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关于自由主义
对郭飞熊《自由主义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一文按语
 
[]我们在海外的朋友,不大愿意自称为自由主义,因为在西方,自由
主义基本上是左派的代名词,他们中不少人支持或同情马克思主义和共产
主义。但在中国,这几年不少对政府持异议的人士自称自由主义,使
自由主义成为与西方不同的一种独特含义和派别。西方主要指对政治
社会不持固执态度,中国则是指自由的内涵及主张者奋斗的目标,在目前
的中国,他们被一些人称为右派。
    我很早就主张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思想,主张自由 
人权的核心,是民主的基础和目的,民主是保护自由的手段。大约在 1985
年我在狱中写《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一文,反对当局大反自由化,为自
由和自由化呐喊的时候,我也曾经想用自由主义这个称呼自称。但考虑到
当时的中国,自由主义的含义是毛泽东《反对自由主义》文章中的含
义,指的是不负责任的态度(这是毛泽东对自由问题及自由主义的独特理
解);同时也考虑到西方含义,因此没有用自由主义这个词。另外,目前
国内杜导斌等一些朋友,实际上是比较温和的派别,但仍然为中共所不容。
我作为理性急进主义的派别,与他们有所不同。在某些重要观点上,也略
有差别,例如在私有化问题上,我只支持合理的私有化,反对盲目私有化,
全盘私有化,认为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大约近十年来,所有制问题上的态
度已经不再代表开明与否,而是相反,往往代表了侵吞国家人民财富的态
度。但我们当然坚决支持杜导斌先生等自由主义朋友的抗争及为他们被迫
害呼吁。而且,如果仅仅从为自由而奋斗这个意义上定义自由主义
那么,理性急进主义是最坚定的自由主义者。
 
徐水良 2003-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