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
 
  一九九三年二月,三月于南京光华门
 
    一般人往往以为持不同政见者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其实,情况
往往不是这样。本人自一九七三年十月开始从事民主运动(此前约经过二
年时间的准备),成为国内最早公开的持不同政见者之一,而当时,我还
是一个虔诚的马克思主义者。当时只是认识到斯大林、毛泽东及文化大革
命的许多错误,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恰恰都是从马克思主义出发的。并
且,当时大夜弥天,往往言不由衷,不得不讲违心话,小心翼翼。连列宁
主义的错误,也是在其后几年才逐步认识的。以后迟至八十年代,才开始
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少数零星错误。而认识到本文提及的根本错误,还是
近年的事。虽然七五年即已突破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
,而研究并形成整个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体系的框架。但由于对马克
思主义的迷信,迟迟未能从根本上批判和否定马克思主义。
    我曾经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三十年,自信官方的马克思主义理论
家难以匹敌。一九七五年,江苏的理论权威陈绍辉先生雄纠纠地杀上门来
批判,并且有江苏省委,专政机器及省市大规模批判作后盾,但不到
一个回合,他就大败而回。此后,似乎没有人再接受我们的挑战,前来与
我们论战。作为长期深入研究并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对其中的错误,体
会或许会更深些,而对这些错误的批判,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之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的理论体系相当严密,其中有许多正确和宝贵的东西,在批判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时,不应抛弃其正确的东西,不应抹杀两位创始人,两
位认真严肃的学者对社会科学理论的贡献,这是我们首先必须肯定的。
马克思主义的最大弱点,乃是其忽视人。这一错误发展到斯大林和毛泽东
那里,就变成了蔑视人,摧残人。马克思主义的基石被称为历史唯物主
,但其实是经济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决定社会,决定人类历史的发展。
现在中共中央的基本路线,也是以经济为中心。其实这是错误的。
经济唯物主义说了好些正确的东西,但却从根本了颠倒了人和经济的关
系。
    马克思、恩格斯的早年,作为民主主义者,是重视人,重视人的自由
发展的。但后来确立了经济唯物主义以后,就产生了忽视人的倾向。其实,
经济唯物主义只看到了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异化现象,以致认为不是人类自
身,不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人所创造的经济和物质生产力,
反过来决定人,决定人类社会,决定人类历史。到马克思恩格斯的晚年,
他们已认识到经济唯物主义的一些个别错误,尤其在《家庭、私有制和国
家起源》中,他们认识到这种经济唯物主义,不能解释原始社会,原始社
会不是首先由经济决定的,而是首先由人的自身原因决定的,是由人的自
身繁衍和血缘关系决定的,因此提出人的自身生产和再生产的概念,来与
物质生产并列,以调和其与经济唯物主义的矛盾。他们认为,原始社会不
符合经济唯物主义理论这一事实,只是一个例外,而看不到这背后,其实
隐藏着与经济唯物主义相反的普遍规律。他们承认经济唯物主义导致的一
些错误,并且说这是他们的过错,但可惜他们没能从总体上,根本上进行
反省。
    事实上,不仅原始社会,而且整个人类社会,从总体上(但不是从所
有局部)说来,都是由人类自身发展决定的。不是经济决定人,决定人类
