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王希哲给洪哲胜兄的一封信

王希哲

1997年8月,我在波士顿写了《与民进党讨论书 --兼答洪哲胜先生》。其中
一段,提出了联合国的民族自决权原则只适用历史遗留的殖民地和被外国统
治地,不适用一个主权统一的国家,并一再坚持;又由于越来越多的民运非
民运作者(组织)也随之抱持了这种观点,引起了洪哲胜兄私下对我的多次
抱怨。他认为这是我对他的的"出手"。他说,他也是生性好辩论的人,他有
足够的信心对我还手。只是为了照顾到我在民运中的"声望",不愿批倒我,
伤害我,以免伤害中国民运。

我非常理解也非常感谢洪兄的这番苦心。我相信他的话是真心话。我尊重洪
哲胜兄,在人格上,就因为他心里想的与他手里作的是一致的,大大方方,
这比当前混迹于民运中的许多人,不知高尚多少。但我告诉他,我认为,在
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若希哲有错误,应该对希哲"出手"。须知"威望"不
是爱护出来的,那怕曾经得到一点,也不是可以"保护"下去的,恰恰相反,
是应该在解决现实问题的新的运动中,在对与错、真与谬、正与邪、善与恶
的直面交锋和撞击中,不断锤炼出来的。"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求同存异",
应该是一个坦荡光明的政治家的起码胸怀。特别是今天,民进党已经执政中
华民国,陈水扁政府对中国大陆民主化与台湾前途的关系有了较进步的认识,
中国民运与民进党政府有可能发展新的合作的时候,把一些重大问题,诸如
民族自决权等问题先双方沟通清楚,我想是必有好处的。

(一)重申我对民族自决权的基本看法

联合国所有的主张民族自决、人民自决的宣言文件,都贯穿着一个前提,即
它针对的是外国的统治:

"使人民受外国的征服、统治和剥削的这一情况,否定了基本的人权,违
反了联合国宪章,并妨碍了增进世界的和平与合作."
因此,
"所有的人民都有自决权;依据这个权利,他们自由地决定他们的政治地
位,自由地发展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

而一九六0年联合国大会决议《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的标题本
身,就界定了民族自决与人民自决的适用范围 ----结束殖民地制度 .因此,
在这个宣言的第六条里明确宣示:

"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个国家的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企图
都是与联合国宪章的目的和原则相违背的"

因此,我们不赞成在一个历史形成的国际社会承认的多民族聚居的主权国家
里,不负责任地,偏激地鼓励"民族自决"的口号。因为它不可能为各族人民
带来幸福,而只可能带来无穷灾难。

(二)承认现代主权国家疆域的现实,才是有意义的

每当提到中国一个民族或地区是否有独立的权利,人们喋喋不休的争论总不
出两个方面,一个是,该疆域的千年历史演变曾经如何如何,即所谓是不是
"历史上从来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一个则是联合国人权宣言的根据。

联合国人权宣言,我上面引证了显然字面上有利于维护主权国家统一的条文;
但是联合国有关人权的宣言很多,有没有字面上显然有利于分裂主权国家的
条文呢?我没见过。但我不是联合国法律专家,我不能保证必没有。

同样,关于某区域究竟是不是"历史上从来都是中国的一部分",那就更说不
清楚。历史上(多少年算?)这个地球上究竟有哪块地方居然从来都是今天
的哪个国家的一部分?有吗?根本就没有过!因此,你引证了孙权、郑家和
康熙大帝,史明、洪哲胜们就能引证最初移民到台湾的亚当夏娃们怎样数百
年繁衍子孙形成了"台湾民族",并抵抗了荷兰人、郑家和大清人、日本人直
到蒋家对台湾的"入侵 "。你引证了新疆汉的西域都护;唐的安西都护;清的
伊犁将军府和光绪十年所置的新疆省,维吾尔人也能向你引证上千年东突厥
人怎样抵抗汉人的侵略,直到近代还在"东土耳其固?quot;建立过许多旋生旋灭
谁也搞不清楚的他们的"国家"。至于西藏关于文成公主的那些故事,蒙古关
于成吉思汗的那些故事,也就无庸说了。

