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回答来信询问: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徐水良
 
本来想详细谈谈前些时间来信所提上面这些问题。因为它们有普遍意义,
所以还打算发给其它朋友一阅。但太忙,只好简要地回答这些问题。民运
人士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并没有统一的意见,因此,这里只能谈一谈我个
人的看法。
 
其实,法轮功、藏独、疆独、台独,除藏独外,其它都是在中共支持下搞
起来的。疆独、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原来是国民政府时期,由国际共产
党(其实是苏共)和中共合谋搞起来的。中共建政后,吸收了疆独的干部,
后来又对其中一些人进行打击。疆独中的一部分人坚持搞独立,断断续续
逐步延续至今。而台独,首先由中共及台共领导,如最早领导人谢雪红提
出来,搞起来,及到六七十年代,台独以民进党前身党外面目出现时,
中共在海外一些使领馆还公开或秘密地给以支持和帮助。而法轮功,也是
先得到中共,尤其是其政法系统支持,才发展起来。世将乱而妖术兴
大陆形形色色的特异功能功法组织,都是在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中共官
僚倡导下闹起来的。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中共当局及官僚的做法,很早就遭
到主张科学和民主的自由化知识分子(如于光远),及一些民运人士(包
括笔者)的坚决反对。到后来,几乎整个大陆科学界都对特异功能
伪科学持反对态度。他们本着五四科学和民主的精神,对钱学森等官
僚们的做法提出批评,并呼吁打击以伪科学搞欺诈的行为。笔者在大陆,
法轮功等功法盛行时,也曾经批评这些功法组织的伪科学或迷信。如果中
共当局听取自由化知识分子的意见,至少象台湾那样,大陆气功大师
张颖在台湾表现隔空抓药,就立即以欺诈等罪名拘捕起诉,并且以确
凿的证据判刑。那么,那种一片乌烟瘴气,妖术泛滥的局面,本来是
不会发生的。但中共当局置若罔闻。因为中共当局一直对伪科学及其欺诈
行为采取支持纵容的态度。而且包括法轮功在内的许多功法组织,都得到
官方批准和承认,因此及到李洪志回国,策划包围中南海,中共情治系统
虽然都清楚,都掌握有关情报,但没有采取预防措施。而包围中南海事件
发生后,江泽民大怒,立刻反过来,对法轮功大加镇压,从一个极端走向
另一个极端。中共及其政府不倡导科学,不取缔欺诈行为,是渎职;后来
用暴力取缔邪教,侵犯普通法轮功学员的思想,信仰自由,以及他们
的人身自由,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是滥权。法轮功事件出来后,我
曾经写过二篇文章,一篇是《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另一篇是《邪教不是罪》。表明我的原则立场。(见附件一,附件二)。象
法轮功这样的组织,至少目前不是邪教,并且还是比较温和的半宗教组织。
更何况即使是邪教,也不是罪,不能根据思想、信仰定罪。至于李洪
志本人,如果有罪,中共应该拿出他触犯刑事罪如欺诈罪的证据,而不是
以邪教来定他的罪。
 
宗教,当然是迷信,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就是保护思想上迷信的自由。我
们既要大力发展科学,批评迷信,又要保护对迷信的信仰自由,两者并不
矛盾。要取缔的只是刑事罪,如欺诈罪、非法行医罪、致死人命罪等等。
你共产党可以迷信毛泽东,迷信马列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以
致许多年来,共产党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倡破除这种迷信。为什么
普通老百姓迷信宗教,迷信法轮功就变成犯罪?
 
