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王希哲谈六四平反口号
 ---在花园角纪念六四14周年集会上的发言

王希哲

纪念六四,我们在这里背后挂的横幅口号是:铲除共独,再造共和。
比较激烈。我们知道,全世界很多地方纪念六四的集会的口号都不是这
么激烈的。比如香港,这是每年六四集会的主力,最大规模的地方,总
有好几万人,他们提的口号就是平反六四。就是这里,好像也不是
都那么激烈的,比如王丹,我就好像从没听见他有过号召推翻中国政府
的言论。王丹是吧?(王丹答:是的)

近几年,包括现在,许多有气概的人经常发出批评,为什么要提平反
六四?要政府平反,不就是承认了政府的合法性吗?这不是把自己仍然
放在对政府乞求的地位上么?这个政府是应该推翻的。

我本人主张现在的专制中国政府应该推翻。是属于比较激烈一派的。所
以听到上面的意见,耳朵会很舒服。但问题是,中国政府现在还没有被
推翻,它还统治着中国;它还控制着整个中国的政治经济资源,从而控
制着十几亿中国人甚至间接控制着数千万中国的海外移民。在这种情况
下,与它彻底决裂,根本上挑战它,否认它的合法性,要推翻它的,总
是勇敢的少数;而在它的直接淫威下,或在它间接的淫威下(一国两制),
或在它更间接的淫威下(驻外使领馆),绝对的大多数,无论他对这个
政府有着多大的不满,他的批评,一般总是要面对现实对政府采取比较
温和的态度的,起码不能要求他们直接采取推翻的态度。我们想想,要
数万香港市民64之夜坐在维园高喊推翻中国政府,这会是一种怎样的情
景,怎样的局面?
那么怎么办呢?要么你就办不成这样的集会,这就形左变成了实右;要
么只能提出平反六四的口号。这是对中国政府不满的大多数人都能
接受的口号。这就叫照顾大多数。这就叫革命统一战线。你几个激烈的
分子为了几句痛快的口号就把大多数人脱离了,丢掉了,于整个民运事
业有什么益处呢?

其实,激烈也未必一定要把共产党政府马上推翻了。激烈,是为了给你
增加一些压力。多一些人来激烈,对你的压力就大些。如果政府年复一
年在国际国内总压力下终于妥协了,要改革了,激烈派也就可以变的不
那麽激烈了,那时,政府就可能采纳大多数人的温和的口号了,历史就
会向前跨进一步了。这其实也仍然是激烈派的胜利。

我们这里一排坐着讲演的几个人,有激烈的,有温和的,都有代表性。
重要的是要把它尽快形成一个有机的压力总战线。不然力量总是分散。
这就有赖于王丹主席、俊国主席、方觉先生这样一些青年才俊了。

2003年5月31日
旧金山花园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