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民族精神的光复,必得先光复中国抗日战争真实面貌

   王希哲给刘晓波的信

   晓波先生:

   先生的文章,一篇又一篇,写得非常好。先生道义的力量更是可以薄云天,
可以泣鬼神。然而先生这一篇文章《日本人为什麽不肯道歉?》,几句话似可商
榷,冒昧就教先生。

   先生认为二战,日本不是败在中国人手中而是败在美国人的手中:中
国对日战争的胜利,不过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国对轴心国的胜利的附属结果而
已。没有盟国的胜利,中国也许到现在仍然是大东亚共荣圈中的臣属国。

   我不能同意先生。愚以为,没有国民党领导的中国军队坚决的浴血奋战,没
有中国军民的巨大牺牲拖住了,消耗尽了日军数百万精锐,恐怕日军早已在中东
油田与德军会师了;也恐怕斯大林未必敢把他的远东战略预备队西调,如此,斯
大林格勒战役的结局,亦未可知;盟国要战胜轴心国必将艰苦百倍,牺牲百倍。
苏军入东北,关东军不战而降,并非苏军神勇,是因为其主力,早已为中国内陆
战场,抽调一空,其作战士气,早已为中国八年抗战,扫荡以尽。所以,公正地
说,二战日本是败在中国和盟国共同的手里。

   功劳尽归盟国,贬低中国的贡献,正是西方心怀叵测某些政治家和历史家

   的诡计;而这般诡计,又正中中共下怀,可以一笔抹杀中国国民党领导抗日
的贡献。可怜这样的历史,就被中国这整整的一代青年接受了!讵料晓波先
生博学如此,也受这样的影响。

   先生说:国军在上海、南京、长沙、武汉等血腥而惨烈的保卫战中一败涂
地。

   先生的说法,何所据?

   实际上,除了南京保卫战,由于唐生智的指挥失当而败,可以说一败涂地
外,上海、武汉、长沙保卫战,决非一败涂地。

   上海保卫战,先胜后败,这是敌强我弱的中日总态势决定的,是战也,三军
用命,奋勇杀敌,民族英雄(姚子箐、朱耀华、高志航),惊天动地;后败,
非战之罪。经此一役,大振国人士气,一新国际对华观瞻,粉碎了日本三月亡
华迷梦,如何算是一败涂地?

   武汉保卫战,我国军战场指挥白崇禧、薛岳部署得当,万家岭一战,日军精
锐106 师团几乎全军覆没,师团长淞浦淳六郎中将,几度到了准备焚烧军旗、
切腹自杀的最后关头(《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而陈瑞河富金山
血战;宋希濂坚守固始;张自忠拼死潢川;孙震部力战罗山;我军空军沿长江炸
毁敌几十艘军舰,击落数百架日机,仅4.29武汉空战一天,在武汉百姓抬头
观战下,击落敌机29架,己仅损失5 架。

   这样的与敌拼死决斗,如何能说一败涂地?

   只因日军广东登陆,武汉已失去战略物质进口转运中心之战略地位,陈诚建
议蒋介石主动放弃武汉,日军耗巨大代价,得一空城,战略主动,于此尽失,武
汉保卫战也,究竟谁胜谁败?

   三次长沙保卫战,则更非一败涂地,第一次长沙会战,打成平手;第二
次长沙会战,陈诚宜昌挥兵,几乎全歼日军内山英太郎中将的第十三师团;第三
次长沙会战,更是超过了台儿庄会战的大捷,九战区薛岳部,从汩水到新墙河对
日军一波一波的攻势,打得日本皇室宠将阿南惟几第十一军,溃不成军,逃亡八
天,在日军空军的拼死掩护下,才得脱困。自此薛岳被日军视为长沙之虎,
日军几年不敢南望长沙。此役也,正是什么时候?正是盟军英军在香港、在新加
坡向日军投降;美军司令温立特在菲律宾向日军投降之时!

   晓波先生的失误,我想,恐怕是初步了解了中共抗战史的欺骗,但尚未
深切了解真实抗战史之故。

   晓波先生又说:1940年以后,一系列的惨重失败和中共的内部威胁,使抗
战的主力即蒋介石的军队基本停止了与日本人的正面对抗,特别是太平洋战争
爆发、美国对日宣战后,国军的抗战除了湖南的被动防御性会战和滇缅地区的
战斗还有一定的规模之外,蒋介石把主要的精力集中在遏制中共的扩张和坐大上。
这种说法,明显是受了中共党史谎言的影响。那末,鄂西会战、常德会战这些保
卫民族存亡的恶战,我们就留给晓波先生自己去查考,慢慢纠正吧。

   需要指出的是,为什么日军回光返照,拼全力最后一搏的一号作战,即
中方的河南会战,衡阳会战,则日胜中败,某些战场确是一败涂地

   呢?从抗战八年的战争曲线看,华军是在走上坡路,日军是在走下坡路。但
19 44 年的最后关头,中国军队却节节溃败,祸根原来出在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
史迪威身上。史迪威瞎指挥,在缅甸葬送了华军精锐主力(200 师师长戴安澜殉
国)

   后,为报私仇,挽回名誉,不惜以断绝美援为压力,压迫中国战区统帅蒋介
石,大量抽调中国本土主力入缅作战,直接危害了广西等几场会战的成败,甚至
蛮横要求自任中国战区统帅;在遭到拒绝后,不惜勾结马歇尔,蒙蔽罗斯福,暗
中策划中国战区倒蒋政变,兵变,挑拨离间,分化中国战区各战区长官的团结,
使得抗战以来,久已平息下去的中国军队派系矛盾,再次上升,精诚团结,一致
对外的抗战精神,毁于一旦。李济深的投靠史迪威,陈诚的削去兵权,何应钦的
猜疑薛岳、白崇禧、张发奎,害怕他们响应史迪威反蒋政变而不敢给他们如长沙
会战时的全力支持和补给,当此抗战成败关键的时刻,中国战区军事当局内部出
现这样痛心的危机,中国战局焉能不危,中国军队焉能不败?

   幸得蒋介石在此千钧一发之计,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志,强使罗斯福撤
去了史迪威,换上了魏德迈,重用陈纳德,自此中国战区统帅与参谋、名将重新
精诚团结,方才使得中国战局转危为安,也才使得罗斯福恍然大悟,全力美援中
国,如此再战一两年,日军必直接败于中国军队之手无疑,可惜罗斯福这时已走
到了生命的尽头,而二战胜利的曙光,已曦微于太平洋水天之上了!

   中共军队的表现?我已懒得去说它!除了太原会战,有良心的军人彭德怀违
背毛泽东的意志,发动了一次较大规模的配合作战百团大战外,整整八年,中华
民族与日本民族的二十几次大血战,它到哪里去了?它何曾主动出击,配合过一
次?便是中共自己写得战史,能够找得到么?

   中国民族精神的光复,必得先光复中国抗日战争真实面貌;欲光复中国抗日
战争的面貌,必得先推翻共产党的统治。此理甚明。

   王希哲
2001年7 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