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徐水良
一九九八年六月八日
 
中国农民占了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农业户口的人数在九亿以上,这在世
界的总人口中,也是一个很大的比例,他们的情况如何,很大程度上将决
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中共建国以後,为了分裂中国人民,维护共产党以工人阶级名义实行
的统治,人为地划分城镇户口和农业户口。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一出生,
就在政府的官方文件中,被盖上农业户口的印记,从此堕入低等公民
的法定境地。就像奴隶制度下奴隶的子女,一出生就被盖上奴隶的印记,
从此成为奴隶一样。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户籍制度,是当代社会中,中世纪
农奴制度的变种。
 
几十年来,中国农民处於悲惨境地。作为中共制度中的低等公民,在生活、
居住、就业、教育等各方面受到歧视。在很长时间内,像中世纪农奴一样,
被强制固着於土地上。侥幸离开农村的,往往成为城市中的盲流,随
时处於被政府打击的危险之中,公安部门和政府各级部门,随时可以把他
们抓起来,送到收容站,遣送站,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他们是流入城镇
的农民,没有城市户口,就被称为盲流,就可以抓起来,送到收容站、
遣送站、收审站。这种收容站、遣送站、收审站,完全是一种监狱,而且
是最可怕的一种监狱,有点像看守所,但比看守所更可怕。因看守所还有
一定规矩,而收容站,遣送站等往往没有严格的规矩,被抓的人,一进去,
搜身、没收财物,送往号子(监房),其间往往要挨揍,在监房,还要受牢
头狱霸及其它人员的欺压。七十年代,看实所每天每天已吃九两粮,而收
容站、遣送站却仍然只有八两。我们坐过看守所的人,都清楚这种无究无
尽的饥饿的可怕滋味。与这种收容站、遣送站相比,令全中国和全世界谈
虎色变的劳改队,则简直是天堂。往往有人编造自己的罪状,希望尽快判
刑,被送往劳改部门。而其中的收审站,则往往与看守所在一起,但其秩
序,往往比看守所更乱。七十年代中期,我被关在南京市娃娃桥看守所,
楼上是收审站(全名南京市收容审查站),其中被关押人员,许多被关时间
已达二、三年,最长的近五年。收容站中也有各方面的人,但农民占很大
比例。尤其收容站、遣送站,全是盲流,其中,农民占多数。而这些
收容站、遣送站、收审站的设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我问过有的公安人
员,设立这种收审站有什么法律依据,他们也承认没有。此外,中共还用
其它方法对付盲流。一九五九年,搞人民公社,大跃进,在风调雨顺的年
代,制造了人为的三年自然灾害,安徽省饿死的人成千成万,据有关
估计,达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有许多乡村,人口死绝,赤地千里。而且有
时庄稼就长在地里,没人收割,而人却饿死。这是中共统治下前无古人的
奇特现象。安徽农民大批往外逃荒。於是,政府就组织民兵,在车站、码
头、路口、交通要道,扛枪巡逻,设置关卡,碰到逃荒的,就抓起来。许
多人抓起来後,被活活打死。中共政权以比中世纪封建更残忍得多的手段,
强迫农民固着於土地之上。
 
及至目前,进城打工的上亿农民,仍然被固定於农业户口中,依然在生活、
居住、就业、教育等城市生活的各个方面,备受歧视。没有城镇户口的各
种合法权利。他们干着城市中最重、最脏、最累的活,却拿着最低的工资。
并且享受不到应有的劳保福利,包括住房、医疗,失业保障及其它的一切。
他们的子女在城市中没有受教育的法定权利,为各教育机构拒收,他们被
迫化很高的赞助费,使自己的子女进公立学校上学。没有门路,化不
起赞助费的,则被迫送回农村或失学在家,成为都市文盲的新来源。这种
赞助费,一般超过农民在城市打工一年甚至二年的工资。
 
在几十年的时间内,中共政权把农村置於无产阶级专政的恐怖统治之
中,建国初,中共就用大批杀人及批斗等办法,在农村造成一种恐怖气氛,
大批并无劣迹的地主,仅仅因为土地多而被枪杀,其中包括一些难得的人
才。离我家十五里到二十里路的地方,就有一个我国航空界的元老,一个
捐自己家产创办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被杀。一个中医骨伤科的专家,我国
知名的骨伤科宝贝,也差点被杀,因为医好了解放军一个师长的病,才免
於死刑。那个航空界元老,还留学法国,保护过周恩来,抗战时当国民党
空军顾问,抗战後回家种田当农民,相信和赞成共产党的政策,把土地分
给农民,全县农民一致称赞,结果却被中共杀了。连周恩来也救援不及,
为之可惜。此外还有许多无辜的人被冲击。以後,又不断搞阶级斗争,甚
至及到今天,中共政权仍然任意地、粗暴地对待农民,任意吊打、捆绑、
剥夺人身自由,批斗、示众,拆毁住房,搬走或毁坏财物,剥夺粮食及生
产、生活资料。包括用上述方法强迫绝育、堕胎等等。他们粗暴地用暴力
镇压农民的一切反抗。他们强制压低农产品价格及农村乡镇工业品价格,
提高城市手工业品价格,扩大剪刀差,对农民进行粗暴地掠夺和剥削。由
於中共的极端无能,他们的工业生产效率低下,因此,维护中共政权及保
持经济发展的财政来源,归根到底主要来源於这种剪刀差,来源们对农民
的掠夺和剥削。文革中,工厂全面停工,但工厂,城镇、国家仍得以生存,
也全赖於农民。中共执政後,中国农民处境之悲惨,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空
前的,在合作化以後及到改革开放,农村贫困地区每年都饿死人,在人为
制造的三年自然灾害中,则是全国性的死人,饿殍遍地。饿死的农民
总数达几千万, 按官方的人口统计资料,估计达三四千万。
 
由於中共政权的空前专制腐败,中国农民日益觉醒,六四大屠杀,使中国
农民与全国人民一样,从此站到了反对中共政权的一边。近年来,农民对
中共的反抗越来越强烈,农村民变蜂起,动辄发生几千人几万人的骚乱,
其规模和数量,都超过城市地区。据中共有关统计,去年农村地区发生骚
乱二万多起,最近,国内中共内部资料报道了乔石在广东的讲话,严厉警
告,由於中共腐败,农村一些地区农民造反的条件已经成熟,海外媒体也
作了报道。对中共来说,农村地区的形势是爆炸性的,极其严峻的。
 
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实现自由、民主,归根结底取决於中国人民的绝大
多数。中国农民的觉醒,是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福音。对自由民主事业有
着极其重大的意义。
一九九八年六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