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新闻

万维读者

东西南北

民主党谢

正义党网

民主党盟

美国之音

多维新闻网

返回首页

English

六四档案

民主党部

亚洲自由

独立评论

大纪元网

王炳章论坛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
       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徐水良
          2003124
 
追求真理,追求正确思想,抛弃错误思想,这是全人类的理想,是一代又
一代人的理想。但是,最后,人们才认识到,为了追求真理,抛弃错误思
想,却必须保证人们的思想自由,保护人们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也就是说,既要保护人们批评错误思想,持有及发表正确思想的自由,也
要保证相反的,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批评正确思想的自由(即权利)。
按辩证哲学的说法,这是历史的辩证法。事实上,因为错误的东西是大量
的,而真理,虽然伴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不同而不同,但在特定条件,
特定选择或假设下,往往只有一个。所以,错误的东西和正确的东西相比,
数量大得不可比拟。而且,因为保护持有及发表正确思想的自由,人们可
以理解,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因为表面上与人们追求真理
的理想相违背,人们往往不容易理解。所以,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
自由,就特别重要,特别需要大作宣传。
 
那么,保护这种自由,禁止在法律上规定特殊意识形态,无论是宗教还是
主义的特殊地位,既禁止规定法定的国教或指导思想,也禁止制定思想罪,
禁止歧视特定的意识形态。追求真理和抛弃错误思想的理想不是要落空了
吗?否!追求真理和抛弃错误思想,只能诉诸于人们的理性,而不能依靠
法律强制。也就是只能依靠人们的思想自由,依靠自由讨论,依靠对于追
求真理,追求科学,勇于抛弃错误思想的道德精神。每个人,每个组织,
都有权选择自己的指导思想,包括信仰,有权宣传和推广他们的思想,有
权批评其他任何思想,但不得动用国家权力,强制人们接受他们的思想,
也不得动用国家权力,强行禁止对他们的思想的批评,这就是思想和信仰
自由。有些流氓国家甚至动用国家力量到国外追杀批评他们的外国人,这
是对人类文明的公然挑战,是对人类不可剥夺的人权的公开挑战。可惜联
合国和国际社会没有奋起迎接这种挑战,没有履行自己维护人类文明和人
权的神圣职责,没有动用强有力的国际力量,坚决制止和制裁这种国家恐
怖主义的流氓行为,这是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严重失职。国际社会对9
11以後国际恐怖主义的泛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人类思想史上,理性和信仰曾经经历过长期的斗争。真的东西,理性和
科学的东西,有时被当作谬误,遭到打击和镇压。而与理性对立的信仰,
却往往被视为真理,以专制手段长期统治社会。例如中世纪的基督教和当
代的马列主义,都曾经是实行思想专制的信仰。但理性和科学,是可以证
实或者证伪的东西,它们不怕进行理性的自由讨论,只有非理性的东西,
如信仰,或者是错误的理性却又不愿承认错误的,才害怕批评和讨论。马
克思主义就是本来应该属于错误理性的范畴,但不幸被专制主义者变成信
仰,变成不准批评的东西。
 
中国人,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的习惯下生活得久了,考虑
政治问题,往往习惯于规定一种法定的指导思想,甚至要重新把三民主义
之类早已陈旧的思想,再一次规定为指导思想,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再
一次搞思想专制。中共当局更是习惯于搞四个坚持三个代表入宪
之类的吵吵闹闹的闹剧。我在八十年代及其以後的文章中,一再强调,规
定任何特定的个人,特定组织,特定的意识形态(宗教,主义等)的特殊
法律地位,都是违反人人平等的原则的,必然分别导致个人独裁,一党专
制和思想专制。所有个人,人的组织,人的意识,应该一律平等。禁止信
仰治国,禁止特定意识形态的专制,这应该成为人们的法律常识。
 
事实上,无论是历史上欧洲的宗教专制,还是当代的马列主义专制,用信
仰或思想专制治国,他们的危害,有目共睹。我们绝不能再搞信仰治国,
思想专制治国。我们一定要实行政教分离,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分离。当然,
任何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指导思想,任何一届政府,都应该
有自己的理念和指导思想,没有理念的政府和个人,很难受人尊重。但他
们的理念,仅仅是每个个人和每届政府自己的事情,不应该强加给人民,
更不应该法定为国家思想。人民选举有特殊理念的每届政府,只是人民经
过比较的临时选择,不是象共产党自诩的那样,是历史的即永久的选择。
人民有权根据民主程序更改他们的选择,这是民主制度的特点。
 
在这一方面,达赖喇嘛是一个好的榜样。我在国内时,曾经含蓄地批评达
赖喇嘛也没有实行政教分离。但我出国後不久,就听到他宣布实行政教分
离和民主选举。有的人,往往处处神化自己,而他,被人们视为神,却处
处努力在人们的印象中恢复为人。他不顾人们的不解,坚持在宪法上写上
达赖喇嘛也可以弹劾,就是例子。他不愧是佛教和人类和平,开明,宽容,
慈善和普渡众生的一个象征。
 
政治领域保护思想自由,和思想领域追求科学真理,批评错误思想,是属
于不同领域的性质不同的两回事,两者并不矛盾。可惜马克思主义者往往
限于思想水平,分不清两者的差别,尤其从大陆出来的,动不动就要搞思
想专制,容不得不同意见,动不动就是两种思想,两条路线的斗争,很难
相处;相反,当别人批评他们的错误思想时,就反过来说你搞思想专制,
甚至搞文字狱,很难听取别人意见。
 
我们一定要搞思想自由,在政治上,保护错误思想、包括错误信仰的持有
和发表的权利。但在纯思想的范围内,我们一定要提倡科学和真理,批评
错误思想,或者引导人们克服错误思想。五四运动的口号,科学和民主,
涵盖了两个领域,两者不可或缺,不可偏废。有些朋友认为既然要保护持
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就不能批评错误思想,那完全是一种误解。