社会,而是人类自身发展的程度决定经济;不是经济创造人,而是人创造
经济;不是人为经济服务,而是经济为人服务。经济决定人和人类社会的
现象,只是人类社会特定阶段的异化现象。不仅原始社会直接表现为由人
的自身发展来决定,而且未来社会也将直接表现为由人自身的发展来决
定。经济作为人的创造物与人异化,表现为决定人的东西,也只是人类自
身发展决定经济这一普遍规律的特殊表现和假象。在实际历史中,二次大
战后日本的例子,是一个典型。按经济唯物主义,日本被炸成一片废墟,
就会退到洪荒时代。记得马克思恩格斯预言欧洲大战的时候,就曾作过类
似的预见,讲过类似的话。但事实上,日本却很快崛起,速度远远地超过
社会主义的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从原来只有中国的几分之一,到前些
年达到中国的七倍以上。欧洲也并不因为世界大战而退回到黑暗中去,而
是很快发展。这些,都是经济唯物主义、经济决定论解释不了的。而根据
人的发展理论,这却是自然而然的事。其中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高素质的
人,并没有被消灭。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盟军,由战胜国带来的高度
的现代民主和文明。
    经济唯物主义无法解释,为甚么人类在几十万,及至上百万年漫长的
历史中,只能缓慢爬行,而在几千年文明史中,却得到迅速发展,而人的
发展理论却能够轻易解释这个问题。过去对文明这个概念有很多混乱
的解释,众说纷纭。其实,文明指的是利用文字和其他能够长期保存的符
号、图象,积累人的精神成果,使人类赖以开化、发展的社会现象。从广
义说,语言也是一种表现为声音的抽象符号,并且是文字的基础,但在录
音技术产生之前,语言是不能长期保存的。文明是精神性的,不是物质性
的,物质文明只是 文明的物化。
    现代生产力如果交给原始人,而无现代人指导,那便是废物一堆;相
反,原始荒原即使由赤手空拳的现代人来利用,也将完全不是原始的,而
是现代式的。
    马克思之所以产生经济唯物主义的错误,重要的原因是没有能够认识
到物质生产力、经济和其他一般物质力量完全不同,物质生产力不过是人
的精神、智力和知识的物化,它只是生产力诸要素中,并非最后决定的因
数。人依赖于自然界,并首先由自然界创造出来;但物质生产力却必须依
赖于人,由人来创造。由于颠倒了两者关系,经济唯物主义实际上完
全不是真唯物主义。它忽视了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它简单化地把复
杂的因果链条(立体、多维网络)割断了、颠倒了、简单化并歪曲了。类
似的简单化现象,在哲学、意识学(包括其中的认识论)、文化学、经济
学、政治学及其他领域中普遍存在。
    因此,如果把人的生育、抚育、教育,医疗,健身锻炼等等,称为人
的生产和再生产,亦即把生产概念泛化,(理论界许多人惯用泛化这一手
法,不过,在汉语中,生产这个词在这里却是部分恢复其本来含义),并
分别称为物质的人的生产和精神的人的生产。那么,正是人的生产和再生
产,以及在这之外的生产对象的自身生长和学习,(这两者、两方面的结
果),其实就是人的发展程度,决定物质生产。而不是像过去认为的那样,
是物质生产决定人和人类社会。因此,是物质生产为人的生产服务,而不
是相反,是人的生产为物质生产服务。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物质生产
往往直接表现是为了养家糊口传宗接代,即为了人的生产。
    至于基本路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它刚被提出来,我就写
文章进行过批判。封建或专制权力社会,以维护封建或专制权力秩序为中
心,资本主义以经济为中心。这种中心的转移,早就发生了,把这种转移
说成当代的伟大创举,未免可笑。对以经济为中心,西方和日本的有
识之士也认识到,这是他们的一种战略错误。我们认为,未来社会只能以
人和人的自由发展为中心。经济是为人服务的,只是实现人的生存、自由
和自由发展的一种手段,它不能成为中心。我深深感到以经济为中心
所造成的恶果,一是人的素质低下,某些方面空前倒退,二是文化教育落
后于经济发展,三是人的生存环境恶化,环境污染严重,四是经济发展后
