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再谈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徐水良

2004-8-15

多少年来,中国的民主运动,总是把时间耗费在一个又一个幼稚的幻想中,然后又在一个又一个幻想的破灭中不断挫折。这种幻想,就是不断地寄望于中共及其一个又一个的领导人。邓小平上来,就寄望于邓小平。江泽民上来,又寄望于江泽民。胡锦涛上来,寄望于胡锦涛。寄望于中共主动进行政治改革,开放自由民主,走渐进改良道路。中共领导人稍有开明行为,立刻就是新的"政治春天""小阳春"。其实,中共的本质决定他们不大可能走渐进改良的道路。我在七九年以后,一直向朋友们强调这一点。在与朋友们谈话,信件和在民办刊物发表的文章中,就曾经一再论述这个问题。我还把中共与苏共对比,指出苏共走改良道路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中共,中共几乎不可能走改良道路。苏共走改良道路的可能性这一点,为后来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所证实。这些谈话,信件,文章,后来成为检察院起诉的所谓"罪证"。但可惜,上面的幻想,在中国和中国民主运动中,仍然占了多少年的统治地位!

我这里讲的幻想,仅仅指那些理性的幻想,也就是指那些寄望于中共走改良道路的幻想。因为有理性的人都知道,自上而下的改良,必须得到统治者的同意和支持,走改良道路的决定权在统治者。这种理性幻想不包括那些狂妄到把自己等同于中国的统治者,宣称决定走改良道路,像神经错乱而狂妄的"告别革命"派之类的,寄望于自己改良的非理性癔症疯想。从八十年代后期起,这些狂妄地把自己当作中国统治者,宣称决定走改良道路的人,几乎到处都是。几乎成为一个时代性的神经错乱症。

中共之所以在政治上几乎不可能走改良道路,并不是所有领导人都看不到未来将走向自由民主。即使李鹏那样的保守派,都知道未来中国会实行民主。。就现在的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说来,他们内心里未尝不想实现民主,建功立业,但是,共产党的制度,共产党的传统,内部的保守力量和陈规陋习,都不允许他们大刀阔斧进行改革。而中共的传统,素质,文化程度,文明程度,都远不如苏共,在专政道路上,比苏共走的遥远得多。戈尔巴乔夫可以在阻力较小的情况下,提倡新思维,开放党禁报禁。但中国,在老百姓要求远远超过苏联的情况下,仍然不肯像一百年前慈禧太后已经实行的那样,开放党禁报禁,把言论结社的自由还给人民。

当然,中国并非没有走改良道路的机会,其中最好的一个机会,就是1979年改革开放准备前期。可惜,邓小平完全是一个专制主义者,轻易地扼杀了这个机会。793月,听到他讲四个坚持的消息时,我正在浙江,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杭州朋友说,这下子完了,这个讲话将改良道路扼杀了。

有的朋友认为中国的经济改革促成政治改革,正像胡平先生论证的,情况恰恰相反!中国的经济改革既然成为官僚对国家和人民的掠夺,它越深入,对政治改革造成的阻力就越大。1979年时,进行政治改革,主要阻力是认识和传统习惯问题。没有像现在这样尖锐的利益冲突。不像现在这样,那些既得利益的贪官,必然要为了自己的利益和身家性命,拼命反对改革。

也有的朋友一再拿台湾道路,和匈牙利,蒙古道路作例子,认为大陆也能走这种道路。这些朋友完全没有分析走这种道路必须具备的条件。我过去的文章如《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中,早已经分析和驳斥过这种幻想。并且指出,台湾道路对台湾,也许不失一种较好选择,但对大陆,却是民族精神的自杀,将是黑金政治,贪污腐败的空前盛行,远远超过台湾;并且,大陆人民付出了相当于革命的代价,却连最差的改良成果也难以得到,这对大陆人民,也太不公平。

我在前一篇文章《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中指出,当代世界走渐进改良道路和暴力革命道路的,只是特例,并且是处在强大压力下的小国,其他国家,尤其是独立大国,走的是突发的庆典式革命道路。匈牙利走的渐进改良道路,是因为匈牙利曾经经过1956年匈牙利事件,处在国内人民仇视苏联和苏联强大压力的夹缝中,匈共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并且得到戈尔巴乔夫的支持和鼓励。蒙古是因为处在苏联阵营中,是不受注意的小国,大家变了,它也跟着变。另一个对苏联阵营独立性较强的罗马尼亚,走的是带有暴力性质的革命道路。但是。独立性较大的国家,苏联,印尼,还有较小的菲律宾,较不独立的东欧多数国家,走的都是庆典式革命道路。

以台湾道路为例,它与大陆有非常大的差别:

一、 就国民党和共产党对比说来:

