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朱先生:你好!
谢谢你关于技术作用问题的上封来信。你的信和你的各篇文章,都有相当
深度,表现了良好的专业研究的素质。
 
我的看法,技术本身没有种族,民族,阶级,阶层等等属性,任何人,只
要有能力掌握它,都可以拿来使用。专制力量可以用,民主力量也可以用。
以枪支等武器为例,专制力量可以用它镇压人民,民主力量也可以拿它反
抗专制。美国人之所以宁可社会治安不好,也不愿意放弃拥有枪支的权利,
一是为了自由,二是为了保留反抗暴政的手段。人民有权使用暴力反抗暴
政,这是《独立宣言》宣布的一个重要原则。中国老百姓如果像美国人一
样拥有枪支武器,中共专制政府可能早就完蛋了。当然,枪支与飞机、导
弹及其他现代武器相比,就象石块相对于机枪大炮。
 
这里的问题仅仅在于技术的专制异化。极权专制是强势一方,而且极权专
制之所以称为极权,就在于它要用权力控制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对于中
共专制说来,还企图控制私人生活的一切方面。只有它有权,也有能力决
定使用那些技术,禁止使用那些技术;那些技术只能由政府使用,那些技
术可以允许民间使用。机枪、大炮、坦克、飞机、导弹之类不用说,即使
最有可能为民主力量使用的现代传播技术,包括各种广播、电视、报纸等
现代化的传媒,以及互联网,电子媒体等等,中共也尽可能把它们变成欺
骗人民的工具。它几乎剥夺反对力量使用这些工具的一切可能。互联网等
难以完全剥夺,但民间使用,对它稍有威胁,甚至没有威胁而它担心有威
胁,往往就立刻取缔。电台,电视台,报纸,现代传播通讯手段,几乎都
在中共手中,互联网及互联网上的电子媒体,基本上也在中共手中,这些
东西带给中共的利益,不下于飞机大炮。即使是现代贸易,也完全在中共
手中,被用作争取和收买国际势力及爱国华侨,打压反对力量的工具。
而这种情况,在一般专制条件下是无法做到的。海外侨界那些爱国华侨
没有人格,不值钱,连中共许多人也看不起他们,认为几百块钱就可以收
买一个。他们之所以甘愿被收买作走狗,大多也是为了现实的或期望中的
实际利益。这些年,中共还依靠经济实力,出价收买异议人士写适合
他们需要的文章,现在有那么多人写攻击民主力量,或者对中共小骂大帮
忙的东西,重要原因就在这里。
 
因此,在当代的极权社会,只有极权专制势力有权,有力量掌握现代技术,
反对力量则被剥夺了使用现代技术力量的绝大多数手段。而在原始社会,
你有拳头石块,我也有拳头石块;在古代,你有冷兵器,我也容易得到或
制造冷兵器;专制者很难剥夺,力量对比,差距不大。而随着技术进步,
力量对比不是缩小,而是扩大,这是我那篇文章的基本观点之一。
 
徐水良
2003531 
 
附:
朱子:与徐水良先生商榷
 
徐先生:
    你好。
    您关于科技发展对民主政治影响的论文我看了。将我的感觉说出来与
你讨论。
    科技发展与民主政治的关系怎样,这个问题的提出很有意义。值得深
入探讨。
    但是,从您的论文看,似乎认为它更增加了民主运动的难度,使专制
者有了镇压人民实行专制的工具。此论我认为不尽然。
    我认为科技对于民主政治的作用是两重的。一方面,它使民主理念的
传播有了新的手段,EMAIL,因特网等,为民主思想的传播提供了新的途
径,有利于民主意识的普及和启蒙.它也有利于民主运动的联络和组织。
    另一方面,才是如你所说的,它为专制主义镇压民主活动提供了新的
工具。
    科技对于加强专制主义的作用和对于发展民主的作用,哪个更大些,
我认为它目前无法量化,而且有很大的可变性。有时候对于民主的作用大
些,有时候对于专制的作用大些。
    从世界范围看,或者从历史看,是否掌握了新的科技手段 ,专制主
义就能高枕无忧了?未必。秦朝时,秦始皇收集了天下铁器,铸成12
铁人,铁器在当时是高科技、新材料,但是,大泽乡揭竿而起的农民尽管
在科技水平上远低于暴秦,但是,秦还是二世而亡。满清末年,有北洋军,
有洋枪洋炮,科技手段也高于革命军,但是,满清还是支撑不了残局。
    从专制集团来看,它永远不是铁板一块的,在一定的条件下,它是会
分化的,  清朝不是由革命军直接打垮的,而是由清朝培养起来的北洋军
打败的,有些革命党人也参加了新军,吃着北洋军的粮饷,做着革命派的
事业。
    我还是相信,归根结底,历史的兴废是由内在的规律的,是由人民的
力量决定的。当然,历史的外部因素也很重要。当前如阿富汗,伊拉克等
就是,但是,没有内部积极进步的因素,只有外部因素也是不能发挥作用
的。
    因此,民主主义者应该看到,虽然专制主义手中有权力、可以调动巨
大的资源,手中有科技,可以为专制政体服务,但是,这些因素有两重性,
它们也可能成为专制主义殉葬的工具。
    以上的想法未必妥当,仅是一家之言。
 
    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