美国好像从不与人辩论它的哪个州是否历史上从来都是美国的一部分。因为
它知道,现代世界已经形成并为国际社会所承认的任何一个民族国家或综合
民族国家,它的疆域的合法性和稳定性,不是历史上的演变曾经如何如何决
定的,而是由战后雅尔塔体系保障的;是由大国维持的这个世界和平的利益
所保障的。冷战的结束和苏东、巴尔干的剧变,也并没有根本改变这个格局。

因此,一个地区能不能从中国分裂出去,你只要看看二战后国际社会承认的
中国的疆域版图,就可以知道了(外蒙古是个异数。那是因为49年的中共政
府自己为取悦斯大林,最终完成法律手续,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才最后导
致了国际社会犹豫而且迟迟对外蒙古的承认)。

王希哲不是联合国法律家也不是历史家;中国的十三亿老百姓绝对大多数
也不是联合国法律家和历史家。他们无法参与繁琐而深奥的关于联合国权
利条文的辩论和千年边疆历史演变的辩论,他们只会看今天中国的疆域图。
因此,承认现代主权国家疆域的现实,才是有意义的。

(三)中国民主运动的性质是什么?

就像一个舞台。这舞台被一小部分人甚至几个寡头(叫共产党的)统治着。
舞台上的另一部分人喊了起来,说,不行,这舞台是大家的,天下为公,不
能被你共产党一家占着,所有舞台上的人都有平等表演的权利;都有平等争
取自己利益的权利。这就是民主运动。
但若有一部分人说,我们把这个舞台劈开,分裂掉算了,有没有这个舞台拉
倒了。这就是独立运动,不是民主运动。

如果得到的结果是这个舞台最后被劈开了,拉倒了,没有了,今天的民主运
动还搞他干什么?我们要的就是这个舞台!我们要在这个舞台上表演!

如果有人说,这个舞台上的所有人平等地争取自己表演的权利是民主;这个
舞台上部分人(区域住民)投票决定是不是可以把这个舞台劈开分掉,所住
归己,也是一种民主,我是不能同意的。甚至,这个舞台上所有人参与投票
(所谓"全民公投"),决定是不是可以把这个舞台劈开,拆掉,我也是不能
同意的。为什么?因为对这个舞台(祖国)拥有权利的,绝不仅是今天在这
个舞台上活动的现代人,它还属于我们的后人!对祖国,我们的后人与我们
有同等的权利。如果我们说,我们有权劈开它,分掉它,我们就侵犯了我们
子孙后人的权利。就像我们今天不满我们的某些前人在蒙古独立的问题上,
侵犯了我们今天人的权利一样。

如果有人说,笑话,后人有什么权利,一切还不是今天的人说了算?那么,
"死后哪怕洪水滔天",你把今天地球上的一切环境糟蹋光算了,还搞什么"环
境保护"!环境保护是为谁搞的?正是为子孙后代搞的。因为对这个地球,我
们的子孙后代与我们今天的人有同等的权利。

所以中国的民主运动必须明白,今天在这个舞台上怎样闹都是有权利的,但
要自己,或赞成什么人分裂这个舞台,拆掉这个舞台,是绝对没有权利的。
这才是尊重了民主原则。

(四)中国边疆少数民族运动的出路

中国边疆一些少数民族运动要求拆开这个舞台,他们有他们表达的权利,随
意压制他们,甚至随意把他们整体打成暴力恐怖主义,是不对的,这只会更
激化民族矛盾。但最近东土耳其斯坦青年杂志总编辑艾克热木.艾斯木批评王
希哲说,你认为我们有表达的权利,你就应该支持我们,"承认我们的权利却
不赞成我们的意见、同不承认我们的权利是没有区别的。"艾斯木想想,中国
的绝大多数人可能赞成你们的诉求吗?今天的国际社会可能赞成你们的诉求
吗?不可能的。所以,你们的诉求如果它是和平的,不过是一种愿望的表达
运动罢了。