1 民党尽管实行专制,有军政,训政,但它的目标,始终是宪政民主。不像共产党,目标是无产阶级专政;

2、国民党始终保留满清末年和民国初年已经实行的言论,集会,结社等基本自由,包括开放党禁报禁,也没有完全取消。国民党是有基本自由的一般专制,接近开明专制。而共产党却是实行取消上述基本自由的法西斯专制。

二、国民党前面面对大陆的强大压力,后面面对美国的强大压力,迫使它不得不改。通过改革,凝聚人心,增强实力,抵抗大陆,也对美国有个交待,因为它不能失去美国的支持。这种生死存亡的外部强大压力,大陆却是根本没有的。如果国民党没有这种压力,尽管它与共产党有性质不同,但是否会走渐进改良的道路,仍然令人怀疑。到目前为止,世界上的没有生死存亡外部压力的独立大国,其专制统治者,能够主动走改良道路并且走通,实现民主的例子。这里不是认识的问题,而是切身利益促使他们抵制改革。

中国是一个大国,也不可能走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道路。在中共顽固拒绝政治改革,并且利用几百万军队进行血腥统治的情况下,中国人民除了准备全国性的突发事件,全民反抗及和平的人民起义,并且争取这种情况下,军队中立或者倒戈的支持,几乎没有其他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丢掉幻想,使自己和人民都勇敢地作好准备,准备促进及面对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为了迎接这种巨变,建议有志于民主事业的人们,做好以下工作:

1 宣传和传布批判马克思主义,批判共产党,批判他们专制和违反人性的本质,传布人本、人道和自由民主的理念;

2 向人民讲清在中共拒绝改革的条件下,通过突发事件,全民反抗和庆典式革命实现民主的道路,及一系列相关策略;

3 在中共顽固拒绝开放党禁报禁,无法产生真正有组织反对派,一产生有组织的反对派,中共立即以镇压抓捕和派进线人特务控制,双重结合,把反对派变成自己力量的条件下,一方面,进行公民维权等中共难以借口镇压的较大规模的温和的体制内反抗;另一方面,大量组织三五个人,五六个人的读书组,研究组,沙龙等等当局难以破坏的办法进行思想和组织准备。

4 一般情况下,这种分散的组织,不要轻易过分扩大和联络,尤其不要轻易和已经成为沦陷区的民运小圈子联络,一般不要与你不熟悉的人联系,不管这个人名气多大,以免联系到中共哪里去,招致镇压,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5 努力摆脱"告别革命"等伪改良主义的影响,并且反对以激进面目出现的冒险主义和恐怖主义。

6 对那些在困难时期特别胆怯,拼命表现温和合作,大力鼓吹"告别革命"的人,尤其是那些沦为中共线人的人,要特别提高警惕,警惕他们到那时以极端激进的面目出现,推动非理性的无序暴乱。凡是困难时期胆怯的人,到顺利时期,为了掩盖过去的劣迹,继续留在政治舞台上,或者进一步抢夺运动成果,一定会比别人激进。历史上的经验,我几十年政治生涯的经验,几乎无一例外。除非这些人这些人决定退出政治舞台,否则,他们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的规律,不会改变。

中国的民主事业走到今天,就民主的民间基础说来,几乎超过了世界上任何国家实现民主前的水平。三百多年前进行革命的英国,二百多年前进行革命、实现独立的美国,它们当时的经济和生产力,不比鸦片战争前的中国先进;它们老百姓的民主觉悟,不比辛亥革命时的中国高,与目前中国老百姓的觉悟相比,更是望尘莫及。就是九十年代实现民主的苏联,东欧,印尼,菲律宾,也不如中国的水平。中国的问题,仅仅在于中共,仅仅在于中共利用几百万武装力量实行血腥专制统治。那种把责任归咎于中国老百姓,归咎于经济和生产力,归咎于中国文化(黄色文明之类)的无稽之谈,认为中国仍然只是启蒙问题,并因此哀叹"民主离中国有多远!"认为中国实现民主还是很遥远的论调,都是完全站不住脚的,都是为中共开脱罪责。中国已经进入准备行动为主的时代,而不再是启蒙为主的时代。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促使全国老百姓做好行动准备。一旦全国人民都做好准备,并下决心采取行动,相约实行全民反抗,相约开始全民起事的时候,中国走向民主的盛大庆典,就到来了!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挡这种全民力量,中国的前途是光明的。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华人

