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冼岩是多维网可疑专栏作家之一。目前网上出现不少千方百计寻找各
种各样奇怪理论来为专制辩护的人和文章,与国内官方和民间网站不断贴
出的老百姓要求共产党下台,号召造反、革命、甚至暴动的意见一起,从
正反两面反映了专制制度生死存亡的生存危机。但是,尽管象冼岩之类的
人,他们的观点往往模糊得不知所云,自相矛盾,大多数东西,没有必要
去理睬,但有的重要观点,仍然有研究的必要。例如本文反对的制度决
定论
 
我在1973年和74年公开贴出的大字报中,曾经不断强调当代中国的问
题在于制度在于特权制,官僚制,等级制等等专制制度。在于实
现民主制度。并且是这些大字报论述的中心内容。因此,我是冼岩批评
自由民主人士中,制度决定论的最早创导者。但我的制度决定
论始终是有前提的,就是指当代中国的问题。我主张的是以人和人的发展
为中心的新人文主义或新人本主义,主张起决定作用的是人。因此既反对
经济决定论或中心论,也反对政治决定论或中心论,反对任何夸大人的因
素中某个单一因素的做法。并且我的文章始终把民主当作实现和保障人的
自由的手段,始终主张自由原则总体上重于民主原则。
 
笔者关于现代化三个层次的理论,批评了四个现代化,五个现代化的说法,
认为他们只是讲了具体层面的现代化,并且他们几个几个的划分也很不科
学,从总体上论述了人的现代化是最深层次,最根本的现代化;制度现代
化包括政治制度的现代化是中层次的现代化;第三个即具体层次的现代化
则是浅层次的现代化。
 
而且,制度有各种制度,制度决定论并不就是政治制度决定论。如前所述,
我们仅仅主张当代中国特定条件下社会变革的政治制度决定论,也即反对
专制制度的民主制度决定论。而且许多号称民主人士的人,实际上往往大
谈经济决定论,大谈经济改革先于或者优先于政治改革,民主人士不把民
主放在优先位置,就不能称为民主人士。因此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民主人士,
而是经济改良派人士。
 
我这里用了民主人士的概念,这个名字及民主派等名词,是七十
年代末,我们曾经考虑的名字,记得邓小平讲话中因此还攻击过民主人
民主派。但因为中共把那些依附于中共专制的民主党派
民主人士,成为对民主人士的一种讽刺,所以我们后来改称民运
人士。现在民运人士这个名字被中共及盗用这个名字的中共特务搞
得很臭,我们又无法不让他们用,并且民运圈基本上为中共控制。因此,
也许将不得不采用其他更进一步的名字,以示区别。
 
特定条件下的政治制度决定论也不是政治制度万能论。作为中国当代特定
条件下的政治制度决定论的创导人,我的文章就曾经大量论述人的素质,
道德及其他问题。因此,冼岩把特定条件下的政治制度决定论,任意夸大,
并且混同于制度万能论,然后加以攻击,这是为中共专制诡辩的谬论,反
映了他辩护士的本色。
 
到底谁是类人孩?我想,读者自可评论。
 
徐水良 2003-11-16
 
 
附原文及朱学渊评:
 
学渊评:这个冼岩是在答那个冼岩,而没有回答我任何问题,他说他
与朱学渊先生以及其它许多自由民主人士的根本区别,就在
于对制度决定论的看法,其实他的要害是反对政治改革。我倒要
问他,共产党如果不是制度决定论者,为什么就不放手政权呢?
毛泽东又为什么要坚持政治挂帅呢?他们是吃这口饭的,有个班
子写文章,只是思想很混乱,口径不统一,这般的荒诞的言论,我没
有时间去驳斥了它了。
 
 
附:冼岩专稿: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在有机界和社会领域,事物现状都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如果
其中某种因素发生变化,事物状况也必然随之变化。同理,中国今天
局面的形成,有着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当某些人断言政治制度是
决定中国兴衰的根本要素时,他们实际上已事先预设了几个并非
可以不证自明的前提。
 
由于不可能否认现状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要突出政治制度的
根本性作用,只有两个途径。要么,证明政治制度是所有起作用
因素中的决定性因素,即它不但决定着事物现状,同时还决定着
其它因素的状况;在各种变化过程中,它是唯一起主动、主导作用的
因素,其它因素都是随之变化、是因动。
 
另一个途径是,论者必须证明,虽然多个因素都能起到重要作用,但
唯有政治制度的变化是人为可以控制的;其它因素,都对应着某种自
然过程,人为干预作用有限。因此,人类改变社会的努力只能从政治
制度入手。
 
第一种思路曾经风行一时,这就是所谓制度决定论,认为制度决
定一切,制度进步则一切随之改进、制度落后什么都落后。二十
世纪后期西方发达国家在社会、经济等方面的突出表现曾经支撑了这
种观点,推动了世界范围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但是,正是由制
度决定论者们极力促成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实践进程,终结了
这种制度神话。广大后发展国家在嫁接西方先进政治制度后,所
表现出的种种不适应和淮橘成枳;许多南美、南亚、非洲国家在完成
政治转型后,在政治腐败、社会不平等、经济风险方面的变本加厉,
其严重程度比之中国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绝大多教转型成功
东欧国家,政治腐败、社会不平等、经济不稳定非但有减轻,而且迅
速恶化。政治制度转型国家所普遍表现出来的,以贫富分化、政权更
迭频繁、社会失范,乃至软政府化、经济增长乏力等现象为共同特征
的拉美化趋势和东南亚或东欧模式,使人们不能不对制度万能
念表示怀疑。
 
