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徐水良
2004411 
 
一、一般原则
 
前几天,我在评论一个朋友论述秘密活动不可能一文时,曾经说,作者对
公开活动和秘密活动问题的分析,有一点误解,把事情本身的性质风险问
题,与公开秘密两种策略的选择问题,两个不同问题混淆起来。但我认为,
作者提出的问题,非常值得大家重视。因为一般人不清楚共产党统治下秘
密活动的艰难。由于共产党眼线遍布,检查一切信件、电子邮件和电话,
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很难从事秘密活动。普通人组织那些共产党害怕的秘密
组织,暴露危险随人数增加呈几何级数增加,例如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平均
暴露的可能如果是20%,三十个人不暴露的可能就是(1-20%)的30
方即千分之一左右,(暴露的可能就是99.9%)。到二三十人,几乎没有不
被共产党破获的。但一般说来,同样性质的、政府不喜欢的活动,公开活
动的风险,比秘密活动大得多。例如,你在家里说共产党是土匪,现在即
使当局知道了,也没有多大风险,但在公开场合讲共产党是土匪,那风险
就要大很多很多。作者关于秘密活动不可能的理由,对公开活动同样适用。
而且,除非秘密活动本身也被定罪,否则,公开活动的风险总比秘密活动
大。所以我觉得作者的有关论述,是一种误解。其实,你适合选择公开活
动还是秘密活动,只是取决于你从事什么样的活动。如果你从事风险不大
的事情,一般就没有必要选择秘密活动。风险大的秘密活动,在共产党统
治下很难做大,你就必须使它保持分散的小规模。但如果全国人都来做分
散的小规模的秘密活动,例如在家里和亲友圈子中宣传结束共产党专制,
组织二三个人的读书组,等等,那对共产党的冲击就会非常大。但你要做
大,就必须减低风险,就是选择合法,温和的活动。你要做得很大,你就
要接受党的领导,与共产党保持一致,但这时你对共产党专制的冲击就会
很小。所以,采用什么办法,做到什么程度,完全是一种采取好的策略和
权衡利弊,争取达到最大效果的选择。我们既反对冒险,把风险很大的秘
密活动做大,也反对机会主义,为了做大抛弃原则。不顾一切提倡合法公
开正面,当作原则,本身是片面的。共产党搞四个坚持,不允许别人反对
共产党,如果不讲条件,不管什么地方,即使在家里及亲友中,或者共产
党要完蛋的时候,也要坚持合共产党的这种法,这合适吗?我想,我们只
能坚持一个原则,这就是:按照客观情况和需要,尽可能减低风险,尽可
能增大效果。
 
以最小风险达最小损失到最大效果,这就是我们选择策略的基本原则。
 
二、中国历史上的秘密组织和活动
 
在满清以前的社会,县衙是最下层政权,官民比例非常小,在几千分之一
到几百分之一。(不象现在的中共,达到几十分之一,有的地方甚至到十
几分之一。)国家政权对广大城乡地区的控制非常有限。国民党政权向下
延伸程度及官民比例略大一点,但其控制力仍然有限。并且由于辛亥革命
以後自由民主的制约,保留了经济,言论,结社,新闻,迁徙等等基本自
由,给秘密组织留下了巨大的活动空间。这些基本自由,在中国两千多年
历史上,只有中共几乎完全取消,其他朝代最多只有低程度的限制。因此,
历史上,中国社会曾经有过大规模秘密组织,特别是以宗教或者帮会等形
式或外衣掩盖存在的大规模秘密组织。而中共由于很早就建立自己的根据
地,可以统一指挥国民党统治区的地下组织,而国民党专制与中国传统专
制差别不大,又由于共产党组织严密,共产党地下组织极度扩大。最后,
控制了国民党统治区的绝大多数媒体,国民党党政军也遭到共产党全面渗
透。结果,国民党统治区的舆论,几乎全是反国民党的,国民党军队的作
战计划,蒋介石还没有看到,就已经到达毛泽东周恩来桌子上。东北,原
来杜聿明指挥,打得林彪四处逃窜。後来换上卫立煌,一家子都是共产党,
他要求率几十万军队起义,毛泽东还不同意,结果卫立煌就设计把几十万
军队奉送给共产党消灭。及到中共建政後很久,卫立煌表面上还是战犯。
现在共产党还利用西方的自由民主,比渗透国民党更加轻松地渗透西方。
 
三、在中共极端专制条件下,大规模秘密活动不可能
 
共产党建政以後,建立了既没有民主,又没有自由,并且对人民实行血腥
统治的法西斯专制。中共又非常清楚地下力量地下活动的威力,因此极度
加强对社会的控制,严控秘密活动和秘密组织。中共把其控制下伸到每一
个生产班组和居民小组,甚至深入到许多家庭。在中共控制最严密的时候,
几乎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积极分子,甚至每个革命群众,都成了
共产党的义务线民。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稍有规模的秘密组织和秘密活动
都不可能存在。在这个期间,中共破获的秘密反革命集团,人数往往
只有几个人,很少有五六个人以上的。其中大部分还不是真的反革命集
,而是研究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小组。
 
到後来,尤其是六四以後,老百姓和中共党员开始反对共产党,为其当义
务线民的人数急剧减少。中共就以大大扩大官民比例,大大扩大其地下特
情耳目的办法,来加强控制。我当浙大革委会常委的时候,浙大保卫部门
不相信当时的革委会主任,特意找我汇报工作。中共对敌情的监控和
线民的安排,使我大为震惊。但据我所知,与现在中共的安排控制相比,
几乎是微不足道。中共目前的规模,是那时的许多倍。我工作的工厂,文
革前一千五六百人,据说公安机关只安插了几个专门的线人。而现在,公
安,国安,甚至还有总参及其他机构,纷纷安插特情、线民。据说几乎每
个单位,甚至十几个人的单位,都有他们的人。大量商店,旅馆,企业,
公司,往往都由这些情报机构建立。据说有的地方,如深圳,大量单位由
他们控制,有人甚至说占一半。
 
