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附:材料两份
 
            材料两份
            徐水良
 
【按】这里是我在198812月写的一个《建议书》,以及19889月写
的《短论数则》,转自1995年香港出版的本人论文集《批判四个坚持》一
书。建议书和文章写成後,马上设法带出监狱,寄送中共领导,并寄给许
良英,方励之,严家其等先生。中共把1989年初知识界上书定为89民运
起点,这个《建议书》时间更早一点,因为没有看到"64"期间有关电视,
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包括在当时电视上公开抄家抄出的、我的"反革命材
"中,也不知道它对後来的上书起了什么作用,但我想它们应该是89
运的先期材料之一,并可作为本人回忆《我在狱中过六四》一文补充。从
材料中可以看出,当时本人还受着马克思主义的束缚。
 
      ――徐水良2004416
 
 
           建议书
           徐水良
 
为抓住目前尚存的最後机会,以防止大规模冲突在我们祖国发生,本人建
议采取以下措施:
 
一,赵紫阳同志辞职,由胡耀邦同志主持全面工作。邓小平同志年事已高,
可离休颐养天年,其职务可由胡耀邦同志兼任。
 
二,释放七九年後被关的持不同政见者、政治犯。恢复因"自由化"等问题
而被批判处罚者的名誉。
 
三,组织民族团结、和解及复兴、振兴委员会,取得全国人民信任。
1、委员会由中央领导人及原来持不同政见人员和其他有关人员组成;
2、聘请国内外有关学者专家组成顾问团;
3、委员会任务:
1)、研究制订改革总方案,交由公民投票决定;
2)、根据总方案,确定改革总计划;
3)、处理重大问题,调解重大冲突。
(如需要,本人可以谈总方案,总计划的内容建议)
 
四,开放解除报禁,保障言论出版自由,鼓励全国人民为振兴中华民族献
策。
 
五,依据法律实行结社自由,包括解除党禁。
 
六,在改革总体方案、总体计划制定并实施前,希望全国人民克制使用罢
工权利,并把游行示威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以保证必需的安定和秩序。
 
七,安定人心。民族团结和解及复兴振兴委员会应向全国保证:一方面,
改革方案将是彻底的,全国人民的要求将得到满足;另一方面,改革前的
既得利益集团(如官僚),只要他们不采取反对并阻挡改革的行动,他们的
利益,改革後也将予以照顾,其生活水平,将得到保证,这样的结局,比
起大冲突发生,最後被人民抛弃或惩罚的结局,对他们应该有利得多。
 
      只有采取以上措施及一系列更详细的其他措施,才能避免大规模冲突
的发生。
 
      希望有关人员以民族大局,社会主义事业的大局为重,以他们自己的
行动为祖国减少波折,迅速创造振兴条件,同时也为他们自己在历史上留
个好名声。
 
     以上建议,请转中央,供参考。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短论数则
              19889
 
                 
 
    前一段把生产力标准捧上了天,甚至说它是"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
检查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凡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按:
摘自赵紫阳13大报告――徐水良2004416日】等等,完全胡说八道。
过去用政治标准来取代经济、文化、道德、文艺及其他一切工作的标准,
是非常错误的。现在,把生产力当作最根本的标准,也是错的,它只是经
济标准之一,它从属於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一根本标准。按上述主张"
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人的逻辑,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也会采
取某些地方曾经有过的做法,例如开设妓院,或输出妓女,去赚外国人的
钱;租借军事基地或割让,出售领土,以取得外汇或外国援助;寻求军事
保护,以减少军费开支;出售国宝文物,使之变成生产力;破坏风景名胜,
以求经济发展,等等做法。(另外,按这个逻辑,不知他们是否允许用希
特勒式的杀人工厂来处理痴呆、残废、老弱、患有患烈性传染病及不治之
症等等各类人,以减轻国家及社会负担,来取得生产发展呢?)按我们的
标准即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以及从属於这一标准的道德标准(抱括人
道标准),文化标准、祖国的自由独立标准(政治标准之一),我们自然将坚
决反对这样做,因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高於生产力标准。
 
    "反对社会主义、主张资本主义"的,究竟是谁呢?是我们这些持自由化、
民主化、主张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人呢,还是反对自由化、民主化、蔑视
人的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呢?
 