2004-8-18

最近的新加坡,刚上演了太子登基的闹剧,又传来独裁者李光耀赞扬邓小平准备在六四杀二十万个学生的法西斯呓语,说大陆今日的经济成就,归功于邓小平的六四镇压。

李光耀的说法,毫无根据。经济发展,自有它自身的规律。世界华人经济发展的历史证明,华人经济发展,靠的是华人的勤劳和智慧。只要政府不对经济进行摧残,华人凭借自己的勤劳智慧,往往能创造出超过其他族群的成绩。李光耀邓小平之类的独裁者,正是把华人勤劳智慧创造的成绩,归功于自己,归功于专制独裁。但是,没有任何理由证明,如果没有他们的独裁和六四血腥镇压,中国实行民主,中国就会没有安定,经济就会一塌糊涂,就会比专制独裁搞得更差。世界历史证明的事实,却恰恰相反,实行民主制度,才能长治久安,而专制制度下的经济,往往不如民主制度下的经济。贫穷而大批饿死人的情况,更是发生在专制国家。李光耀完全是本着独裁者的立场,睁着眼睛说瞎话,信口雌黄。

当然,独裁政权,尤其是法西斯政权,如果统治者有相当程度的明智,往往也能在短期内创造出相当亮丽的经济成就。希特勒德国创造的经济奇迹,就是例子。中共建政初期和新加坡的经济成绩,也是例子。我们早就说过,独裁专制可以用牺牲人的办法,创造这种经济奇迹。中国大陆的劳改犯,在中共镣铐警棍暴力强制下,其生产效率,往往是社会上同类生产的五六倍;而政府的花费却很小,不用付工资,只提供很差的伙食和住宿条件。如果独裁者有力量把全国变成大监狱,把所有人都变成囚犯,再配上希特勒屠杀老弱病残,减少社会开支的办法,独裁者当然能够创造经济奇迹,使一个国家经济突飞猛进。如果把中国变成大监狱,如果老百姓温顺服从,大约用不了十年二十年,就会超过美国。这,也就是希特勒,邓小平和李光耀之流的法西斯思路。

然而,在我们看来,经济只是为人服务的东西,牺牲人的生命,人道和人性,去发展经济,完全违背了人的本性和经济的目的。试想,如果屠杀中国十三亿人,剩下几十万贪官,占有全国财富和土地,雇用外国劳工当经济奴隶,这些人当然会变成世界巨富,但是,这人道合理吗?中国人会允许吗?

中共以血腥屠杀为后盾的法西斯专制,再加上适当明智的经济政策,经济的发展是必然的,但这是以牺牲老百姓,尤其是贫苦民众的利益为代价的。

从长远说来,从世界历史证明的事实看来,不说符合人性,人道,人的自由和幸福这个根本,即使仅仅从经济来说,民主制度仍然要优于专制制度。民主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尤其是经济的健康均衡可持续发展程度,特别是环境保护和生活质量,仍然要优于专制国家。

而且,专制国家的短期经济发展,往往要以今后巨大的社会矛盾、冲突和对经济的破坏为代价。

新加坡当然有经济发展,但社会禁锢,文化生活枯燥,几乎已经成为华人世界之最,甚至不如大陆。可以预料,新加坡李氏父子的独裁统治,最后必然被新加坡人民唾弃。

李光耀之所以力挺邓小平法西斯专制屠杀,力挺中共专制统治,完全是出于独裁者的利益和本性。他非常清楚,一旦大陆中共的专制独裁崩溃,新加坡李氏王朝的专制独裁,很快就会完蛋。唇亡齿寒,因此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冒全球华人之大不韪,颠倒黑白,信口雌黄,力挺大陆法西斯。

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表明,他像大陆独裁者一样,已经堕落成全球华人的共同敌人,即华人公敌。

网路文摘按语(七)

1、孙丰《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按语

[意见]老朋友,提两点意见:

1、经济不是人类及其社会的基础,相反,经济是人创造的,人和人组成的社会才是经济的基础。人和社会的基础是自然,是环境。经济是建筑在人的一定发展程度之上的,人的发展程度包括:(1)、人的个体发展程度,(体力、智力、知识的发展程度,后者知识中包括科学技术的发展程度等等),这个因素决定生产力的质的方面;(2)人的社会的发展程度(人的自由化发展程度,社会联系,社会组织的发展程度,政治和经济管理的发展程度--近代包括民主和法治的发展程度),这个因素决定生产力的量的扩展。(3)、上述两个因素的交互作用。这几个因素才是经济的基础。马克思主义在这里偷换概念的伎俩之一,就是把生产和经济这种社会行为,和吃饭穿衣这种自然生物行为混为一谈。人们赖以生活的,既可以是自然物品,如空气(这是人类第一需要,比食物更重要),水(第二需要),阳光,天然水果,天然蔬菜,天然粮食,野生动物等等,也可以是经过人类生产改造的物质。原始人可以没有生产而存在,但是,生产和经济却必须由人创造,依靠人而存在。把经济说成基础,完全是颠倒了两者关系。经济对人的作用,仅仅是一种对人对社会的反作用。

2、我们还是集中精力与中共作战,搞大民运,广义民运。民运小圈子即狭义民运里的是非,能不管的最好不管。我比你早来几年,开头与你一样,希望民运大团结,大联合,后来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仍然想挽救民运圈,于是有了与正义党作战及后来一系列事情。但到最后,发觉民运圈早已沦陷,根本无法挽救。再转来做自己的事情,与中共作战,但已经浪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此次事件,我躲还躲不过来,包括一开始就谢绝刊发"六个水"的文章,老朋友你何苦主动介入呢?

