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徐水良

        2004-7-29

在国内时,官方总是吹嘘中国社会主义道德和精神文明是如何如何好,资本主义如美国是如何如何腐朽,如何自私和道德败坏。到海外一看,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中国和西方的最大差距,恐怕还不是物质上,而是精神上。而且精神上,知识方面的差距也不是非常大,主要是道德和精神文明差距大。一般的华人,对自己的同胞处处提防,对老外却很少提防。因为自己同胞骗的不少,而老外,尤其是大都市以外的地区,朴实热情,肯帮人,骗子少。尤其是贪污腐败,更是中国的癌症。与中国相比,西方应该算是异常廉洁。不过,随着中国人口和产品的输出,中国的腐败也开始向外输出,毒害世界。

当然我也看到几个像国内小官僚样子的华人,平常一副官样,见人从不打招呼,对自己同胞也不例外。大约共产党教育受多了,对"美帝国主义"却是一副警惕。华人过春节,美国人很热情,见到中国人就说"HAPPY  NEW  YEAR"(新年好!)那天宿舍门卫很热情地这样向他们打招呼,而他们却虎着脸,一声不吭,不回答,我有点惊讶,跟他们走了一段,听他们愤愤议论,说还不知道门卫怎样骂我们呢!原来他们对英语一点都听不懂。我当时的心里,感慨万千,真为我们有这样的同胞羞愧,他们竟然用自己的邪恶心理这样来猜度别人的纯真和热情!我看到这几个人平常时常拿着《侨报》,大约是那种天天看《侨报》,月月交党费,全心全意忠于中共的海外共产党员。

美国的学校,我觉得道德教育也不怎么样,更不像中国那样天天大讲特讲,风声大雨点小,形式主义;但美国学校道德教育,人性教育却是实实在在。其中最重要的,是美国教育的人性化,而中国教育的弱点是非人性化。美国的学生做义工,比中国学生"学雷锋"要多许多倍,并且大多是自愿的。美国的成人做义工,尤其是捐献的钱,更是比中国多得多,多得多,更是完全自愿的。如果像共产党那样宣传,那就到处是"雷锋"了。只是美国人从来不搞中国那样"学雷锋"之类的运动。不宣传"光明面",相反却是天天宣传揭露"阴暗面"。美国的阴暗面确实也不少,这样一个多民族,并且是多种族的国家,尤其是纽约这样的大都市,什么民族,什么种族,全世界所有国家的人都有,光是种族矛盾,民族矛盾,处理起来就不得了。在这样人人自由,并且民间拥有大量枪支的国家,社会治安也是个非常大的大问题,换成中国,早就大乱,共产党早就无法统治,垮台了。但美国人硬是靠他们的自由和民主,靠不断揭露和解决阴暗面,靠美国人的社会公德和自觉守法,不断进步,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美国还有许许多多令人不满的地方,但总比中国要好不知多少!

而中国的学雷锋,一半是搞反动,扼杀人性,一半是搞形式主义,假大空。

中国的媒体竟然还能捏造西点军校学雷锋这样的大谎言!

附:

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

田晓明

党中央刮东南风,各个地方就不会刮西北风。前不久,党中央忽然说要加强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各个地方便闻风而动开始关心起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教育了。下面让我们看看一个事例,以便了解具有中国特色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是什么样子?

本市的晚报上刊登了这样一幅照片,一位先生面带笑容用手指着一个花坛,他的身旁围着一群小学生,有的眯着眼睛看着他,有的人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仿佛在做记录。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戴着一条绶带,带子上有"小记者来访团"的字样。我们一看到这幅照片就可以知道,这是党报记者制造的一个所谓的新闻现场。图片的文字说明是这样的:振兴区二纬路小学与头道街道三街社区暑假联合开展"小公民思想道德建设夏令营"活动。图为七月二十六日,三十五名社区队员在社区工作人员和物业管理人员的带领下,来到鸿盛园、意达等小区进行参观和采访。

