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龙应台们是为台湾民主辩护,还是为台独民粹主义革命辩护?

王希哲

龙应台女士,你在为民主辩护吗?在中华民国宪政体制内主张台独,煽动台独,推行台
独,达到最后消灭中华民国,这怎么会是民主?这分明是革命,一场台独民粹主义革命。

胡平有一句话表达的意思是很对的,蒋经国推动回归宪政,开放民主,他就不会不意识到
中华民国将要冒被台独主义吞没的风险。道理太简单了:由于内战的失败,中华民国不得
不正视自己必须在台湾省这块片面地方长期坚持的事实,而又到了必须开放民主以榜样全
中国的时候,中华民国在开放民主之前,就必须与台湾省人民有个政治约定,限定台湾人
民开放民主的范围。是的,必须要有个范围,如果是无限的民主,中华民国最终亡于台独
之手,就是必然的,无待蓍龟的了!如果没有任何的限制,仅凭一人一票的多数,就能夺
得政权,就能赶走和消灭外来政权,一个稍晓事的人都能明白,在台湾,鼓吹台湾人
主义的势力,那是必定取得最后的胜利的,三年五年,十年八年,这难道还需要怀疑吗?
陈水扁无数次洋洋得意的说,他在台湾支持率的增长,证明他是站在社会主流价值
的一边,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不是因为他学得了马克思主义历史辩证法,而是他
深谙民粹的秘诀,深谙1933年的德国某人煽动种族主义仇恨和他陈水扁今天在台湾煽动族
群主义仇恨所必将为他带来的利益。

真的!假使蒋经国在决定开放民主时,没有警惕到这一点,没有对台湾人做任何约定,他
就不是在开放民主,毋宁说,他正是如胡平所说,在存心把中华民国导向死亡了。

但是,我们知道,蒋经国是对刚刚开始冲击党禁的民进党提出了条件的。那时的民进党还
不完全是台独党,它是党外各类反对力量的集合。当民进党在圆山饭店忽然成立,全
台都紧张地盯着它是否被取缔时,仅仅十天之后,1986年10月7日,蒋经国接见华盛顿邮
报董事长格雷厄姆夫人,提出:民进党如果符合承认宪法,反共,不得从事任何分离运
动即台独运动等三项条件,国民党将允许其成立。(注:这段史料,各种版本的两岸关
系书籍都能找到)

蒋经国的这三项著名条件,就是代表中华民国对台湾人的约定,对开放台湾民主的基本规
范。它作为最首要的要件,被写进了废除戒严法后,依据蒋经国对人民的限制减至最低
程度原则新制定的《国家安全法》。

请注意,在蒋经国那里,对人民的限制减至最低程度也仍然坚持了这三条,说明了这
是中华民国开放民主的最后底线。突破了这个底线,就不是体制内的民主,而是叛乱,
而是革命了!

我们知道,中华民国宪政,精神上她始终坚持她代表了全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权利。她的播
迁台湾,使她事实上无法从积极方面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权利,但她必须保证从消极
方面,不侵犯和损害全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权利。

现在,中华民国自由地区(台澎金马)回归宪政,开放民主了,中华民国自由地区人民
开始享受他们的民主权利了。那么,中华民国不自由地区人民又怎么办呢?假设,这些自
由地区人民若滥用他们的民主侵犯不自由地区人民的权利,又怎么办呢?

比如,台湾省是中华民国固有之疆域的一部分。依据宪法,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
民全体,那么当然,台湾的主权属于中华民国自由地区人民,同时属于中华民国
不自由地区人民。若果自由地区人民闹片面独立,侵犯了不自由地区人民对台湾的
主权,有谁来为不自由地区人民的权利提供保卫?只有国安法的那三条!

因此,蒋经国手订的《国家安全法》,就成为了中华民国不自由地区人民权利不受自由地
区人民侵犯的保证书!
《国家安全法》民主的性质就在这里。

因此,在李登辉的卵翼下对《国家安全法》的任意解释,玩忽,使民进党得以突破了《国
家安全法》为所欲为,就不是台湾民主,而是叛乱,而是台独民粹主义革命,而是对
中华民国不自由地区人民权利的侵犯了。
在注视着中华民国自由地区人民行使民主,却忘记了中华民国不自由地区人民权
利也应该受到保护的龙应台们,及一切为台湾民主鼓吹的人们,你们能够懂吗?你们
能够对中华民国不自由地区人民的权利受到侵犯的愤怒感情,给予一点理解和同情,
拍拍肩膀,也给他们一点默默的温暖吗?
何况,煽动族群主义仇恨与煽动种族主义仇恨攫取利益一样,是对人类的犯罪。怎么能是
台湾民主?

事实上,李登辉、陈水扁、洪哲胜这样的台独头面人物,他们的心底,也从不把他们在台
湾1996,特别是2000年的胜利看作台湾民主的结果,而把它视为多少年革命的果实。
因此,2004年的选举,他们是以保卫革命果实,反对外来政权剩余势力复辟,
呼吁台湾人民要投票把外来政权的残余势力全部消灭为号召的。理解了这一点,才可
以理解台湾民主的本质,才可以理解为什么台独主义者在民主选举中,可以一切
肮脏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了!

