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我为什么那样极端憎恶台独 ---少年时代的痛

王希哲

我反对台独,当然不止仅出于情感。但少年时代的痛苦回忆,确是我极端憎恶台独的
 一个深层情感原因。

我原籍四川。五岁随父的工作调动而不断移民:上海、武汉。12岁来到广东。少
年的我立即深深感到广东人是那样的排外,对外省人抱有一种畸形的不分青红皂
白的敌视。

那时的广东省从上到下的几乎各级统治机构,都是外来政权,统治者们当然都是
外省人,(赵紫阳就是河南南下干部的某地委书记)。甚至非政权的大企业
大事业单位的统治者,也是外省人。广东人也许不敢当面反抗他们的统治者,便
成群结伙的把詈骂天天加到那些无辜外省人的子女的身上。

于是上学、放学,课余活动,走在街上,我和我的外省同学们耳边就要不断的忍
受佬松、佬头含插,食枉广东米等侮辱甚至下流的嘲骂和不能不引起打
架的恶作剧。打完了,被拉开了,就一定能听到一群群人歌谣般的诅咒佬松佬松,
唔食芫蓿葱,生在湖南死在广东!...和他们争吵起来,他们的意思总是,广东是
广东人的地方,北方佬应该返北方不应来广东。

这个少年的痛对我的影响极深。从那时起,我就对广东的排外粤独主义者,发生
一种特别的憎恨。我一生都坚决地认为,中国的任何一片土地都是全体中国人的,就
像我四川不仅是四川人的一样,抗战一起,全国人民都来到了四川集聚民族力量,广
东也决不是广东人的。我偏要住广东,偏要吃广东米!

广东的这种粤独主义排外,被文化大革命打乱。文革只讲派性,讲造反或保党不
分本省、外省。政治上虽然分裂了人民,族群却倒融合了。文革后改革开放,广
东人(香港人)地位急遽上升,广东话吃香一度大量融进了普通话,粤独主义排
外在广东作为势力才完全消声匿迹了。

我在广东生活奋斗几十年,早与广东血肉相联,归化了广东,认同了广东,但回忆起
少年时代给过我痛苦的排外的广东人,总还会勾起深深的愤慨。

要承认,在国内时,我对台独民进党并不十分了解。徐水良文章《反对台独》有一段
话,可以反映我们国内相当一部分人的真实情况:

出国以前,我曾经对他们(台独)有相当多的同情,认为他们是因为受
专制迫害的结果。目前国内的朋友大约也是这样。但这些年的接触,听到
他们的宣传和讲的理论多了,却是对他们,尤其是那些顽固的台独信仰主
义者,越来越反感。他们那种不讲事实,不讲道理,只顾自己非理性的信
仰,及由此捏造出来的歪理,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来美在哈佛图书馆,才看了不少民进党台独媚日,仇华,骂中国猪的文宣,开始
引起了我的反感。发现台独动员台湾民众的主要精神不是反专制,而是狭隘排外主义
的地域民粹。我太耳熟了。他们就像当年骂北方佬的广东人一样,恶骂中国人,
而且更加凶恶狭隘百倍。一开始,我以为这不过是可以纠偏的认识和宣传偏颇,才有
了与民进党与洪哲胜的《讨论书》,苦口婆心劝解他们,应该只以中共为敌,以中共
的专制为敌,不要以中国和中国人为敌。但却全是徒劳,叔兮伯兮褎如充耳。因
为他们明白,仅以中共为敌,以中共的专制为敌,台独的理由是不能长久的;只有以
中国为敌,以中国人为敌,台独的理由才能长久。

深刻剖析台独,当然首先需要理性。但在情感上我承认我不能接受,不能忍受台独对
中国的辱骂。也许是我的情感脆弱。我实在佩服那些顶着中国民运的光环,却可以脸
不红心不跳地去支持辱骂仇恨中国的台独的那些人们的情感的坚定。据说他们只认
民主。辱骂和仇恨中国,是民主。那么,捍卫中国在台湾的存在,是不是民主?要
知道,那些在台北广场上含泪高唱着青海的草原,一眼看不完的代表了中国从日
本手里接收了台湾的外来政权残余,在台湾存在一天,就意味中国对台湾主权存
在一天。这个全中国十三亿人民的民主,你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认?请摸摸你的良心!

2004年4月9日
于美西海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