不过,我们的原则是国家和宗教及意识形态分离,批评宗教迷信,不是国
家的任务,而是科学的任务。国家不批判或支持特定的意识形态。只是象
美国那样,严格实行政教分离的原则,禁止在公立学校讲台上宣传宗教。
当然政府可以有自己的倾向,那是老百姓在特定时期通过选举作出的选
择,政府应该大力支持和发展科学事业。
 
现在来谈谈台独、疆独、藏独等问题。
 
中共历史上一贯卖国,出卖中国利益,维护苏俄利益。出卖北方大片领土,
出卖东北及全国的许多主权。但他们为了把民运搞臭,极力反过来把民运
人士说成是卖国贼,并通过他们在民运中的代理人,散布爱国贼及甘
做汉奸的理论,企图造成民运人士反对爱国,主张卖国的假象。一些民运
人士不了解他们的诡计,也盲目接受这种理论。这是荒谬的。我们不能说
诚实贼善良贼道德高尚贼,只能说虚伪贼邪恶贼
德败坏贼。同样,我们不能说爱国贼,只能说卖国贼。我已经在
《真假爱国主义》一文中阐明了我们的观点。(见附件三)
 
因此,作为热爱祖国,并且献身于祖国和人民的中国人,真正的民运人士
当然希望祖国统一。但如何实现统一,我们与中共却有原则的差别,我们
认为:
 
1,无论是统一还是独立,都必须服从各方面人民的切身利益和最高利益,
统一和独立不是实现人民利益的原则,而只是实现人民利益的手段。
2,必须尊重各方面人民的意愿,尊重民族自决原则,这是共产党信奉的
马列主义,尤其列宁也再三强调的原则。
3,我们认为,祖国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实现统一,并实行各民族和各地
方的高度自治,符合各族各地人民的根本利益。
4,我们必须充分吸取苏联强制统一,最后分崩离析的教训,学习当代美
国以自由、民主、高度自治、富裕强大来实行统一,和吸引新民族、新成
员加入的经验。(但不能学习美国早期的殖民主义,那种政策在当代早已
过时。)
 
在汉族人民中,迫切需要进行反对盲目民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教育,到美
国后,我发现由于中国人过去缺乏这方面的实践和教育,问题非常严重。
在美国的华人,一方面反对白人对自己的歧视,特别过敏,另一方面却特
别歧视其它族裔,尤其是非洲裔(黑人)和西裔。在国内,北京人歧视河
南人,上海人歧视外地人,城里人歧视乡下人,这种粗俗强烈的歧视
偏见,在美国其它族裔,在白人中,是很少见到的。汉族人必须学会平等
地、非常友好地对待少数民族及全世界的所有民族。
 
目前中共的许多政策,尤其是拒绝与达赖喇嘛那样优秀的藏族人民的精神
领袖打交道的政策,令人难以理解。
 
徐水良
200253 
 
附件一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为什么要捍卫法轮功人权,又要批判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伪科学
 
  徐水良
 
      有人把捍卫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当作争取他们支持的一种权宜策
略,这是错误的。捍卫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象捍卫全人类的人权,捍卫一
切人的人权一样,是原则问题,也就是捍卫全人类最基本的原则,即人权
原则的问题。无论在大陆还是在国外,笔者历来批判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伪
科学、伪气功,包括批评法轮功。(不过当然不会反对法轮功提倡真和善,
也有条件地赞成一定限度的忍。)但当中共当局大规模镇压法轮功时,笔
者却毫不犹豫地谴责中共镇压,为法轮功的人权,为他们的思想和信仰自
由呼吁,就是出於捍卫人权原则。
 
      但民运中有些机会主义者,往往没有原则,或把原则问题当策略问
题。在北约误炸毁中共大使馆,中共掀起民族主义狂热时,他们抛掉原则,
完全站到中共一边。理由也是策略需要。其实,制订策略,不能以牺牲原
则为代价。否则就是机会主义,就是方向立场错误。策略只是原则的贯彻,
原则的具体化。在法轮功问题上,如果把原则当策略,一旦法轮功没有力
量了,他们就会认为不需要这种策略了,就会抛掉他们的策略,实际上是
抛掉人权原则,而当法轮功力量强大的时候,为了争取法轮功支持,他们
又抛弃另一个原则,即人类在思想领域的原则:真理和科学的原则。去拍
法轮功马屁,决不敢批评法轮功,帮助法轮功学员摆脱愚昧和迷信,不敢
批评伪科学,大力倡导科学和真理。没有原则的策略,是没有方向的道路,
没有骨头的身体,是错误的,立不住脚的。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原则,是最基本的人权原则之一。法律面前人人
平等,不仅每个人是平等的,由人组成的每个组织是平等的,而且人的思
想也是平等的,而不管这些思想是正确还是错误。思想自由的原则,不仅
适用於正确思想和信仰,而且同样适用於错误思想和信仰。捍卫错误思想
和信仰的自由也就是反对思想专制,从而也是捍卫正确思想、科学思想的
自由。当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和信仰自由遭到侵犯时,毫不犹豫地与他们站
在一直,争取他们的思想和信仰自由,这是完全正确的。我们不仅要和法
轮功,而且要和一切思想和信仰自由遭到侵犯,或其他人权遭到侵犯的人
们站到一起,为人权和自由而战。
 
