党员的家属。我在开会的时候明确地告诉我们的党员:我们是吃他们的人血馒头的,我们必须要放血,否则天理不容!

一个民运组织要想在海外自食其力地发展壮大,必须要将政治理想和经济利益结合起来,尤其像我们这些没有名气的后起之秀,想得到外部的经济援助是很困难的。我们不能利欲熏心,但是我们也不能迂腐不堪。我们必须要摸索出一条路来,因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2004-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