    附:"社会主义社会最根本的任务是发展生产力",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扫清道路。其中包括发展生
产力,为人的自由发展提供物质条件,也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及其他各
方面,包括扫除阻力,促使人的自由解放,包括宏观体制改革,也包括微
观各种具体做法,等等。
 
                
 
    根据我们的论述,现在是提出"六个现代化"理论的时候了。魏京生在七
九年三月入狱前提出的"五个现代化"(即四化加政治现代化)理论,是对我
国的现代化理论的一个贡献,当时虽然遭到反对及压制,现在却已普遍为
人所接受。不过,本人一直主张再进一步补充,提出"六个现代化"的理论。
概括地说,这就是"四个方面,一个关键,一个根本",即为了实现工、农、
科技、国防四个方面现代化,必须实现制度现代化,其中首要的关键是政
治现代化,而为了实现上述五个现代化,根本的问题又是人的现代化。
 
     这一"六个现代化"理论(简称"一一四理论")与本人关於走真正社会主
义道路的理论(简称"一、二、三理论")是互为补充的一个整体,是同一个
理论系统中互为补充的两个方面。在"一、二、三理论"中,人的发展作为
目的出现,而在"一一四理论"中,人的发展又作为手段出现。因此,人的
发展,既是目的,又是手段。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中,人以及人的自
由全面发展,应该始终处於中心地位。
 
                 
 
     现在的理论水平,尤其是治国水平,太低太低,以致像生产力标准问
题等等许多不言而喻的问题,都不得不由我们来论述,理论、决策、做法
等方面错误和荒唐的东西,比比皆是。(而本来,我们关心的是更深,更
高的理论问题。)这确是颇为遗憾的事。
 
     事实上,我们不乏杰出的理论人材,也有为数不少的杰出的治国人材。
但是专制主义压制及扼杀他们。专制主义者大反自由化,压制和束缚我们
的理论工作者及全国人民的自由思想,扼杀他们的创造性。专制主义者不
得不公开承认自己盲目无能,毫无预见能力,以致不得不采用瞎子摸石头
走路("摸石头过河")的办法来走路,来处理国家大事,把十亿人的大事
作儿戏来摸,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超级大船以一个人过小河的"摸石
"办法来驾驶。轻率、盲目、朝令夕改、摇摆不定。(陈云同志偶然说了
一句错误的话,即改革是"摸石头过河",结果被专制主义者到处用作掩盖
自己无知、无能、盲目而毫无预见能力的遮羞布)(既无高瞻远瞩的预见
及领导能力,何不辞职?)
 
     不仅如此,他们还强迫十亿人民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巨轮按这种
灾难性的方法行驶(而不管这种方法会使巨轮沉入海底),谁要是有一定预
见能力,并指出未来应走的航线,他们往往就把他关入监狱。在这种情况
下,治国水平的低下,及因摸石头开巨轮而造成船毁人亡的结果,也就将
是难以避免。
 
     "摸石头"改革及解决重大问题的思想也是对现代系统论、系统科学的
反动。
 
                    
 
     从满清末年到蒋介石时期,统治阶级常用"中国式的宪政""中国式的
民主、自由"等等来欺骗人民,搞伪民主、伪自由。(按:在国外也有奈温
"缅甸式的社会主义"等等例子)因此,人们往往把"中国式的"几个字,当
作讽刺性的""字的同义词,加以讽刺性的应用。而八零年以後,许多人
也用"中国式的""中国特色的"等等字样,来讽刺伪现代化、伪社会主义、
伪民主、伪自由及各种腐败现象,等等。在这种情况下,作为马克思主义
者,一方面要顺从人民意愿,强调社会主义及现代化、以及民主、自由等
等的国际性和国际标准,因为社会主义及现代化,自由民主等等的本质方
面,不是它们的地方性、地方特色,而是它们的国际性及符合国际标准。
我们不能抓住非本质丢掉本质,抓住芝麻丢掉西瓜。只有强调其国际性及
国际标准,才能击破封建的及其他各种旧势力,以及伪社会主义及伪现代
化的做法,破除他们贩卖假货掩盖真相的防空洞,以及在"国情特殊"的借
口掩护下,保护旧势力的企图。另一方面,我们又应该指出,任何理论,
任何外国的好东西,都必须适合中国实际,应该在中国实际中再创造。我
们一定要吸取全盘苏化的教训,也要吸取中国近年来盲目引进,盲目照搬
的错误。例如,中国质量管理协会照搬日本的TQC,结果只是照搬日本
TQC中的缺点错误,并进一步把它发展成有中国特色的系统的缺点错误
体系。照搬及发展错误的结果,是失败加虚伪,TQC变成系统制造伪材
料。
 
