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与民进党讨论书

    --兼答洪哲胜先生
  
台北民进党主席许信良先生:贵党顾问,老资格的台独理论家洪哲胜先生
近日对我的《就国家和平统一前途致中共中央书》有所批评。我很愿意就此展
开,对台独问题,与贵党有一个对话和讨论。故此写了《与民进党讨论书兼答
洪哲胜先生》。
  
此书,我想就作为我给贵党的公开信。现寄呈阁下。请阁下将此信转贵党
各领导人、元老、理论家等。希哲将侧立躬首以待教焉。

    王希哲1997年8 月29日与波士顿

    与民进党讨论书

    --兼答洪哲胜先生

    王希哲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日)

    1,是谁欺压了台湾人民?

  
2,"台湾前途由台湾住民自决",大陆人民对台湾就没有权利了么?

    3,日本殖民统治是值得美化的么?

    4,民主主义者应该怎样对待"人民自决"的原则?

    5,台湾人民的"出头天"在哪里?

    6 ,对民进党的一点忠告

    民进党诸领袖、诸先进:

    很久以来,我就想有一个机会与你们讨论了。

  
你们是主张台湾独立的。你们有人说:中国是中国,台湾是台湾。这
二者之间好像很难有什么讨论。但仔细想想,你们主张的独立既然是针对中国
大陆的独立,那末,作为大陆在野的(甚至在逃的)民间人士与你们台湾在野
的政治党派之间,为什么不可以有一个公开的,直接的对话呢?这个对话,或
迟或早总是要发生的。好,现在贵党的顾问,老资格的台独人士洪哲胜先生给
王希哲和他的朋友写了一封批评信,我们是否就可以从这里开始,展开对几个
重要问题的讨论呢?

    第一个问题:是谁欺压了台湾人民?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在你们民进党的文宣里或你们组织的群众集会上,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你们把台独的矛头指向中国或中国人来斥诉你们
的悲情,似乎一百年来,是中国人欺压了台湾人。但是我要问,中国人
什么时候欺压过台湾人?
把镜头往回摇:二、二八的上午,就在那个留下了五十年痛苦回忆的台湾
人民抗争大风暴的中心,台湾专卖局门口,一个中年台湾人用闽南话发表了
这样的演说:

我们台湾人不会象他们那样乱来,今天我们也不会乱打外省人,因为是
政府不对,打外省人也没有用。大家都是同胞呀!我们是要政府改善不公平、
不合理的制度。(林书扬《从二、二八到五十年代的白色恐怖》16页)

请听听这位台湾民众的意见!
民进党诸领袖们,你们对台湾问题的认识,为什么还比不上五十年前的这
位激愤时刻的街头民众呢?
  
过去,欺压台湾人民的是日本殖民统治者,后来欺压台湾人民的是国民党
威权主义统治者,打算今后再来欺压台湾人民的,是共产党的苏式专制主义统
治者。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一样,遭受过他们的欺压,甚至至今还在共产党的
专制压迫下。他们的痛苦不下于台湾人民,他们的悲情也不下于台湾人民。民进党领袖
人物为什么却总要把台湾人民的愤怒和悲情引向中国或中国人呢?
你们不是以中共的专制制度为敌而是以十二亿"中国人"为敌,你们不觉得这
样作对台湾人民是很不负责任、很危险的么?
  
你们的纲领是台独。你们搞台独必须要过三个关:一是国民党关,二是共
产党关,三是十二亿大陆人民关。过国民党关,你们恐怕已经觉得很有把握了;
过共产党关虽然难一些,但也许你们心里会想,你们与共产党曾经是反蒋的盟友,
你们历来坚持要消灭中华民国,承认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未必不能感
念其诚,网开一面的吧?这或许就是你们宁肯反对中国人民也不肯说反中共的心理因素。
那末还有第三关,十二亿大陆人民。既然你们已经把大陆的"中国人"(甚至包括
一贯支持中华民国的海外侨胞)视为压迫台湾人民的敌人,你们还有什么可能说服大陆
人民允许你们分裂出去独立呢?我实在看不出这个前景。
  
第二个问题:台湾前途由台湾住民自决,大陆人民就对台湾没有权利
了么?
  
