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谈人民自决口号与中国人民对台湾的权利

王希哲

关于人民自决,许多专家写了很多文章论述这个口号与中国人民对台湾
的权利问题。他们大多从国际关系史,国际条约史和国际政治实践、理论等
入手,写得很深刻。我现在谈,从一个日常的常识入手。深奥的理论贵在用
简单的常识,能够把它讲清楚。恰好著名评论家张三一言先生来文对我说,
"人民自决"必须无条件坚持。那么我就与张三老谈起。

一、日常生活的道理与国际社会的道理是相通的

张老先生,我与你一样赞成人民自决口号。又假使我与你一样认为人民
自决必须无条件坚持。我们开始讨论。

我们面前有一堆糖果。这堆糖果几乎全部国际社会(就是说我们周围的一切
社会关系)都在法律上承认是我和你张三老共同拥有的。我们两人都对糖果
具有所有权。但糖果由于当初购买的原因在你的口袋里,你实际控制着它。

现在张三老想独占这堆糖果,否定王希哲也对这堆糖果的所有权。于是提出
糖果人民自决。很好。但怎样实施自决呢?张三老说,由我张三
公投,以我张三公投的结果,决定这堆糖果的所有权。就是说,这个糖
果人民自决,实际也就是糖果张三自决。

那么,问题就来了。

1、如果这堆糖果的所有权张三认定自己先天就可以自决,这本身就已经
先行排除了王希哲的所有权。既然公投前,张三就已经可以排除了王希
哲的所有权,他还公投干什么呢?张三自己有权决定公投糖果是否
属于张三,意义在哪里?

2、糖果张三自决,目的是否定国际社会承认的王希哲与张三共同拥有
这堆糖果的所有权的法律事实,变成张三独有。那么国际社会只可能承认王
希哲与张三共同意志的结果,怎么可能承认张三单方面意志的结果呢?

3、既然张三还要对这堆糖果公投,说明他多少意识到这糖果的所有权
不能完全他自决说了算,国际社会还是承认王希哲的所有权的,那么他
就应该约王希哲与他一起公投,或起码请王希哲向国际社会表态,同意张三
自己公投,愿意承认张三公投的结果(严家其强调的欧安会赫尔辛基协议就
是这样决议)。这样,国际社会才有承认的可能,糖果的所有权才能从王希
哲张三共有和平转移为张三独有。否则除了徒增王希哲与张三打架的危险外,
一切不都是儿戏吗?

张三老,你在日常生活中能对你的亲朋这样单方面决定公投处理你与亲
朋共有财产的问题吗?要知道,日常生活的道理,与国际社会的道理是相通
的。


二、台湾糖果的所有权问题


台湾这堆糖果的所有权(主权)是属于全中国人民的。讲几百年历史意义不
大,我们讲现实。

现实是:
1、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国民政府发布《对日宣战文告》兹特正式对日
宣战,昭告中外,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之关系者,一
律废止。当然也就废止了1895年割台《马关条约》。

2、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中国政府当然从日本手中收回台湾。只需要它事
实归还,不需要它明言归还。被打败在地的强盗,没有对它的掠夺物的处
置有任何置喙的余地。

3、中国不幸的内战,海峡分裂为两个政府。但无论以美英俄法为首的联合国
160多个国家承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或是坚持承认中华民国的20几
个小国,至今承认的都是一个二战后格局确定下来的同一疆域的中国,这个
疆域的中国包括大陆与台湾。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
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美国不提出异议,就是这个疆域中国。

什么是所有权?无他,就是法律的承认。人民日常财产的所有权,由政府法
律承认;现代国家领土的所有权,由国际组织(实质是大国俱乐部)法律承
认或国家双、多边条约承认。

因此,台湾糖果的所有权是属于陈水扁、洪哲胜的,也属于王希哲、张
三一言的。这难道有疑义吗?陈水扁、洪哲胜说,有疑义;王希哲与全世界
所有大小国家一起说,没有疑义。奇怪的是张三一言这类的人,对全世界都
承认的他也拥有的对台湾的所有权(表达意见权是其中之一),竟毫不在意。
这个对台湾的所有权,要知道是抗战牺牲了数千万中国人的鲜血生命换回来
的呀,你不在意,你要弃权,可以,但你的意思,是要王希哲与十三亿其他
中国人也像你一样弃权作高尚状,这妥当吗?甚至我怀疑你根本还没把今天
全世界都承认你张三也对台湾有发言权这件事搞明白,懵里懵懂无条件坚
持以为台湾只有陈水扁、洪哲胜们有发言权,自决权,张三老,你真
的那么糊涂吗!
好,我们再看,

三、陈水扁、洪哲胜们对台湾糖果所有权提出有疑,根据是什么?

公投是不能产生主权的。这个意思,最近法国总统希拉克已经向台独的热情
分子讲过了。公投只能在国际社会的承认下实现原有主权的转移或对主权未
定地区国际社会的决定授予。

陈水扁、洪哲胜们不愿承认大陆人民也对台湾糖果拥有所有权而要片面公
投,就必须对公投后争取国际社会的承认寻找出一个法源。这个法源被称
为台独的基石,它就是台独原教旨一贯鼓吹,最后由民进党前主席姚嘉
文拿出著作,并在姚嘉文主席的主导与坚持下,民主进步党于1988年4月
17日第二届全国党代表大会通过《台湾主权独立案》,确立民主进步党的主
张,奠定了《台湾主权独立运动》的基石。(姚嘉文《旧金山和约台湾的
释放令》)