      因此,我们需要的社会主义及其现代化,应该是真正符合国际标准的,
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并适合中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及现代化。这才是正确的
提法。
 
                  
 
      一九七四年,本人根据浙江人民反对翁森鹤之流的斗争情况,以及国
际国内的历史经验,总结了在一党专制的现代专制主义条件下,广大人民
群众在反对专制主义中将会采取的斗争形式。在七五年的文革中,本人指
出,杭州人民反对翁森鹤之流的斗争,乃是全国人民反对特权官僚专制主
义,尤其是反对新官僚(指王洪文、翁森鹤及"海派"之流)的一次预演。
自七五年以後,本人一再向朋友们描绘了广大人民群众反对现代专制主义
的斗争中将会采取的形式。我国的四五运动,南京事件及天安门事件,八
六年的学运、波兰的情况,捷克的情况,以及最近发生的缅甸的情况,都
证实了本人的预见及描述。
 
      由於专制主义的高压,社会没有及时消除对立及危险、释放紧张应力
的安全机制,专制主义者压制别人反对他们的一切行为。结果,矛盾积累
著,经过一些必然的过程及阶段(此处不详述),最後导致矛盾的总爆发,
以至大规模的冲突。这种冲突,当然会给民族带来巨大的损失,与社会的
顺利发展相比,冲突之前的压抑,以及这种压抑所造成的政治、经济、文
化的迟缓落後,再加上这种冲突所造成的损失,是民族的灾难。(当然,
这种灾难会有冲突後巨大的社会飞跃作为补偿。)
 
       七八年三中全会後到七九年三月,我们曾经有避免这种灾难的很好的
机会,如果我们的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足够明智,抓住时机努力实现社会
主义的自由化及民主化,那麽,我们将能完全避免这种灾难,并使我们的
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得到高速发展。小的冲突,当然在所难免,但这是
正常现象,是正常的"应力释放",只要处理得当,这些矛盾和冲突,就会
变成社会前进的动力。但我们的专制主义者却在自由化、民主化的小小萌
芽及由历史矛盾积累造成的小小冲突面前吓破了胆。七九年三月,迅速刹
车,动手根除和压制当时刚刚萌芽的社会主义自由化、民主化的幼芽。当
时,在四人帮、林彪垮台前曾经举起反对林彪四人帮旗帜的人,从事民主
运动的人、广大人民群众,几乎全体一致地反对这种做法。不少人还在此
後的两年时间内,作了不少努力,希图挽回局势,但结果,有的被投入监
狱,其馀的被视为敌对力量或危险分子。避免民族灾难的道路最终被堵死
了。
 
      现在,一如我们早就预言的,规模空前的冲突正在日益迫近,为避免
这种冲突的一线希望所必须采取的措施,又是我们的领导人所不愿接受
的。因此,冲突(对於人民,这实质上是革命)将不可避免,我们只希望
冲突双方,主要是专制主义者一方,将足够明智。我国不是匈牙利,不是
波兰,不是缅甸,如果专制主义者采取缅甸那样镇压人民的措施,那麽,
他们必须以他们自己的生命以及他们在历史上遗臭万年为代价。
 
      时间已经不多了,希望原来站在专制主义立场的人们,原来的专制主
义者们,尽快转变立场,站到广大人民群众一边来,从伪社会主义者变为
真正社会主义者,从专制主义者变为民主主义者。
 
                  
 
      一九七二年,本人最早起草《反对特权》一文时,标题为《为自由、
民主而奋斗》,後改为《为实现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而奋斗》、《为社会主
义自由民主而奋斗》。及至次年八九月间,才最後决定改为更具战斗性,
更引人注目的标题即《反对特权》,并於九月初完成初稿,复写後,寄往
《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理论部门。主要讲民主问题,把自由问题
暂时放在一边,以缩短战线,如本人《资产阶级民主化自由化和社会主义
民主化自由化》一文中所述,这可能是一个策略错误,也许提"社会主义
自由和民主"的口号,更好一些。现在,响亮地提出这个口号,把它放到
引人注目的地位,已是非常迫切的问题了。
 
                    
 
