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打断论的实质是什么?----王希哲在旧金山中共领事馆前六四烛光晚会上的讲演

王希哲

六四十五周年了。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要讲的大家都讲了。我想,借这个机
会,就讲一下近来对六四学生的的一种批评论调,说是由于八九学运的激进
打断了中国改革进程。这说法是有道理的吗?完全没有道理。

一、八九民主运动的意义

中国现代的民主运动,是从文革中的反对运动发端的。但文革以来,中国政治舞台
最需要什么?是独立的反对运动。向谁独立?向共产党的领导独立,向共
产党控制的政治体制独立;它不仅是要求改良这个体制,改进这个体制,而是独立
地站在共产党面前大声要求彻底改变这个体制,建设起一个全新的民主体制。

但是文革分化出来的反对运动及其后来的发展,无论李一哲思潮,四五运动、民主
墙运动和86学潮、89民运的前期,都未能完成这个质变的任务,像天蚕未能破茧(
民主墙有瞬间突破),运动始终在共产党领导的体制内挣扎。它的本质特征永
远是,支持党内斗争中的某一开明派,反对保守派,然后像孩子希望得到父母的奖
励一样,希望运动得到中央(最高统治者)的肯定。有人说,89民运(前期)
实质就是一场新一轮的文革造反运动,这个评价是完全准确的,因为它的各个方面
都具有文革造反运动的几乎全部特征。

但六四枪声带来的决裂,终于撕开了蚕茧,突破了壁垒,发生了质变,一个独立的,
本质反共的(无论它的卷入者主观如何),以建立起一个多元民主制度为目标的中
国民主运动,终于在经历了20多年的控制和反控制,镇压与反镇压的斗争后,形成
了。

二、是谁打断了改革进程?

首先是,什么改革进程?否定共产党特权统治合理性的多元民主制度改革进程么?这
个进程共产党从来没有启动过,何来打断?
承认共产党统治的体制内的改良主义改革进程么?是这个。它确是被打断了。但
----
是谁打断了改革进程?是共产党特权官僚阶级还是学生?

大家知道,无论怎样进程,共产党官僚阶级及其核心集团对改革有一个底线,
就是必须维护共产党的统治特权。它叫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邓小平说,其中
最核心的原则就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如来佛的手掌心,突破不得的。
但人民却无论如何要冲击这个特权,因此人民与共产党的决裂或迟或早一定要到来。
民运总要在一个历史的关节点上,完成这个质变的飞跃,它可以从今天拖到明天,再
拖到后天,但这一天(也就是打断)总要到来。
因此,不是激进的学生打断了什么进程,而是共产党官僚阶级打断了进程,是
89学生肩负的历史必然性趋势引起的共产党官僚阶级的恐惧,使其决心打断开明派许
可的体制内的改良主义改革进程。

我们可以设想,当初广场的学生们都是那样的策略老到,都是那样的纪律齐整,百
万的民众和不断涌来北京的的全国各地的学生们也都万众一心,令行禁止服从广场学
生指挥中枢的号令,在某个事后诸葛亮认定的最理想关节点上恰到好处地见好就收
,结果会如何呢?结果,也许真的共产党顽固派会退一步,同意据说在民主和法制
的轨道上开展社会各界协商对话(这美妙的憧憬使今天的打断论知识分子还
口水横流),但那又如何呢?不过是把这场必然要来的决裂延后而已。袁木不是已经
协商对话过了么?李鹏不是已经协商对话过了么?中国社会的阶级关系没有
变,协商对话会场的阶级关系也就不会有变。协商起来,共产党仍然是高高
在上训话的主子,人民仍然是诺诺唯谨不得无礼的奴隶。被共产党的傲慢激怒的激
进学生和民众还是会再度产生,他们还是会不顾一切向中共的统治底线发起冲击,
最后,共产党官僚阶级还是要举起屠刀,开动坦克,改革进程终究还是要被打
断。这不是激进学生的过错,它是共产党官僚阶级维护自己统治特权本质的使
然。

有人会驳我说,不错,迟早必有决战。但没有决战的力量和决战必胜的条件,就应该
先避免决战,宁可在体制内改革(改良)中集聚力量以待再战。对,我很同意。正因
为此,当我时在狱中看到报纸上说万润南等无法说服广场学生撤退,我真是焦急万分,
恨不得飞出铁窗,飞到广场。我只是想说明,我们可以总结教训,但不能把责任推到
学生身上,为统治者,杀人者脱罪。要知道风起云涌的人民运动,不可能是一支有纪
律的有统帅部的军队,不能那样要求他们。它必要按照自己的轨道前进,不会如事后
的理想的。

三、打断论的实质是什么?

打断论的实质,就是要把六四已经突破了共产党体制蚕茧的中国民主运动重新纳
回到共产党体制内去,回头吃埃及的肉锅,重新在体制内寻改良。
所以这些人的特征总是要唤起对共产党某些新政的幻想,同一个特征,它就总是
要唤起对当年学生激进的谴责和断言89不是民主运动。

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共产党特权官僚阶级打断了体制内改革进程但也就掏空了
它的统治合法性,为推翻它的体制的彻底的改革准备了条件,这个条件一方面就是海
内外独立的反对运动的形成,同时,也提出了方向,就如今天香港维园八万群众高擎
火炬划破暗夜的口号:还政于民,结束一党专政。没有六四的决裂,也就永远喊
不出这个口号来。这正是89六四的伟大意义和果实,它标志着中国人民的民主改革运
动没有被打断仍在滚滚前行。虽然前面的路还很长很艰苦,但它不应是我们指责学生,
企图全盘退回到体制内寻求共产党开明派恩赐改革的借口。

2004年6月4日夜
于旧金山中共领事馆前烛光晚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