这个基石是什么呢?台独原教旨分子解释说:
马关条约是有效的。台湾主权原属日本。战后的对日《旧金山和约》,日本
没有明言放弃台湾以后,归还的对象是中国(这已经是胡言)。所以战后的
台湾主权未定,是一个无主的地方。无主的地方,当然就是台湾住民
自己拥有的地方。中华民国政府来到台湾,是占领台湾的外来政权。直
到1996年台湾人选举了总统,台湾的中华民国才被台湾人赋予了主权。
但这个中华民国的名字不好,特别是中华民国南京宪法不好,因为它还明定
了大陆和台湾的主权一起属于全中国,所以总要找机会把它们废掉,以台湾
国的独立名义,去寻求国际社会的承认。

所以,支撑全部台独巨大体系的法源最终来自日本。是日本没有明言把台湾
归还中国。这正是台独原教旨主义亲日媚日的生命线所在。有人为这种亲日
媚日的台独辩解,把它解释为少数老皇民的情结,或怀疑这种亲日媚日
的台独是否占当前台独的主流。错了!且不说我们眼前俯瞰即是的事实,只
需指出,台独本质必然媚日,因为只有根据日本对台湾主权,才是台独
自信可能争得国际合法性的唯一法源!

有人问,不一定吧?台独分子宣称1996年他们通过选举把主权赋予了中华民
国,标志了台湾的独立。就是说,他们认为住民意志是主权的法源。但是,
国际社会承认了吗?,没有任何一个国际组织的重要条约和大国承认过这种
谁住在哪里,哪里就是谁的的歪理的正当性(就像糖果在张三一言的口
袋里,张三就认定自己有排他的自决权一样),请看英国加拿大西班牙
对他们主权所在地区的麻烦住民的政策。更不必说美国。不然美国各地的唐
人街,特别是你到洛杉矶ALHAMBRA、SAN
GABRIEL去看看绵延不绝满街的中
文招牌、中文路牌和亚裔面孔,那里很快就可以闹必须无条件坚持的
人民自决了!

上面已经说了,公投不能产生主权。所以台独只能到日本战后处置据说造成
的台湾主权未定那里去寻找法源。这一来,台独与中国人民的矛盾背后
隐藏的,就是中日民族矛盾了。

结论:台湾主权属全中国人民。它是对日抗战中国人民耗无数生命鲜血争回
的;它获得联合国及世界全部大小国家承认,拥有全部国际法手续,是不容
池田、姚嘉文、陈水扁、洪哲胜们置疑的。煽动台湾民粹主义,挑战台湾
主权属全中国人民,不仅是对全中国人民权利的挑战,也是对全部国际社
会认证的挑战。二战后世界格局的稳定,是由各大国提供保障的。这就是美
法俄首脑最近相继对台独歇斯底里明白表达了忧虑、不满或警告的动因。这
样严重碰壁的陈水扁、洪哲胜们难道还不能清醒,无视全中国人民对台湾主
权的台独之路。是走不通的吗?


四、关于联合国人民自决口号的原义

我们当然支持一切人民有自决权。它是一切的人民,不是存心剥夺其他
人民权利的片面的人民。

联合国人民自决口号的原义,是指支持一切人民的政治自治权利,而不
是在一个主权国家主张分离的权利。相反,联合国人民自决原则不承认
片面分离的权利。它在提出人民自决口号的同时和后来,为了防止这个
口号可能造成的歧义,多次明确声明:

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个国家的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企图都
是与联合国宪章的目的与原则相违背的。

这些我早就谈过。许多专家广征博引,更写过许多深刻的文章。再写,就罗
嗦累赘了。

但最近严家其先生的《公投九论》引起了我的进一步思索。他的说法,非民
族自决地区想通过公投和平的分离,据赫尔辛基协议,要获得所在国或
母国的同意和认可。他的意思好像很奇怪,为什么陈水扁们连母国大陆
的意见问都不见问一下?太傲慢了。

严先生搞错了。若果台湾的蓝军今后也要搞台独公投,他们也许会想起去问
一问母国的。因为他们承认台湾和大陆都属一个疆域的中国。但绿党,
台湾原教旨台独民进党,他们承认过这一点吗?从来没有。搞台独,也许他
们会想起征求一下母国日本的意见,你怎么能想像他们会想的起征求一
下对台湾有野心的外来占领者大陆人民的意见呢?
所以,他们视国际社会承认的大陆人民对台湾的权利完全不存在了!

正是台独这种极端傲慢的态度,后果十分危险。他必将激怒大陆十三亿中国
人,同仇敌忾,去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利。共产党剥夺了中国人的政治权利,
我们鼓励中国人向共产党要;台独剥夺了中国人对台湾的权利,我们鼓励中
国人向台独要。这就是中国人民觉醒的权利意识,我们不是天天在呼唤它吗?
全世界都承认的中国人对台湾的权利,你竟不要?!谁不要谁不要去(如张
三一言),我要!而且你有什么权利阻挡我要?


五、我看的政治家与自由主义者的区别

政治家与自由主义者的区别在哪里呢?

假使有老虎要吃人了,
政治家说,我反对!
自由主义者也说,我反对.

但一再警告无效,老虎继续在吃。那么
政治家会组织力量,拿起棍棒去打虎救人
自由主义者则仍然悠闲而理性的说,我反对!打虎会造成流血。

政治家问:打虎会造成流血,但不打虎被吃的人不更会流血么?
自由主义者回答:这我不管。反正我反对一切流血。反对一切流血,才会得
诺贝尔和平奖。

我不是自由主义者。我反对中共的专制,但我支持中共的飞弹政策。台湾执
政者彻底抛弃了台独路线,与中共争一国良制,飞弹毫无道理,应该统统撤
去。还坚持台独路线,那就把飞弹放在那里吧,不过瞄准一些,不得不用时,
尽量少流点血。

2004年3月17日
于美西海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