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王希哲刘晓波双十宣言《對當前我國若干重大國是的意見》

(致國共兩党的雙十宣言)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一日,王希哲与劉曉波會見於廣州大北門外蘭圃,就當前
我國若干重大國是交換了意見,并商定於十月十日對國共兩党發表宣言如下:

    一、兩岸統一的政治基礎問題
  
今年春季,由台灣的總統選舉暴露的兩岸內戰危机,使每一個對祖國有責任
感的中國人無不憂心如焚,我們呼吁:中國的和平統一問題不能夠延宕下去了!
兩岸的政治談判,應該迅速開展起來了!
  
中國共產党方面提出,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什么問題都可以談,我們認為,
這個政策不但對台灣人民适用,對大陸人民也應是同樣适用的。
  
我們的意見是,為早日取得兩岸和平統一的共識,為達求同存异之目的,國
共雙方及海內外各民主党派,各政治力量都應該也可以重新回到一九四五年十月
國共雙方簽訂的《雙十協定》和一九四八年一月各党派《政協決議》的原則基礎
上來。
  
我們為什么提出兩岸重新回到《雙十協定》和《政協決議》的基礎上來?因
為這兩個文件代表了中國國民党与中國共產党雙方八年抗日戰爭合作的最高成就。
同時,它又是這兩党分裂、內戰的開端,這是一個歷史的死結.只有回顧它,解
開它,才能回答當前兜頭而來的阻礙兩岸統一的首要問題;究竟兩岸的哪一個政
府,才是真正代表中國人民民意的唯一合法的政府?
  
中華民國是偉大的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及無數辛亥烈士艱難締造的共和國
家,它結束了中國兩千數百年的帝制,其功厥偉。公元一九四九年前,它曾經是
代表全中國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遺憾的是,領導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党第二代
領袖蔣介石先生,違背了中山先生有關結束訓政,在最短的時間內召開國民會議,
實行憲政,還政於民的遺教,以所謂中國國情為借口,實際上將中國引向了
一條專制主義的道路,特別錯誤的是,在抗日戰爭胜利之後,他拒絕了中國共產
党及其它民主党派關於改組政府,在實行憲政的基礎上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主張,
在國民党的六屆二中全會上,在右派的鼓勵下,他撕毀了國共雙方簽訂的《雙十
協定》和《政協決議》,從而引發了全面的內戰。他失去了民心的支持,終於,
他領導的數百万國軍為中共領導的解放軍所擊敗,中華民國政府退居台灣。雖然
這個政府一直堅持把中華民國引向憲政民主的道路,但它畢竟不是在全中國人民
基礎上產生的政府,因此,國際社會無法承認它作為代表全中國人民的合法政府。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嗎?我們認為,它既合法,也不完全合法。
  
先說它的合法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党用槍杆子的力量從國民
党手里武裝奪取政權後,建立的政府,中國共產党迄今仍毫不隱諱地炫耀它政權
來源於內戰的胜利。他們把這一政權的轉移方式稱為革命。
  
革命合法嗎?合法!自美國《獨立宣言》發布,獨立戰爭胜利以來,在這個
世界上,一個政府,當它對它的人民施行暴政,對人民施行蠻不講理的專制主義
統治時,人民有起義的權利,人民有推翻政府的義務,已經成了國際公認的國際
法,無論華盛頓、杰弗遜的政府,抑或列宁、托洛茨基、毛澤東、周恩來的政府,
都是以這一條國際法來為他們革命的正義性和政權來源的合法性辯護的。
  
結果,中國共產党政權(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革命法統,就清楚地來源於
內戰的胜利;內戰的胜利,來源於人民的支持;人民的支持是因為中共和平民主
建國的綱領和政策,這些綱領和政策,其大成,体現在國共雙方的《雙十協定》
和《政協決議》中,蔣介石國民政府背信棄義,撕毀了這些協議,毛澤東說:
他們就在全國和全世界面前輸了理,我們就更有理由采取自衛戰爭,粉碎他們
的進攻,成立了《雙時協定》以後,我們(中共)的任務就是堅持這個協定,要
國民党兌現,繼續爭取和平。如果他們要打,就把他們徹底消滅。
  
