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散文集《春寒》民国最黑暗的一天?

王希哲

翻动日历,猛然发现今天是三月十八日,好熟悉的日子。
 
孙中山先生缔造的中华民国,按正统的界定,终于一九四九年
的十月一日。屈指算一算,为三十八年不足;揿电子计算机再算一算,
计为一万三千八百七十天。这么多的天,自然不会都是黑暗的。光明
的有没有?余生也晚,不敢妄言,斗胆想来:武昌首义,民国初建,
约法颁布,孙总统宣誓的那些天,总还算是光明的罢!毛润之先生就
大哉有言:民国的几位总统,第一个孙总统是好的,后面的就都不好
了。总统不好,自然民国也就黑暗了。
 
但又哪一天,才算得上民国最黑暗的一天呢?至今我还未能读到学
者们考据的论文,偶从鲁迅先生的《无花的蔷薇》里知道,这一天是
民国十五年即公元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八日。他老先生文末的落笔是这
样的:
  三月十八日,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写。
 
这一天黑暗而又最,何以见得?鲁迅先生有文为证:中华民
国十五年三月十八日,段祺瑞政府使卫兵用步枪大刀在国务院门前包
围虐杀徒手请愿,意在援助外交之青年男女,至数百人之多,还要下
令,诬之曰暴徒,如此殘虐险狠的行为,不但在禽兽中所未曾见,
便是在人类中也极少有的,除却俄皇尼古拉二世使哥萨克兵击杀民众
的事,仅有一点相象。。
  
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輾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
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但接著就有流言,说她
们是受人利用的。....
  
虽说以上的那些文字,据鲁迅先生的说法,不过是些空话--
笔写的,有什么相干?但我对看到了血腥后断然写出这样的文,发
表出这样的话的鲁迅先生还是肃然起敬的(总比那些屁不敢放,然后解
释说:沉默是最大的抗议的雅士要正派得多)。由此,对鲁迅先生
横目怒对的那个政府也同样是切齿腐心,怒目横眉的了。于是一九二六
年的三月十八日是民国最黑暗的一天,便在我心中成了定论。

  
但后来读了一点民国史才知道,比北方政府更革命,因而杀青年更
加胆子大,更加理直气壮的南方政府,杀起他们的反革命青年来其
规模也就更大,武装更先进,手段更凶辣,血流得更多,比如一九二七
年的四.一二,四.一五,七.一五便是,三.一八与之
相比不过小巫见大巫而已。民国最黑暗的一天的冠冕恐怕已不是
三.一八之所能属的了。

我想起了应该查查鲁迅这时又怎样说的。
  
才知道鲁迅自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一日(第二日发生了上海大屠杀)至七月十
六日(前一日发生了武汉大屠杀)整整三个月没有说话,--起码没有公开地以
政府为对象说话。
  
恢复说话的七月十六日,他到广州的知用中学,也就是我儿子船船今日读书
的中学,演讲了一个很安全的题目:读书杂谈。
  
九月,他在广州市长(此公正在杀人)与教育局长拨冗恭陪聆听的夏期学
术演讲会上,兴致勃勃地讲了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虽然里面
据说很有一些挖苦当局的微言大义,但它给后人的印象,那气氛还是祥和的、安
定团结的;民国的这些天决不会是黑暗的天,更不可能是最黑暗的一天了。
总之,血腥气闻不见了,看到的是春风如坐,敬贤如宾(高士名流关山月先生辈
若逢其会,定要欣欣然而赋诗作画歌唱伟大的党了),当局是多么地俯就人才,
器重知识分子呀!
  
不记得是鲁迅先生的哪篇文章提到他的公子海婴骂他道:这样的爸爸,什
么爸爸!鲁迅先生笑道,这正好证明他本人是个好爸爸,若真是个什么爸爸,
儿子恐怕未必骂得了。诗云:蝃蝀在东,莫之敢指,此之谓也!
  
我从这里很悟出了一些道理:在某个政府治下的某些人,公开骂这个政府治
下的某一天为最黑暗的一天,骂这个政府是最黑暗的政府而终于又无恙,
则恐怕他们未必知道什么才真正是最黑暗的一天。若遇见了这真最黑暗的一天,
遇见了这真最黑暗政府的时候,且不说他欲骂不得,不能,不敢,恐怕还要诚惶
诚恐拜伏于地而三呼政府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八日

王希哲文集《春寒》P31和香港出版文集《中国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