台湾民主,完全成为了台独主义者的迷彩服。他们要突破中华民国宪法,突破保卫中
华民国宪法的柱石《国家安全法》时,他们是革命的,一切中华民国的法统法制全然
不在他们的话下;而他们上了台,攫取了果实,他们要镇压被他们用肮脏手段打倒在
地的在野党的复辟造反时,他们就忽然成为民主的了,他们就要叫喊中华民国
的法制,要按中华民国的法制办事了!(但这里的法制仅是警察制度,宪法还
是决不要的!)
他们叫喊革命时,他们是革命的;他们叫喊民主时,他们是民主的。台湾民主
的性质究竟是革命的还是民主的,全看他们的需要了。

似曾相识,难道我们忘了中共当年的夺权伎俩?中共武装割据时,他们是革命的,他
们向政府军进攻,扩张解放区时,他们是革命的;中华民国政府要限制他们,打击他
们,要取缔他们时,他们就是民主的了,限制他们,打击他们,取缔他们,倒是反民
主的国民党专制,倒是国民党发动内战了!
革命和民主是中共夺权的两手。毛泽东知道,完全在体制外革命,那是没有
指望的,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向政府输诚赢得合法化,可以承认中华民国的法统,承认
三民主义为今日中国之必需,甚至让自己的军队带上国民党的帽徽,序列为中国国民
革命军第八路军,中国国民革命军新第四军,但是,什么时候上演革命夺取地
盘,什么时候上演民主作给人看,那就完全是一种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了!

也许有人辩护,蒋经国提出开放台湾民主三条件时,民进党并没有照单接收,并没有如中
共当年那样,声明接受呀!
是的,这也许是民进党略诚实于共产党的地方。但是,你要是真的诚实,你不愿意接受中
华民国国号和宪法,只愿意为台湾地方人民打拼不愿维护全中国人民的利益,你就应
该坚持革命路线,坚持台湾革命党当年的对中华民国法统的革命推翻政策。你革命推翻了
国民党,颠覆了中华民国上得台来搞台独,名正言顺,堂堂正正,谁能对你有话说?有谁
能引证中华民国宪法质疑你?但你不是,你也没有声明拒绝蒋经国的三条件,你事实接受
了中华民国宪政体制,进入了体制,你们的领袖李登辉、陈水扁举手向全世界宣誓忠于中
华民国,恪守中华民国宪法,国民党相信了你们,与你们玩民主游戏,你们胜了,国民党
把百年的政权(包括军队)和平交了出来,交到你们手里,你们脸一翻,就宣称这是你们
革命的果实,不允许国民党复辟了,呼吁台湾人民要投票把外来政权的残余势
力全部消灭了!好手段!

委屈进入体制,占得合法地位,再充分利用合法地位把台独民粹主义革命进行到底,最后
消灭敌人,这个革命民主两手交叉使用的策略,本质上难道不正是当年中共夺权
策略的翻版吗?
龙应台和一切台独辩护士们,台湾民主在哪里?你们究竟是在为民主辩护,还是
在为台独民粹主义革命辩护?

既然民进党可以用革命民主的两手对付蓝军,蓝军一旦醒悟,为什么就没有了权
利同样用革命和民主的两手对付民进党了呢?现在世界的华人在干什么?就
是在支持蓝军用革命和民主的两手对付台独民进党。龙应台女士,你着急了吗?
为什么绿军总司令李登辉发出消灭蓝军的号令时,不见你出来着急呢?


龙应台也看出了当前台湾政治民粹革命与反民粹革命之争的特征:双方有如身家性命的
孤注一掷;两党所争,不是政策,而是核心价值之争,属于文化认同、安身立命的灵
魂层面。
是的,一派要使另一派死无葬身之地,一派则拼死捍卫自己在台湾的安身立命。这场
斗争,可以是民主么?
一派要消灭一派,一派要拼命反消灭,这难道可以是民主的核心价值之争么?


龙应台表面也打了陈水扁一板子,说他的确是操弄了中国妖魔牌而赢得权力。但
她却把陈水扁玩弄民粹因而有民意支持的消灭蓝军,归结于根本的问题所在:
中国本身的极权统治、中共对台湾的武力威胁和国际压迫。只要这个极权统治还在,
陈水扁的操弄空间越大。

龙应台先生,中国本身的极权统治、中共对台湾的武力威胁和国际压迫,是陈水扁出
现才出现的吗?1949年以来,五十多年,坚决抵抗中国本身的极权统治、中共对台湾的
武力威胁和国际压迫的,难道不正是蓝军吗?蓝军流了多少鲜血?李登辉在哪里?陈水
扁在哪里?难道陈水扁以后,蓝军就忽然成了不抵抗中国本身的极权统治、中共对台湾
的武力威胁和国际压迫的势力了吗?蒋经国开放民主的三条件之一,不就是反共吗?难
道不正是绿军民进党不愿意接受这一条,而提出要与中共和平竞争甚至睦邻友好
吗?蓝军的原罪是什么?陈水扁的操弄空间是什么?无他,无非是她坚持中华民国的
宪政和法统,在理论上和精神上始终坚持站在维护全中国人民的利益和权利的立场罢了。

龙应台先生,你若是还剩一点点良心的华人作家,蓝军的这个立场有什么不对之处呢?值
得你为陈水扁绿军的操弄中国妖魔牌打击蓝军而赢得权力焦急开脱辩解呢?

甚至真想不到你还冷血心肠地盼望着蓝军的被消灭:
在野党,如果没有热情理想、没有革新冲劲,因而消灭,难道不是民主的进步?

蓝军国亲两党把百年的政权交了出来,在台湾这个它是外来人的地方与本地人绿
党玩民主游戏,这还不算有热情理想、有革新冲劲?全世界还能找到第二个这样有
热情理想、有革新冲劲敢于放弃自己特权的党吗?难道非要放弃全中国人民利益的立场,
迎合绿军搞台独,彻底葬送中华民国法统宪政体制,才算有热情理想、有革新冲劲,
才不该死,不该被消灭;否则就该死,就该因而消灭,以成全台湾的民主的进步
吗?

龙应台先生的辩护,不但不公正,而且本身公然加入了陈水扁绿军的操弄中国妖魔牌,
成为了诬蔑打击蓝军的帮凶了。

2004年4月21日
美西海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