比如说吧,在一个主权国家里,当某个省某个市,例如一九三一年的东三
省受到日本军阀侵略的时候,其他省的人民就只能袖手旁观,没有声讨抗敌的
义务么?又如一九三二年"一、二八"的上海,广东子弟第十九路军在那里浴
血抗战,是否多管闲事?台儿庄一役在山东,川军122师官兵全数壮烈牺牲,
是否他们活得不耐烦?如果他们有在外省抗战殉国的义务,那末东三省的"住
民"、上海的"住民",山东的"住民"若果要求"独立",其他的省的人民
就只可听其"自决"没有表达意见的权利了么?
 
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当腐朽不堪,对日战败了的大清朝违背人民意志非
法把这个省割让给了日本,台湾本省人的反抗固为当然,大陆的外省人就没有
反抗的权利和义务了么?不但有,而且正因割让台湾此事发端,引起的中国人
民的亡国危机感带来的革命,很快就把这个卖掉台湾省的清政府推翻了。然后,
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共同奋斗了几十年,特别是最后以大陆为战场,血战八年,
战死了数百万士兵,牺牲了数千万"外省人"的生命,燹毁了他们无数的财产,
才打败了既殖民台湾又殖民大陆的日本帝国主义军阀,通过《开罗宣言》和《
波茨坦宣言》 迫令这头野兽从口中吐出了他们侵吞的中国人的土地.现在,

忽然有几个也不过早几年从大陆迁到台湾去的"住民"宣布说只有他们才对台
湾有权利,大陆人民对台湾没有权利了,这对大陆人民来说是何其不公平,何
其强横。而且据他们说只有承认了这个强横才是"真心尊重台湾人民"。那末,
我倒要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真心尊重"一下大陆人民呢?难道台湾人民和
大陆人民不是应该互相尊重的么?而且又据他们说,只有承认了这个强横,才
可以"自许是民主主义者"。难道民主主义的真谛不是主权在全民,而是可以
承认任何一个地区的"住民"拥有无视全国全体人民的意志,片面分割国家主
权,片面割裂国家领土的权利吗?
实际上,民进党的诸领袖们,我想问,你们在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斗争中,
又作过一些什么,付出过什么牺牲呢?你们何功何德可以"自决"台湾?你们
会说,这是你们的"历史传承"。你们是踏着"三、四十年来,甚至二、三百
年来""无数民主先辈牺牲、奋斗的足迹""走过来的"(许信良语 民进党
《政策白皮书》纲领篇).但是,你们的这个以背弃中华民族(甚至某些人不
惜认同日本)为宗旨的"奋斗",究竟"历史传承"于谁?传承于唐景崧?邱
逢甲?罗福星?余清芳?蒋渭水?谢娥?谢雪红? 抑或传承于雷震?殷海光?
林书扬?李敖?余登发?你们没有过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历史和光荣. 你们根
本没有被日本统治的"悲情"。因此才会产生下面我要与你们讨论的----

    第三个问题:日本殖民统治是值得美化的吗?
  
台湾最近出了一本《认识台湾 》的国中教科书.据王晓波先生的查证,

它所列举的台湾人民被屠杀的数字,比日本儿玉时代殖民民政长官自己发布
的有统计的数字还要少!这次,洪哲胜先生又告诉我们:日本时代(他不
愿说日据时代),台湾人还有权利在台湾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而最多也仅
仅受到'辩士注意, 辩士中止'的警告.即使如假包换的台共谢雪红落入他

们的手中,也非常具有人权地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
 
奇怪!台人既如洪先生所说"有权利在台湾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又
为什么要受到"警告"?再说--洪先生不要哄骗我们,这是什么时期?"大正
民主"时期结束,中国抗战全面爆发"膺惩暴支"时期开始,台湾人民还有
这样的"好事"么?若洪哲胜先生等在此时也曾喊过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才真是一条汉子呢!至于谢雪红是否享有了"非常的人权"而释放 ,主张台
独的许极炖先生在他的《台湾近代发展史 》362页记载的很清楚:1931年
6月26日(注意,这时还没有爆发九、一八事变,更没有爆发七、七抗战)台
共谢雪红 、杨克培被捕。谢雪红被判处徒刑13年。