--保衛和兌現《雙十協定》,所以才有自衛戰爭,所以才奪取政權,中國共
產党政權革命法統的邏輯是令人信服的,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合法的。

    我們再看它的不完全合法方面。
  
說它不完全合法,是因為中國共產党在取得內戰胜利,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後,
也沒有完全實踐它在《雙十協定》和《政協決議》中的諾言,特別是沒有實踐主
要由它提出來的關於政治制度和人民的權利、自由的諾言。這樣,中國共產党就在
邏輯上自己動搖了自己革命法統的基礎.《雙十協定》和《政協決議》是這樣規定
的:關於人民自由問題,一致認為政府應保證人民享受一切民主國家人民在平時
應享受之身体、信仰、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之自由。

 關於党派合法問題.中共方面表示,各党派在法律之前平等,本為憲政常
軌,今可即行承認.
  
凡民主國家人民應享受之自由及權利,均應受憲法之保護,不受非法之侵
犯。
  
關於人民自由,如用法律規定,須出於保障自由之精神,非以限制為目的。
  
如此等等,總之,凡是人家民主國家有的,我們中國也應該有。這就是
中共在《雙十協定》和《政協決議》中主張的基本精神。
  
迄今為止,得到政權後的共產党政府實踐了它半個世紀前要求國民政府實行
的上述政治綱領了嗎?沒有!非但沒有,它還一再又一再把人民要求兌現上述綱
領的愿望鎮壓了下去(借口同樣是國情);非但如此,它還公然向全世界宣
布它拒絕接受聯合國人權宣言、人權公約規定的所謂西方的人權、民主標准,并
把這些標准說成是似乎是西方國家企圖強加於中國政府頭上的痴心妄想,中
共忘記了,當年正是他們自己主張了這些標准,正是中共自己熱烈歡迎了羅斯福、
杜魯門關於使戰後中國民主化的政策和《對華聲明》:歡迎了這兩位美國總統把
這些痴心妄想
  
的西方標准強加於了蔣介石國民政府的頭上!甚至,為美國政府在民主
原則上向國民政府的退讓,而大罵美國。在這些西方標准遭到政府拒絕後(即中
國可以說不後),中共不惜發動了三年人民解放戰爭,犧牲了數千万人
生命。
  
《雙十協定》和《政協決議》正是西方的模式,西方的標准。周恩來致馬歇
爾的信說的很清楚:吾人相信中國將采取之民主,應效法於美國。
  
吾人所稱將循美國之途徑者,乃指獲致美國式之民主及科學,并使中國采
取農業改良,工業化,自由企業及個性發展等。庶几能建立一個獨立、自由、繁
榮之中國。
  
周又說:軍隊制度,應該以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的軍隊制度為改革的榜樣。
  
在政協討論憲草問題,吳玉章說:我們(中共)認為英美等先進民主國家
所實行的國會制度,其經驗很可采取。
  
吳氏又說:憲法應保障人民權利,不應限制人民權利,但是五五憲章關於
人民權利大都規定非依法律不得限制字樣,換言之,即是普通法可以限制人
民權利,這是不妥當的。

    --多么民主的中國共產党人啊!
  
美國特使來華強加西方標准自然引起了某些中國人民的不滿,周恩
來滿腔熱情地辯護說.這次馬歇爾將軍參加了停戰談判和軍事三人小組,如僅
僅形式上看,或許有人會認為是美國干涉中國內政,但在實際上,顯然是有助於
中國和平民主問題的解決,而且符合合作的原則.
  