劲不足,隐患重重。建国以来的东西的恶果,不仅在于对经济的破
坏,更重要的是其对人的发展,人的素质的破坏和阻碍。经济建设的恶果,
一代人的时间可以基本消除,但人的素质问题,却要好几代人的时间才能
基本消除,人的素质及发展问题远大于经济问题。
    把人权降低为简单的生存权,从而把人与被保护动物等同起来,这也
是这种忽视人的经济唯物主义的表现之一 。另外还有反自由化之类
反对人的本性的做法,也无不与经济唯物主义有关。人的最低目标是生存,
最高目标是自由、自由化得越彻底,越好,反自由化就是反全人类,
做人类公敌,尤其是反对人类的未来。
    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唯物主义,经济决定论不仅影响了中国大陆及其他
社会主义国家,而且对西方理论界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甚至成为他
们不言而喻的前提,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也在这中间打转,如中产阶级
理论就是例子之一。
    我们还需要走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的狭小圈
子,走向整个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广阔领域,并建立起以人的发展为中
心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庞大体系。这是理论领域中翻天覆地的变化
和发展。这个体系大致包括:人类生存和发展科学(这是总的)、教育科
学、经济科学、意识科学(认识论、思维科学等是意识科学的组成部分)、
文化科学、社会组织和管理科学、社会规范学、公共管理和政治学等门类。
此外还包括人的生长、学习以及生育、抚育科学中的社会人文部分、。环
境科学、生产力科学中的人文社会部分。教育科学是比经济科学更重要的
科学,可惜在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中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之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我们批判了马克思方义的根本错误之一的经济唯物主义,这种唯物主
义不是真唯物主义,而是伪唯物主义。真正的历史唯物主义强调人的作用,
肯定人在一定环境制约下创造人类历史,这就是:一,承认自然环境对人
类社会有一定的制约作用;二,承认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创造人类历
史,包括创造经济。
    马克思的另一个根本错误,乃是实践唯物主义。
    客观地、公正地说,实践唯物主义在马克思那里只是萌芽或雏型,并
且,马克思强调实践的作用,即强调人对客观世界的能动作用,主体对客
体的能动作用,精神对物质的能动作用,有巨大的进步意义。把实践唯物
主义系统化,并推向荒谬的极端的,乃是毛泽东及他的代表作之一《实践
论》。
    实践唯物主义把实践和客体,实践和物质等同起来,就象经济唯物主
义把经济和一般物质等同起来一样,它把作为意识结果的实践,当作意识
的起点和本源,从而混淆并颠倒了物质对精神的决定作用,与主体对客体,
及精神对物质的能动作用,这两种不同作用之间的关系,颠倒了原因和结
果之间的关系。
    我们主张唯物主义,就是主张:
    一,意识是一种特殊物质,即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及其大脑的功
能或产物;
    二,意识所包含的内容,来源于客观世界,是客观世界现象和规律的
主观表现。
    实践唯物主义的代表作《实践论》等,把意识过程搞得混乱不堪。例
如,把从物质到精神的感性过程和精神到物质的意志过程这一对立,与作
为意识基本过程之一的认识过程内部,由具体到抽象的悟性过程,和从抽
象到具体的理性过程的对立,这两种不同的对立混淆在一起,从而把意识
过程变成乱麻一团。毛泽东《矛盾论》、《实践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
的讲话》等一些代表作,谬误充斥,而且其中许多是常识性错误。一些人