问题,还不在于洪哲胜先生和其他民进党人向我们描绘的那个日本时代之法
治和夜不闭户"的王道乐土是否真实.因为,从鲁迅与曹聚仁的来往书信中,
我们就能知道,日本人在东北的统治确实比"张大帅"、"张少帅"好. 我

们从钱钟书的《围城》,也可以看到中国知识分子是怎样地从奔赴重庆 参加
抗战到突破乌烟瘴气的围城,回到上海这个被日本人治理得井井有条、百业兴
旺的乐土享受生活。(顺便说说,王希哲历来认为《围城》应该是一部最受日
本人欢迎的文学。读了它,除了可以知道日本人统治的美好,大后方人民
对它的向往外,还可以知道,所谓"南京大屠杀"根本就是中国人的捏造。)
由此可见,洪哲胜等 所言未必全虚.何况,回顾历史我们还清楚地看到

北洋政府对人民的压迫 远甚于大清帝国;国民党专制时期对人民的压迫,又
远甚于北洋政府;而共产党布尔什维专政对人民的压迫,又更是国民党不能望
其尘.那末怎么办呢?我们应该去怀念日本人的统治么(像洪哲胜那样)?我
们应该 去怀念大清朝的皇恩,怀念北洋军的厚泽,怀念国民党威权统治的肉
锅么?不,我们应该向前看,我们应该自信我们百折不回的向前的奋斗,能够
为自己的祖国开创出一个不让于洋人,不让于古人的灿烂光明来!向后看是没
有出路的.一个负有指导人民义务的政党,更不可以鼓动人民向后看为煽情的 
手段,以遂其一党之私不计历史后果.洪哲胜先生腐鼠有味,津津向我们列举
什么"香港人依依不舍英国人",以此证明"台湾人怀念日本统治"的合理.
他说--"大家都会选择日本人,不是因为日本人统治可爱,而是中国人统治
更可恶."不错,眼看着中共的专横,一般的香港人自然倾向于英国人的文明
.正如洪哲胜所说,"是中国政府的德性令他们不得不丧失中国人的立场."
洪哲胜很清楚,香港人厌恶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国人.而洪哲胜和民进党
诸领袖在台湾,却以"中国政府的德性"为借口,把他们反对的整个矛头指向
"中国人"!--你反对台独么?你就是企图"为中国""鱼肉台湾"!实际
上,那些不肯为哺育了他们父母祖先的中华民族负责任,企图采取分裂主义、
逃跑主义以规避这个责任的渺小的洪哲胜、民进党诸领袖 ,根本看不到那
些更加伟大的香港人--民主党人和他们的基本群众,那些每年"六、四"之夜
在维园广场汇成了一片烛光之海的香港人,他们甚至比中共更早地提出了香港
回归祖国的要求,不允许英国人打所谓"香港民意牌",同时,他们还提出了
"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的对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更加负责任的要求
.一句话,他们要积极地与大陆人民一起去结束"中国政府的德性",而不是
象洪哲胜、民进党诸领袖那样在这个借口下去逃跑,去分裂.香港民主党人是香
港人的骨气,香港人民的脊梁,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脊梁.就胸怀和眼光来
说,洪哲胜、民进党诸领袖与他们相比,不过是黄鸡视苍鹰而已!
  
王希哲厌恶民进党某女士的媚日。洪哲胜为其辩护说,她"曾被蒋家打入天牢
七年.""天牢七年"有什么了不起?王希哲亦曾入过地狱十五年.这不是什么
资本,可以让你享有视日本殖民统治为正宗,认马关条约为解放的背叛民族作
汉奸而不受攻击的特权。抗战胜利后,一个叫陈璧君的女人不也入过国民党的
"天牢"么?
 
