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读周永军调阶段性查报告笔记
徐水良
2004218
 
【按】此文原是随手写下的笔记,记下一些难解的疑问。现修改发表,希
望得得到了解情况的朋友指教。
        ――徐水良2004219
 
海外民运的情况之复杂,扑朔迷离,有时难以言表。我在国内时怎么也想
象不到情况会如此复杂。
 
我个人出国前后的亲身体验,真是让人惊心动魄。中共地下势力的强大,
及其玩弄阴谋诡计,把海外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大力造势,哄抬地下势
力想抬的人,把真正的异议人士打压到令人窒息的地步,指鹿为马,所有
这些情况,细想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就我出国的经历而言,在国内时,我是力挺魏京生的一个,虽然我听说他
的不少缺点,但觉得从大局出发,应该维护他,他毕竟是一个勇士。1979
年魏第一次判刑时,各地朋友虽然对他有损大局的做法有意见,仍然为他
呼吁。我本人就曾经亲自上街张贴有关呼吁材料。魏先生一再对媒体说没
有人为他呼吁,不符事实。他第二次判刑时,因为他的言行得罪了不少人,
没有人为他呼吁,我只好动员浙江等地朋友组织呼吁。为此北京下令抓人,
抄了我工作地方的办公室和仓库,牵连收留我的同学,他原被安排中共在
香港组建电视台任职的事情,也被取消。我连夜逃走,结果中共逼我同学
交人,并抓了王东海等人。後来任畹町先生写文章反对魏,我为此还和他
激烈争吵。出国前,许良英先生嘱我不要与正义党搞到一起。我对正义党
几个负责人有所了解,所以很爽快地同意了。到纽约前,我一直与刘青联
系,请他接机,但不巧,我出国那些天,他要去欧洲,其他人我又不熟,
只好请正义党的人接机,没有料到後来招来大麻烦。到海外後,与魏京生
联系,四个月连一个面也见不到。相反傅申奇天天来动员,为了朋友面子,
再加上国内组党,急需支持,所以明知正义党复杂,也在参加民联之后,
再勉强同意加入正义党。但很快,我主持正义党一次核心会议,对组建海
外民主党问题作出一个决议,大约第二三天,傅申奇邀我到王炳章家吃饭,
席上几个人突然围攻,说我要把海外已经死了的民运组织拉起来,说其他
民运组织都应该瓦解。我大惊,说王和傅你们当时在场,决议一起作出,
为什么会上你们不提?而且有意见你们也可以在内部或者下次会议提出。
参加会议的就我们几个人,决定绝对保密。你们会後却找这些没有参加会
议的人来围攻,什么道理?你们要我去瓦解海外民运组织,这办不到,第
一不道德,第二不可能,我不会做。这种分歧无法调和,于是在波士顿一
次会议上我退出正义党。前后仅仅一个月。更让我惊奇的还在后面,王炳
章和傅申奇後来两次嘱咐我,说你退出正义党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大陆知
道,否则我们也保不了你。我真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原来这个总部设在纽
约的正义党,决策权不在纽约却在大陆!我没有照他们的要求做,果然受
到特大规模的围攻,海外网站上铺天盖地全是围攻我的东西!攻击的主要
内容,就是他们接机留我住宿两天,对我有所帮助,我退出正义党就是忘
恩负义。
 
後来揭出的事实和从其他方面了解的情况,我才进一步搞清了许多情况。
例如胡安宁反戈一击,公开揭发了上海公安再三要求胡帮助,指导和支持
傅申奇等情况(当时上海公安把胡当作自己人)。正义党的性质逐步明朗
化。
 
周永军先生的阶段性报告,与我们过去掌握的不少情况,基本吻合。我祝
愿他们弄清真相,营救王炳章出来的愿望尽快实现。但是,我与周永军先
生不熟悉,他的名字,我第一次还是从王炳章口中知道,王炳章斩钉截铁
的结论,想来周先生是不愿意听到的。对高光俊先生,我有很深的切身经
历和体会。一般情况下,我不大可能相信他们的东西。因此他们的做法,
对我说来,现在还是一个天大的谜。
 
就报告内容及整个事件说来,有很多问题,扑朔迷离。例如:
 
1、如果周永军的报告成立,如果确实发生过绑架或者诱捕事件,那么,
岳武、张琪就用不了任意编造,闹得矛盾和漏洞百出。他们只要修改一点
细节就可以了,至多细节有出入,不可能闹那么大的漏洞。因此,也不能
排除这是有人导演的一场规模很大的戏这样一种可能。
 
2、如果这是一场戏,它的目的又是什么?卷入其中的正反各方面演员又
扮演什么角色?
 
3、王炳章先生身患重病,(最早新闻发布会说是癌症,後来有人改口),
不去医病,却不顾可能是危及生命的重病,奋不顾身去越南。这与他一贯
的行事逻辑和风格颇为不同。使他这样做的重大目的和动机究竟是什么?
 
4、据王炳章先生自己说法和其他消息,美国FBI对他有怀疑而严格监控。
我刚来纽约时,他曾再三说过他的电话受FBI监控,打电话要小心。有时
据说还牵涉到其他国家。此外过去有过大量材料,还有一些奇怪现象,(我
个人就碰到过一些怪现象,)都有待澄清。其中有些问题,牵涉到总体布
局。希望营救王炳章先生的朋友们尽快实现愿望,营救他出狱,除了维护
人权,对今後搞清问题也有意义。
 
其实,很多事情,如果真的深入钻进去研究,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解决
这些问题,很难,我们力不能及。所以我後来就干脆抛开这些问题,干脆
尽可能与海外是非圈保持一点距离,做一点自己力能所及的事情。
 
以上这些话,仅仅是作为读者和观众,写下一点感想,没有任何结论,也
不想去深究。我只想做一个观众。这几年,都往往是中共地下势力演戏,
头脑清醒的异议人士看戏。
 
真正从事民主事业的人们,既然没有办法把中共地下势力从民运圈中赶出
去,那么,为过分艰难的事情多化力气,还不如从早已成为沦陷区的这个
小圈子撤出去,重新聚集,重建根据地,这样也许更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