      当然,思想自由的原则,也包含批评自由的原则。我们捍卫法轮功
学员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权利,也捍卫他人批评法轮功的权利,同时捍卫法
轮功为自己辩护和反批评的权利。我们坚决反对任何人以暴力,或以暴力
相威胁,或以其他非法手段解决思想和信仰问题,以及压制们他人批评的
企图。我们既反对政府以强力侵犯法轮功思想和信仰自由,也反对法轮功
以暴力或骚扰等方法强力压制科学家的批评。任何人,不管他主张何种思
想或理念,不管这些思想或理念是多么正确,都必须尊重并捍卫他人批评
自己的权利。以笔者为例,笔者主张一种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新人本
主义的人文社会科学体系,主张自由民主,但笔者将坚决捍卫他人批评这
些思想的自由。不许批评这些思想,就是反对和危害这些思想。笔者主张
中国未来的民主国家,必须取缔审判中共犯罪集团,捍卫民主制度,打击
专制主义的破坏行为,但坚持主张,不得将任何一种思想,包括民主思想,
法定为指导思想。不准以国家权力镇压任何一种思想,包括专制思想。人
们有信奉专制思想的自由。只要不采取违反法律的行为,任何人都有主张
或批评任何思想的权利。每个人,每个政党,每届政府,都可以有自己的
指导思想,但国家却不得以法律规定特定的指导思想,包括思想、主义、
宗教等等。国家捍卫的是制度,而不是思想。中共将没有理论的理论,而
只有猫论、摸论等可怜的、低档粗俗的实用主义的所谓理论,即邓小平理
论,写进宪法,是非常可笑的思想专制。
 
      以上讲的是思想和信仰自由。但一到思想自由领域的内部,我们的
原则和策略就会完全不同。在这里,中国的民主运动,无论在原则上还是
在策略上,都必须坚持与中国科学家站在一起,反对以御用科学家钱学森
为代表的伪科学、伪气功。我们必须反对机会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的错误原
则和错误策略。中国的民主运动一直认同五四运动提出的科学和民主的口
号,继承了五四运动的优秀传统。谁要抛弃科学原则,谁就是在这方面背
叛民主事业。特别重要的是,抛弃科学原则,对中华民族,尤其对我们的
下一代,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将贻害无穷。
 
      因此,我们既采用捍卫法轮功学员的人权,捍卫他们思想和信仰自
由的原则,又采用批评其思想和信仰方面的错误,帮助法轮功学员摆脱愚
昧和迷信的策略。表面看来,原则和策略似乎相矛盾,其实两者是完全一
致的。
 
      法轮功的朋友们,让我们共同反抗中共暴政,捍卫人权,捍卫思想
和信仰自由;同时,让我们在思想领域平心静气地开展讨论。欢迎思想上
的相互批评,尤其欢迎对自己的批评。古人云,闻过则喜。象马列主义,
毛泽东思想那样,不允许批评,听不得不同意见,是很不好的。只有心平
气和地对待批评,才有助於他人,也有助於你们自己,有助於你们与他人,
包括与中国科学界的关系。
 