实话说,若"台独"仅仅因为害怕和企图躲避"中国政府的德性",这是
大陆人民可以理解和同情的.实在大陆民主不可期,便如台湾苏东启先生所言
"兄弟分家"作为避秦的变通,也未尝不可.这是大陆人的责任:谁要你没有
本事使大陆早日民主化?你总不能自己作奴隶还要拉着小弟也来作奴隶!但若
民进党某些领袖人物,某些理论家以为台独,就一定要与整个大陆人民为敌,
一定要举日本旗唱日本歌以"告别中国",一定要引日本为奥援再来分裂中国
,那么,十二亿中国人只能把与这些人的斗争,视为中日战争的继续!这不是
什么"威胁",这是起码的民族立场.没有这个民族的立场,"民主主义"何以
附丽?
  
第四个问题是:民主主义者应该怎样对待"人民自决权"的原则。
  
前面我已说过,民主主义的真谛在于国家的主权属于全体人民,这也是中
华民国宪法的规定,而主张片面的所谓地区人民自决,这种分裂主义正是反民
主主义的.洪哲胜先生和民进党诸领袖手持国际法,要"中国人"尊重联合国
宪章所规定的民族自决和人民自决,给台湾以独立的权利.但是,联合国所有

的主张民族自决,人民自决的宣言文件 ,都贯穿着一个前提,即它针对的是
外国的统治:"使人民受外国的征服、统治和剥削的这一情况,否定了基本的
人权,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并妨碍了增进世界的和平与合作."因此"所有的

人民都有自决权;依据这个权利,他们自由地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自由地发
展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而一九六0年联合国大会决议《给予殖民地国
家和人民独立宣言》的标题本身,就界定了民族自决与人民自决的适用范围---
结束殖民地制度 .因此,在这个宣言的第六条里明确宣示:
 
"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个国家的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企图
都是与联合国宪章的目的和原则相违背的.所以,民进党诸领袖主张的台湾人民自
决或住民自决,没有国际法的依据.
  
那末,为什么王希哲和刘晓波在他们的《双十宣言》里又呼吁中共尊重西
藏人民的自决权呢?
  
1,西藏是民族问题.台湾决不是什么民族问题,本质上是日本殖民者对
中国的侵略和统治及国共内战遗留下的政治问题.

2,西藏的藏族人民历史上从来都有着自己的相对独立的 神教 政权。
清代以来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葛夏政府。
  
3,与蒙族、满族不同,藏族统治者从来没有入主过中原,因此也就不像
蒙族和满族在历史上各有过一个漫长的与汉族人民充分融合的机会,藏族与汉
族的关系相对疏远.
   4,直到近代,西藏都不过是与中国本土若即若离的藩
属国,北京中央政
府虽时强时弱地掌控着西藏,但却从未直接行使行政权力.
无论民国宪法抑或
中共当年与西藏政府签订的"回归"协议也曾承诺保证尊重西藏人民的政治制
度和他们自治的权利.
 
5,赖喇嘛并不主张西藏独立而是主张西藏高度自治,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6,另外,达赖喇嘛没有像民进党诸领袖一样,煽动台湾人民去丑化、仇恨
和反对"中国人".他们很明确压迫藏 族人民的是中共统治者.这些统治者也
同样地压迫着汉族人民.因此,他们愿意联合汉族兄弟反对共同的压迫者.正因
为这样,他们的高度自治的主张也就越来越广泛地赢得了汉族人民的支持或同
情 .
   
    第五个问题是,台湾人民的"出头天"在哪里?
  
台湾人民受了一百多年的苦,他们要求有一个"出头天",这是很值得大陆人民
同情的,很正当的要求.同时,近代以来,大陆人民 也受了一百多年的苦,他们
也要求有一个"出头天",这也是很合理,很正当,很应该值得台湾人民同情
的.不同在于,大陆人民明白,应该向压迫他们的统治者争"出头天";而洪哲胜、
民进党诸领袖则在鼓动台湾人民向大陆人民争"出头天"!