值得警惕的是,看来激烈的艾斯木本人都没敢说东突厥运动要诉诸暴力,海
外民运中一个政治极其可疑的"党"倒来煽动他使用暴力手段了。这个"党"对
艾斯木的文章加了按语,煽风点火说:

    "任何民族都有采用正当的方式追求民族独立的权利。尽管人们
今天主张和平、理性和非暴力,但是,在反抗专制独裁政权的暴力镇
压中,"正当"的反抗形式并不局限于'和平、理性和非暴力'."

这个"党"居然还搬出王希哲为革命暴力辩护的文章。但是,王希哲赞成的人
民保留的革命暴力手段,是用来推翻舞台上的反动统治者的,绝不是主张用
来拆这个舞台的。
任何主张"不局限于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手段来拆祖国这个舞台的,都
是全中国人民的公敌。

那么中国边疆少数民族运动的出路在哪里呢?它的独立诉求的积极意义,在
于与中国的整体民主运动一起,促进中国的民主化,促进中国多数民族倾听
少数民族的声音,在边疆少数民族居住区域真正高度自治的基础上,民主的,
尽可能公平合理的解决少数民族与汉族资源利用,经济发展和和平共处的各
种问题。

(五)台湾独立运动的出路问题

台湾问题不是民族问题。我早说过,它是五十年前那场中国内战遗留下来的
政治问题。

民进党原教旨主义的纲领是推翻中华民国宪法,建立一个"台湾共和国"。但
自从民进党进入体制,通过选战胜利,成为了中华民国的执政党;它的主席
手按中华民国宪法宣誓,成为了中华民国总统之后,台独运动事实便已经结
束。为了有一个美丽的说法,民进党(包括洪哲胜)自圆说,台独运动已经
胜利,因为台湾人民已经建立了一个自己的国家,它的名字叫中华民国云。

但这不过是把头埋进了沙丘而已。
民进党和陈水扁总统今后一切可能的偏离中华民国体制的言论行动,都将成
为违宪,严重的必将受到反对党的弹劾。
抛弃宪法,另起炉灶么?那本身就是一场政变。

因此,台独运动没有出路,它已经死亡。但中华民国不会死亡。它作为一
盏照耀全中国的民主的灯塔,可以发挥它越来越强大的作用。中国大陆民
主化开放党禁后,它将同样向台湾的一切政党开放。中国国民党将回到大
陆;民进党就没有西进大陆,问鼎北京的勇气吗?不仅以科西嘉拿破仑自
诩的许信良有这个勇气,记得陈水扁、吕秀莲都曾表达过这样的勇气。最
近我问美西的民进党巾帼豪杰李汉雯,民进党执政北京,你敢吗?她爽然
回答,"别人不知道,我敢"。说明所谓台湾问题,归根结底症结还是在大
陆专制统治,政治不开放的问题。

出路何在?出路就在民进党全力支持大陆的民主运动,早日促进大陆的民主
化。我还是用我五年前《与民进党讨论书 --兼答洪哲胜先生》的结束,来作
为本文的结束:

"台湾人民的"出头天"在哪里?我敢说,在大陆!只有在大陆民主
化了,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才能共有一个真正的出头天."

"若有一天,台湾人挟他们对全中国经济发展、政治改革、文化繁荣
所作的贡献,提出总统候选人在全中国的普选中一举当选,那才真是台
湾人的出头天呢!那才真可告慰台湾的诸先贤呢!大陆人民也一样会感
到高兴。"

民进党诸先进,洪哲胜先生,让两岸人民共同打造一个真正各民族共和的
中华民国吧!


2002年10月2日
于美西海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