智力及理解能力极低,当我们指出其中许多根本性错误之后,他们仍然对
这些代表作大加吹捧。难怪毛泽东多次说:我党理论水平低。有一次还
说自己因此充当权威,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是他少有的清醒
之言。
    事实上,根据本人对意识科学的研究,意识过程分为四个基本过程,
三个后继过程。四个基本过程是:感性过程、认识过程、情感过程、意志
过程;三个后继过程是:表述过程、传播交流过程、意识的各种形态的形
成过程。
    感性过程是从客观世界到感觉,到表象,最终到记忆表象的过程。这
是从物质到精神的过程。感性过程面对的是客观世界,包括人体内部客观
世界,而决不是实践。实践只是作为客观世界的组成部分,才成为意识对
象。列宁的映象理论,即所谓的反映论,就是把意识的这一阶段无限夸大
的结果。这种映象理论即反映论,基本上或总体上说,就在于把人类整个
复杂的意识过程,与意识的这个原初过程等同起来。并否定了反向过程,
及主观能动的过程。
    在感性过程之后展开的,是意识内部的两个运动过程,这就是认识思
维过程和情感过程。这两个过程是并列过程,同时展开,互相并列又互相
影响。其中的认识过程,又分为从具体到抽象的悟性过程,及从抽象到具
体的理性过程。悟性过程由记忆表象开始,先是具体形象思维,以后是简
化的形象思维,形象思维越来越简化、抽象,逐步产生概念。初级概念仅
仅是形象的概括。说概念已是理性认识,反映事物本质等等,这完全是毛
泽东的无知。以后概念由固定符号替代,并且越来越抽象。从概念开始,
就是抽象思维,但抽象思维如果没有形象作基础,那么,除符号外,就甚
么内容、甚么意义也没有。抽象思维的一定阶段,又变成逻辑思维。最后,
抽象思维愈来愈抽象,产生最抽象的哲学概念,及哲学思维。普列汉诺夫
象形文字说,把人类思维等同于象形文字,就是对抽象思维初级阶
的片面夸大化。
    在悟性过程之后,是理性过程。这时,以先前得到的抽象成果为指导,
对先前的记忆表象或其他意识进行再认识,逐步形成一个从抽象到具体,
及到再现的形象思维、形象模拟的知识系统,这个系统就是理性系统。上
述意识过程及所有过程,事实上都是极为复杂的,是不断交识的多维
,互相渗透,互相包含。例如最简单的知觉过程、认知过程,就是由
先前现成的意识、感性过程、认识过程、意志过程等等复杂的综合,交织,
和交互作用。以上只是讲了最基本的过程。在这些过程中,分析和综合并
用。毛泽东把认识过程,调查研究过程称为分析过程,乃是对认识过程等
等无知的又一例证。
    与认识过程同时展开的,是人的情感过程。情感过程研究人的感情,
情绪,情操等一系列问题。
    上述三个过程,即感性过程,认识过程和情感过程的结果,形成具有
一定感情,一定知识,一定思想的意识体系。但这个体系,并不像毛泽东
说的那样,是直接付诸实践,转化为行动的。转化为行动,乃是另一基本
过程,也就是意志过程的事。这个过程要得以开始,还必须有人的需要、
需求、欲望、动机的介入,而先前形成的意识体系,包括思想和感情两个
系统,仅仅在这一个过程中起指导作用。而意志、行动却是由动机决定的,
需要、需求、动机等等,乃是意志过程的前提,或意志前提过程。
    意志过程本身分为意向过程(方向、目标确立过程),策略过程(道
路、路线、方针、政策、方法、具体步骤等等的确立过程),行动过程(实
施过程)等三个过程。这些过程又是包含各种意识基本过程,及意识后继
过程的极其复杂的过程,其复杂性这里不详述。其第三个行动过程,也就
是实践过程。汉语中实践的意思,也就是付诸行动,也即理论付诸实施。
因此,实践过程不仅是意志过程的终点和结果,而且是所有四个意识基本
过程的终点和结果,而不是它们的起点,没有意识和理论,怎样付诸行
?不过,实践过程只是行动过程的组成部分,它比行动过程的范围要
窄一些,它仅仅是针对过去的理论或意识而言。
    实践作为意识过程的终点和结果,自然是检验意识真理性的最终标
准。但这个最终的意思,仅仅是对这之前的逻辑检验、形象模拟检验
等等意识检验而言的,更复杂的认识检验过程还有计算机模拟检验、实验
模拟检验等等。人的绝大部分思想、想法,都是在思维检验中舍去的。如
果人的所有思想都要拿到实践中去检验(因为是唯一标准),那么,任
何人、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不堪负担,也是根本不可能的。(试想,赞
成和反对三峡工程的许多想法,设计构想,以及在人们头脑中的成千上万
