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致一个朋友的信
 
(因为信中对未来的预见等等有某些参考和讨论价值,修改後转给各位朋
友一阅。)
 
海外中文媒体,包括电子媒体,大多数为中共地下势力控制,几乎是统一
打压民运。所以要在海外发表文章,也非常困难。特别象我,大约是重点
打击对象,更难发表,甚至在网上发表,也总是被删去,後来我干脆不上
帖了。报纸及其他,发新闻,发消息,我的消息几乎都不发,别的人的名
字,都可以见报,我的名字几乎一定删去,个别不得不上的,就放到后面
不起眼的地方,很有趣!中共在台湾情治系统,媒体系统中渗透也非常厉
害。八九年六四以後出面打压民运,往往由台湾在海外媒体出面。93
破坏合并大会,也由台湾某些海外势力出面。当然媒体也例外哄抬一些人
或组织,例如过去的正义党,以及鲍X、谢XX之类的人,及到最近某些
人和事。因此,凡海外这些报纸和其他一些媒体哄抬的人,就打一个问号,
研究一下,往往能发现一些很有意义的东西,很有趣和有效。
 
您当然也是打击重点,所以您的文章,国内不给发。海外,也只能发在一
些民运的和个别的香港刊物上。我到海外不久,他们想象搞臭其他一些民
运人士一样搞臭我,大围攻,结果没有成功,後来交手,他们又吃了败仗,
只好采取尽可能不提我,不声不响封杀的办法。我想他们对你也会采取同
样的策略。
 
一般说来,反对中共的反对派,可能会有以下一些层次:
1,恐怖主义;
2,盲目激进主义;
3,理性激进主义;
4,反共缓进主义;
5,亲共缓进主义;
6,投降主义。
 
中共欢迎的,当然是後两种,亲共和投共的。对恐怖主义,中共当然要严
加打击,对真恐怖主义,他们也要彻底消灭。但对口头上的假恐怖主义,
以及对盲目激进主义,却有所不同。对盲目激进主义,他们也很憎恨。但
由于盲目激进主义及假恐怖主义这两者,既可以用来搞臭民运,诱捕国内
激进人士,又在搞臭後,适当控制下,把他们支撑住,可以有效地阻止民
运的发展壮大,所以表现为既打击,又派代理人支撑控制的方式。唯独对
理性激进主义,他们感到很大威胁,特别害怕,全力打压,企图彻底消灭。
一段时间来,中共地下势力在海内外大力推行他们情治部门三反一缓和
等方针,反对暴力,反对革命,鼓吹温和,合作,妥协,渐进等等,理性
激进主义当然也是打击对象之一。
 
由于中国的未来,一般将会走苏联东欧式的,庆典式突变革命的道路,并
且由于中国人弱势下软弱,强势下强硬不宽容,易走极端的特点,在突变
或革命後,一般将是激进主义的天下。又由于中共非理性的镇压,并且特
别打压理性激进主义,必然是非理性激进主义泛滥的局面。上述后面第4
6种主义,或者甘于失败,或者根据一般规律和本人几十年的政治经验
得出的结论,为了自保,或为了争权夺利,他们必然立即走向极端的盲目
激进主义。唯有理性激进主义,虽然也许并不强大,但仍然可以和盲目激
进主义抗衡。我在大陆时,一再警告中共及其公安当局,他们不让有组织
的理性反对派形成,最後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但中共当然不会听得进我
的话。
 
我自投入民运以来,近三十年中,几乎一直以理性激进主义的面目出现,
八一年起诉书中,就指控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附),成为打击重点,
并不奇怪。而您,近年来,也可以算是理性激进主义的一个代表,我想这
也是您成为打压重点的原因之一。
 
我想我们应该注意那些中共刻意不声不响打压封杀的人,他们很可能是中
共无法对付,无法搞臭,又很害怕的人。有一个人,方觉,给我的印象很
不错,是中共及其海外势力刻意不提的人,不知他的情况究竟怎样。中共
及其军队内部,还曾经有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及其他一些大案,抓了不
少人,但中共保密,一直不为外界所知。
 
目前民运困难时期,就狭义民运即民运圈说来,我在《重建根据地》等文
章中指出,中共民运在人数上占优势,并且处在暗处,而我们自己的朋友
对此又缺乏认识。我们无法将敌人赶出根据地,因此只能重建根据地。有
时,我看到中共几乎将民运玩弄于股掌之上,迫使许多人跟着他们的指挥
转,心里确不好受,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前一段时间,纽约民运人士聚会
决议对鲍戈采取必要行动,但是,民运不是组织,即使象鲍戈,谢万军,
周勇军这样几乎公开的内奸,你也无法将他们赶出去。我们一直努力挽救
整个民运圈这个根据地,并且努力搞大团结,但实践证明,这是不可
能的。
 
有人对我说,你们打了大胜仗,重创中共以激进面目出现的一翼,使上海
公安十多年的努力几乎毁于一旦,你们应该有信心挽救民运圈。事实上,
我们通过重创其一翼的方法,还大致搞清了他们在整个民运中的总体布
局,正因为搞清了这个总体布局,才更清楚这个任务的不可能。我们必须
有充分的准备,重建有防护能力的新的根据地。许多人说抓特务,共方负
责人还给我戴上抓特务专业户的帽子。然而,我们既无权利,又无权
力,也没有能力抓特务,我们不要去做这个事。我们的任务仅仅是做任何
事之前都必须做的,即摸清情况的工作。
 
任畹町好象很反对我们对民运圈的看法,而且近来好象也在抓特务。但他
又认为中共控制的人只是少数,这种做法,颇为盲目。对北京的一些情况,
我们早有掌握,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例如,中共为了对付徐文立,在他
周围安插了一些人,其中,一个是七九民运时期就钻入民运队伍的,另一
个是七九民运的人,98年投靠中共,还有一个比较年轻,靠对徐恭恭敬
敬取得信任,等等。为了对付江棋生,在江周围安插人,六四传单印制,
散发的任务,由他们接去,结果传单没有出去一份,江却被判了刑。他们
在中发联彭明周围安插人,取得彭明信任,最後与中共公安设计,把彭明
送进监狱。如此等等。这些情况,我们没有告诉当事人。政治是一门艺术,
对中共地下势力的斗争,更是高度的艺术,不可以盲目乱搞的。
 
希望我们的朋友千万小心,不要轻易惰入中共的圈套,让中共牵着鼻子走。
 
徐水良
200277
 
附:顺便讲讲当时很为有趣的法庭辩论,供一粲。我当时辩护自己无罪,
说反革命罪本身,就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罪名。起诉书白纸黑字,肯定我主
张革命,是拥护革命的;而检察官把主张革命称为叫嚣革命,并将主
张在中国进行革命定为犯罪,当然是反对革命即反革命的。因此,坐在现
在的被告席上,受反革命罪起诉的,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两位检察官先
生。结果,两位检察官及坐在门口的他们上级,大窘之下,紧张查文件,
狼狈不堪。只好由事先安排的便衣人员起立高呼口号:不准徐水良狡辩!
弄得庭长也直皱眉头,辩论草草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