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徐水良
 
一、国旗
 
前一些时间,我给一个朋友写信,谈我对国旗问题的看法,认为如果真想
恢复民主记忆,似乎宜于恢复民国初年,实行民主时的五色旗,而不是国
民党实行专制后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尽管后者的设计有其优点。由于太
阳对地球作用太大,从古以来,世界上以太阳和太阳神为崇拜标志的,如
古代的埃及、东方的日本等等,往往带有帝王专制的色彩。当然,共产党
的五星旗,以一颗大星(共产党),带四颗小星(工人、农民、小资产阶
级、民族资产阶级),四颗小星围绕代表共产党的大星,当然是共产党法
西斯专制的典型表现,绝不可以成为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旗。因此,设计新
的、真正代表和象征中华民族自由、民主、以及人文精神的中国国旗,显
然是很必要的。
 
二、孙中山道路
 
这几年,有人常常提孙中山道路,认为走孙中山道路,就是结论,就是未
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
 
孙中山的道路是什么呢?
 
孙中山的目标,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平均地权,建立民国。其
核心,就是实现自由、民主。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孙中山选择的道路,就
是以不断的武装起义,来推翻满清皇朝。孙中山的道路成功了,但成功后
又退让,功亏一篑。孙中山是不断发动武装革命的身体力行的勇士。他选
择了自己的道路,就勇敢地去走。他不是后来那些空谈这种道路的懦夫。
 
我们当然也希望现在那些选择孙中山道路的朋友,是真正实行孙中山道路
的身体力行的勇士,而非隔海空谈的懦夫。不过,就我看来,世界历史已
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任何头脑正常的人,大约都会认为,不断武装
起义的道路,还有占县城、打游击之类的冒险行为,在当代条件下,有点
不合时宜。而炸桥梁、挖祖坟、搞暗杀等等,在当代条件下,是文明社会
普遍反对的恐怖主义,并且于大局无补。因此,他们要不做隔海空谈的懦
夫,恐怕也难。但愿这些朋友勇敢再勇敢,绝不留下空谈的名声。我预先
在这里向他们致敬!
 
三、三民主义
 
受国民党、共产党长期熏陶的中国人,习惯于在全国实行一个主义
指导思想之类的思想专制,把它们当作天经地义的事,而不是首先反
省一下:在全国实行一个主义指导思想之类的做法,是否正确。
所以,在大陆和海外,我一直批评那些主张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以三
民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朋友:你们的主张难道不是思想专制?与马列主义
统一中国、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又有多大差别?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未来社会,应该是多元化社会,而非一元化社会:人人生而平等;法律面
前人人平等;任何人,无论是个人、还是人的组织(包括政党),任何人
的意识、思想(包括主义、宗教)等等,都一律平等。规定任何思想、意
识的特殊地位(包括指导思想、国教等等),以及动用暴力压制任何思想,
就是思想专制。我们的不少朋友,号称民主志士,但其内心深处,仍然是
专制主义。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在当时确有其进步之处;但后来国民党搞专制主义,
以三民主义来实行思想专制,就是错误的。前些年,台湾也取消了三民主
义的独尊地位,并且由于三民主义过于陈旧,连国民党也基本上抛开了三
民主义。这些做法,顺应世界潮流,是完全正确的。指责国民党,指责这
些做法,企图恢复三民主义的一统地位,乃是开历史倒车的、不合时宜的
做法。经过总统败选、清除李登辉、以及新党的泡沫化瓦解,目前以国民
党、亲民党合作为主体的泛蓝军,倒是比国民党在台上时表现得更好,更
健康一些。他们应该前进,而不是后退。我们也应该帮助他们前进,而不
是阻止他们前进。
200221日写于美国纽约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