有关的奇思异想、奇异构思,都拿到唯一标准去检验,可能吗?要有
多少条坝?多少个三峡?)尽管意识检验可能发生错误,可能舍弃正确的
思想,但总比不切实际地把所有思想,想法,都拿到实践中去检验来得合
理。而且,实践检验同样也会发生错误。另外,实践检验仅仅是整个历史
检验,以及极其复杂的整个真理检验的立体,多维网络的一个环节。把极
其复杂的检验之网全部割掉、否定掉、简化掉,只留下一个环节,说
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就是把局部真理变成了荒谬的谬误。而且,
事实上,没有意识的参与,实践是甚么也检验不了的。这一谬误造成了
学费摸石头过河等等大量损失,是严重轻视科学的表现之一。
    随著历史的发展,认识过程越来越复杂化。现代较为完整复杂的认识
过程,就是科学研究、科学实验的过程。把科学实验说成实践过程,说成
三大革命实践之一,这是毛泽东对科学实验本性的无知,其目的是牵强附
会地为实践唯物主义辩护,以抹杀实践之前的认识过程。从总体上说,科
学实验属于认识过程。它的实践性仅仅是认识过程中的实践性,是实践对
认识,也是意志过程对认识过程互相渗透的一种表现。与此相应的实验验
证,乃是认识过程中的验证,真理的实验性、试验性而不是实践性验
证。而且,一般说来,实验也只能模拟而不能完全照搬实践条件。实验的
直接目的是研究、认识,而不是实践。实践只是最后目的。因此,总体上
说,它是包含实践性的复杂的认识过程,而不是实践过程。
    不管认识过程以至整个意识过程如何复杂化,意识过程总是由四个基
本过程及三个后继过程组成。
    这里顺便说一下基本过程与表述过程的关系。
    列宁的《哲学笔记》及毛泽东的有关著作,由于根本不懂这些意识过
程,因而把《资本论》的表述过程与研究认识过程等同起来,这是错误的,
而马克思自己的讲法是基本正确。
    马克思、恩格斯,尤其是斯大林,还有全世界大量心理学及其他有关
教科书,把语言说成是思维的基础,这是错误的。这一说法颠倒了语言和
思维的关系,同时颠倒了抽象思维和形象思维的关系。语言是迟至意识后
继程中的表述过程,及交流传播过程中才产生的。不是思维以语言为基础,
而是语言以思维为基础。语言产生后,又对思维产生强大的反作用,并且
转化为符号抽象思维的工具,并成为符号抽象思维事实上的基础。但语言
如果没有形象思维及约定俗成的形象作基础,那么,它就甚么内容也没有,
而仅仅是毫无意义的符号(声音、文字、手语等)。不懂外语的人视听外
语,如果不考虑图画、表情、手势及其他因素的影响,那么,他们听到的
只是声音符号,看到的只是文字符号,仅仅是符号本身,而不是符号所表
达的思想内容。不懂哑语的聋哑人没有语言,但却有思维,甚至有概念思
维,只是没有符号、语言思维,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把语言称为思维的基
础这一说法的荒谬。
    实践唯物主义是一种伪唯物主义,它的危害之一,乃是蔑视、轻视、
抹杀研究、认识过程及其成果――科学和知识的作用。因为现代科学史、
例如电磁学、电子学、高能物理及其他现代科学的历史,都明白无误地以
铁的事实,表明了先有科学理论,后有相应的生产实践这一普遍规律,正
像我们的理论指明的那样,先有意识,先有理论,后有实践。实践唯物主
义必须抹杀科学理论及知识,抹杀历史事实,才能颠倒实践和理论的关系,
牵强附会地解释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先于理论这种唯心教条。这种轻视
科学、轻视知识的倾向,在实践唯物主义的代表毛泽东身上表现得淋漓尽
致。如知识越多越反动,书读得越多越蠢,有文化和知识分子比没有文化
的文盲愚蠢等等高论。轻视科学,轻视知识的倾向自马克思恩格斯开始,
例如他们认为生产实践决定科学。只重视物质生产及其生产者,轻视知识
及其生产,把知识产品排除在生产之外等等。而到毛泽东,到文化革命,
达到荒谬的高峰。
    实践唯物主义的其他危害,例如完全打乱和颠倒客观世界客观实际顺
序的公式:实践-认识-实践这一公式,它所造成的理论混乱及无数实际
损失等等,这里不一一例举。
    实践唯物主义是轻视知识和科学,为盲目及愚昧张目的理论。
 
1993226~38日写于南京光华门
  载于香港民主大学955月出版《批判"四个坚持"》(徐水良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