一群小学生在成年人的带领下,参观了几个住宅小区,顺便搞了一下所谓的采访,这与思想道德教育有什么关系?在这个闷热的夏日的午后,本人呆呆地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也许这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象我这种愚钝之人恐怕永远也摸不透其中的玄妙之处。可是我还是不相信一个人参观了几栋楼房之后,其道德水准就会提高。如果提高道德水准真的这么容易,那么那些想成为圣人的人就天天在小区里溜达好了。

要想让一个人的道德水准有所提高,最起码应该让这个人去听一听道德宣讲吧。听听牧师的布道、或高僧的讲经,这样才有可能使一个人的道德观趋于完善。一个中国人参加宗教活动的机会并不多,有许多人一生中都没机会参加宗教活动。虽然很多人不能通过宗教活动来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准,但是他们也可以听听普通人来讲一讲人生中的真、善、美吧。实际上,具有中国特色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很少搞这样的活动。我们经常能看到的是老红军、老八路、英雄人物、劳动模范到学校给小孩子讲一些政治大道理,这对于提升人的道德水准又有什么帮助?从现在人们的道德水准之低就可以知道,这样的政治宣传对于提升人们的道德境界毫无用处。

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控制的区域,人们习惯于说说不着边际的大话、喊喊不产生实际效果的口号、做一做应付上级领导的表面文章,在道德教育中,人们还搞这一套,这不但不能提升未成年人的道德水准,反而会把一些不良的行为方式传染给下一代。对此人们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

中国是一个重视道德的国家,可是人们的道德水准却每况愈下,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们只务虚、不务实。中国人总是愿意说美国人如何自私自利,可是美国人对于未成年人的道德能力培养却远远要强于中国人,美国的学生们都要参加公益性的社区服务活动。这些活动使学生们对别人产生了同情,这就增进了人与人之间的友爱。这些活动也使学生们对自己所在的社区有了更多的了解,使学生们更加爱护自己的社区,从而增进了他们对社区的归属感。通过这些活动,人与人之间更亲近了,人与社区也更加亲近了,这样的社会能不和谐吗?让学生们去参加这些实际性的活动,这远胜于那些形式主义的花架子。

中国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应该借鉴美国的经验,要让学生们每学期都参加一段时间的社区公益活动,这应该成为一种制度。

网路文摘按语(四)

1、孙丰《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按语

[]只有人的理性开始逐步把握客观世界,人类才开始逐步取得自由。自由本质上是理性的产物。没有生命的物质没有理性,有生命的低级动物也没有理性,因此它们没有自由。人类本质上是理性的动物,这是它与其他物种不同的地方。人类的理性决定人类自由的本质。人类的自由是人类在长期的自然和社会发展中争得的,不是上帝或者共产党及其神化的领袖马恩列斯毛赋予的。但共产党既然信奉马列邪教,象一切邪教一样有信仰,要搞非理性的信仰,即马列和共产主义信仰,并且要神化其领袖。信仰是理性的对立物,它的特点当然就是非理性。因此共产党必然要反对理性及人类理性的产物--自由。共产党的专制和对人类理性和自由的压制,要超过中世纪基督教许多倍,也超过几乎所有政教合一的其他宗教统治的专制程度。

这里顺便纠正一下老朋友的一个失误,文中说"意识通过什么才能形成?通过语言。"这是过去几乎全部心理学,尤其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和语言学的错误说法,过去的心理学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心理学把这个问题搞颠倒,并且搞得异常混乱。老朋友显然是受了它们的错误影响。

这里讲一下这个问题的基本要点:实际上,不是意识通过语言形成,而是语言通过意识形成。先有初级意识,再有思维,之后才有语言。语言是在意识的传布交流过程中才产生的。后来才反过来进入意识和思维过程。形象思维不以符号(包括语言)思维进行,而是以形象或简化的形象进行。形象思维逐步简化,逐步产生抽象思维,抽象思维又逐步产生固定的符号,逐步固化为以声音为主的符号系统,才产生语言,录音技术产生以前,语言不能保存。后来又在语言基础上产生能够长期保存并流转的文字符号系统。而思维过程以外的感性眏像过程,情感过程,也主要通过感觉,感受和形象进行,语言只有一种辅助作用,或者说结果对原因的反作用。只有语言后来反过来进入思维,对思维过程产生加速作用以后,才产生高级抽象思维,也就是以语言、文字等符号为基础的思维,这种思维才通过语言或者在语言辅助下形成。

