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于台独和港独问题

王希哲

独,就是某地方宣告独立。在中国,这里其实有两种。一种是台湾一部分
人,包括民进党原教旨派,声称自己不是中国人,而是一种与中国人人种、民
族都不同的台湾人。中国人的政权(中华民国)是外来政权,要中国
人从台湾滚出去。大陆的政治前途么?与他们无干。你专制化也好,民主
化也好,只要你承认我台湾国独立,我就与你和睦相处,良性互动。
这种独前提就是以中国人为敌,而不是以共产党专制政权为敌,显然
的,当然不可能得到全中国大多数人的赞同和支持,甚至也难以得到台湾大多
数人的赞成和支持。我们知道,那怕台南的农村,农家祭祀的祖宗牌位,没有
一棂不写的清清楚楚,先人来自大陆某省某县。
还有一种独,是辛亥革命式的独。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各省纷纷向北京清
廷中央政府宣告独立。此例一开,二次革命,讨袁革命、反张勋复辟、广州军
政府如法炮制(不说其中的各省军阀浑水摸鱼),只要造北京中央的反,就宣
告独立,像吃家常便饭;中央政府推倒了,又解除独立,也像吃家常便饭,没
有人像今天一样大惊小怪。青年毛泽东喊湖南独立,就是这个背景。后来
他的共产党江西中央苏维埃国和所谓陕甘宁边区,其实也是这个路子。因
此,这种独立,不过是一种革命的手段。其目的,还是要改造整个中国,
在改造中统一整个中国而不是最终分裂中国。

最近,于浩成老先生和凌峰先生以身试23条之法,雄鸡一唱,发人所不敢发,
开始鼓吹港独了。这个独,显然的就是后一种独,一种向
北京中共的中央政府煽动造反发难的独。
我为于、凌二先生的勇气,击节激赏。

有一点要与凌峰先生商榷的是,凌先生说,早在香港97回归前,他已暗中希望
看到香港出现一派民主势力,主张港独了,他很失望当时没有出现。这点
我不能同意。
97前的香港是英国殖民地。香港的回归,解决的是中国对外的民族矛盾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若有人提出港独口号,那就势必流向民进党原教旨台独式的
港独。一种去中国化的港独。香港民主派反对这种港独,甚至站在第一线反对
英国当局打香港民意牌,坚决主张回归,更不会提出港独口号,完全是正确的,
其正是香港民主派政治成熟的表现。香港民主派至今能成为香港700万人民政
治的中流砥柱,它在民族原则立场上没有迷失过方向,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

1997年8月,我和洪哲胜先生关于台独问题有一个讨论。当洪哲胜先生向我列
举什么香港人依依不舍英国人,以此证明台湾人怀念日本统治的合
理时,王希哲回答他说:

不错,眼看着中共的专横,一般的香港人自然倾向于英国人的文明。正如洪
哲胜所说,是中国政府的德性令他们不得不丧失中国人的立场。

实际上,....洪哲胜、民进党诸领袖,根本看不到那些更加伟大的香港人

---香港民主党人和他们的基本群众,那些每年"六.四"之夜
在维园广场汇
成了一片烛光之海的香港人,他们甚至比中共更早地提出了香港回归祖国的要
求,不允许英国人打所谓"香港民意牌",同时,他们还提出了结束一党专
政,建立民主中国的对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更加负责任的要求。
一句话,
他们要积极地与大陆人民一起去结束中国政府的德性,而不是象洪哲胜、
民进党诸领袖那样在这个借口下去逃跑,去分裂。
香港民主党人是香港人的骨气,香港人民的脊梁,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脊梁。
就胸怀和眼光来说,洪哲胜、民进党诸领袖与他们相比,不过是黄鸡视苍鹰
而已! (《与民进党讨论书》)
(说明:当时对洪先生说了重话。后来与洪先生的交往,发现洪先生并非狭隘
的反中国台独人士 --WXZ)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香港问题,已经不是外部的民族问题而是坚守民主自
由阵地的香港人与北京共产党专制中央政府的国内政治冲突问题了。北京的
中央政府处心积虑,变着法儿要把专制的桎梏强加到香港人民的头上,那么
怎么办?除了常规的政治抗争外,由激进民主人士提出港独口号,迎头
打击中央政府的专制气焰还真不失为一个好武器,好办法。它利于拉开民主
阵营捍卫民主自由阵地的战略空间,把防线往最极端的前方推进,联合国际
舆论,在这个最极端的前卫防线上,节节消耗共产党专制政府的压力,以屏
障香港民主派主流的发展。就像中国的民主运动必须要有更多的主张革命暴
力夺取政权的革命家王炳章出现并真正去策划付诸实施,才足以屏障和平、
理性、非暴力的民运主流,并最终迫使共产党政权与民运坐到谈判桌上来
一样。否则,光有体制内派盘算共产党有一天会发慈悲,那真是幻想。
在百花齐放的民运统一战线中,适当的布朗基主义也是一朵花,是绝对需要
的;港独也是一朵花,也是很需要的。

提出港独口号,还可以为国内各省民众和野心家提供示范,让他们回忆
起辛亥革命,让他们先有一个思想准备,甚至在回顾历史的场景中获取灵感
和力量,。须知,当革命危机到来的时候,革命的许多方式、手段,并不是
革命家事先设计好的。1911年各省宣告独立崩溃北京清廷中央政府,这个方
式,就决不是孙文事先有任何的设计。一夫夜呼,乱者四应;未及见贼,
仓皇东出,士卒离散,君臣相顾,不知所归(欧阳修),这般凄凉,革命
前,不但以为稳定压倒了一切的统治者想不到,革命者也是想不到的。不然,
齐奥塞斯库、马科斯之流安在?所以,现在就要把各种可能都尽量想到。也
许那一天,顽固不肯民主改革的共产党北京中央政权,就是被一场新的辛亥
革命式的包括香港宣告独立在内的各省独立浪潮,所推翻的。

各省独立,推翻了中共北京中央政府后又如何?就可以着手组织联省联邦的
新中国中央政府了。这方面,彭明先生可能是一位蓝图设计家和实干家。

这个联省联邦而又统一的新中国政府,实质决不是上世纪20年代军阀鼓吹的
联省自治政府。最近一些作者如吴稼祥,吴国光等看了陈定炎的书,像
捡了宝贝,出来跟着陈定炎为他父亲陈炯明翻案,进而为20年代吴、赵、阎、
刘各系各省军阀的整个联省自治口号翻案,否定孙中山扫平军阀统一中
国的方针,我是不能同意的。
这个问题找机会再写文章。灏年兄编辑的《黄花岗》第三期刘京一,谢幼田
的文章,已经写的不错。

2003年1月12日
美西海湾奥克兰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