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徐水良
 
     陈小雅女士日前在美国之音高度赞扬邓小平,说邓小平是在毛泽东
之後,上帝能够给中国的最好领导人。这使我感到非常震惊和肉麻。尤其
是这些话出自美国之音特邀专家,因写《八九民运史》而被当局解职,被
看作民运人士或民运同情者,前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之口,更使人惊讶。
这种说法,与过去大张旗鼓风行一时的同类说法相类似。这类说法说,毛
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天才,最好的领导人,说林彪是毛主席最好的
接班人,等等等等。历史已经证明,这类说法是武断而没有根据的无稽之
谈。陈女士的说法,不过是这类说法及其习惯和思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
最新继续。如果说,当时风行的说法完全可以理解,那麽,到现在,陈女
士的这一类说法,坚持这一类传统思维,就显得颇为滑稽,不可理解。许
多年来,连中共也在宣传反对个人迷信,而现在却出来一个上帝给的
最好领导人,对此真使人难以评论。
     过去有不少的文章一再批评中国一些知识分子缺少独立人格,缺少
骨气。本人作为知识分子,也颇有切肤之感。看来,我们中国知识分子,
包括民运人士,包括本人,应该认真反思自身弱点,多一点独立人格,多
一点骨气。
     中国有一种很坏的传统,这就是一个人,不管他怎样差劲,一旦大
权在握,尤其一旦成为最高领导人,就不乏众多的吹捧者。毛泽东生前,
被捧为中国最伟大、最好的领导人,林彪被捧为最好的接班人,江青被捧
为文化革命的旗手。毛泽东死後,又捧华国锋,把华称为毛指定的接班人,
英明领袖(尽管他与英明相差十万八千里)。华之後,又有人捧邓。参
加对林彪及以後各人吹捧的,有毛以下各级大官(我还清楚地记得八届十
中全会後一个著名的报告说毛能活到一百五十岁,林是毛的最好接班人等
),还有不少知识分子,其中尤以制造理论,搞社会科学研究的部分
论家和学者为最甚。
     毛泽东生前及毛泽东刚死去时,很多人把毛泽东之死当作天塌下来
的大事,吓得不得了,结果呢?天没有塌下来,情况也没有更坏,相反,
却变得更好。记得斯大林死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情况。大致说来,凡
好的领导人一去世,情况不仅不会变坏,相反却是变好,是飞跃,
好的领导人的神话,也很快破产。
     时至今日,我想,凡正直的知识分子,以离奇的语言大赞权贵们的
时候,至少应该自问一下,是否肉麻?是不是应该感到脸红?
     亚里士多德在说到後来被马克思称为东方专制主义的制度时说:
族王制是潜主性质的王制因为野蛮民族比希腊民族为富於奴性;亚洲
蛮族又比欧洲蛮族更富於奴性,所以他们常常受专制统治而不起来叛乱
作为东方人,我们很难接受亚里士多德的说法,他的说法,很可能是把结
果当作了原因。但是,即使这样,难道我们不值得认真反思,认真深思一
下吗?难道不正是我们身上的奴性,使专制主义得以延续吗?尤其是知识
分子,难道不应该对此感到耻辱吗?更何况,这里的问题不仅仅是奴性的
问题,而是牵涉到是否主动阿谀奉承,毫不脸红的放肆吹捧的问题。
     满清未年,有一个慈禧太后,曾撑握满清朝政数十年。她当政期间,
曾支持李鸿章、张之洞、左宗棠等洋务派搞洋务运动,并把洋务派的首令
一一提拔为封疆大吏及至军机大臣、宰相职位(这里的宰相是按人们习惯
称呼讲的)。开矿山、办工业、筑铁路、搞中体西用(今天的改革开放,仍
类似於中体西用)。用今天的话说,这个太后成为满清未年改革开放
的总设计师。後来,一八九九年,她镇压了戌戊变法,但随後,她又在一
定程度上执行了戌戊变法的纲领,废科举,兴学堂,开放党禁,开放报禁,
制订宪法,准备搞君主立宪等等,这已超出中体西用范畴,而开始的实行
部分西体,等等。研究晚清改革开放的一些人认为,当时这些改革
开放的步伐,比今天大,比今天走得远,其中有的改革,近百年前已经
实现的改革,中共却迟迟不愿实行。尤其是当时处在君主专制传统环境下,
社会改革处於刚起动时期,阻力大、堕性大,改革开放的参与者主要是洋
务派,其後有改良派上层人物,一般老百姓并不关心参与,某种程度上习
惯於旧状况。不像现在,老百姓都支持和盼望改革,这次最早的改革是农
民自发搞起来,包产到户,大包干,邓小平开始也并不支持,限定只能占
10%之类。慈禧太后,这个清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生前也曾被大
捧特捧,处在一片万寿无疆的祝颂声中(很有趣,当时除万寿无疆之外,
也有最好最伟大之类的颂词,有的出自改革派之口)。但她死後,
立刻为满清朝野所一致痛恨,并作为镇压戌戊变法的刽子手及满清末年腐
败的总头子而为中国历史所否定。随後不久,满清皇朝也在辛亥革命的枪
炮声中灭亡了。
     对比一下两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很有趣的。论功劳,第
一个是开创性的,且步子大、功劳大;论错误,镇压和腐败的错误,後一
个更大。今後的历史将会怎样评价,我们拭目以待。反正,本人是二十年
前开始就决不相信上帝给的最好的领导人最好的接班人
类的神话,我想魏京生先生大约也是不相信中一个。(我们都从七九年开
始批判邓小平的许多做法。)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八九民运,中华民族的英
灵,八九民运的英烈们永垂不朽!他们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灿
烂的一页,为中华民族的历史增光添彩,他们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我们每
个活着的人,都不应该做对不起这些英烈们而为後人所不齿的事以及没有
骨头、不知羞耻阿谀奉承的人。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日写于南京
六月二十八日修改
注:从本文中,读者可以看出,本人根本不同意总设计师的说法。因
为两次改革开放,两个总设计师并没有设计什麽,而是时势所迫,
本次改革则还有民众要求及民众自行改革包括不管总设计师反对而自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