上面所阐明的过程,是笔者首先研究清楚的

不过这个失误不影响本文的主要逻辑及思路。

--徐水良2004-8-1

2、邓焕武《应该公开的一封信》按语

[编者按]邓焕武(火戈)先生是浙江民运中年龄较大,颇具威望的七九民运老战士。现住重庆。

在目前政治反对派力量有限,无法全面整顿和防卫自己队伍的情况下,采用非常严格稳妥和准确适当的方式,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破环中国民主事业的线人特务,及其背后操纵的恶警,应该是中国政治反对派自我防护的一个重要策略。未来民主政府无疑应该把那些早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的广大共产党员,作为中国民主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宽容和赦免有犯有一般错误党政军警官员,对那些在海内外为民族和国家利益而工作的人员,给予努力保护。但是,对那些死心塌地投靠中共,严重破坏民主事业的线人特务和恶警,定当严惩不贷。浙江的王荣清,以及操纵王荣清等线人特务破坏民主事业,与王荣清一起到全国各地刺探民运情报有功,从杭州江干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破格提拔到浙江省公安厅当政保处领导的许道财,就是这样的例子和对象。他们已经超越了一般界限。

--网路文摘编者 2004-8-3

策略研究和应用: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徐水良

2004-7-30

中国的民主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共产党完蛋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毫无疑问,未来中国人民和中国民主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把共产党广大的普通党员,作为中国民主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像这些党员自己说的那样,在中国,一般共产党员,早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他们与全国老百姓一样,都是中国的广义民主力量。未来中国人民和中国民主政府,也将宽容和赦免有犯有一般错误党、政、军、警官员,并且对那些在海内外为民族利益、国家利益而工作的人员,将给予努力保护。

但是,对那些死心塌地投靠中共,严重破坏民主事业的线人特务和恶警,定当严惩不贷。

一个政治组织,政治团体或政治群体,如果没有自我防护能力和反击能力,没有防止敌对力量不择手段从外部,以及大量钻进内部进行破坏的能力,就必定会四分五裂,溃不成军。

可惜中国的政治反对派,由政治异议人士组成的狭义"民运"小圈子,恰恰是这样的一个圈子,因此,它的分裂和沦陷,也就毫不奇怪!

特别是对付共产党这样黑社会式的不择手段的专制统治,为了具备自我防护和反击能力,一是要有基本排除敌对力量,纪律严明的组织;二是这样的组织,要有打击敌对力量不择手段钻进内部破坏,并且进行反击的能力。

在目前政治反对派力量有限,四分五裂;而敌对势力钻入内部,并且人多势众的情况下,反对派无法全面整顿和防卫自己的队伍。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护民主事业,采用非常严格、稳妥、准确和适当的方式,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破环中国民主事业的线人特务,以及在背后操纵他们的恶警,对这些邪恶势力造成威慑,应该是中国政治反对派自我防护的一个重要策略和较好的策略选择。

当然,由于对方人多势众,采取这种策略,将会异常艰难。但是,我们没有其他办法战胜中共地下势力。而不能战胜中共地下势力,狭义民运必败无疑。虽然即使狭义民运失败,广义民运仍然将取得胜利,但是,我们的民族将会因此遭受过分巨大的损失,中国和中国人,中国的民主事业将为此付出过分沉重的代价。

记得我刚开始揭露反对正义党时,没有一个人认为会成功,所有要好的朋友,包括那些向我介绍正义党劣行和疑点,给我很大启发帮助的朋友,都劝我不要做,认为没有办法做。有的朋友认为,你只有一个人,被他们稿的很孤立,他们那么多人,怎么是对手?即使到后来与正义党决战时,紧密集结的朋友,也不过十多人。而正义党,公开的和秘密的党员,大约在百数以上,三四百以下,占了海外民运半壁以上的江山。更何况背后还有源源不绝的支持。但最后,崩溃瓦解的是正义党。现在的正义党是原正义党瓦解以后的残余势力。所以人多势众并不可怕。

