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人权观察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关注中国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徐水良
2004-9-8

中国历史上,有作为的统治者,在外交政策上,一般都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而汉奸儿皇帝,则采取近交远攻策略。

近代中国,对中国生存威胁最大,企图灭亡中国的,是周边国家日本,以及到斯大林为止的俄国。如果不是西方先进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制约,那么,蒙元和满清入侵的历史,不可避免地就会重现。正是美国,否决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一些重要不平等条约,特别是否决了瓜分中国的计划,避免了中国的瓜分,保护了中国的统一和生存。正是美国,协助西方和苏联打败希特勒,协助东方打败了日本,并且是打败日本的主力。

汉族和汉族国家,曾经被经济,科技和文明程度远远落后于汉族,人口只有汉族几十分之一的蒙古、满族入侵,占领,屠杀,打败和灭亡,失去绝大部分人口,剩下几分之一的人口,被迫当顺民,这是历史上无法抹杀的客观事实。所谓的经济决定论,只是马克思主义的谬论。连人口,也往往不起决定作用。所谓落后必定挨打,也不是必然,相反,挨打的恰恰是先进文明的汉族。这里凸现了人的因素,人的决定作用。到清末,满清数以百万计的军队,无法抵挡装备还不如满清的日本十几万军队。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几百万军队,无法抵挡日本的几十万军队。所有这些历史,只能到中国人的弱点,以及与这些民族的差距中去找,值得每一个中国人为此羞愧和反省。中国不应该因为国际援助下打败日本而骄傲。中国人的弱点迄今为止,都没有认真反省和改正。如果没有盟国的支援,对日本的牵制和打击,如果没有西方对俄国和斯大林的牵制,现代中国,不是被西侵的日本灭亡,就是被南下的共产党专制的苏联灭亡。因此,与远处的西方盟国联合,对抗近处对我虎视眈眈的日本和苏俄,是中国现代史上成功的外交策略。

可是,中共的外交政策,却一直继承中国历史上汉奸儿皇帝的政策,近交远攻,结交苏俄和日本,尤其是听命于苏俄,反对美国和西方。毛泽东效法吴三桂叛请的历史,与苏联翻脸以后,还制定了联合勾结第三世界落后反动国家,对抗美国和西方先进国家的外交国策,使中国成为国际反动势力和恐怖主义的大本营。这种政策把日本归入第二世界,成为对抗第一世界(毛泽东巴美苏合称第一世界)的联合对象。许多年来,尤其美国911以后,我曾经写文章批判这种反动卖国的外交国策,主张从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出发,联合美国和先进国家,反对落后反动国家和国际恐怖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中共官方,迫于现实,外交国策也不得不有所改变,但是,迄今为止,毛泽东制定的反动的汉奸外交国策,始终阴魂不散。

为了中国的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包括防止台湾独立,实现祖国统一,争取美国等先进国家对中国统一的支持和队对台独分裂的遏制,该是彻底否定毛泽东近交远攻,勾结落后反动的第三世界国家,对抗先进文明国家,出卖或损害民族利益的反动汉奸国策的时候了。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按语)

