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谢万军党部已经成为中国民主党在海外发展的严重障碍
---
兼答赵昕先生

黄华
2004-11-08

既然赵昕先生说了:如文立先生执意要成立新的组织,并担任主席一职(万军只是宣布为总召集人,且做了不少实事呀),那么我先诚恳通报:我将把此文公开,以使真理越辨越明!那么,作为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的一员,我有责任加入这个所谓的真理越辩越明之中。

1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不是一个新的总部。王希哲先生说的明白:文立改建的 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及其主席身份,叙述非常清楚,法源来自199926日北京十几个党部联合成立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决议。谢万军早在国内就申请成为了她的成员(后在海外受到处分,撤销了他的联总执委职务)。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为什么不使用原来的名字,而代之使用筹建二字,我认为原因有二:

一,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是在国内建立起来的,后来谢万军先生跑到国外以后,私自成立了所谓的海外总部,使联总组织受到了打击。王希哲先生为了对得起狱中的同仁,单肩扛旗,一直坚持到徐文立先生出狱,并宣布让位于徐文立先生。由于徐文立先生当时刚出狱,对海外情况不甚了解,所以没有接受下来。以后,联总海外领导小组宣布解散。王希哲先生宣布淡出领导职务。联总属于群龙无首状态。换句话说,她需要有一个新的开始。

二,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的基本力量仍然是以前联总的力量,但是海外流亡党部的宗旨与原来的联总将会有所不同。主要区别是:她承认自己是处在流亡状态。既然将自己定位在海外流亡上,那么再使用原来在国内建立的联总名称上就有所不妥。

基于以上的两点原因,徐文立先生在征求大家的意见,面对现实,适应形势,使用了新名称。随着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的成立,原来的联总至少在海外是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所以说,并没有又多出一个新的总部。

2
,徐文立先生此时站出来扛旗,正是对中国民主党负责的表现。在这之前,已有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成立了。12月份,还会有中国民主党联席会议在曼谷开会。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如果作为一个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再袖手旁观,到了明年,会不会还有其他民主党组织出现?赵昕先生希望徐文立先生:先与王有才先生、谢万军先生等等现在国外的中国民主党创始同仁充分商量后然后统一各个中国民主党的组织。我要问:谢万军先生愿意吗?从他和王军拉旗撕横幅一幕,我们便最终领教了他作为一个总部负责人的胸怀。

3
,为什么谢万军先生没有履行他刚到美国时的诺言?我们都记得很清楚,谢万军先生刚到美国时,他是以国内中国民主党对外联络人的名义出来的,并一再表示自己个人无所野心,只求将来对中国民主党有个交代就心满意足了。我们被他的假相给迷惑了,把他当作国内民主党人临终托孤似的人物来看待。他在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帮助下,很顺利的建立起了他的海外总部,也确实做了许多工作。但是,我们发现他越来越不像个领袖人物。原因如下:

一,谢万军先生从来没有公开组织过一次援助国内受难党员家属的活动。徐文立,王有才出狱后,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力呼吁营救国内受难党员和援助他们的家属。他们几乎是走到哪里,呼吁到哪里。那份真切之心,让人感动。王希哲先生每年向各分部发布援助通告。正义党也制定了他们的援助条例。连我们这样一个小小的英国党部都对援助不敢放松。号称在美国有几千人马的谢万军党部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二,谢万军党部的网站上没有中国民主党的组建历史,没有受难党员的名单,从来看不到受难党员的呼喊,没有任何其他组织的连接。一个自称是总部的网站,这不是很奇怪吗?如果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民主党的人上了他的网站后,得出的结论只会是:谢万军是唯一的创党人。这绝对不是他的疏忽。他害怕别人抢了他的风头。这种武大郎开店的小农意识表露无疑。

三,在徐文立和王有才还没有出狱前,他谢万军先生以中国民主党对外联络人的名义在海外担任了负责人,我们可以全当他是被托孤的。那么,在徐文立和王有才来到美国后,你们有谁看到他有半点让位的意思?没有!我们看到的只是王希哲先生批评徐文立和王有才不愿意接他联总的担子。我们还看到的是谢先生干脆将他的海外总部改成总部,并心安理得地自封为负责人了。为什么?因为谢万军的党部在正义党的帮助下,已经成长为一只能下蛋的母鸡了。君不见,他的总部已经变成绿卡移民咨询了。

4
,关于革命尚未成功,还是先集权后分权的好。这不是徐文立先生的建议,而是我的话。这是我在海外参加民运十多年的经验。赵昕先生身在国内,没有领教过海外民运队伍中的分裂历史。民主是需要法制来确保的,两者不可缺一。海外民运队伍中缺少的是法制,是制约,所以民主的口号再动听,却一事无成。你说嘴巴追求民主而自己行专制独裁之实。那么你不妨到海外民运队伍里来试一试你所说的专制独裁。谁怕谁啊?!你徐文立搞独裁吗,我随时可以走人。你瞧着吧,只有徐文立求我和看我脸色的份儿,我干不干事,听不听他的,看我的心情!实际上,谁做那个主席谁就是做孙子!除非徐文立先生也把流亡党部变成一只能下蛋的新母鸡。

赵先生,我们这些人是靠什么在支撑着民运的?靠信仰,靠良心。在这里,我和你说句实话吧,我黄华是一个随时准备宣布退出民运的人,徐先生面对这样的民运人士,他的独裁专制能有效吗?结党营私?笑话,徐先生那一代人的私不都是在牢里发芽的吗?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对谢万军先生并无恶意。他在海外为中国民主党所作的一切也是有目共瞩的。我所说的一切只是想说明,他目前不具备中国民主党总负责人的素质和胸怀。如果他不愿意放弃这个位子的话,那么,作为一个真正关心中国民主党前途的徐文立先生,现在的选择对他来说是一个无法避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