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为革命呐喊
徐水良
 
      在当代世界上,否定革命,反对革命,攻击革命,成为中国民运一
部分人中一种奇特的特有现象。
      近来,南斯拉夫人民勇敢地做了一件这些当代中国民运朋友没有勇
气做,因而一直大加攻击的事,即从当局手中夺权,从而推翻米舍洛
维奇统治,使革命取得成功。这鼓舞了中国民运及老百姓,使他们重新呼
唤革命。这时,这些朋友又老调重弹,大唱反对革命的高调。
      在当代世界上,美国人不反对革命,赞扬革命,把革命权利写进在
全世界影响很大的《独立宣言》,而《独立宣言》则被视作美国的立国基
础,法国的《人权宣言》就是在《独立宣言》的影响下产生的。因为美国
的自由民主制度,是美国革命即美国独立战争带来的。而美国的人权和空
前自由,也是由这个革命、南北战争和伴随而来的一系列改良和其它变革,
如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所带来的。而美国的强大的国力和经济,很大程度
上是得益于当代的科学技术方面的巨大革命。英国人不反对革命,因为英
国的议会民主制是由一六四二年革命及光荣革命造成的,而英国的民
主和英国的产业革命一起,曾经造成了强大的大英帝国。在当代世界上,
凡是实现了民主的国家,他们的人民和政府,都不反对革命,恰恰在专制
统治下的中国,反而有八九民运中产生的一小部分精英朋友,反对、
否定和攻击革命。是不是中国情况特殊,中国不应该像英国、美国、法国,
以及当代的菲律宾、印尼、苏联、罗马尼亚、东欧、南斯拉夫那样,进行
革命(或半革命)。仔细一看,不是的,原来在这些朋友那里,一切真正
的革命都不见了,造成了世界重要民主国家,民主基地的巨大的政治革命,
都不见了。思想革命,教育革命,科学革命,技术革命,文化上的革命,
产业革命,一般的社会革命,非暴力政治革命,甚至许多暴力革命,统统
从历史上消失了,只剩下许多人并不认为是革命的改朝换代。於是,革命
仅仅是改朝换代,根据他们的逻辑,又进而论证,革命极端可恶!相反,
在他们那里,这些革命都不能产生民主,只能产生专制,而他们的所谓
,却是极端地好,所有的民主只能从改良中产生,而改良决不像革命
那样产生专制,似乎希特勒的专制不是从合法改良中产生的,似乎给亚洲
带来灾难的日本军国主义,也不是在明治维新的改良後产生的,似乎马科
斯的专制统治也不是靠改良和民主选举上台的。这些朋友的历史,与
我们的完全不同,也许,他们生活在与我们地球历史不同的历史中,也许,
地球上的历史也可以由他们任意编制,事实可以由他们任意捏造,历史规
律可以由他们任意杜撰。对於不懂历史,容易受骗的中国老百姓,在他们
的头脑中装上这种历史,似乎还不是太困难。他们不是修正他们的理
论,更改他们的逻辑,使之与历史相符,相反,他们勇敢地更改历史和历
史事实,使历史与他们的理论和逻辑相符。因此,为了符合他们的理论,
他们把一切与他们的理论不符的革命,从历史中删去,只剩下改朝换代的
暴力革命
      在总结八九民运失败经验的时候,他们别具只眼,说八九民运
的失败,是因为中国民运不够妥协。在人类历史上同类反对派运动中,中
国民运是最为怯懦、软弱,空前渴望妥协的反对派运动,原来还不够怯懦,
不够妥协,不会妥协!八九民运的第一个行动是跪,以後一直没能站起来。
但他们却指责一切努力站起来的企图。他们千万百计掩盖这样的事实,这
就是八九民运各种条件,尤其是声势和规模都远超过当时的苏联及目前的
南斯拉夫,赵紫阳对於中国,几乎具有完全的合法性,而叶利钦则是苏联
一个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总统,对全苏联并不具有合法性。而我们与苏联及
南斯拉夫不同的地方,对苏联而言,就是叶利钦勇敢地走上街头,阻挡坦
克,发布命令,号召抵抗,而赵紫阳却不敢有任何公开的抵抗。空前崇尚
合法性朋友,临到紧要关头,是决不敢利用合法性的。对南斯拉夫而言,
就是南斯拉夫人民勇敢地进行夺权,而八九民运的主体及其领导人,
却没有人愿意夺权,并且他们的理论一直攻击和反对夺权,我们可以设想,