一百多年来,大陆人民吃的苦决不在台湾人民之下(他们甚至还无缘像台湾人
一般享受过日本人五十年的"王道乐土"。)即以洪哲胜、民进党诸领袖常挂
在嘴边很煽情的那些好像是专门对付台湾人的事件,诸如政治迫害,监禁,杀
戳来说,大陆人民简直是家常便饭.远的不说,一九八九年六月,"外省人"

邓小平把他的坦克和十几万大军开进了绝对不是他的家乡的北京街头横冲直
撞,杀戳、辗压北京市民,使电视机前的全世界目瞪口呆,"二、二八"与之
相比又如何?而北京人民居然就没有民进党的"聪明"和" 勇敢"(洪哲胜
语),他们在受了一百多年"外来政权"满州人的压迫(大清朝),河南人的
压迫(袁世凯),浙江人的压迫(蒋介石),日本人的压迫(大日本皇军),
湖南人的压迫(毛泽东),四川人的压迫(邓小平),上海人的压迫那样
大的"悲情",竟没有提出赶走"外省猪"或"中国猪",然后"北京自决",
北京独立,北京人民"出头天"的要求!
 
民进党的诸领袖们,你们若是负责任的政治家,你们认真想想,你们这样地
引导台湾人民能把台湾引向"出头天"吗?即便有一天,你们在什么人的配合
下掌握了权力,不顾一切地宣告台湾独立,建立"台湾国",你们树以为敌的
十二亿"中国猪"就站在你们的身边,你们睡得好觉吗?你们只好从今天起,
就把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美国和日本,乞望他们来"保护"你们,每天估计着
各他们按你们的愿望对中国干涉的前景。这样,你们就自然要仰人鼻息,看
人脸色,作人附庸,成为世界的二三等公民.你们的"出头天"何在?何况,美
国、日本真的肯为你们犯难吗?中国的十二亿人民,又真的如你们想象的那样
害怕美国和日本,一旦台湾问题"国际化"了,美国日本可能干涉了,中国人
就不敢为民族的前途与之一战吗?以我的观察,中国人倒真不怕有机会与日本
人再交一次手呢!你们还应该深刻了解,美国与日本不同.日本是最希望台湾
永远分离于中国大陆之外的.因此,它最希望大陆永远不要民主化,可以使 
维持这种分离 ,在国际上找到道德上的"正当" 理由.而美国的最大的利
益恰恰在于极力促使中国大陆民主化 ,以保障西太平洋长远的和平与稳定。
台湾问题对美国的价值,正希望它在两岸和平谈判中推动大陆民主化的进展。
美国力主两岸接触的积极性,其利益的动力就在这。"台独"的诉求在美国
看来,除了为它制造外交麻烦外,没有什么价值.因此,台独主义者可靠的盟
友,只有日本.但投靠日本有什么危险?日本离开了美国能有什么作为?民进
党诸领袖当亦心中有数 。
  
那么,台湾人民的"出头天"在哪里?我敢说,在大陆!只有在大陆民主
化了,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才能共有一个真正的出头天.为此,民进党人应该

引导台湾人民积极地关心和支持大陆的民主化.在国家和平统一进程中主动地

向中共提出民主的政治改革的要求并促其实现.你们是中国人.中国人有对中
国的前途提出意见的权利__有如香港的民主党一样.台湾有些留学生说,台

湾太小,大陆太大.即使中国民主化了,台湾人也不会有什么地位的
.错了! 比如说吧,在未来的中国民主的议会和政府结构中,谁敢无视香港人的地位?
香港比台湾更小得多,但香港在中国的经济地位,香港人对中国的民主化改革
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大陆人谁敢小觑!香港人在中央议会、中央政府占据任何
要津皆可当之无愧!台湾是中国近代最早迎接现代化的地区。自沈葆桢、刘铭
传时代,台湾的先贤们就立志要以"一隅之设施,为全国之模范",面向海
洋,勇敢地把示范整个大陆走向现代化的历史使命担在自己的肩上。今天的台
湾更加有力量、有可能来成为这样的一个模范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若有
一天,台湾人挟他们对全中国经济发展、政治改革、文化繁荣所作的贡献,提
出总统候选人在全中国的普选中一举当选,那才真是台湾人的出头天呢!那才
真可告慰台湾的诸先贤呢!大陆人民也一样会感到高兴.李登辉先生1996
年总统选举后,提出希望有一天能在大陆与大陆人民共同选举总统,引起的大陆人民的
热烈反应,就是证明 .
  