而且我们面对的,除了正义党以外,还有洪哲胜先生等。洪先生说是支持中国民运,我们当然欢迎,但洪先生几乎自始至终,都站在正义党等激进可疑势力,及伪改良主义温和势力一边,让人感到非常疑惑不解,既矛盾,又难以理解。大家与正义党作战,几乎有一半精力是和洪先生作战。最近王荣清一伙的东西和其他省市一些颠倒黑白的东西,洪先生立刻刊登,而相反的东西,洪先生却往往不愿刊登。这些,都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困难。

由于王荣清一伙制造了这些颠倒黑白的东西,所以我这里顺便对王荣清的情况作一些必要的介绍和澄清。作为选择性揭露、警告和打击恶警和特务的一个例子。

过去许多年中,浙江朋友曾经向我通报过王荣清的许多情况,本人也曾经亲身经历了其中一些重要情况。这里简单介绍如下:

1980年代起,王荣清长期当中共线人。其家属曾经一再规劝,可是王荣清拒不听从。因此家属向杭州朋友打招呼,常常揭露他在江干区政保科许道财操纵下干的特务勾当。对杭州七九民运的朋友,王荣清当中共线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杭州、宁波、温州等地的朋友,还曾经向各地朋友打过招呼,其中包括向王希哲等一些人打招呼。据杭州朋友介绍,民主党成立时,杭州朋友说公安对王荣清利用作用没有了,公安已经抛弃他,王痛哭流涕,要求大家再给他一个机会,帮民主党做事。但结果,他立即和正义党勾结,对民主党大起破坏作用。我有一次接他电话,一副不认账的口气,似乎他当线人特务,完全是大家的冤枉。

大约1996年,王荣清拖欠别人许多债务,到处躲。但到六四前夕,大约是六四前一两个月,他突然跑到南京,到我家,说贷了30万元,要做生意,到全国跑一圈,向我要各地朋友地址。我问他怎么贷到款,因为当时贷款非常不易。他故作神秘,说他有办法。事后朋友们调查了解,原来是公安帮给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当时他身上发出对讲机一类的声音,我怀疑询问,他推说是传呼机,我要他拿出传呼机回电话,他又说不回。(后来各地如广州何求等朋友都反映有此种情况。)以后,我们到他住的南京白鹭洲宾馆去,碰到与他同来的一个人,我问王荣清他是什么人,王说是一同出来做生意的合伙人。

其后,王带着这个"合伙人"到青岛,北京,西安。成都,重庆,广州等各地转了一大圈。

大约一个多月后,杭州朋友突然来电话,问王荣清究竟是不是一个人出来的。我回答两个人。杭州朋友就详细询问另外那个人的外貌。我描述了。杭州朋友说:"啊呀,那是江干区政保科的许道财!"原来,王荣清家属告诉杭州朋友,王带许道财到全国各地转了一大圈,刺探民运情况,尤其是六四动态。杭州几个朋友于是一起约王荣清打牌,侧面询问王荣清,问他几个人出去的。王回答一个人。于是杭州朋友向我,向青岛等各地朋友询问,核实确凿,并向全国一些地方朋友通报。

这个许道财,因为此事立了大功,不久就从江干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一下子破格越级提拔到浙江省公安厅当政保处负责人。在我临出国以前,我一家在南京公安押送下,回浙江老家辞行,(南京和浙江公安坚决不准我们自己单独回老家,并多次将单独回浙江的我们押送回南京。坚持必须由他们"陪同"回浙江。)浙江公安厅方面出来接洽的就是许道财,所以我又一次见到这个被王荣清称为"生意伙伴"的人,也算是熟人了,只是行程匆忙,没有谈话。

这么许多证据确凿的事情,王荣清一伙竟然有理由推托,别人是因为林老来杭州被送回西安一事,造成"误会"!(其实这只是王荣清完成的无数任务之一。)

我们要警告王荣清(并同伙),你死心塌地为中共当特务线人的事实,我们已经记录在案。我们也警告浙江公安厅许道财,你的行为,早已超出完成职业需要的范围,请你们各自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