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江泽民今天不过已经是一个赤裸裸的权臣新军阀罢了!

王希哲

十六大之前,我们判断,如果有一种局面出现对中国民主改革的前景是最不
利的,那就是江泽民恋栈不去,继续把一切权力握在自己手里,实际复辟所
谓党和国家领导干部终身制。那么,今后五年,十年,中国的政治将继
续沉闷下去,沉沦下去。这个局面当然很坏。所以我们要跳出来反对它,主
张维护历史的进步;我们把邓小平抬出来,把他讲的话抬举到政治遗嘱,
最高指示的地位,用死人压活人。在国际国内舆论的压力下,江在十六
大终于把总书记交出来了,最坏的局面没有出现,中国民运初步的目的,应
该说是达到了。

现在是一个什么局面呢?现在是一方面江泽民把总书记的位置形式上"交替"
给了胡锦涛,一方面却以一个中央委员也不是的身份,继续占据着中央军委
主席的位置,手握着军令大权,"挟天子以令诸候"。那么江泽民是什么呢?
是垂帘听政的西太后?是帝制自为的袁世凯?都不是。西太后得垂帘听政,
其"合法性"来自她是家天下的满清爱新觉罗氏皇族太后;袁世凯帝制自为,
其"合法性"来自他是中华民国的"终身大总统"。哪怕帝制复辟失败,回过头
来,他还可以继续作他的"终身大总统",直到一命呜呼。江泽民是什么?他
把总书记交出来了,他就什么也不是了!既不是袁世凯,更不是"西太后"。
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人,却把"党的军队"截留到了自己手里,大步占先,气焰
熏天,要"继统"的新君自我表态,俯首帖耳唯自己之命是听,这是什么?这
是赵孟,是梁冀,是董卓,是曹阿瞒,是司马氏,是僭乱朝纲的权臣。一句
话,江泽民今天,不过已经是一个赤裸裸的权臣新军阀罢了!

长征途中,毛泽东与张国焘重新瓜分权力。张国焘要总书记,书呆子张闻天
无所谓,打算让他,毛泽东坚决不干。他说是宁可把红军总政委让给他也不
能把总书记让给他。为什么?毛非常清楚,总书记一让,他就称臣。今后他
与张的一切对抗,就名不正言不顺了。"分裂主义","另立中央"的就是他毛
泽东而不是张国焘了。

当然,今天江泽民新权臣、新军阀专政的局面还可能朝两个方向转变,一个
是江专政恶性发展,最终酿成中共内乱甚至全国大乱;一个是明年三月人大
会议,江泽民卸下军委主席,按善良人们的愿望彻底完成"交替"。这两种转
变,看来都还有可能。但无论哪种转变出现,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却都
是有利的。过去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局面。

如果明年三月江泽民完成交替,一切大权归胡锦涛,中共历史上第一次权力
的和平有序交接,算是完成,算是有了进步,人们有了希望,于是又可以把
希望寄托在新强人胡锦涛身上,指望他开明起来,某年某月启动政治改革的
闸门。这一般是仍寄希望于体制内,不愿看到中国在改革中发生大震荡的人
们的想法。民运中不少是这一派。高寒最近为《中国之路》写的社论讨伐
当代袁世凯江泽民!明显是站在这派的角度上,虽然他平常未必是这一派。

但若江泽民明年三月不交军权,反而组织"国防委员会",自任主席(委员长)
,加强自己的权臣军阀地位,那就热闹了。我虽不敢说"虞不腊矣,在此行也"
(《左传.僖公五年),但中共的内乱和覆亡也就不远了。

江泽民没有足够的明智吗?也许有。但今天的江泽民不是一个抽象的人,他
是一个集团,一个势力的代表和符号。没有了江的权势,也就没有了他们的
权势。他们就无法攫取更多的财产;他们已经攫取的财产乃至他们的生命都
可能丢掉。那怕江泽民忽然记起了"鲈鱼堪烩"而欲乘风归去,他们也会死死
地怂恿住他,不允许他归去的。