[编者按]本部分讲抗日时期的共产党。共产党离开苏区逃命,并无明确目的地。是日本侵略救了共产党的命。因此毛泽东在许多场合大谈感谢日本侵略。他讲的是真话,出于真心。文革中流传的毛泽东文选,以及毛泽东原秘书李锐等先生的文章,都白纸黑字地记录了毛泽东大谈中共关于日本侵占中国的土地越多越好,以及壮大自己力量,避免与日作战等方针。批判彭德怀百团大战违反了这些原则。暴露了毛泽东强迫部下放手让日本军队占领尽可能多的中国土地的汉奸面目。共产党伪造历史,诬蔑国民党不抗日,吹嘘自己是抗日主力。但十多年前共产党自己的资料表明,国共两党歼灭日军,共产党歼灭的数量,大约只有国民党军队歼灭的九分之一。共产党人的回忆录,回忆他们在在抗战时的大量战斗,都不是与日军作战,而是与国民党作战。是国民党在前面打日本,共产党在后面打国民党。例如新四军吹嘘最多,打的最大,最有决定意义的战斗,大概就是黄桥决战,不是与日本人作战,而是与国民党作战,并且毫不掩饰是为了抢苏北地盘,(苏北地盘原来没有共产党的位置,属于国民党)。近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从共产党官方,从原苏联,从共产党亲身经历的人士中,透露毛泽东共产党原来早与冈村宁次等日军首脑有联系,互派联络代表,协议谈判,互相勾结。共产党在抗战时期最有名的大生产运动,原来是种鸦片运动,以王震领导的被大肆吹嘘的三五九旅为代表。为人民服务的典型张思德,原来他的服务就是烧鸦片。共产党不惜以毒害中国人民来筹集资金求得自己发展。这段历史清楚地表明,共产党不仅完全是由苏联策划,组织,扶植起来的亲苏汉奸,而且是勾结日寇,背叛和出卖中国利益,无恶不作的汉奸国贼。不仅是马列阶级国家无产者无祖国等一般卖国理论培养出来的一般汉奸卖国贼,而且是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详细材料请看本文内文。

网路文摘编者2004-9-10

[编者按]:很大程度上,国民党败在他们自己内部的敌人和地下共产党手里。例如,一个张学良,救了共产党,一个卫立煌(全家都是共产党),把东北五六十万军队送给共产党歼灭。都具有战略转折的意义。     网路文摘编者 2004-9-10

不对中共抱幻想
(《四中全會與江澤民交權的變數是什麼?》按语)

[编者按]我们重视和利用中共内部矛盾及中共内部的开明势力,这是策略。但我们的原则是对中共不抱幻想,立足于自己,策动和准备全民起义。要让全国老百姓都认识到,中共顽固拒绝政治改革,连表面上欺骗性的改革也不愿意进行;由于没有像东欧苏联那样,政治改革在经济改革之前进行,为经济改革开路,指导和保证经济改革的方向和社会公平,中国的经济改革产生了方向和道路的错误,走了弯路,变成了贪官对国家和人民的掠夺。在中共顽固拒绝政治改革的条件下,唯一的道路,就是准备全民起义。等全国老百姓都做好思想准备,就效法元朝末年老百姓相约八月十五杀鞑子之类的做法,约定一个时间,全民共举,结束共产党一党专政。到时,全国如果有5%的人参与行动,共产党的统治就完蛋了。

网路文摘编者2004-9-10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按语)

[]文中谈到文革死伤高潮。其实,文革死伤高潮,是这样三个:

第一是文革初期,19668月份以后,以干部子弟为核心的保守派红卫兵批斗和打人所造成的死伤。其中北京以干部子弟为核心的保守派红卫兵大搞红色恐怖,打死许多许多人。我曾经在大串联时期,听北京保守派红卫兵若无其事或者兴奋地地讲他们鞭打"黑帮""黑七类"杀人的"业绩",听了让人毛骨悚然,觉得这批人毫无人性。从那以后,在整个文革中,我对这些纨绔子弟几乎没有好感。不过,这一时期,在全国各地,或者在党组织直接领导、指使或纵容下的群众批斗,或者是保守派红卫兵批斗,造成死亡特别是自杀的人数,仍远远超过北京等地保守派红卫兵打死的人数。

第二是196719681969年,两派武斗后期,军队介入,以军队大规模屠杀的时期。如浙江1967年,以毛泽东通过,替毛开路为名,出动二十军两个建制师,横扫十几个县市,屠杀无数老百姓;还有广西以两个布告出动军队进行的大规模屠杀。派性武斗死伤的人数,其实非常少。文革每个单位都死人,很多单位不止死一二个,但武斗死人的单位却很少。不过,军队屠杀是局部,和武斗死人,两者合起来,只占文革死人的一小部分。