对民进党的一点忠告

有一种流传的说法,说是主张台独,不过是民进党与国民党作斗争,向国民党夺
权的一种策略手段.在他们得到权力执政后,他们也未必真的会去宣布台独的。
对于这种说法,我倒是倾向于相信的。从台湾的一些作家的书里知道,台独先辈
和民进党的许多重要领袖人物和理论家,青年时代都曾热心阅读左翼书籍,他们
很可能从毛泽东那里学得了这样的"革命经验"和策略,即在反蒋阶级战争的口
号下,是难以获得发展的空间和取得成功的,必须打着民族战争的旗号,才便于
争取群众以积蓄力量.这个经验和策略运用于台湾,便是要鼓吹台独,把台湾人
定位于"民族",挑拨起省籍矛盾,煽动起"反外省人统治"运动,才易于达到
反蒋反国民党政权以取而代之的目的。(从洪哲胜给王希哲的文中,透过痛斥"
老贼国代"的激烈言词背后,还能清楚辨认到当年这种策略斗争的痕迹)中共中
央早期动员台湾人民,特别是左翼青年学生反蒋的策略口号是"台湾自治运动"
(见二、二八期间,中共在延安对台湾的广播),这中间就包含了先利用台民反
大陆人排外情绪以掩盖反蒋反国民党政权斗争的因素.杨靖海先生在他的《中共
统一战线剖析 》 一书中谈到,中共甚至在1972至1978年期间,还
曾策划"成立台独运动促进会","指示台独组织积极开展岛内革命.并促使统
一运动和台独运动合二为一".对于这些,我未见原始材料,不敢全信,但从中
共统战部和北京的国民党(民革)中央编的《论台独》一书看到,台独某些早期
领袖人物,确是承认自己与中共是"友党"的关系的.但是,今天的台独领袖们,
恐怕非复吴下阿蒙了.中共在大陆的专制统治使台湾人民产生的恐惧感和绝望感
以及"六、四"后 ,世界列强对中共的抵制,为台独运动提供了广阔的政治
资源和极为有利的生存条件.在这种状况下,台独的领袖们还会把台独诉求仅仅
作为一个夺权的宣传策略么? 形势的发展往往并不是什么人的主观意志或策
略可以控制的.事实上,台独运动现在早已是势成骑虎了.民进党诸朋友,你们
真爱台湾,真爱台湾人民,就不要把他们引向灾难呵!

  
民进党诸朋友:十八年前,当你们在高雄为"美丽岛"蒙难的时候,我们
也正在大陆为"民主墙"蒙难。为了抗议专制的压迫,我们在海峡两岸各自作
着奋斗和牺牲。你们出狱的时候,我们前面还有着漫漫长夜。我们紧握着铁窗
打听着你们的消息。本来我们应该是惺惺相惜的.但遗憾的是,我们后来看到,
你们的一些领导人竟机会主义地抛弃了中华民族的立场,去认同日本人.于是

我们不得不割席批评你们了.我们希望你们向香港的民主党学习
.他们并不因
英国人一百五十年治理的成就和中共的专横而认同英国人.他们将在民族历史

上留下不朽的英名
.全世界的华人都会向他们致敬.他们应该是你们的榜样!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日

    于波士顿哈佛费正清中心

 (此信成后,交新党秘书长冯沪祥先生转许信良主席,又即传真当时民进
党主席许信良办公室,虽许先生未复电,但从后来的事态看,显然对后来许信
良的改变,发生了一定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