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2002年1月
 
一、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是当代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普遍形式(即通
例)。
    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是我在多年以前提出来的,到目前为止,除
了私下里有一些朋友赞同以外,我还没有看到有别的朋友公开发表文章中
表示赞同的。因此到目前,不幸仍然是我个人的专利 。现在有朋友
对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进行批判,也有朋友希望我再谈谈这个问题,所
以有必要进一步加以论述,我觉得朋友们的批判和朋友之间心平和气地、
认真地进行友好讨论,有重要的建设性意义。由于朋友沿用了盛大庆典式
的革命道路的名称,没有对我关于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的定义表示异
议,因此,有关讨论自然在这个定义的基础上进行。(定义参见《中国走
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主张对话道路,否定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的意义,根据自己凭空幻
想而无视当代历史,随便作武断结论,这在科学上是不严肃的态度。事实
上,当代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绝大部分采取了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尤
其是中国以后。中国的大屠杀,暴露了共产党极权
政权的残酷本质,从而促使了东欧和苏联的解体,也促进了其他一些专制
政权的垮台和变化。中国改变了世界,却没有改变自己。从
来,许多专制政权走向民主,除了匈牙利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等,情况有
所不同以外,基本上采取了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其中,大部分采取了
和平的方式,俄罗斯和罗马尼亚则有少量的暴力和流血。因此,盛大庆典
式的革命道路是目前专制政府走向民主的通例,匈牙利和台湾等等则是特
例。
 
二、对话的意义
    对话的意义当然非常重要,人类应该对话,中国八九民运强调对话,
人类早已用对话来解决大量问题。对话应该是未来人类解决争端的主要方
法。但在现实中,对话却需要条件。对话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双方
愿意对话。否则,人家不愿意和你对话,你也没有任何力量强迫人家对话,
你却把希望寄托在对话上,喋喋不休地反对其他方法,喋喋不休地乞求对
话,在旁人看来,你不是神经有问题,就是沉浸在幻想中的可怜虫。
    在国际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部分西方殖民地的独立,最后采取
了对话谈判的形式,对话的意义无疑是巨大的。虽然不能说大部分西方殖
民地靠对话独立,因为大部分殖民地靠殖民地人民自己的反抗和奋斗,而
不是对话。但我们可以说,大部分殖民地最后采取了对话形式实现独立,
其中一部分国家在整个独立过程中主要依靠对话,而不是对抗。只有一部
分国家主要凭借武装反抗实现独立。但这种对话之所以能成功,主要因为
他们面对的是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对话对专制国家的作用,就要小得多。
除了匈牙利和台湾,对话在专制走向民主的过程中的作用,很小。匈牙利
和台湾,起主要作用的,也不是对话,而是老百姓和反对派的努力奋斗。
就匈牙利而言,在老百姓努力奋斗下,匈牙利共产党主动开放党禁,当时
的反对派还很小很小,因此也没有多少对话。反对党普遍建立后,才有重
要对话。及到全国大选,匈牙利后来赢得大选的七八个政党,人数还很少,
甚至还达不到政党门坎,于是实行联合,参与大选。由于老百姓对共产党
的痛恨,登记人数很少的这个联合阵线,赢得了大选。就台湾而言,对话
的作用要大一些,但台湾民主制度的实现,仍然主要是靠反对派和老百姓
的努力奋斗,当然也靠美国的压力和国民党的明智。即使解除党禁以后,
竞选和监督的作用,仍然大于对话的作用。
    中国反对派一直主张对话,但反对派目前没有力量迫使中共对话,因
此,能不能实现对话,完全取决于中共。一厢情愿的幻想是可笑的。
 
三、中国反对派没有让步的余地。
    两人面对面对立,你要让步,你必须有让步后退的余地,才能让步。
如果你没有任何让步余地,背后是悬崖,或者是铜墙铁壁,那么,你除了
后退自杀或者把自己压扁以外,根本无法作出让步。中国的反对派,许多
人在监狱,他们再要让步,大约只有用一根绳子上吊,事实上连这也不大
可能,因为时时有人监视着你。没有被关进监狱的,都处在中共严密的监
控之下,他们再要让步,大约只有同意或请求中共把他们关进监狱了。
    我们是现实主义者,必须正视现实。我过去批评那些攻击革命,宣称
自己要改良的朋友有自大狂的毛病,因为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是老
百姓的权利,你是老百姓,只拥有老百姓中很小的一部分权利,你个人也
根本不能决定中国走革命道路。并且改良往往需要最高统治者的同意,如
果他不同意,你必须把他推倒,这样就不是自上而下的改良了。你认为你
有权决定改良,走改良道路,把自己等同于最高统治者,这不是自大狂的
毛病吗?现在,中国的反对派穷得一无所有,根本不出任何东西,
人家也根本看不起你,你却自认为是大富翁,嚷嚷着要对话,要让步,妥
协,这不是同样的自大狂吗?
    当然,中国老百姓是有力量的,只有经过中国老百姓的同意,才有可
能作出一些必要的让步。没有中国老百姓的同意,你的让步一文不值。有
人自大狂地说,如果中共害怕,我们保证他们的安全就是了,他们就不会
害怕了。我说,你太狂了,你的保证有什么用?谁又相信你的保证?你既
无权利,权力,又无能力对中共作出任何保证,包括保证他们的安全,保
证他们的财产,保证他们的政权,等等。当然,有的朋友比较清醒一些,
不象上面的朋友那样自大狂。几年前,我曾经为一个朋友的文章感到惋惜,
我问他,你既无权力,又无能力保证中共执政,可是又要作出保证中共执
政三十年,是不是为了骗中共改革?他表示承认。然而,中共老奸巨滑,
你不可能骗倒中共,相反倒是骗倒自己的朋友和一部分民众,还丧失自己
的基本立场,而且政治协议不是用兵,兵不厌诈,政治协议却必须以基本
的诚信为基础。所以,这样做,弊远远大于利。而现在有的人,却自大地
认为自己有权代表人民,有权代表中国,要真心诚意地对中共作出让步,
我们不知道该怎样来评价这些朋友!如果有个人,指着一栋别人的房子说:
你给我一千元,我把那栋房子给你,大家该怎样评价他?
 
四、丢掉幻想,多做实事
    我们是现实主义者,要正视和面对现实;我们是现实主义者,不能靠
幻想和空谈生活;我们是现实主义者,必须根据中国实际,切切实实地做
一些符合中国实际,对推动中国民主事业有意义的事情,丢掉幻想,多做
实事,才是正确的做法。否则,你空谈对话,空谈让步,空谈妥协,什么
意义也没有。我们有大量的事情需要做,但我们的力量很小,根本忙不过
来,我们只能做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因此,这里根本不存在无事可做的
治真空。只有与国内完全脱节,完全不了解国内情况的海外人士,才会
觉得无事可做,才会有无所事事的"政治真空"。而且,我们只有做好了这
些工作。提高了老百姓的觉悟和力量,壮大了自己,对话,让步,妥协,
才有可能,否则,就只能是空谈。不过,有什么事情可做,该做些什么事
情,内容太多,不再是这里能谈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