      从理论上说,在理想的社会主义条件下,社会主义的敌我矛盾,只有
全社会(全体人民)与极少数社会渣滓、社会公敌――刑事罪犯的矛盾。但
由於我国的社会主义事实上还不够格,因此,除上一敌我矛盾外,还要加
上广大人民群众(或全社会)与极少数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的矛盾。解决这
後一矛盾的方法及形式,将以实际的具体情况为转移。马克思主义者应该
尽量争取开明的专制主义者。那些与人民为敌到底的专制主义者,需要以
危害祖国、危害人民、危害国家罪治罪的专制主义者,只是极少数。(
消反革命罪,改为危害祖国、民族、人民、国家罪的问题,见本人过去文
章。)马克思主义者务必避免苏联及我国在过去处理矛盾方面的极""及过
火行为。尤其应该保护那些有专长的知识分子及治国人才。
 
                    
 
      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一直用多种借口回避、反对或拖延实现巴黎公社
式的民主制问题。他们以克服巴黎公社缺点为名,大肆否定巴黎公社的民
主原则,推行他们自己的专制主义。他们以生产力落後为名,把实行巴黎
公社式的民主制推到遥遥无期的将来。似乎他们的"社会主义",还不如一
百年前小农的法国,和基本上是手工业,尤其是小手工业(机器大工业极
少)的巴黎。
 
      历史已经证明,在我们现在的条件下,尤其到今天,不解决取消特权
官僚专制主义、实现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这一关键问题,我们就无法再继
续前进,不解决这个问题,一切重大社会问题的解决,都将是不可能的。
企图回避这个问题而先去解决工资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及其他一系列问
题,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是不能成功的。即使物价改革这样并不很困
难的问题,也因为特权官僚专制主义的干扰(例如官倒)等等,而大大增
加了难度。由於这个难度,再加上更为重要的、治国者对物价改革问题的
无知,使得过去在物价方面的一系列做法显得极其轻率可笑。(我们的治
国者根本不知道,物价改革的主体部分,必须在一至两年内完成,少於一
年,时间短完不成,超过两年,难度增加,损失增大,也可能完不成或难
以完成,当然他们更不知道完成物价改革所必须采取的一系列正确措施。)
 
      我们早已指出上述问题,在八四年关于改革问题的论述中,又再次强
调这一点,(记得当时再次指出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在於解决人民群众
当家作主的问题即民主问题,指出鼓吹一包就灵,企图把农村大包干简单
推到大工业来解决工业问题,是荒谬的,等等。)这里我们又一次强调这
个问题,供有关理论及决策部门研究参考。
 
                  
 
      社会主义必须确定一条重要的民主原则:根据公民平等的原则,公民
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任何公民(包括公民个人,公民的社会组织、
社会团体,其中也包括政党,公民的思想等等)一律平等,个人和组织不
得享有垄断政治权力、社会权力的特权,法律不得规定或承认这种持权、
政治权力的垄断,是专制腐败的根源。所有公民、公民组织、团体、政党,
只能行使人民或一定范围内公民委托的权力,而没有超越公民及人民委托
的垄断特权(不许他人竞争的特权)。社会权力、政治权力、如行政权、立
法权、司法权、对社会的领导权等等,都必须由人民选择的公民或公民组
织来执行;而公民或公民组织只有以其先进性,以其符合人民利益的一切,
来赢得人民的拥护,而不得依靠强制规定的垄断权。
 
      法律不得强制赋予任何个人,任何社会集团,社会组织(包括政党),
任何一种意识形态,以凌驾於社会之上的特权,尤其是对行政、立法、司
法、社会及公众的指导权、领导权,以及领导、统治或垄断地位等等重大
特权。历史证明,强制规定某某个人的领导特权,必然产生个人独裁,强
制规定某个政党的领导特权,必然产生一党专制,强制规定某种意识形态
(包括宗教、主义等等)的领导、指导地位,必然产生思想专制。
 
                  
 
      就我国的实际情况,我国的国情来说,一个特别重大的问题,未引起
理论及决策方面的足够重视,这就是打破农村和城市互相分割成二元社会
的问题,我们的许多政策不是打破这种分割,而是强化这种分割,是完全
错误的。
 
      为了打破这种分割,首先必须取消对农民的一系列歧视性做法。例如
取消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的人为限制和固定划
分,必须实行择业和迁徙自由,必须取消人为压低农产品价格和提高工业
品价格的做法,必须取消对农民的一系列限制。农村公民和城镇公民在政
治、经济、教育、文化各方面一律平等。
 
      不打破城乡分割的二元社会,我们就无法进入现代社会。因此,这是
关系到我们国家和民族命运的一个重大问题,必须予以足够重视。
 
(注:短论原文尚有另外几个部分,未整理)
 
19889月写于镇江江苏二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