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1999年1月
 
这实际上是两篇独立的文章,两个有关联的独立问题。但因为它们对
于国是研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所以把它们放在一起。
 
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最可能走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一)如何预见未来
    我们先谈谈如何预见未来的一些原则问题。
    在许多朋友看来,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似乎很难预料。但其实,
只要我们观察历史上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尤其是不久前共产党一党
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道路,并进行一定的分析,就可以有个大概的估计。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由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唯物主
义,实际上是一种历史唯心主义),及其单线单向的决定论,又有人把历
史道路看作是单一的,唯一的,宿命式的完全决定的。其实,历史是由人
创造的,人是有头脑,能作出自主选择的动物。就象世界历史早已表明的
那样,中国模式,地中海模式,印度模式,还有其他模式,互相极为不同。
马克思主义把地中海模式强加给全世界,搞五阶段单向单线发展论,是完
全错误的。人类历史必然有一些总的趋向,但具体道路,却是多线的,非
常不同的。至于每一个具体的历史阶段和历史事件,人们更是完全有选择
的余地,有走不同道路的可能。当代共产党专制国家,走向自由民主,是
历史的必然;但具体道路,却是完全不同。中国的,和苏联的
一九,有很相象的地方,并且,中国的群众基础及诸多方面的有
利条件,远超过苏联及俄罗斯,叶利钦总统对苏联的合法性也不如赵紫阳
先生对中国的合法性,可是,中国的八九民运失败了,而俄罗斯的民主却
胜利了。在这里,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一个很大的不同,这就是叶利钦总统
勇敢地向全国发出抵抗号召,并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克。他如果象中
国改革派领导人那样,不敢进行抵抗,那么,俄罗斯的民主也是必败无疑。
这就是人的自主选择的重要性。
    人的这种可选择性,给历史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造成了人类历史多
元多线发展的事实。但在许多主要因素相同的条件下,人类历史却会呈现
出某种一致性。共产党专制国家诸多相同和不相同因素,正是我们借以预
见未来的基础。
    共产党专制国家有个比较普遍的特点,就是在一般情况下,共产党顽
固坚持其一党专制,不允许任何有组织的反对力量存在,不允许政治自由,
甚至不允许言论和思想自由。是一种极端专制的制度,人们往往称其为极
权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专制国家的变化,往往采取突发事件的形
式。而突发事件在开始阶段,往往采取无组织状况。采取"先行动,后组
"的形式。二十多年前,1973年以后,我在有关大字报,文章和讲话中,
曾经一再预言老百姓的反抗将会采取这种突发形式。
    正是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那种先搞反对派组织,再开始反对
专制的行动,在开始阶段,是不现实的。成立反对派组织,反对派政党,
这是后来的事。这也就是许多人在大多数情况下,企图先搞组织,后搞有
组织行动,却屡屡失败的原因所在。在中国,这种情况,及到1998年民
主党组党事件后,才有所改观。
    决定历史走向的,是各种力量的合力和对比。其中,组织力量是一种
很强大的力量。只要不允许有组织的反对派力量存在,以有序的、平稳的、
渐进的改良方式走向民主,便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把组织力量,包括武装
力量,看成是唯一力量,认为没有组织力量,便没有任何变化的希望,同
样也是不正确的。其实,组织力量,包括政府,包括作为暴力组织并同时
承担非暴力功能的军队和警察,仍然是一种意识力量。其中的政府力量,
主要在于对政府必须服从这样一种社会公认的意识。至于武装力量,
只是一种配备有物质附属物的组织力量。政府动用武装力量,其目的,只