--徐水良2004-8-20

2、费铮铭《军队国家化问题探讨》之(五)

《军队与中国的民主化》按语

[编者按]本文以下意见非常正确:"中国不缺乏具有民主意识和热情理智的人民,真正缺乏的是具有大智大勇的精英阶层。"军人"龟缩在闷热的汽车上帐篷里,啃着馒头咸菜,受闷气一声不叹,他们是在等待,等待着中国的叶利钦的出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有谁能站出来登高一呼,不敢说军队会调转枪口,对准李鹏们,但是军队不向学生、市民开枪,或撤出北京地区是可能的,那么,六四的结果会完全两样,历史将会重写,但是,中国的叶利钦始终没有出现,中国历史上又失去了一次绝好的机会。"

六四的最大教训,正在这两点:一是中国的"精英"们往往被中共打断了脊梁,被阉割成没有血性,没有勇气,畏畏祟祟的太监式的人物,不敢果断反抗的伪改良主义风行,世界少有;二是在这种没有血性的环境中也没有产生有血性的,后来苏联叶利钦式的领袖。

--网路文摘编者2004-8-20

3 云衡《百年小人邓小平》评论

[]好文!邓小平完全是一个小人。毛泽东的特点是死要脸皮,邓小平的特点是不要脸皮。这符合专制社会君主和奸臣之间相互关系的需要。这种特点影响了前后整整两代人。现在的中国大陆,要钱不要脸,厚颜无耻的风气盛行,还被说成是潮流,否则就是落后,赶不上潮流!普遍的道德沦丧,这一切,不能不归功于邓小平,是邓小平留下的遗产。邓小平可以厚颜无耻地检讨、乞求,又可以厚颜无耻地翻案、背叛,邓小平及其家族可以厚颜无耻地侵吞国家和人民财产,又可以用厚颜无耻的理由实行大屠杀。因此,邓小平的英名,只在现在已经同样不要脸皮的某些精英,尤其是伪改良主义者中得到赞扬。当然他的血腥屠杀的屠夫行径,也得到王震李鹏之类保守派,还有李光耀之类独裁者的赞扬。而在平民中间,几乎没有人对邓小平有好感。正像本文作者在邓小平家乡看到的那样:在那里特别注意着每一个邓小平老乡们的态度。我惊奇地发现几乎我所见到过的广安人都对邓小平嗤之以鼻,没有遇到一个以邓小平为自豪的同乡人。这在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中,是极为罕见的!因为同乡人一般总是为家乡出名人感到高兴的。像王若望,严家琪这样被中共定为反革命的,我去他们家乡常州武进,那里的人上上下下都为家乡出了这样两个名人而自豪。我们的家乡富阳,也是为有我和王有才这样的反革命感到高兴。这表明邓小平在现实中不得人心,在未来将臭不可闻!

徐水良2004-8-25

4、民阵《编造"谎言"是中共一绝--答徐水良先生的疑问》按

[]海外网站谣言非常多,这里民阵朋友的文章披露的仅仅是很一般的一次。我们在美国的人,大多已经懒得辟谣,即使辟谣,一般也是内部通个气。民阵在欧洲的朋友还是很认真。特意写了文章,给不太了解情况的朋友,尤其国内朋友,提供一个一般谣言的例子,作反面教材。前几年,以那个自命几大民运领袖的人为代表的某些人,天天在网上冒名造谣。凡稍微知名一点的异议人士的名字,名字都被冒遍了。凡稍微正派一点的异议人士,全部遭到攻击。只有那个人自己正义党和谢记"民主党"等受到捧抬,把两三个人抬到未来中国领袖的位置。闹得很多网站上面,都是这种东西,绝大部分都是谣言。但最后结果,只能骗骗国内少数智力不高的人,海外效果有限,相反,只是使他自己变得臭不可闻。这次的谣言,虽不像那个人的谣言那样,往往一眼就可以看穿,但也不难识别。只是因为胡安宁(余大郎)转载当作真,使人产生是否为真的疑问,所以特意给民阵朋友发信核对。看来胡安宁对事情的判断确实还欠火候。

--徐水良2004-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