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狂妄野心
徐水良
2003922
 
前二天,有朋友给我寄来一篇其他人过去写的,批判胡平先生的文章。阅
读後,我没有对胡平先生产生什么恶感,却感到作者身上充满专制余毒。
文章通篇揭发胡平先生的狂妄野心,把他在民运组织竞选时,
在私下谈话中的话拿出来揭发,甚至用揭隐私式的办法来揭发。例如揭发
胡平批评魏京生,揭发胡平说魏京生,王军涛等理论或者其他方面不如他,
一再说胡平要当开国总统开国领袖 等等。其目的,很显然,一
是挑拨胡平与这些人的关系,二是利用中国人的恶习,说明胡平的狂妄
野心,造成大家对他的厌恶。我很怀疑,这些话,胡平说了没有,
是不是这样说的。几十年来,对这类式样的揭发,我是见得多了,我宁可
相信被揭发者,也不相信这类揭发。但是,即使胡平真的说了,也没有多
大问题。有的意见,是民主墙时期大多数民运朋友的意见,并不是胡平一
个人的,我至今也不认为这种看法有什么错。有的人当时不参与民主墙,
根本不了解当时情况,现在却信口开河,用共产党个人迷信的余毒,攻击
胡平狂妄,有野心
 
文章揭发最多的,是胡平说他们的理论水平等不如他,这确实是犯了中国
人故作谦虚的虚伪恶习的大事。但是,如果丢掉中国人的虚伪恶习,
那么,胡平先生说的是大实话,何错之有?即使他说的不是事实,只要偏
离事实不是太远,只要不太过张狂,那么,也不过是普通人经常犯的,对
自己评价过高的偏差而已,怎么能当作弥天大罪?作者一再指责胡平想当
总统,想当领袖等等野心,这是中国专制统治者和他们的奴才一贯使用的
伎俩,毛泽东把这种做法发展到极顶。这种做法非常阴毒。人一旦与
挂上钩,在中国,就是十恶不赦,这个人无论在道德上还是政治上,
一辈子就完了。但是,野心这个词,在英语中似乎有雄心壮志
意思。而且,宪法往往规定公民有被选举权,有竞选总统的权利。(当然
会有一定限制,如年龄,如美国规定要出生于美国。)作者指责胡平先生
想当总统,当领袖,但是,你又有什么理由攻击他的权利?不要说
胡平先生没有说要当总统,当领袖,更没有宣布过现在和将来要竞选总统,
(当然也没有宣布过永远不竞选总统,好象也没有这个必要!)而且,不
要说人们不言而喻有的权利,即使胡平先生有一天不仅敢想,而且
敢于行动,宣布竞选中国总统,你又有什么理由攻击他的宪法权利?攻击
他行使这种权利?
 
在中国,如果有一百万,一千万,一亿人想当总统,并且有万分之一,十
万分之一的人采取行动进行竞选,就是大好事,就有可能改变大家以谦谦
君子的高尚方式,心安理得地当专制统治者的奴才,选举一个钦
定的候选人的共产党假选举恶习。
 
由于这种狂妄野心,对专制统治者是个巨大的威胁。所以专制
统治者历来不遗余力地攻击这种狂妄野心,把它变成政治上和
道德上的弥天大罪。及到现在,他们及他们地下势力的杀手锏,往往还是
这个武器。一旦他们攻击一个人,又搞不臭他,就往往祭出这个武器。反
正中国人受专制思想影响深,即使没有根据,祭出这个武器,人们将信将
疑,对手也必然受伤无疑。
 
几十年来,中国的异议人士,是受这个武器伤害最深的人群之一。影响比
较大的,几乎都受到过类似攻击。1974年到75年,我宣传民主制度,反
对特权官僚专制制度,不指名批判毛泽东思想,江苏省委组织批判,批判
的重点之一,就是狂妄自大,连毛主席也不
放在眼里!
 
由于专制统治者的倡导,中国的教育,从小就教人当奴才,当螺丝钉,当
随风偏倒的小草。在美国,如果有一个学生说将来要当总统,老师大约会
赞扬他有雄心壮志;但在中国,一个学生如果说同样的话,立即会被视为
野心家。如果这个学生是初中以上,那么,他一辈子可能就完了,
心家这个标签,也许会陪伴他一生。当然,也会有另一种情况,前二天,
看一篇文章,说有个美国孩子说长大要当小丑,美国老师赞扬他今後给别
人带来快乐,说如果换上中国老师,就会说他没出息。两头的理想都不行,
只能随大流取中间。在西方,有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的说法,
这句话现在在中国已经广为流传,为人接受,但这是外国人的功劳。在过
去,尤其在中共军队中,不要说士兵,就是将军,如果表现出要当元帅的
企图,很难有例外不被打成野心家。在西方,人们要学会推销自己,
不断介绍自己的能力和优点。如果在中国,这就是狂妄自大。因此中
国人到海外,常常很吃亏。中国的教育是让人随大流,不要做出头椽子。
使用的是枪打出头鸟。中国人从小被训练未来当奴才,当虚伪的
谦君子。现在的专制统治者和奴才继续使用这一套,来驯服国人,并特
别用来攻击和伤害反叛者。所以,如果我们看到有人使用这种武器,甚至
用揭隐私的方式,那么,我们就要千万警惕,他们很可能是阴毒,虚伪,
卑鄙的可疑人物。
 
对付这种人的办法,你千万不要辩解自己没有野心,默认这种做法具有道
德和法律上的合理合法性,而且,你越辩越辩不清楚,谁能肯定你头脑中
有那种想法,没有那种想法?即使你心里非常不愿当领袖当总统,甚至内
心里说去他的蛋,你也要反过来说,谢谢他赞扬你有这种野心,谢
谢他赞扬你有勇气行使宪法权利,也许某一天真会有这个勇气。有一次,
我就曾经这样回答这些人,说:虽然我好象认为自己还没有这种勇气,我
好象没有决定更没有宣布要与什么人竞争,好象也没有宣布不竞争,因为
好象没有宣布不竞选的必要。但你们既然比我自己更清楚我内心的想法,
肯定我有这种勇气,那么,我就谢谢你们的赞扬,也许某一天我真会有勇
气出来竞争,行使我的权利,总不能说只有之父之子才有这个权
利吧?说得他们哑口无言。那段时间,我特意把国内在中共高压下,为了
表示对中共官方理论界的蔑视,说官方理论家无法与我们匹敌之类的话,
再发几次,刺刺这些朋友,反正历史会裁决我所言非虚。
 
我曾经批判四个现代化五个现代化的提法,说明现代化有三个层
次,人的现代化是最根本、最深层次的现代化。只有实现人的现代化,才
能实现中间层次的现代化,即制度现代化,包括政治现代化。只有实现制
度现代化,才能实现表面层次,即具体层面的现代化,如教育,文化,科
技,军事,经济(工业,农业,交通,商业等等)各方面的现代化。这是
三个层次全方位的现代化。改变中国人的思想,包括上面提到的专制奴才,
缺乏自信不敢竞争的委琐思想,是人的现代化的重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