即使是西方政治制度的大力鼓吹者亨廷顿,面对大量经验数据,也不
得不承认,第三波民主化国家面临一系列严重问题,如重大叛乱、种
族与社会冲突、极端贫困、严重的社会经济不平等、长期通货膨胀、
巨额外债、恐怖主义、国家过度干预经济,等等。第三波民主国家
能够成功解决这些问题吗?他的回答是:在某些国家,新的民主
政权可以成功处理一些个问题。不过,在大多数国家,似乎极可能的
是,第三波民主政权不能有效处理好这些问题,而且,他们将极有可
能很难比他们的前任威权统治者更成功地做到一点。叛乱、通货膨胀、
贫困、债务、不平等与机构臃肿都将多多少少继续存在,就像十年前
的情况那样──大量的经验数据表明,后发展国家即使实现制度转
型,实行西方式民主制度,也难以获得类似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绩效,
难以有效解决自己国家面临的系列问题。采纳西方式自由民主制度即
可有效解诸如政治腐败、社会不平等、经济风险等系列问题,一命题
至今未得到世界范围经验资料的支持。通过大面积的案例观察,学术
界倾向于承认:迄今为止,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一地的民主政治制度
与其经济发展具有正相关性。
 
虽然严肃的学术研究并不支持制度决定论的结论,但这并不妨碍某些
西方制度的鼓吹者们自作理解、自我标榜、自行鼓吹,仍然向大众灌
输西方制度优胜论那一套,将社会的优劣成败都归结为制度原因。但
是,也有一些人换了思路,即换成上述第二种思路。
 
第二种人论证说,虽然还有其它因素,例如人口、资源、经济、技术
等等,都能对社会状况发生重大影响,它们的重大变化可单独导致社
会本身发生剧变;但这些因素都对应着各自自然过程,人力干预作用
不大、效用不彰。只有政治制度,才是人力完全能够把握、是人的努
力可独自加以改变的。因此,纵然政治制度和其它要素相比,只具有
同等、甚至可能还颇有不如的作用性和影响力,改变政治制度仍然是
人类最方便快捷的推动社会进步方式。
 
认为政治制度可随意改变,这是一切政治改革优先论、政治制度决定
论和政治改革即行论所必然预设的逻辑前提。但这种前提,只是一种
想当然的理想化假设。它根源于人们改造世界的盲目冲动、根源于
揽子解决问题的理性自负,并没有得到经验和理论方面的重要支持;
反之,这种冲动在实践中一再遭遇挫折,这种自负在理论上一再被证
谬。
 
实践方面,不但社会主义国家的制度改造实践遭遇重大挫折,基本上
已由灿烂归于平淡;自由主义的宪政民主制度实验在后发展国家也步
履维艰、四处变形走样。理论方面,从哈耶克开始,理论界即已开始
批判人为改造和建构制度这种人类致命的自负。如果说在哈耶克
那儿,这种批判还缺少反思平衡的基本理性,只针对社会主义而
不针对自由主义;那么时至今日,在经历了自由民主制度在后发展国
家人为建构的大量例证后,思想界已经把怀疑的眼光投向普适制度
本身。
 
人类在社会科学方面的知识积累,一直被认为并不具备等同于自然科
学的客观性、精确性。迄今为止,人类关于制度变迁方面最精确入微、
最具科学性的理论成就是制度经济学理论。根据制度经济学代表人物
诺斯的发现,经济运行中存在强烈的路径依赖效应,即人们并不
一定会为了追求更高效的制度而改变自己早已习惯的制度。这种效应
的形成,背景原因很复杂,但它确实是一种客观实在。制度变迁
要克服这种路径依赖效应,就只能渐进、只能从局部性开始;只
有这样,制度变迁才是真正可行的、才是正向性的、其效用才是可以
持续积累的。
 
政治是关于可能性的艺术。只有可能的东西,才会被提出的、被实行;
不可能的东西,设计再精美、口号再漂亮,终究只是镜花水月、只能
白忙一场,无非事先赢得一些掌声、事后赢得几声叹惜而已。那些执
着于七彩肥皂泡的人,不是自欺、就是欺人,不是傻子、就是骗子。
优先关注现实可能性而非理想化的必要性,这是我与朱学渊先生以及
其它许多自由民主人士的根本区别。
 
关于如何渐进,当然会有不同标准、不同尺度、不同判断。但不论以
何种标准、何种尺度衡量,开宗明义即提出要社会最大强势集团(执
政集团)放弃其根本利益(一党专政),甚至要其自置于前景莫测、
可能连基本生存都难以保障的死地和险境(民主即行),这无论如何
也不是渐进,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可行。能想出这种直截了
当、便宜简单的方案主张,并且全神贯注、持之以恒,自己还经常为
此感动不已、激动不已的人,吾无以名之,唯借名名之曰:类人孩
 
多维新闻网2003111321: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