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安息吧,夏老师

王希哲

夏老师是我们三十六年前的老师。文革前的1965和1966年,
他在广州第17中学任我们的语文教师。他是一位非常和蔼,
又非常认真教学的一位老师。除了课堂上的教学,他还组
织我们参加课外语文学习小组。让我们讨论怎样更好的作文
和写诗。我的语文底子,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夏老师的教
育下打下的。近四十年来,一直受益。所以我,我们都感
谢夏老师。

和许多老师和知识分子一样,夏老师在随之的文革中,受到了
迫害,甚至批斗。我记得,主要为了他在某年纪念中共七一
党庆时,写了一篇所谓解放前,在他的家乡看见的国民党杀害
共产党员的情景,题目叫作《悼念》。结果,被认为是在党
的生日诅咒共产党。被关进了牛栏。
那时我也被审查关进牛栏,与夏老师又一起成了牛友大约
半年。在牛栏里,夏老师很开朗,他的有点迂腐的知识分子习
惯,常使大家苦中得到一点笑声,他自己也笑。记得一次也许
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一批牛栏里的老师要解放了吧,他高
兴的大声借杜甫的诗朗诵道:却看牛鬼愁何在,漫卷诗书喜
欲狂。

从那以后,我离开了夏老师,转眼36年了。多少的风风雨雨,
我心中却永远不能忘夏老师。听说,夏老师也常惦记着我。难
过的,是我竟然未能在夏老师生前,与他再见上一面。这将是
我永生的遗憾!
夏老师,您安息吧,相信您能听见,您的学生来对您的送行。

2002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