第三是19691970年清理阶级队伍和一打三反,包括清查516。这是由党委,革委会,军宣队,工宣队领导的。文革死人的绝大部分,是在这个时候。大部分是受不了折磨自杀的,一部分是酷刑打死的,还有少数是共产党枪毙的。这个时期的死人,几乎各单位都有,超过其他时期的总和。以南京为例,南京光是清查516,就死人七百。因清理阶级队伍而死的则更多更多。而武斗死人,全市不过几个。

--徐水良2004-9-12

按:类似割喉管的情况许多地方都有。南京就有把牙齿全部拔掉的。迄今仍然没有公开,只有公安局等部门内部知道。我19791月平反出狱时,公安局的领导说我活着出来是幸运的。举例谈到南京化工厂技术员因反对林彪四人帮被拔掉牙齿枪毙的事情。其实,几乎所有被枪毙的人,都割喉管,拔牙,勒绳子,塞嘴赛,灌药,割声带等等,目的只是上刑场以前不让他们发出声音。共产党以前的专制社会杀人,都没有这一套,犯人可以呼冤,呼口号,表心态,唱戏等等。只有共产党,不让受刑人发出一点声音,其残忍和专制,超过历朝!

 --徐水良2004-9-12

按:山东土改遇上康生,文革遇上王效禹,都是极左。这里在补充说说土改。山东土改杀人无数,地主富农扫地出门。北方许多老区都如此。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等等都杀人如麻,难辞其咎。因为产生还乡团等问题,中共才有所收敛。但即使南方,根据我老家(浙江富阳)的情况,也是扶植流氓痞子反对正派人。杀的人,除解放军收编后,因受不了解放后审查杀人,逃跑后组织白军对抗共产党的以外,(新四军北撤后留下来的人,尤其是在国民党中做地下工作的,"解放"后,大批被杀,许多人逃跑),很难说有什么坏人。土改时我年纪还小,尚未入学,但参加了儿童团,所以听说当时一些情况。我家附近被杀的地主,有有相信共产党,把土地分给农民,全县农民有口皆碑的留法归国的航空界元老,枪毙后连周恩来也因抢救不及,深为痛惜;有捐家产创办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还有名声传遍周围数百里,医术和慈善都一流,后来他传授的医术被中共当局称为国宝的一个中医骨伤科名医也差点被枪毙,只是因为在狱中医好解放军军官的病才被赦免,还有与毛泽东在北大同事的一个,也差点被杀,因为有毛泽东的字条,才免于掉脑袋,后来还进了政协。这些被杀的人,及到我出国前,才听到富阳官方一些人说,准备为他们平反。我家是贫农,我们村绝大多数是贫农下中农。但工作队用的是懒汉二流子。真正的贫下中农对土改并无多少好感。

--徐水良2004-9-12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
7)》按语

[编者按]讲一点看法,供参考。

从法学上说,一个人,一个组织,犯了罪,也就是严重违法或非法,就应该受惩罚。一个组织的合法与否,在于它是否合法组织起来,是否犯了罪,是否成为犯罪集团。因此,共产党的合法与否,在于它的过去,不在于它的将来,在于它的行为,不在于它的思想和信仰。反社会反人类反人性的思想和信仰只有化为行动,危害他人时,才构成犯罪。才是非法的。

另外顺便纠正一下意识科学中,过去的心理学和思维科学,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包括毛泽东《实践论》)中的一个错误,即认为判断先于概念,是概念的基础。这是不对的。概念是表象的简化和抽象,它从形象思维中来,当然更抽象的概念可以是对具体概念及其代表的表象进一步抽象而来。而判断是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因此,必须先有概念,才能有判断,而不是相反,先有判断后有概念。概念建立在形象思维之上,但它是抽象思维的直接基础。它和表象及整个形象思维一起,构成全部抽象思维的基础。只不过表象和形象思维是比概念更深层的基础。判断则又建立在概念之上。其他的抽象思维又建立在概念和判断之上。不过,这个问题不影响本文论证。

网路文摘编者2004-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