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徐水良
 
说实在的,从七九年民主墙开始,我常常有一种羞于同那些吵吵嚷嚷的
民运人士为伍的感觉。一是这些人思想浅薄,水平很低,却又吵吵闹
闹,争出风头;二是身上充满对中共的幻想,俗气和媚骨,让人难受。到
後来入狱後,还加上一条,就是这些人骨头特软,能够基本顶住的,没有
几个。有的人进了监狱就竹筒倒豆子,事后甚至还有人不以为耻,反以为
荣,并且这些竹筒倒豆子的人,往往还成为中共安插在异议人士中的内奸。
我没有责怪一时软弱的大多数朋友的意思,任何人都有可能有一时软弱的
时候。但竹筒倒豆子之类的东西,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吧?当然那个时
候的人,与现在的民运圈相比,还是要好得多。不象现在,缺乏是非和道
德观念,有的人甚至只能用无耻两个字来概括,什么样的丑事,都当
作光荣,拿到网上吹嘘。
 
那几年,来找我的朋友不少,(因为我与广州李一哲,是四人帮垮台前,
国内为呼吁民主而造成广泛社会影响的两个案件,那时还有一点小影
响)。对碰到的朋友,我几乎都是着重谈两个问题:一是希望我们大家都
认真学习,不要去争出风头;二是讲中国和苏联对比,指出苏联东欧有走
改良道路的可能,但中国的可能却很小,不要对中共抱幻想。这些言论,
信件和文章,後来成为指控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之类罪行的依据。
 
前一段时间,关于异议人士回国问题,网上争得热火朝天。其实,只要对
中共历史稍有认识的人,大约一眼就能看出看出这只是中共一贯的统战伎
俩。中共一个非常小的并且是私下的统战伎俩,竟然能在异议人士中造成
这么热火朝天的情况。看来中国异议人士圈正是积重难返,老毛病难改。
当然,茉莉女士个人的做法,应该说还算正常,虽然一股暖流的说法
有点过,但仍然能够理解。我这里只是说一个总体现象。
 
从法律上说,如何争取回国权利,如何回国,无论是堂堂正正回国,还是
钻狗洞回国,都是每个人的自由,旁人难以干涉。当然从道德上,我们也
有评价的权利。就象某个天安门领袖,占尽了天安门的好处,按一些
朋友的讲法,就是吃人血馒头吃得白白胖胖,可是到後来却向中共献媚,
公开发表背叛天安门,六四及异议人士的言论。从法律上说,这是她的自
由,我们无权干涉。但在道德上,我们完全有权蔑视和谴责。
 
异议人士被长期剥夺回国权利,遇到回国的可能,那种心情,我们当然充
分理解。过去有许多人钻狗洞回国,有的人受到中共邀请,骨头轻得飞到
天上,我虽然心里非常蔑视,但仍然给予相当的同情。可以说,对许多的
个案,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值得重视的。值得重视的只是在某些情况下表
现出来的带有一定普遍性的对中共的某些幻想和媚骨,以及道德上不分是
非,不知羞耻的倾向。
 
我们大家尊敬王若望老先生,并不是因为王老有什么理论上的建树,或者
能力上有什么突出的地方,而是因为他的骨气。多少年来,所谓的民运人
士,最缺的就是这种骨气。
 
因此,从道德上说,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为好!至少,不要骨头
只有四两重,受压受惯了,施压者还没有改变压力,只给了一个悄悄的好
脸色,立刻就骨头轻到天上。
 
20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