写于19997月,原载《北京之春》19999月号 
 
附件二
 
邪教不是罪
徐水良
 
1、邪教不是罪
 
      中共镇压法轮功,制定邪教罪,并利用国人对美国不了解,以美国
打击大卫教派违法行,为来为他们的镇压辩护。其实是不对的。邪教是一
种意识形态,制定邪教罪,就是制定思想罪。对意识形态和思想定罪,是
危害思想自由,危害基本人权的。美国对大卫教派采取行动,不是因为它
是邪教,而是因为其非法屯积武器,违反了美国法律,所以采取搜查行动。
因为大卫教派以武力开火抵抗,才演变为大规模冲突。因此,我们可以对
危害社会的骗子,对以邪教来搞违法犯罪活动的人,采取法律行动 ,甚
至也可以制定组织犯罪集团罪,组织黑社会犯罪团伙罪,包括组织宗教犯
罪集团罪,但不能对组织和信仰宗教,包括组织和信仰邪教本身定罪,只
要他们行动上不犯法,就不能对他们定罪,不能对他们的思想和信仰定罪。
 
2、中共对法轮功的政策变化
 
      中国镇压法轮功经历了一个过程,先是支持帮助,企图利用,後来
反过来,走向另一个极端,是大规模犯普通法轮功学员的人权,侵犯思想
和信仰自由。
 
    世将乱而妖术生,江湖骗术特异功能等各种妖术兴起,中共
大官推波助澜,没有骨头的御用科学家钱学森等为其披上科学外衣,
大力倡导,这种情况,早就引起了科学界知识界的不满,几乎从一开始就
遭到正直的科学家及知识分子的反对,于光远等被中共称为搞资产阶级
自由化的知识分子,很早就写长篇文章表示反对。科学界和知识界也早
就呼吁中共打击某些江湖骗子的违法犯罪活动,但中共长期置之不理,相
反以官方气功组织等大力推广、倡导。大约从九五年起,也有一些科学界
知识界的人把法轮功称为邪教,但当时法轮功势头正盛,中共公安,司法,
检察、政法等部门的干部大量涌入法轮功,企图加以利用,使法轮功势力
大大扩展。去年法轮功包围中南海,中共公安、国安等情报部门事先都得
到情报,甚至知道是李洪志组织的,可是都没有采取行动,此次示威的领
导人,大多数是中共政法部门及其它部门的干部,据法轮功人员文章,示
威中还有警察引导,(文章作者把这称为阴谋,)此次事件才终于闹大。但
事情一闹大,却又伤了中共尤其是江泽民的面子,江泽民大为震怒,於是
下令镇压。匆匆忙忙,搜集名单,摸清情况,然後抓捕,事後又补订法律,
制定邪教罪,按中共的传统习惯,大兴思想罪,信仰罪。中共的这种做法,
也给未来民主政府留下一个难题,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毫无疑问,第一,
未来民主政府应该将科学和迷信的争论留给民间,严格实行政教分离,国
家和意识形态分离的原则。国家只是采用大力支持科技发展的国策;第二,
废除思想罪、信仰罪,包括邪教罪。但严格执法,打击违法犯罪,包括以
妖术骗人的诈骗活动,而不是像中共那样,放任不管,例如像名医胡
万林这样的人,以妖术治死许多人,中共却迟迟不管,在社会压力下,中
共才不得不进行处理。这种情况,在民主政府下,不允许发生。
 
      中国从"五四"开始,就高喊科学和民主的口号,但由於中国老百姓
的迷信落後,文化水平较低,即使未来民主政府建立後,这个问题将长期
是中国的一个大问题,必须分清各种界限,认真细致加即即也以处理。 
 