是强制人们服从。然而,组织力量尽管强大,它毕竟不是唯一的社会力量。
一旦社会个人的分散力量,反政府力量,包括反政府情绪,接近或超过政
府力量,突发事件就有可能发生。这时,社会的绝大多数人反对政府,或
政府中的某种势力,某种现象。因为没有绝大多数人的反对,决不可能接
近或超过强大的政府力量。一旦突发事件发生,分散力量也可能很快形成
组织,政府力量也可能很快瓦解。因为政府力量建立在社会公认的服从意
识之上,如果绝大多数人改变服从意识,尤其是武装力量中的人改变服从
意识,那么,政府就将顷刻瓦解,倒塌。这就是表面强大的专制政府往往
会突然瓦解倾覆的原因。
    如果共产党专制国家最后在社会压力下,允许反对党存在,则社会的
变化,有可能趋向温和,平稳。这一点也为匈牙利等原苏联阵营的国家所
证实。
 
(二)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现在我们来谈谈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以历史为鉴,分别谈谈中
国走向民主道路各种模式的可能性,主要是当代模式的可能性。
    一、由于共产党极端专制的特点,并且由于现代的各种具体条件的变
化,包括现代科技,交通和武器的发展,象孙中山、毛泽东那样的道路,
尤其是毛泽东那样打游击,建立根据地的道路,显然是行不通的。只有受
毛泽东、共产党影响很深的极少数人,仍然在那里大搞毛式政党,大谈打
游击。其实,过去交通和武器落后,你可以占山为王,打游击,一夫当
关,万夫莫敌。但在当代条件下,这却毫无意义,一架直升机就足以对
付了。(按:就象阿富汗那样,复杂地形根本不是现代武器的对手,
者,2002113日)。不过,限于篇幅,对这一条,我们不作详细分
析。我们这里讲的,不包括策动军事政变这种方式。我们对此缺乏必要的
研究和必要的实践。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
    二、台湾道路。这一条道路有台湾为例证。但台湾之所以走台湾道路,
乃是因为台湾的具体情况。台湾是一个岛,并且一方面处在中共强大的军
事和政治压力下,另一方面又处在自由民主的美国压力下,两个相反方向
的压力,都迫使国民党实行民主改革。同时,台湾国民党政府对台湾本地
人而言,是一种外来力量。(不过,由于这种情况,特别是由于害怕大陆,
台湾产生了一种普遍的偏安思想。台湾反对派首先以台独面目出现,正是
带着这种偏安思想的影响。台湾后来的改革,当然是一种进取,但往往带
有偏安中不得不进取的色彩。)对于大陆,台湾的这些情况都是不存在的。
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个情况。台湾的国民党,是由孙中山先生建立的,
它的目标,它的理念,与中共完全不同。尽管有军政,有训政,但它的最
终目标,始终是宪政民主。国民党从来没有实行中共那样的极端专制。国
民党统治实行基本的自由,只是没有民主。相反,中共却是一个以实行专
政,实行极端专制为目标的政党。它从来没有放弃它的一党专政及极端专
制主义,中共统治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及到目前,中共开放的自由,
还远远不如国民党时期,连满清皇朝慈禧太后时期已经实行的,国民党继
续实行或没有取消的开放党禁和新闻自由,也还远远没有实行。而要走台
湾道路,却必须以政府愿意实行宪政民主、多党民主为必不可少的先决条
件。由于共产党顽固专制的特点,中国大陆走台湾道路的可能性很小。只
有在中国反对派和老百姓非常不争气,迟迟不能形成取代中共的力量,而
只能听任中共宰割的条件下,大陆才有可能经过缓慢而漫长的过程,走这
条道路。这时,大陆走这条道路的痛苦、漫长和艰难程度,都将远远超过
台湾。腐败盛行,民族精神死气沉沉,没有革命带来的民族精神的振奋和
重生。到处是无可奈何和消沉气氛。如果说台湾道路对台湾而言,虽然其
民主政治太过腐败,但仍不失为一种振奋和重生之路;然而,对大陆
而言,这种道路,却是民族精神的自杀。而且,大陆人民付出了相当于一
场革命的代价,(""等等),却连很差的改良成果也得不到,这对大
陆人民,也是很不公平的。
    三、俄罗斯道路。这条道路的特点,是经过一场突发性的半革命,但
旧官僚摇身一变,仍然掌握国家政权及大批企业领导权,把国家的经济和
政治搞得一塌糊涂。这条道路所造成的暂时痛苦,甚至超过台湾道路。造
成这种痛苦的根源,在于共产党留下来的腐败的旧官僚,旧风气。对中国
而言,八九年六四以前,有走这条道路的可能。但由于中国早已进行改
革,走这条道路的痛苦,将小于俄罗斯。但六四以后,走这条道路的可
能性大概已经过去。(上面是写于几年前的话,目前的俄罗斯,已经渡过
了它的困难时期,它的政治已经走上民主政治的正确轨道,它的经济开始
迅速发展,而且过去实行的休克疗法之类的方法,虽然并不明智,但俄罗
斯道路和其方法的优点,仍然是极其明显的。作者,2002113