如果叶利钦和南斯拉夫人民不敢抵抗,不敢夺权,那他们必然像中国八九
民运一样失败。
      我们并不否认一些幼稚学生不懂策略,思想上没有任何摊牌的准
备,而行动上却是坚决摊牌,而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要摊牌。他们
年轻,还不懂进退。但学生的这个缺点,并不能掩盖上面这个铁的事实,
及显而易见的八九民运失败的原因。这些朋友闭口不谈这个原因,掩盖这
个事实,也正是掩盖他们的怯懦。他们攻击革命,攻击英勇行为,以便把
他们的怯懦,吹嘘为成熟、智慧、理性和勇敢。面对中共大规模血腥暴力,
他们跪着举起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旗帜和口号,要求手无寸铁的被
屠杀者放弃暴力,呈现一幅可笑滑稽的画面。当我们的敌人不使用暴
力的时候,我们当然可以采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策略,但这是实现目
标的策略,不是原则,不是口号,不是旗帜和目标。他们甚至不懂暴力为
何物,似乎只是人的拳头和牙齿,学生手中的石块和燃烧瓶。有人甚至认
为,非法行为才是暴力。他们说他们的非暴力是一种原则,他们要在目前
条件下,立刻废除暴力。他们甚至不知道当代最大的暴力就是现代化的军
队和警察。而这两者,至少目前及不远的将来,我们还看不到废除的可能。
你不可能一下子废除坦克、飞机、监狱、手铐,不可能一下子废除有组织
的军队和警察的肉体暴力,和武器等物质装备的物质暴力。
    当我们毫无权力,并且被中共贬为另类的民运朋友们,自大狂地一厢
情愿地宣称他们决定走改良道路,反对革命道路的时候,其实,是很可笑
的,因为自上而下的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则是老百姓的权利,而我
们只拥有老百姓革命权利中的一部分。他们自我膨胀地把自己等同於中国
的统治者,因此决定实行改良。其自我膨胀,自命不凡的形象,真是令人
忍俊不禁。
      我们当然也有废除暴力的长远目标,但那是未来社会的一种国家及
社会制度,而不是现代社会中作为手段的策略。现代社会并没有非暴力的
国家制度,因此在目前实行非暴力只能是策略。我们的这些非暴力朋友产
当然更不会懂得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事实上,对付中共这样的法西斯专制,凡不违反人道,不违反人类
公认道德的一切手段,都是允许的。无论是改良还是革命、公开还是秘密、
合法还是非法,都是事业的必须。主张只用一种方法,只用一条腿走路,
坚决要把另一条腿、另一只手砍掉,这是极端的愚蠢。我们既反对攻击革
命,也反对攻击改良,我们认为,革命必然包含大量的改良,而改良也会
包含局部的革命,并且必须以革命压力为後盾。任何一方否定对方,也就
是否定自己。主张改良反对革命的民运朋友们对革命的攻击,正是取消革
命的压力,使中共有持无恐地反对和扼杀改良。清末的民运,即革命
党人和改良派保皇党人,都积极准备武装起义,在这种压力下,经过十年,
迫使慈禧太后下诏开放党禁。经过十六七年,推翻满清皇朝。而当代中国
民运经过二十多年,仍未冲破党禁。原因之一,就是中共有持无恐。
      历史上的革命和改良,都有可能采用和平的方式,也可能采用暴力
方式;有可能产生专制,也可能产生民主。人是有头脑、有意志、有主动
性、能选择的动物,人的目标是专制的,达成目标时,只能产生专制;目
标是民主的,达成目标後,就实现民主。因此,革命、改良,暴力、和平,
专制、民主,相互之间,有各种组合,而不是反对革命的朋友认为的那样,
只有一种,即革命=暴力=专制,改良=和平=民主。
      革命和改良都是人类永远必须的,暴力革命可以告别,但革命本身
却不能告别。许多年来,中共已经一再拒绝改良,一再堵死的改良的道路,
在这个情况下,让我们一起,呼唤革命,为革命呐喊!
 
写于20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