中共領袖今天完全忘記了,為配合美國向中國強加西方標准,他們的前
輩當年与美國的國際合作。
  
當然,中共也想告訴美國人,它有兩個綱領,最低綱領是在中國實行西方模
式的制度,最高綱領是在中國實行蘇聯模式的制度,但這是遙遠將來的事情,中
共公開地現實地是把西方的人權、民主口號寫有自己的旗幟上號召人民,得到人
民擁護而取得政權的,因此,它就必須先行實踐這個最低綱領,才能證明自
己革命的合法性和政權的合法性。在中共剛取得政權後的新政協《共同綱領》中,
完全沒有實行社會主義(即蘇聯模式)的規定,劉少奇這樣解釋。
  
有些代表提議把中國社會主義前途寫進共同綱領中去,但是我們認為這是
不妥當,因為要在中國采取相當嚴重的社會主義步驟,還是相當長久的將來的事
情。
  
這個相當長久的將來究竟是多少年?它比《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
》的五十年不變,自然不甚具体,但也決非三、五年就可以搪塞過去的。因
此,中共在取得政權之後,在尚未徹底實行它的最低綱領,給人民享有西方民主、
人權之時,就急速地把中國引向蘇聯模式,這是違背《共同綱領》的,因此是不
合法的。
  
中共只有嚴肅檢討當年違背《共同綱領》,在毛澤東的個人意志下急速推行
蘇聯模式的不合法性,才能贏得香港人民和國際社會對《基本法》五十年不變
的承諾的信心。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鄧小平的經濟改革路線實際上是在逐步重新回到
新民主主義的經濟綱領上來,這也就在政治上為國共雙方重新回到《雙十協
定》和《政協決議》的原則基礎上來,創造了條件。
  
中共應該公平地想一想,你說人家不民主(西方民主),因此從人家手里奪
來了政權,自己卻沒有實行你許諾的民主,不實行的借口也与國民党一樣,卻又
要招安人家,要人家換旗承認你是唯一合法政府,這能服國民党人么?能服天下
人么?不講民主原則,只講誰的地盤大,誰坐了北京誰就正統,這与抢得
天下便是王,搶不得天下便是賊有什么兩樣?
  
為了避免內戰災禍,為了祖國的和平民主統一,我們鄭重呼吁,北京當局,
台北當局,應立即展開政治談判,雙方都應該抱有這樣的共識:無論哪個當局,
誰愿意回到當年大家都簽了字的《雙十協定》和《政協決議》的原則上來,誰愿
意在實踐中真正實行上述文件中應諾給予人民的現代各民主國家人民都享有的人
權和民主,這個當局(或聯合當局)就必將真正成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梁惠王問孟子,我現在只有小小一點地方了,還有希望統一中國嗎?孟子回
答說:地方百里也可以完成統一大業,關鍵要得民心,要施仁政於民,
仁者無敵就是這個意思。

    二、西藏問題
  
民族自決權,是近代人類的基本人權,它不僅被列為聯合國人權公約第一條,
為當今國際社會所公認,也是馬克思、列宁主義主張的基本原則.中國共產党在
它的革命年代里,是非常主張民族自決權的。在江西瑞金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憲法大綱》里,中共不但承認中國境內各少數民族的自決權,甚至大膽宣布:
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离,自己成立獨立國家的權利。
  
這個蘇維埃國的主席毛澤東還在他的施政報告里具体進一步宣布蒙古回藏
苗黎高麗人等,凡屬住在中國境內者他們加入中國蘇維埃聯邦,或者脫离蘇維埃
聯邦,或者建立自己的區域,均由各民族照自己的意志去決定。
  
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中,民族自決權,民族自決權,仍然是中共宣告的
政策。
  
在中共七大報告中,在論述中共主張的未來的聯合政府的民族政策時,毛澤
東引述了孫中山先生的宣言。
  
一九二四年,孫中山先生在其所著的《中國國民党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
言》里說國民党鄭重宣言,承認中國以內各民族之自決權,於反對帝國主義
及軍閥之革命獲得胜利以後,當組織自由統一的(各民族自由聯合的)中華民國。
  