日)
    四、匈牙利道路。这是一条较好的和平变革的改良道路。共产党主动
开放党禁,实行多党民主。但这是经过56年匈牙利事件及饱受苏联压迫,
急于摆脱苏联压迫的匈牙利所采取的道路。其他国家的共产党,如果头脑
清醒,这本应该是他们争取走的道路。但中共,却是坚决不愿意走这条道
路,至少及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共有条件这
样做的时候,他们不愿意做。而目前社会矛盾空前尖锐的时候,中共又不
敢做。
    五、罗马尼亚道路。走这条道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经过
血的教训,敢于象邓小平一样发疯的领导人不多;而军队,当然不可能再
那样驯服听命。谁敢于下令屠杀,象齐奥塞斯库那样的下场,
是必然的。
    六、是否会产生军阀混战的形式?这是许多人担心的道路。但这仅仅
是旧历史留在人们头脑中的幻影。军阀混战,至少象辛亥革命以后那样比
较长期的混战,是完全不可能的。中共只是用这种幻影来吓唬老百姓。还
有人担心大规模战争,但产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象前南斯拉夫地区
那样的战争,更不可能。不过,少数民族地区的独立、暴力和局部战争却
有可能产生。
    七、印度尼西亚道路。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不小。其中的无序暴乱,
正是我们必须事先防止的。
    八、菲律宾人民革命式的道路。在中国,走这种道路的可能性最大。
这条道路的特点,是老百姓起来反抗,军队有可能以暴力威胁,但也可能
不介入。不过最后结果,都是军队在老百姓压力下,不再服从独裁者。罗
马尼亚和一些东欧国家,印尼,和菲律宾的道路,都带有突发事件和革命
性质。而象菲律宾的人民革命,更带有盛大庆典性质。马克思主义把所有
革命都称为人民的庆典,是不正确的。失败的革命不用说,而象毛泽东那
样的革命,则更不具有庆典性质,而主要是暴力、流血和战争。我们
这里的定义,定得更窄一些。我们指的盛大庆典式的革命,是没有或很少
动用武力,不流血或很少流血,革命目标为绝大多数人民所认同,因而人
民欢天喜地庆祝其胜利的那样一种革命。这种革命一般以突发形式产生,
从革命开始到胜利,时间象庆典一样短。
    中国如果以突发事件来实现民主,非常可能是一场盛大庆典式的革
命。而江泽民和中共的现行政策,正将中国引向以这种突发事件来实现民
主的道路。
    突发事件要成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必须具备三个条件,这就是:
    1、政府非常孤立,受到老百姓的一致痛恨。
    2、军队和政府工作人员内部,对独裁者也普遍不满。
    3、为使盛大庆典不致成为无序暴乱,必须有一种可以替代独裁者的
领导力量。
    前两个条件,我们比东欧,比菲律宾,比二月革命时的俄国,更加成
熟,老百姓对中共的痛恨,远超过菲律宾老百姓对马科斯政府的痛恨,也
超过东欧人民对他们政府的痛恨。军队和政府机构中,不满情绪也更强烈。
因此,中国未来的突发革命,将比菲律宾,比东欧,比76年打倒四人帮,
更具有欢乐庆典的性质。但在中国,这种盛大庆典式的革命,也存在很大
危险。这就是有可能演变成为无序暴乱。这是由于中国目前存在两个重大
弱点:
    1、没有象菲律宾那样,形成可以替代政府的领导力量。这种领导力
量,应该在专制政府瓦解以后,迅速对社会起领导和控制作用,防止无序
和混乱。由于中国民运人士素质太差,很不争气。难以赢得老百姓的信任,
而其他可以取代政府的领导力量还没有产生,老百姓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所以他们迟迟不愿采取行动。这一条,一方面将大大制约革命的产生,另
一方面,将在革命以后,造成上述危险。
    2、由于中共非理性的残暴统治,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在农民中,存
在对中共非理性的极端仇视情绪。一些农民,以及少量工人和城市市民,
在心里记着他们的中共仇人,今后一旦有机会,就准备把他们宰了。其实,
农民的直接仇人,往往是中共基层成员。而老百姓非特定的对中共的普遍
愤恨,则更加强烈。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话:以后再来文化革命,就不会
对共产党那么客气了。怎么不客气呢?就是两个字:该杀。这也是导致中
共内部害怕民主,害怕掉脑袋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我们不能有效解决这两个弱点,尤其是前一个弱点,并依靠解决
前一个弱点,来解决第二个弱点。那么,演变成无序暴乱的可能性是很大