附件三
真假爱国主义
徐水良
20012
 
一个人,长期生活在一块土地上,难免产生一种感情。对于某种语言,文
化,血缘,种族,民族,生活习俗,社会保护,安全感等等许多方面的认
同,诸种因素单独地或共同地起作用,也难免产生某些感情。以语言为例,
语言相同,易于沟通,语言不同,就很难交流。爱国主义感情,就是由各
种综合因素共同作用而产生的一种对于祖国的爱。中国人爱中国,但是,
从小在其它国家成长起来的华人第二代,首先爱的是他生活的那一块土
地,那一个国家,而不是中国。除非他在那块土地受到严重迫害,必须依
靠祖国的社会保护。我认识一个华人小孩,从小在新西兰长大,因此说起
什么来,都是新西兰好。这种对于自己生活的那块土地,那个国家的热爱,
是正常的,无可厚非的。对于一个国家的建设说来,这种爱国主义是有利
的。只要这种爱国主义不变为盲目排斥,甚至侵略和欺压其它国家的盲目
的爱国主义或沙文主义,而是理性的爱国主义,我们就不应该加以否定。
 
目前人们对民族主义比较多地持否定态度。但其实,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都有正反两面,都有理性和非理性的区别。本人作为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
HUMANISM)者,更重视国际主义和对全人类的爱,然而,这并不排
斥理性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
 
但是,有一种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我们却必须绝对加以否定,
这就是中共及亲共人士的假爱国主义和假民族主义。上面讲的民族主义和
爱国主义,无论是理性的,还是盲目的,都是真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却完全是一种假的,冒牌的民族主义
和爱国主义。中共一开始就是由苏俄以共产国际名义出面,策划,组织,
扶植和豢养起来的,开始时完全听命苏俄,经费全部来自苏俄,以保卫苏
联为己任。从它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开始,共产国际代表就是太上皇。及到
红军时期,连军事指挥权也在共产国际的代表手里。中共做了大量出卖民
族利益的事,包括出卖北方大片领土,以换取斯大林的支持。抗战时期,
秘密勾结日寇,其领导人毛泽东一再指示,日本占领中国的土地越多越好,
及到59年庐山会议反彭德怀,还一再重申这个卖国观点。他们斥责知识
分子和老百姓崇洋媚外,其实他们是最媚外,为了私利最不惜出卖国家利
益的党。他们的贪官每年把几百上千亿美元偷偷送到国外。他们咒骂西方
自由民主制度,同时把子女送到国外,享受西方自由民主的好处,自己随
时准备逃到国外,或者已经在国外。在他们身上,那里有一丝一毫爱国的
影子?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卖国的党,现在却在那里大谈爱国主义,大肆
鼓吹民族主义。攻击真正爱国的并且反对专制的人们为卖国,这正是
太不知天下羞耻!
 
其实,中共这样做,并不是要搞真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而只是为了维
持他们的统治。中共的逻辑很简单,是从慈禧太后那里搬来的。慈禧太后
曾经攻击当时的革命党人和改良派保皇党人数祖忘典,崇洋卖国。中共沿
用不误,他们这个卖国的党,就是国家,反对这个卖国的党,就是反对国
家,就是卖国。
 
至于海外那些亲共分子,有的挂着爱国华人的招牌,有的挂着华人学者的
招牌,有时表现得比中共还爱国,其实,也不过是一种冒牌货。他们
的爱国,不过是爱中共。为什么要爱中共呢?中共那么腐败,那么臭,爱
个屁!不过是爱中共的好处,爱中共给的钱,给的名,给的利,爱中共给
的生意,爱中共给的方便。有的人靠中共腐败赚钱,爱的更是中共的腐败。
海外华人大多也怕中共找麻烦,不敢反共,但决不象这些亲共分子那样无
耻,爱中共,爱中共的腐败,还要挂起爱国牌子,攻击反对中共的人卖国。
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而被他们攻击的那些人,反对中共,受尽迫害,
来到海外,因为反共,不能与大陆做生意,拿不到中共给的任何好处,他
们手中无权,无权卖国,不能象中共那样以卖国来牟利。他们处境艰难,
大多靠出卖劳力,靠微薄的薪水,打工谋生。亲共分子不去攻击中共卖国,
却异常勇敢地攻击这些只能出卖劳动力的人卖国。这些亲共分子真是英勇
无比,--脸皮厚得英勇无比!
 
附件四
关于国家问题
(见《杂论十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