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论暴力文章之一)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徐水良 
          编辑絮语
 
我们研究理论和策略,不是给幼儿园小孩写蒙本,肯定会有一定的难度。
希望有心研究的朋友们要有一定的耐心。当然,确实读不懂的,也不要勉
强,否则徒然浪费时间,发表评论,则徒然让人笑话。
 
共产党是越来越一代不如一代了,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到毛
泽东,虽然好象越来越通俗,但理论上却越来越不象样子。到毛泽东,已
经非常地不堪,就只好到处不懂装懂,冒充内行,写一些胡言乱语,谬误
充斥的东西。到邓小平,被冠上邓小平理论,但除了猫论摸论
等非常低级的实用主义以外,却什么理论也没有了。到了江泽民,就只能
喊喊三个代表的口号了,而且连口号也不象样子。他们的喽罗,就更
等而下之。上一代,虽然也不懂理论,但仍然用满口的主义思想
革命等等词句,赶时髦或者冒充行家。而到他们现在这一代共产党子
孙,因为头脑里干净空白得没有思想,甚至没有知识,连这种冒充的外衣
也披不起来了,思想,理论,主义,革命等等人类思想界的普通名词,除
了被国安挑出来捣乱的少数特殊人才以外,对他们多数人都成了不可
企及的东西。因此只好反对研究理论的人们谈论这些名词。可是,就象要
研究人类学的人不谈人类,要研究数学的人不谈运算
加减乘除,要研究物理的人不谈物体运动
等等一样,研究理论的人们不谈这些名词,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东西是
这些学科的主要研究对象。正象编者在谈到胡适时说过的那样:治理国
家不能法定主义,但研究理论不能不谈主义。我们或许可以给共产党的
这些后代写一点112那样的蒙本,但共产党的这些道德和智力都不能
恭维的继承者,在理论上肯定只能完蛋,他们不可能掌握任何先进深奥的
理论。他们最多只能象某些自称泥腿子的人那样,把他们永远读不懂
的毛泽东的下三烂著作,当作自己永远不可企及的圣经,强制向中国人民
推荐。
 
20037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徐水良
 
中国特有的理论怪胎"告别革命"派,以及和平主义在中国奇异变种――
对暴力派,当他们高谈阔论,摆出一副精通理论的派头时,往往是他们根
本不知道自己所讲的东西的时候。我们有时指责他们任意篡改、捏造历史
事实和历史规律的,其实往往只是指小部分可疑人物,这些人帮中共砍掉
民主事业的一条腿,一条手臂,千方百计取消《独立宣言》等等文件宣布,
而为世界公认的革命权利,和暴力反抗暴政的权利,使之剩下威胁较小的
和平改良这一半,并使这一半因为失去革命压力而成为单纯的空谈。但对
告别革命派的大多数人说来,其实并无篡改和捏造的故意,而只是不懂装
懂,高谈阔论自己不知所云的东西而已。
 
就以"告别革命派"说来,我接触他们的一些人,都不懂什么叫革命。五年
多以前我连续发表文章,批判他们有的代表人物时,也证明,他们实际上
根本不知革命为何物。其实,革命是人类社会或某些事物整体上或者某些
方面的突破性进展。革命和改良,都是人类社会的必须,都是人类社会永
远不可能告别的东西。科学革命,技术革命,产业革命,思想革命,文化
革命。道德革命,法制革命,经济革命,教育革命,工业革命,农业革命,
信息革命,文学革命,艺术革命,医学革命,政治革命,行政革命等等等
等,都是人类社会永远必须的东西。未来民主社会要告别的,仅仅是暴力
革命。至于暴力问题,那几年,当我与反对暴力派交谈时,发现他们大多
数根本不知道当代世界最主要的现代化暴力,就是有组织的军队和警察。
因此他们反对的暴力,只是原始的牙齿,拳头,石块,而不是飞机,大炮,
坦克,机枪,导弹,原子弹。听他们的高论,常让人忍俊不禁。
 
当代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以现代暴力,即军队和警察为后盾。并且在可
以预见的未来,我们都无法取消警察。不少乡村的警察,或许可以取消,
但象纽约,洛山矶,伦敦,巴黎,莫斯科,东京,北京,上海,广州,墨
西哥等等大城市,我们很难设想取消警察将会是什么样子。但是,除了警
察以外,取消常备军却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东西。因为常备军主要是对外的,
只要世界上主要国家不再敌对,不再以武力来解决问题,或者有一个权威
性的世界政府或者准政府存在,那么,常备军的取消就完全是可以设想的。
当然,这里说的是常备军本来应该的对外职能。象中共这样的极权专制国
家和流氓国家,常备军往往变成私家的党军,派军,家族或者独裁者个人
的军队,用来对内镇压人民。
 
因此中国的告别革命派和反对暴力派,如果有一点常识,当他们反对暴力
的时候,首先就应该反对当代最大的暴力常备军,其次是反对次大暴力警
察。可惜他们不懂。我们不是反对暴力派,因为我们相信,在维护社会秩
序和遏制犯罪时,迄今为止,警察仍然是绝对必要的。而且,我们知道,
没有美国独立革命,英国清教革命,光荣革命等等的革命暴力,就不会有
西方和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制度。当代民主国家如果不依靠强大的军队暴
力,那早就被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消灭了。没有美国等国家动用军队
暴力的反恐战争,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民就将仍然在塔利班和萨达姆的恐怖
统治下。因此,我们是正义暴力的真诚拥护者。但我们恰恰与中国虚伪的
告别革命派及反对暴力派只反对老百姓的原始暴力不同,我们真诚地希望
未来世界能够取消常备军。因为以核武器,生化武器,太空武器,飞机导
弹和一切现代化装备武装起来的军队,是人类生存的最大威胁。我认为,
取消常备军,应该是未来一百年或一百多年中,全世界最主要的任务之一。
我们为之奋斗的中国民主化,也可以说是实现这个任务的必要步骤之一。
当然由于实际情况,在当代中国民主化问题上,我们采取理性激进主义的
策略,但在取消常备军问题上,却完全不同,现在只是开始非常温和缓进
的理论探讨。
 
取消常备军的问题将非常复杂,但其中有的步骤,我们也许现在就可能在
一定程度上预见。例如:
 
一、 国际合作,解决恐怖主义和流氓国家问题。
二、 然后,解决中共的极权专制问题。在这同时,考虑解决政教合一的
宗教专制问题。
 
解决中共的极权专制问题,建立民主制度,可以说是在全世界实现自由民
主,并争取取消常备军的关键一步。这一步不解决,以後的一切都难以解
决。我们希望中国人民能够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不得不由全世界的国
际干预来解决,这将是中国的悲哀。但中共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也是
全人类的敌人,为了中国人及全人类的自由和安全,无论采用何种方法,
中共的极权专制问题都必须解决。
 
三、 自由民主的中国,和自由民主的美国,及自由民主的俄国一起联手,
在全世界全面禁止和销毁核武器。
 
四、 在核武器销毁以後,进一步努力,促使全世界取消常备军。
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和秩序,调解纠纷,建立适当的,权限受到严格限制,
但又有权威的国际协调,调解和仲裁机构,取代联合国等腐败,低效,无
能而又常常表现为反动的官僚机构。
 
200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