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再谈占领制高点
徐水良
2004417
 
从文革起,我与驻江浙地区互相对立派别的几个解放军师、军老干部老军
人有很好的私人关系。其中有的,到後来我坐牢,及至我到海外,都始终
关心着我,给我不少帮助。有一次我请教一个同我一直保持很好私人关系
的师领导干部,问他打仗怎么打。他很认真地告诉我,说打仗没有多大秘
诀,带兵打仗,主要就是带兵去占制高点。这个回答给我很深的印象。虽
然从现代战争的观点看,这似乎有点旧,但现代战争掌握制空权,其实也
是占领制高点思想的发展。
 
象前几天我在文章中说的那样,这同样也是政治上制胜战术的要诀。其中
包括与政治相关的理论、思想、目标、路线、策略,战略布局,道德形象
等等的制高点。
 
这些年来,虽然我们没有明确提出这个要诀,但围绕这个问题,其实展开
了激烈的争论。例如异议人士是以大杂烩人多势众,所谓大团结第一,
不怕藏污纳垢?还是道德形象、政治素质和奋斗目标第一,坚决与危害民
主事业的地下势力和道德败坏的人划清界线?这就是一个很大的争论。有
的人,讲大团结十多年,结果越讲大团结人数越少,越讲团结越不团
结,一直失败,自打耳光十多年,可就是不觉悟。
 
大约以闹国会事件为界。在这之前,中共地下势力一直搞内斗。不断挑起
冲突,败坏异议人士名声;而真诚的异议人士则一直呼吁团结。闹国会以
後,异议人士中不少人终于认识到,大杂烩式的大团结是不可能的。
如果继续搞这种不可能的大团结,其结果,只能是内斗愈来愈烈,异
议人士的名声愈来愈被败坏。于是提出摸清情况,清浊分流,重塑形象,
重组队伍,以及先做小,後做大的原则,要与混入异议人士中的污
泥浊水划清界线,同时开始了揭露正义党的问题。结果初战获胜。据说这
是十多年中,民运和地下势力作战中,首次获胜。从此以後,情况反过来
了,一些地下势力开始拼命鼓吹大团结,真异议人士则力求划清界线。
 
是道德形象和政治素质第一,还是人数众多第一,要不要把道德和政治素
质制高点放在首位。这是很重要的分歧。前些年,西部有一个民运
面人物贪污事发,要不要解决这个问题,与这个人划清界线,就产生了激
烈的分歧。私下里,他们说贪污是事实,但公开场合,有人拼命为他掩盖。
我当时与西部朋友通电话时说:中共还要反腐败,民运居然可以不反腐败,
这样的民运还有影响力?还有道德感召力吗?果然,他们的影响力,事实
上从此基本完蛋。这中间,当然也有背后提供资金的台湾情治机构的问题,
据说因为情治机构的一些人也有经济问题,不愿把事情闹大,闹上法庭,
施加压力,迫使主张追究的人妥协。台湾方面对反对派的作用,往往负面
作用大于正面。这之前,西部一直坚决否认拿台湾方面的钱,而这次一闹,
内幕公开了,本身就是一个很负面的事情,再加上明显的腐败也不反,谁
能再相信他们?据熟悉台湾情治机构的朋友说,因为情治机构的腐败,他
们往往扶植一些名声不佳,甚至名声扫地的人,因为这些人易于控制,易
于合伙作弊以牟利。而真正独立的异议人士,不听命于任何一方,不拿他
们的钱,就只能倍受各方打压,不仅中共打压,台湾和其他方面也打压,
夹缝中生存,真是特别艰难。
 
王若望先生逝世,搞了一个一千多人的治丧委员会,不少人见了,都说,
你们搞这么大委员会做什么?从中挑出三十个影响大,形象好的,效果和
影响,要比这个一千多人的委员会大得多,好得多。30远大于301000
因为这中间,许多是负数,这道理,其实不少人也懂,但到实际中,往往
会选择人数多。正象前一文中说的那样,占高山占要隘还是占城市一样,
占城市吸引力实在太大,而且占高山还要化很大力气,在这里,如何选
30人,矛盾就摆不平。
 
宁要优秀的30人,或者几十人,不要大杂烩1000人,或者不要已经沦陷
的整个民运圈,这种选择是非常艰难的,实际中,你往往无法说服别人。
而异议圈要摆脱政府控制,却只有这种选择。但要作这种选择及其实际运
作,都又是极度艰难,尤其是人们的思想阻力和矛盾都难以克服。其实,
即使把整个民运圈搞到一起,名声搞得这么差,又能吸引多少中国人?我
们的目标不是民运圈,而是大陆老百姓。也许10来个影响大形象好的集
合在一起,就可能比整个民运圈的吸引力还要大。特殊情况下,一个大党
的影响,也许还不如一个人的影响。国民党那么大的一个百年老党,上届
大选,推出的候选人,得票还不如一个独立候选人宋楚瑜。
 
至于那些名声差的人,来一个,有可能吓走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甚
至更多,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个人?与那些贪污,犯罪,不守规矩,搅局搅
屎的角色,一定要坚定不移地划清界线,最好把他们推到对立阵营去,坏
对立阵营的名声,去搅乱对立阵营的阵脚。与其与他们为伍让他们伤害你,
不如让他们反对你,这样,你才能甩掉包袱,轻装占领制高点,使自己立
于不败之地,才能先做小,後做大,招来千军万马。至少,把这些人搞在
身边,就是为自己的敌人提供打击自己的炮弹。
 
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先生把人分为四类:可以做朋友又可以合作的;可以做
朋友不可以合作的;可以合作不可以做朋友的;不可以做朋友也不可以合
作的。有的人就属于第四类,不能交朋友不能合作,甚至是不能的交往的,
稍有不满,说翻脸就翻脸。我这一辈子到现在,只碰到四五个这种人,都
是到海外後碰到的。不过最近一个在国内,是我介绍给海内外异议朋友的。
原来他在国内受迫害,不为外界所知,他的东西我虽然非常不欣赏,觉得
没有价值,但他既受迫害,我觉得有必要帮助他呼吁,加按语发了他的一
部分东西,其他的,请洪哲胜先生发表,并把他的邮址告诉洪先生。以后
为了帮助他冲破当局迫害,又照顾发了一些他的东西。后来有一次,他的
东西实在水平太差,抗议的人太多,建议他修改。这一下得罪他了,接连
不断地纠缠,说我压制他的声音,我只好不加评论和反驳地发了他的东西,
以为这样他不好再攻击了吧?普通人总要想一想人之常情和你对他的帮
助吧?但不料他仍然不断以思想、逻辑和文采都让人不敢恭维的东西来纠
批判我的理论。如果你回答他,与这种人纠缠,实在有损自己形象,
因此就根本不看,让大家自己判断,相信读者自有判断能力。有时,确实
怀疑反思帮助这类受迫害的人是否值得,反正,这类人,离远点为好。
 
当然,道德形象差的,也可以改正,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不损
害民主事业,我们不要去干涉。但是,在他们确实改正以前,不要让他们
坏了我们的队伍。
 
至于理论,思想,目标,策略,路线,等等的制高点,道理也类似。但这
里需要卓越的历史远见,深厚的学问功底,突出的思维能力,包括判定什
么是制高点本身。但这方面我们已经对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有巨大的优势,
本文暂不论述。
 
(注:很久以来都不想谈这个问题。但近来考虑这个战术要诀对整个反对
派有重要意义,所以决定认真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