的。而一旦无序暴乱产生,我们的民族就将造成很大损失。并且,有可能
导致军队重新干政。虽然军队干政最后将会失败,但这或者将大大延缓中
国的民主进程,或者可能导致一场内战。人们担心的内战,只有在这时,
才是可能性比较大的。
    因此,中国反对派力量目前特别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尽快形成一种可
以取代共产党的力量。在民运之外,我们目前还看不到这种力量。也许到
人民革命产生的那一天,中共内部的民主派和改革派,可能会形成这种力
量,而共产党内的民主派,改革派和中国反对派结合,形成取代和领导力
量,这将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理想方式,这要比毫无经验,并且素质很低
的反对派直接上台要好得多,这将大大减少中国走向民主的困难和波折。
但至少目前我们还看不到中共内部形成愿意与中国人民及反对派合作的
民主派和改革派。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看不到的力量上。而且,依靠这
种力量,已有俄罗斯道路的教训,我们不得不心存忧虑。而民运,目前很
不争气,清流退出,浊流主导,不来一番脱胎换骨的重大改造,就不可能
变成取代力量。而改造,要针对民运的主要问题和主要原因,即民运人士
的素质问题,及清流退出,浊流主导的问题。要提高民运素质,并使整个
民运变为清流主导,浊流退后,才有可能。但目前恐怕很难做到,因为东
欧经验,共产党控制的民运人士,占民运人士总数的一半以上,中共一定
会阻挡这种努力。但我们应该积极总结经验教训,提高素质,创造清流主
导的高素质的队伍。否则,中国民运人士和反对派人士,必将象在东欧一
些国家民运人士那样,在民主实现以后,很快销声匿迹,并且给中国民主
事业带来严重损失。
 
19991月,20021月作少许修改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批判以经济为中心的发展战略,实行以人的自由发展为中心的
发展战略)
 
    为了搞清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必须先解决一个基本理论问题。
    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简要批判一文中,我在批判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
物主义时说,这是一种经济唯物主义,它主张生产力和经济起决定作
用,由生产力和经济决定人类社会,主张经济是人类社会的基础。这就完
全颠倒了经济、生产力与人类社会的关系。我的研究证明,决定人类社会
的,不是生产力和经济,而是人类自身的发展程度。是人的自身发展程度
及由此决定的人类社会,进而对生产力和经济起决定作用,而不是相反。
人的自身发展程度,包括人的个体发展程度,人的社会发展程度,以及两
者的交互作用,是生产力和经济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基础。具体说来,人的
个体发展程度,包括体质和体力,智力和知识的发展程度,其中,尤其是
科学技术的发展程度,决定生产力的质的方面;人的社会发展程度,包括
人的自由化发展程度,人的社会组织程度,政治和经济关系的发展程度,
其中包括政治和经济组织管理的民主化程度,决定生产力的量的方面,生
产力的量的扩展。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把物质生产力与客
观物质混同起来。事实上,两者完全不同。物质生产力和经济,不过是人
的智力、知识和体力的物化。物质生产力不是独立的生产力,它不过是人
手的延长,脑的扩大;只有人才是独立的生产力。现代生产力,机器、设
备、火车、飞机、电脑、电脑网络等等,如果抽去其中的智力、知识等精
神要素,它们不过是废物一堆。
    这种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唯物主义,乃是人类社会经济异化的产物。
在人类历史上,从部落林立的原始氏族制度演变产生的,以宗族为基础的
分封社会(中国春秋以前,欧洲中世纪前期)是一种血统异化的贵族社会。
而奴隶制度,乃是人本身一种野蛮的非人或非人性异化,在地中海沿岸,
如古希腊、古罗马,奴隶制度曾经占据统治地位,成为奴隶社会,而在中
国,有奴隶制度,但并未占全社会的统治地位。而中国清朝以前,欧洲中
世纪后期,是以家族为基础的、中央集权的官僚社会,官本位社会。是一
种权力异化社会。这种社会,经济上大多以小农为主,所以人们误认为小
农是这种社会的基础。共产党专制制度,则把权力异化发展到极端。而资
本主义社会,则从权力异化中脱胎而来,乃是一种经济异化社会,以资为
本,以经济为中心。因此,现代社会,仍然是一种以经济为中心的经济异