我历来主张民运百花齐放。百花,无非也就是两大类,一类是温和的,主张
体制内演变的;一类是激烈的,主张体制外彻底结束中共专制的。我看,今
天民运不妨仍来个百花齐放:主张维护共产党体制下改革的,就拼命大骂江
泽民,骂他袁世凯,骂他西太后,动员舆论,压他明年三月一定下台,理顺胡
锦涛的统治地位;相反,等着共产党大乱,进而全国大乱,乱中革命,彻底
结束共产党统治的,就变着法儿拼命赞扬江泽民,为他评功摆好,加强它的权
臣军阀地位,鼓动他巩固党内第二司令部,把他放在"炉火"上烧。

民运不是主张"军队国家化"吗?军队国家化,第一步就是推翻"党指挥枪",
把军权从共产党的手中剥离出来。这是与虎谋皮。与虎谋皮在人们想象中
似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它的前提是人与虎谋皮。但若虎与虎谋皮就不同了。
胡锦涛是虎,江泽民也是虎。强虎把弱虎的皮扒掉,拿走,弱虎有什么办
法?黑格尔什么地方说过,历史往往是由"恶"来推动、来完成的。

党指挥枪,不是1927年开始的,是苏俄将军加仑在黄埔帮助国民党建立党
军,设立政治部(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各军任命党代表开始的。"支部
建在连上",抓住士兵基层,才是毛泽东从三湾改编开始。党指挥枪,把
一种政治的理念从上到下贯注于军队之中,使军队增加战斗力,不同于只
知跟着长官当兵吃粮的旧军队,这对一个革命党来说,是极有功效的手段,
但它未必是什么"历史的进步"。"百代都行秦政治",在秦政治里,军队是
属于谁的?从来是属于国家的。除非是军阀专政,枪就旁落在军阀手里了。
"党指挥枪",无非是革命党把它的党作为一个集团的军阀罢了。而革命党
由于又是不得不集权于一个最高领袖的,因此,这个党集团军阀最终还是
不得不由一个最高军阀来人格化。"4.12"后,被清党的共产党一夜之间就
可以骂蒋介石是"新军阀",把蒋介石革命党军的继续北伐说成是"新军阀
混战";而国民政府可以把朱毛共产党的武装割据说成"新军阀割据",道
理就在这里。

共产党的领袖们骗骗别人,他们自己是从来不相信什么"党指挥枪"的。毛
泽东从遵义会议控制军事三人小组到1943年,一直是在"枪指挥党";邓小
平中央委员不作却作中央军委主席,党章仆从他的意志而改,使共产党从
此多事,也是"枪指挥党"。但他们的目的,还不是把枪权从党权中最终剥
离出来。江泽民这次,若他明年三月交权,皆大欢喜;若不交权,军委主
席和国防委员会主席一直干下去,他就以"恶"的方式,完成了军队国家化
历史任务的第一步,把军权从党权中剥离出去了。党指挥枪的"原则",就
不能再神圣化了,人民看到,它早就被毛泽东、邓小平打破,今天又被江
泽民彻底打破了。人民有一天就会从新军阀江泽民手里,把军权收回来,
归化于民主的国家了!

我前写了一篇文章,《让他三家分晋去吧,我们静观其变》,为什么
呢?因为今后几个月,无论江朝哪个方向变,都是对中国的民主运动有利
的。三月交权则温和变;三月不交权,则迟早激烈变。不交权的可能远大
于交权的可能。有人说,16大没交权,是为了等待人大,纯属技术问题。
胡扯。安魂曲说得好,共产党什么时候被"技术问题" 难住过?江泽民有
心交权,什么技术问题能拦得住他?建议民运都先冷静看一看,然后依据
自己的立场,选定自己的着力点,或左或右推动去。

呜呼,亡秦者,秦也;亡共产党者,共产党新军阀江泽民也!

2002年11月22日
w1996@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