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在目前中国的政治反对派中,与任何社会一样,有主张向前进一步的一翼,
即主张向自由、民主、开放、发展的一翼;也有主张后退,退回毛泽东思
想,退回到无产阶级全面专政的一翼。这后一翼,反对社会不公,也
有其进步意义,并不完全是反动倒退,也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反动倒退而是
实质上的前进进步要求。这一翼有时被命名为新老左派。但
只是相对的方位概念,并无真正的政治含义,并不一定代表前进、
激进、进步,如前所述,在这里恰恰是代表向后倒退。退回毛泽东时代,
不过本文不来谈这一翼,而来谈政治反对派的另一翼,即主张否定中共过
去,主张向前进步,主张自由、民主、开放、发展的一翼,这一翼被
们称为右派
 
就这一翼说来,大致有以下五个层次:
1 非理性激进主义,
2 理性激进主义,
3 反共缓进主义,
4 亲共缓进主义,
5 投降主义。
 
非理性激进主义的典型思想,就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
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或者简化概括为一反到底。这是毛泽
东式的流氓无产阶级极端思想。是一种全面否定现社会和现存一切的破坏
主义思想,缺乏建设性。虽然它的危害,目前还不明显,但对中国的未来,
却有很大的危险的破坏主义作用,因此,我们不能采取这种非理性激进主
义,但是,在目前状况下,理性激进主义必须与非理性激进主义结盟。只
有当它的非理性破坏因素产生危害的时候才加以适当的批评。我们希望目
前持非理性激进主义的朋友们向理性激进主义转化。
 
那么,我们为什么以不采取后面三种主义,即反共缓进主义,亲共缓进主
义和投降主义呢?投降主义是投靠中共,我们当然不会采取。我们也不亲
共,当然也不采取亲共缓进主义。
 
这种亲共缓进主义,表面上与中共不同,也表现为某种程度的政治反对派。
但他们小骂大帮忙,对中共是利大于害。相反,对政治反对派,尤其对民
运,他们可能是真骂假帮忙。
 
这里唯一要说明的,是为什么我们不采取反共缓进主义。
 
在对中共的态度上,我们与对共缓进主义的朋友们是基本一致的。但我们
认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已经奋斗了一百多年,在取消专制实现民主的时
间跨度上,已经超过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中国实现民主的客观条件,
早已成熟,问题只是中共政治是的压制。在全国人民一致要求民主的条件
下,缓进主义必然会酿成大乱,危害我们的民族和国家。缓进主义否定革
命,靠别革命,以及用经济唯物主义思想,用生产力,经济,小农经济,
人民文化程度、觉悟水平低为理由,主张推迟实现民主,是完全不符历史
事实,站不住脚的。
 
不过,反共缓进主义仍然是我们很好的朋友和盟友,理性激进主义非理性
激进主义,反共缓进主义,立场上基本是一致的,思想上和策略上的差别
是正常现象,而决不是敌对的关系。
 
所以,我们主张采取激进主义,但又是理性激进主义,因为只有理性激进
主义,是中国目前最需要的战略性策略。
 
采取理性激进主义有广阔的盘旋余地。
 
当然,理性激进主义只是主张激进,无论是改良道路还是革命道路,都采
取比较激进的形式。激进并不一定就是革命,尤其不一定是暴力革命,他
们之所以不放弃革命权利,因为这是独立宣言以来公认的一种权利,他们
可以不行使这种权利,但没有理由要放弃这种权利。同时,这也是逼迫中
共及一切专制统治者实行改良的必要手段。同时,只有实行激进主义,当
我们与中共打交道的时候,才有广阔的盘旋余地。同时,一旦未来的巨变
来临,人民不会怀疑激进主义的立场,他们也才能有更大的自由去反对种
种冒失和极端行为,维护理性,去保护一切人,尤其是保护中共及其党员
的合法权益。相反,无论亲共、容共,还是反共缓进主义,在同中共打交
道时却缺乏这种盘旋余地,他们即使与中共达成某种协议,也可能被人视
为背叛政治反对派利益。而一旦今后巨变来临如果他们出来纠正极端和冒
失行为,或为中共及其党员的权益讲话,人们可能就会把他们当作中共代
理人。因此,他们中的不少人,为了摆脱这种嫌疑,就会反过来比谁都激
进,比谁都反共。而且,他们的缓进主义,建立在突变不会发生的假定上。
一旦突变发生,他们的缓进主义马上破产。为了弥补这种破产,他们也就
表现更加激进
 
凡是在困难条件下软弱的,绝大部分,必定在顺利时候盲目冒失,这是我
在几十年内政治生涯的经验。我在中国大陆时,嘱咐一些朋友,今后要防
备某些人的破坏作用,他们当时对中共非常温和和软弱,既要出风头,又
怕惹麻烦,于是一边天天在海外媒体闹新闻,一边向中共献媚,讲好话。
宣称反对一切革命,乞求参加中共政协,宣称中共专制将继续三十年。五
十年。我对国内朋友说,别看他们目前最温和,今后形势一好,他们一定
比谁都激进。我的原意是等以后大环境改变时将会这样。但不料,只过 
半年,国内民主党建党形势略为好一点,他们就马上以非常激进的面目出
来,抢夺民主党领导权,对民主党及冲破党禁的努力,起了相当大的破坏
作用。
 
因此,在目前条件下,采取理性激进主义,不仅是中国的需要,也是使我
们立于不败之地,具有高度政治自由和广阔盘旋余地的策略。等今后大变
发生后,如果需要也将有更好的条件,转向理性缓进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