在中共对社会极度控制的情况下,大规模的地下组织和地下活动几乎是不
可能的。即使公开的但中共不太喜欢的组织,中共渗透的人,往往也占多
数。其实,一个国家政权,如果法律允许,并且政府愿意,一般总是能够
控制反对派组织。苏联东欧中国不用说,即使在民主的美国,FBI对共产
党的渗透有时也达到共产党总人数60%。在这种情况下,反对派组织形
象上往往也就小丑化。并且,象萨达姆这样的独裁政权,及到垮台前,也
是非常有效的控制了伊拉克国内和海外的反对派组织,连在美国和西方的
伊拉克反对派侨民,及到萨达姆垮台,才敢上街庆祝。
 
四、用概率说明大规模秘密活动不可能
 
因为没有书写数学公式的软件,本部分只好用文字表述。
 
中共对"反革命案件"的破案率,在一半以上。对"反革命集团"的破获率,
则更是异常高,凡是被中共发现的,几乎没有不破获的。我们这里以中共
破获能力和一般民众暴露可能的下限计算。假定中共对"反革命案件"的破
获能力为50%,每个"反革命案件"的作案次数,一般很少超过4次,以上
限平均4次计算,50%的开4次方,84%,每次活动暴露可能大约16%。
实际高于此数。一个组织如果达到5个人的规模,每人平均作案活动6次,
5630,(116%)的30次方,不暴露可能只有5.5,暴露可能99.45
%。如果活动次数或者人数再增加一倍,5人乘12次,或者10人乘6次,
达到60人次,则不暴露的可能只有10万分之3,暴露的可能为99.997%
 
一个秘密组织,即使不从事公开反革命活动,由于成员活动及通信,
联络,暴露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由于国内老百姓不知道中共大规模检查
几乎所有邮件,电子邮件,监听所有电话,过去的秘密组织和秘密活动,
大量是由于通讯联系暴露。更何况这些组织还要从事反革命活动,它
暴露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当然,秘密组织或秘密活动,其成员和每次活动的暴露可能性也各各不同。
但不暴露可能性就是所有因数的乘积。例如,五个人的一个组织,一段时
间或几次活动的暴露可能分别是10%,20%,30%,20%,30%,则不
暴露或秘密性的总可能性为(110%)(120%)(130%)(120%)
130%)的乘积,大约是28%,暴露的可能性为72%。随着时间的延
长,活动次数的增加,成员增加,暴露可能性不断增加。如果其中混入一
个线人,告密的可能接近100%,则上述因数中一个因数接近0,总乘积
也就接近0
 
因此,在中共专制条件下,单个组织的大规模秘密活动几乎是不可能的。
 
五、分散的或特殊情况下秘密活动的可能性和意义
 
但是,我们并不能据此完全否定中共专制条件下一切秘密活动的意义。如
前所述,同样性质的活动,秘密活动的风险,毕竟比公开活动要小得多。
如果全国老百姓都开展分散的小规模的秘密活动,尤其象私下传递中共不
让发表的消息和文章之类的事情,那中共防不胜防,又没有合法,合理和
符合道义的理由,来加以限制,那对中共的冲击,仍然是极其巨大的。三
十多年来,中国社会的松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种活动的结果。尤其下
一代普遍的反中共情绪,主要是私下里全国家庭及日常生活不知不觉影响
和教育的结果。
 
在特殊情况下,如果在海外存在一个强大组织,通过适当方法,来领导,
指导,和指挥国内分散的,小规模的,但是大范围大量存在的秘密组织和
秘密活动,那么,这种分散的小规模的活动,在客观上就将是统一而大规
模的强大活动。这种情况及到目前还没有产生,但是,我们没有必要以反
对一切秘密活动的方式,来反对这种可能。相反,我们可以通过舆论,通
过宣传,使全国人民以读书组,研究组,沙龙,诗社,聊天室等等各种中
共难以阻止的办法,促进公民社会和反对派势力的组织化。这也是迫使中
共实行结社自由,开放党禁,报禁,把反对活动纳入和平、公开、合法轨
道的重要压力手段。
 
至于行之有效的基本是公开的和小部分活动秘密的公民维权行动,我们更
应该大力推广。
 
 
六、大规模政治组织和政治活动的和平、公开、合法策略
 
由于组党等政治活动,是大规模的政治活动,在中共统治下,不可能以秘
密方式存在。凡以秘密方式存在的所谓政党,都不过是密谋小组。这
些年,我所知道的这类密谋小组织,最大的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大
概有几十人,分布于多个省市,但及到被破获,甚至到现在,对外界没有
什么影响。
 
在中共专制条件下,要使公开的大规模的反对派组织能够存在,必须具备
两个条件:
 
1      中共专制的宽松化,尤其在结社自由方面的宽松化。
2      反对派组织采取和平、合法、公开的活动方式。
 
组织大规模政治组织,我们必须一律采用和平、合法、公开的策略,反对
一切冒险的和恐怖主义的方式。
 
当然,这是适用中共专制一般情况下的策略。不适用大变动时期中共采用
武力镇压和屠杀,而反对派有足够力量采取不同策略时对抗中共的情况。
 
其实,中共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争取和平转轨的可能,也应该创造条件,
允许结社,把反对派活动纳入和平、合法、公开、理性的轨道。这也符合
全国人民的利益。如果中共愿意开放党禁,我相信,绝大多数反对派人士,
一定会坚持和平合法公开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