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学术不能搞民主
         徐水良
        2003819
 
我很早就批评学术民主的说法,指出思想,科学,艺术,学术等等,
只能搞自由,不能搞民主学术民主之类的说法,是一种泛民主
错误。後来许良英先生还写文章,专门批判学术民主的提法。但
是,由于中国人对自由民主等问题的理解一团糟,不断把各种不同概念混
为一谈。例如把自由说成民主,把民主说成自由。笔者从七十年代起,就
一再写文章,澄清自由,民主,分散,集中,专制,专政,管理,统治,
教育职能,镇压职能,言论自由和允许并听取不同意见等等被搅成一团乱
麻的各种概念和问题。可惜中共压制,只能在有限范围内流传,作用有限。
学术民主和其他各种混乱说法,仍然到处流行。[按:前一段有
联网式民主的说法,同样只是指互联网式的言论等自由。编者
2003-11-29
 
我们主张思想和学术自由,任何人都有权坚持他自己的任何思想,发表自
己的各种学术观点。如果学术搞民主,搞表决,搞多数决定。那么,自由
就被剥夺了,不存在了。自由和民主属于不同的范畴,自由属于分散的范
畴,民主属于集中的范畴。民主当然是为了保证自由,对自由而言,民主
是手段,自由是目的。但民主本身不是自由。民主就是多数决定,就是用
多数决定的方法而不是专制独裁的方法实行集中。但一旦离开分散,进入
集中,属于分散范畴的自由也就结束了。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把民
主和集中对立起来,把民主说成分散开来,听取不同意见,是非常混乱的
错误概念。
 
因此,按学术民主的本义说来,在学术问题上搞多数决定,就与古希
腊处死苏格拉底,中世纪搞宗教裁判所,审判哥白尼,伽里略,布鲁诺没
有本质的差别。都是搞多数暴政和思想学术专制。中世纪哥白尼,伽里略
的思想,只是他们个人和极少数学者的意见,而教会却代表了当时社会绝
大多数人的习惯看法。
 
自由贯穿于人类生活的一切领域,自由对任何领域都有决定性的意义。没
有自由,就没有一切。而民主,却是一个比自由在窄得多的问题。仅仅是
管理领域的事情。离开管理,就不存在民主问题。自由,不仅是人类赖以
生存的基础,而且是人类不断进步的目标。相对于自由,民主仅仅是手段。
虽然民主又是民主运动的目标。
 
人类是一种能自由思想、自由行动的动物。人依靠自己的这种自由,才能
发挥作用。没有自由,就不可能有人类创造的一切。任何一个领域,只有
有了这个领域的自由,才有这个领域的进步和繁荣。一个人,失去生存必
须的某些自由,就会死亡。例如被捆住手脚,封住嘴巴鼻子,那他就活不
了几分钟。共产党建政後剥夺农民的自由,我国农村就萎缩落后,饿死数
千万人。农村改革开放,给农民有限的经济自由,农业就很快恢复。因此,
象学术、艺术、思想这些东西,只有给它充分的自由,才能蓬勃发展。
 
当然,学术、科学、艺术等等的管理机构,有一个可否实行民主的问题。
但照搬政治上的民主方式,恐怕并不合适。政治因为本身就是社会公共生
活的管理及其衍生问题,必须实行民主。但在政治之外的其他领域,尤其
是私人经济领域,恐怕意义有限,或者并不合适。私人经济领域如果强制
实行民主,就会产生公有制效率低下的问题。西方大企业存在工会制约,
尽管这是维护职工利益所必须,但已经让大企业的效率大受影响。开明的
私人业主,主要是征询和听取不同意见的问题,而不是实行民主。我曾经
讲过一个民运人士民主办企业、搞管理而把企业搞倒闭的好笑
例子。私有制不是伪改良主义的可笑解释那样,是为了民主,而是为了效
率,其中包括保证业主的专制管理,快速决策的效率等。在这里,有一个
效率和公平平衡的社会问题。我们不能为了民主不顾效率,也不能为了效
率,就否定民主。我和伪改良主义等错误认识的争论中,曾经一再说,象
希特勒及共产党的专制,都曾经产生过短时间的经济奇迹。共产党监狱和
劳改队犯人的生产效率,是同类工人的几倍十几倍,如果只讲效率不讲公
平,那就会把全国变成大监狱。专制只是因为专制者容易为私人利益违背
社会利益,一意孤行,决策错误,造成灾难,受到社会反对,才会在宏观
上、总体上不如民主;但在微观上、局部上,民主的效率往往搞不过专制。
因此,这里的界限,主要是社会公共生活和私人领域的界限。社会公共生
活宏观领域以民主为主,私人生活微观领域,则由私人自行决定。在思想、
学术、科学、技术、教育等等专业性很强的领域,应该有适合其特点的民
主的或开明的管理方式。当然,象学位,职称等等的评定,不妨实行比较
民主但仍同专家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为了进一步从根本理论上说明这个问题,这里再进一步谈谈自由、分散、
集中、管理、民主、专制及其相互关系问题。
 
自由,属于分散的范畴。民主,或者专制,都属于管理、统一、集中的范
畴。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概念,以及既民主又集中,先民主後集中之类的
说法和其他大量的和说法,非常混乱,把民主和不是民主的大量问题,如
分散,如自由,如听取不同意见,如温和专制的说服教育方式,搅在一起,
搅得混乱不堪。共产党如果想改,我建议他们否定毛泽东的大量无知说法,
民主集中制改成民主的集中制,就是民主的集中制度,而不是
专制的集中制度。
 
为什么要有集中、统一和管理?因为人类是社会性的群体动物。为了:1
集中共同力量,实现共同目标;2、防止不必要的矛盾和冲突,防止无谓
地消耗力量和生命;必须进行管理,实现集中统一。举个例子说吧,水边
上有一块几吨重的大石头,一个人搬不动。要搬上岸来,如果大家都是分
散的,今天你去搬,明天他去搬,没有技术进步,永远搬不动。这时就要
集中统一,大家一起去,齐心协力,才能搬上来。进行组织和协调以实现
集中,为统一目标奋斗的工作,就是管理。无论是原始的狩猎及保护氏族
部落的生存,还是在现代化的社会生活中,都需要集中和管理。当然,这
里指的集中是意志的集中,目标的集中,策略的统一和集中,而不是指空
间时间的集中
 
但集中和管理有专制形式,也有民主形式。当然也有血缘,风俗,道德等
其他形式。每个形式又有更小的类别。民主的本义,就是人民的统治,就
是多数决定。民主又有直接民主,间接民主等等,但这已经不是本文论述
的范围。
 
总之,我们为民主事业而奋斗,但同时要反对泛民主化。泛民主化是
破坏民主事业的民主幼稚化。这是受毛泽东、共产党的影响,把大量不是
民主的东西,尤其是自由,说成民主,表面上是抬高民主,但实际上否定
了真正的民主,压低民主。例如把民主压低到可以讲一点自己看法之类的
可怜自由,或说服教育之类温和专制的行为,从而为共产党恩赐的一点可
怜自由,或者用说服教育而没有用坦克机枪唱赞歌,说大陆有民主。有的
朋友搞了几十年民主,对民主的理解,却只是有讲话的自由。
 
我们反对这种理论上共产党式的泛化。既反对性质内涵的泛化,又反对范
畴外延的泛化。既反对管理领域之内的泛化,又反对泛化到管理领域之外
的泛化。而反对这种泛化,说清楚思想领域只能搞自由,不能搞民主,这
是自由民主事业尤其是发展思想、学术、科学、文化、艺术等等的必须。
 
2003819日写于纽约,医院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