化社会。正是在经济异化的高峰期,出现了这种异化的理论产物马克思主
义。中共从以阶级斗争为中心,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自吹是一个伟大
的创举,一个伟大的战略转移,其实,这只是完成西方国家二三百年前已
经完成的战略转移。
    要正确制订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必须清醒认识人类社会未来的发展
方向。我认为,人类的未来社会,乃是一种人性复归,异化消除,以人为
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社会。未来学家本能地感到这个发展方
向,但囿于以经济为中心,以经济为基础的旧思想,仍然把信息当作经济,
把这种社会称为信息社会。目前仍有不少人把信息当作一种与物质生产力
及经济一样,是异化的统治人的东西。其实,这恰恰与信息的本性是相违
背的。
    伴随着社会的这种巨大变化,当代世界面临着三大历史任务。这就是:
    1、完成以经济为中心向以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战略转移;
    2、消灭专制,实现民主;
    3、消灭世界性战争,实现世界性永久和平。
    中共建政五十年来,先是搞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搞得中国人人勾心
斗角,内斗严重,并且成为传统习惯。接着,又搞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翻
译成老百姓的语言,就是围着金钱转,一切向钱看,金钱第一,牺牲道德、
教育、文化、科技、环保、使中华民族的民族素质及生存环境,恶化到空
前可怕的程度。中共对中华民族民族素质和环境的破坏,远远超过对经济
的破坏。对经济的破坏,一代人的时间基本可以纠正,而对人的素质的破
坏,几代人也难以挽回。而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从长远看来,不是经济,
而是人的素质。现在的中国,一方面,人的素质问题特别严重;另一方面,
人口基数恰恰特别庞大,人均资源贫乏。中国要发展,必须特别依靠人的
资源,扬长避短。这就使得从以经济为中心,向以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战略
转移显得特别迫切。中国要走到世界前面,必须首先完成这个战略转移。
    因此,我们必须坚决批判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大力倡导以人的
发展为中心。经济是由人创造出来,为人服务的东西,它不可能成为中心。
不能由人围着经济、金钱转;而只能使经济围着人转。我们必须向社会大
声疾呼,高度重视人的素质问题,把提高人的素质放在首位。我们必须保
持社会各方面的均衡发展,在社会各方面均衡发展的基础上,优先发展教
育、文化、科技事业,尤其是教育事业。要舍得化大力气,化尽可能多的
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发展我国的教育事业,包括道德方面的教育和熏陶。
要树立优秀的道德形象。要重视人的生存环境,生活素质重于经济指标。
我们必须充分重视人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是一切现代化之本。十五六年
前,在监狱中,我写文章,把现代化分成三个层次。在三个层次中,人的
现代化是是最深层次的现代化。只有实现人的现代化,才能推动实现并保
证中层次的现代化,即社会制度和组织管理的现代化,其中包括政治现代
化。只有实现上述两个层次的现代化,才能推动浅层次的、具体层面的现
代化,包括教育、科技、文化、经济、国防等各方面的现代化。有的现代
化理论,包括四个现代化五个现代化理论等等,没有搞清现代化
的各个层次,现代化的方方面面,现代化的科学内容,以及科学地划分现
代化的各个方面。就浅层次的现代化说来,工业、农业、科技、国防的划
分,就是不科学的。所以,我们上面称为教育、科技、文化、经济、国防
等诸方面的现代化。现代化应该是全面的、全方位的。各层次、各方面的
现代化,都必须依赖人的现代化。没有人的现代化,各方面的现代化就不
可能实现。即使实现了局部的、小范围的现代化,也不可能巩固。并且,
人的现代化不仅是实现其他方面现代化的根本手段,同时也是其他方面现
代化的根本目标。当然,人的现代化和其他方面的现代化,是交互作用,
互相促进的。是双向作用,而不是单向作用。
    以人的发展为中心的发展战略,当然是一个内容复杂的体系,本文只
能简单讲述以上中心思想,借以抛砖引玉。
 
一九九九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