毛澤東宣布:中國共產党完全同意上述孫中山先生的民族政策。
  
王希哲、劉曉波也完全擁護孫先生和中國共產党的這一開明、進步的政策。
  
但是中共在取得政權後,又一次沒有按照它的諾言去作,就在中華人民共和
國成立不到一周的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中共中央向正在向大西南少數民族區進
軍的鄧小平的二野前委發了個文件批評指出:又關於各少數民族的自決權問題,
今天不應再去強調.過去內戰時期,我党為了爭取少數民族,以反對國民党的反
動統治(它對各少數民族特別表現為大漢族主義)
  
曾強調過這一口號,這在當時是完全正确的,但今天的情況,已有了根本的
變化

    在國內民族問題上,就不應再強調這一口號。
  
看來,那時的鄧小平還很天真,以為毛澤東在七大宣布的政策都是真的,是
取得了政權後真的要去落實實行的,結果挨了批評.中國共產党自己公布的綱領、
宣言、政策、法律只要它自己這個內部文件,以後不提了,就可以一筆購銷,
這种做法和作風延續至今,它是錯誤的,是中共最終失去人心支持的重要根源。
  
我們當然,不愿意看到中國境內各民族的分离,我們當然不愿意看到中國境
內各民族的分离,我們當然樂意看到各民族在中華大家庭中的和睦与團結,然而
我們不能以漢族人(中國政府本質上總是漢族的政府)的主觀愿望,否定了各少
數民族自決的權利。
  
即使達賴喇嘛,最近在德國波恩的演說中也表示,西藏与中國,不是不可以
以兄弟關系生活在一個大家庭里,他追求的是西藏宗教和文化的保護,藏人真正
的自主和自治。
  
因此我們主張,中國共產党應當承認他們當年革命、進步、開明的尊重各民
族自決權的政策是真實的政策,是可以落實的政策。并在這個基礎上,開展与達
賴喇嘛的對話和談判。只有這樣,才能妥善解決西藏問題,真正維護國家的統一
和境內各民族的團結.

    三、關於健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的問題
  
中共聲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也可以是一种很好的民主制度。他們將堅持
和健全這一制度,以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在當前條件下,我們歡迎這一表示,
并希望中共拿出實際行動來。
  
所謂實際行動,首要的就是中共的領袖人物,必須身体力行,尊重全國人民
代表大會,尊重它的全國最高權力机關的法律地位,尊重它制定的憲法。
  
然而別的不說,近日,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先生就在我國軍隊領導關系上,發
表了一番完全無視憲法的言論,他在今年八月的全國征兵工作會議上說:我軍
(解放軍)

    是共產党絕對領導下的人民軍隊。

    這是完全沒有憲法根据的。
  
我國憲法第四節第九十三條對我國軍隊的領導關系有明确規定:中華人民
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全國武裝力量。

    江澤民先生正是這個委員會的主席。
  
但是這個委員會的主席,依据憲法第九十四條的規定,并不絕對接受共
產党的領導,而是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負責。即
接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它的常務委員會領導,說軍隊絕對接受共產党領導,
江澤民置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於何地?置國家憲法於何地?
  
身份作為國家的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江澤民,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依据憲
法交給他領導的軍隊擅自宣布由共產党絕對領導,這是极端違憲、极端錯誤
的行為,他應該受到彈劾。
  
當然,江澤民先生同時擔任著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但是,中共中央
主席統率全國武裝力量的規定正是文化大革命憲法的產物,它早已為一九八二
年憲法,即現行憲法所否定和刪除,這就是在憲法上已經還軍於民了。它也
是完全符合中共七大報告中關於人民的政府一成立,共產党的軍隊就應該立即交
給政府的保證的,歷史已經進步了,我們不應該讓它倒退。根据四大在憲法
上被刪除後,貼大字報便沒有了法律依据的憲法解釋通例,中共中央主席統率
全國武裝力量
  
被憲法刪除後,共產党絕對領導軍隊也就同樣沒有了法律的依据。
  
國家公職人員江澤民主席先生如此嚴重的違憲言行,居然沒有引起任何憲法
訴訟,大家好似司空見慣,誰也不把憲法的規定當真(除了序言中的中國共產
党領導
  
之外),可見我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确如中共所言很不健全,很需要健
全。健全的辦法之一,我們建議,執政的中國共產党退出檢察院和法院,最高檢
察院、最高法院和各級檢察院、法院首長一律由各民主党派和無党派人士擔任,
只服從憲法和法律(依彭真的說法,這本身就是接受共產党的領導),在尚無憲
法法院之前,全國人大應作出決定,賦予兩院首要職責,便是監察和裁決中國共
產党的執政行為是否違憲,是否合法。健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可以提出完善的
措施很多,首要的,是必須有一种机制制約執政的中國共產党在憲法和法律的范
圍之內活動。這個主要矛盾一解決,其它的一切健全措施,方可擇善而立,否則,
多是空談。

    四、釣魚島問題
  
釣魚島是中國領土,這是沒有任何爭議也不容任何爭議的。
  
既然不容爭議,中共政府在釣魚島問題上對日擱置爭議的諒解,便
是對日本政府事實上控制和管轄著釣魚島及其海域的默認,隨著時間的流逝,日
本政府占有釣魚島在國際法上的理由將愈加充足。從中共政府的責任方面來說,
也正是這种姑息和實際上的默認,才助長了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勢力的气焰。
  
更錯誤的是,中共政府竟然一再壓制大陸民間的對日抗議活動,禁止游行,
驅迫童增,殺同胞志气,長日人威風,這种害怕民眾政治覺悟和政治主動性的作
為与中共當年痛罵的蔣先生領導的國民政府何异?
  
今天,香港、台灣、歐美一切有華人的地方,保釣運動風起云涌,團結御侮
的聲浪直於九天。然而中國人居住的大陸本土,我行我素,一潭死寂。遙望日旗
横斜之東瀛孤島,起看桴鼓相聞之全球保釣運動,十二億中國人形同看客(或看
都不看,聞亦懶聞)。中共政府對中國人民實行的莫問國事統治和政治摧殘
示范,使本土中國人已變得何等自私和麻木!人民只顧小家不顧大家,爭锱銖之
利可冒九死,而視政治為陷阱,為畏途.國家和社會早已不是自己的責任,這正
是國家政治腐敗,社會風气腐敗的根源。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
都被迫發出最後的吼聲。起來,起來!莫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么?田漢、
聶耳們何在?一二九的學生們何在?一貫站在民眾愛國運動最前列的那個偉
大、勇敢的中國共產党何在?國家如此,政党如此,人民如此,憶昔視今,非冷
血動物,能不起立仰天長嘯而椎心泣血者乎!
  
我們堅決支持香港、台灣、歐美一切中國人的保釣愛國運動!
  
我們憤怒抗議日本政府對中國保釣船只、保釣人士的武力恫嚇!
  
我們要求,中共政府對日立即進行強硬的外交交涉并通告日本政府,對釣魚
台島主權的收复,中國決不作出放棄使用武力的承諾,這不是針對日本人民,而
是針對侵略性的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勢力,當前,首先要做的事,應著手部署在釣
魚島海域實行与今春台灣海峽軍事演習同等或更大規模的軍事演習,扔他几個飛
彈,全部命中(不足演习經費,可向全國人民募捐)。否則中共政府就需要向中
國人民交代,為什么兄弟鬧分家(這也是我們不贊成的),中共就毫不手軟以武
力相逼,而外人宿敵占了我國領土,中共政府卻可以一味無限期地擱置和
諒解下去?當此日人占我釣島之際,中共外交部所謂不主張以武力解決國
際爭端之論,不諦揖讓救焚,況對台灣可用武力,對學生可用武力,對日本不
可用武力,中共政策,道理何在?

    上臚四端,宣言中外;知我罪我,不敢後避。
  
我們歡迎國共兩党,歡迎海內外各党各派,各社會賢達,俊彥先進對我們的
上述宣言,作出回應。
1996年10月8日
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